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35章

寒門主母 第13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真當她是那般的軟弱嗎?夏青眼底的戾氣再次凝聚了起來。

走出到外麵時,那徐長英已然醒來,影衛給他蒙了眼,此刻正喝著影衛拿來的細粥,也算是有了點精神,聽到腳步聲音,強撐起身來:“是恩人來了嗎?”

“救你是因為你是雙晴夫子認識的人。”大牛道:“等傷好了,你就走吧。”

“恩,恩人認識雙晴?”徐長英激動了起來,甚至連手中的粥碗都倒翻在地:“她,她在哪裡?我,我要見她。”

大牛看了夏青一眼,在夏青的示意下道:“雙晴夫子說了,與你的緣份已斷,讓你不要再念掛著她。”

徐長英那本是毫無血色的麵龐更加慘白,仰天一笑,蒼涼道:“是啊,此刻在她心裡隻有滅門之仇,怎可能還有我的位置?”

滅門之仇?大牛愣了下,這纔想起雙晴夫子是被王爺所滅的燕氏家族嫡女的事,心裡歎了口氣,雙晴夫子也是個可憐之人:“雙晴夫子是個溫柔秀雅的女子,更是個深明大義的女子,她深知zhanzheng的結果不是人為能左右,早已放下滅門之仇。”

“放下?這不可能,”徐長英雖然神情痛楚,聲音裡卻有著幾絲柔情,可見他對雙晴用情頗深:“雙晴愛她的家族勝過一切,她曾說過,為了家族,哪怕犧牲她一生的幸福,也甘之如飴,也正如此,她放棄了與我的情感。可我不甘心啊……”

大牛看了夏青一眼,幽幽燭光之下,恩人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大牛的眉心擰了起來,卻是繼續說道:“雙晴夫子隻是個弱質女流,就算想報滅門之仇,哪來的力量?”

徐長英搖搖頭:“我不知道,恩人,既然你與雙晴認識,能不能替我傳幾句話?恩人,恩人……”

他的話大牛已然聽不見,隻因這個時候夏青突然離去,大牛也忙跟了出去。

外麵,早已星光點點。冬的冷,冷森入骨,但夏青此時心裡的冷,比這還要寒上千倍。

“恩人?”

夏青低垂著頭,緩慢的一步一步朝前走著,她走得慢,腳步沉沉的,夜風掠過,吹亂了髮鬢的幾縷青絲,她的衣著有些單薄,卻像是冇有感受到冷。

大牛忙追了上去,想說點什麼,卻在見到恩人刹白的臉時,頓住了口,隻能緊緊的跟在身後,表情也頗為凝重。

好似走了很久,又似冇走多久,回過頭看時,卻隻不過數十步而……

大牛在心裡算了算時間,半個時辰。

此時,夏青微低過頭問,“剩下的那些燕氏的人在哪裡?”

“婦人大部分做了官奴,剩下的進了宮裡的掖庭,還有一些男丁則流放罪地,或死或傷。”大牛小心翼翼的道。

“既然燕氏是個大家族,裡麵應該有諸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夭折的孩子應該也多吧。”

大牛雖是粗人,卻是粗中有細,要不然也不會將那些影衛整置得這般好:“我明白了。”

“去帶二個老嬤嬤過來。”

“是。恩人,裡麵的男藥師不是問題,可那女藥師的嘴倒挺硬的,我擔心她不馴。”

“那就殺了她。”

大牛怔了下,恩人的臉一半在夜色的陰影之下,另一半被銀色月光浸染,一陰一暗,竟然透著一份讓人恍惚的妖戾,她的眉眼並不是狹長的,正麵看上去甚至顯得樸素木訥,但此情此景,妖戾得讓人不敢直視:“是。”說完,他消失在原地。

當王禮急急忙忙進入書房時,看到了便是自家主子那陰沉的臉,王禮忙道:“主子,查出來了,這幕後的黑手是瑞王府的人。”

“看來端王府的水很深啊。”應辟方神情漠然,顯得並不吃驚,似乎早就料到般。

“王爺,您說這會是瑞王支使的嗎?”

“他還冇有那樣的能耐。”

確實,瑞王封軒還冇那般的深謀遠慮,王禮又道:“另外,那瑞王也已經得知了媛媛公主的身份,這幾天頻繁進宮,王爺,是不是找童,蔡幾位大人商量一下?”

“商量什麼?”應辟方看著他。

“自然是商量如何才能得到媛媛公主的事。”

應辟方看著視窗屹立在寒夜之下的冬竹不說話,許久才道:“瑞王那邊怕還不知道自己的府邸成為了彆人的巢穴吧?”

王禮愣了下,他在說的是如何得到那祭祀的公主好嗎?不是怎麼去對付瑞王好嗎?王爺這般撇開話題,意欲為何?

書房的門突然被推開,童平,唐嚴寬,蔡東壽走了進來。

“見過三位大人。”王禮忙行禮。

三人朝著應辟方行完禮後,蔡東壽笑嗬嗬的道:“王爺今年真是桃花不淺啊。”

“可不,聽說那顧相之女顧相紅不管顧相怎麼打罵,死都要嫁給王爺,哪怕為妾也是心甘情願。”童平打趣道:“加上媛媛公主在宮裡說的那翻話,如今京城到處都在傳著王爺的風流韻事。”

唐嚴寬哈哈一笑:“依屬下來看,王爺就把這二個女子都收了吧。以享齊人之福。”

“瑞王與顧相聯手,朝堂之上又是一場硬杖,你們都準備一下,本王得收網了。”應辟方起身,走到窗外,望著清澈的夜空說道。

三人互看了眼,一時冇明白王爺怎麼突然間撇開話題,這是什麼意思?蔡東壽抱拳道:“王爺,那顧相之女可以無視,可這媛媛公主您得早早出手纔好,就這幾天時間,那瑞王幾乎天天往宮裡跑,昭然之心一目瞭然呀。”

許久,見王爺依然冇說什麼,童平道:“王爺,儘管說什麼得祭si公主得天下這些話屬下等並不是相信,但若真得到公主,對穩定軍心卻大有用處。”

“是啊。”

“如今小公子得了這樣的怪病,你們認為我還有心情去管什麼媛媛公主嗎?”應辟方眉心輕擰。

“王爺放心,大夫說了,隻要十日之內能找到解決的辦法,小公子就不會有事。”蔡東壽道:“還有六日,屬下等已經拋出了魚餌,六日之內魚兒必然上鉤。”

“不能再等了,明天傍晚之前,必須上鉤。”應辟方說這句話時,聲音冷凜,目光陰沉。任何想要傷害夏青和孩子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瑞王府。

聽著親信的稟報,琳歌的表情連絲變化也冇有,依然嬌妍如花,彷彿並冇有受到侍女所說的影響。

貼身婢女秋嶺道:“夫人,看來瑞王對那媛媛公主是勢在必得,要不然也不會數次進宮討皇上歡心。我們是不是要有所行動?”

“王爺想要多少女人便要多少女人,我們還要推波助瀾,那個什麼祭祀公主並不成威脅,真正威脅到我們的是莊清柔,彆忘了當時我們吃了她多少暗虧。”那個女人,也是第一個讓她受到威脅的人,假若日後瑞王真有出息,她是最大的絆腳石。

“是。”

此時,一名侍女進來稟道:“夫人,瑞王來了。”

但等了許久,也不見人過來,琳歌奇道:“人呢?”

在琳歌眼裡,封軒的俊美並不能讓她心動,俊美的男子她看得多,她喜歡的是這個男人的身份和權勢,要是還能往前走幾步,她能享受到的榮華富貴,嗬嗬……就算這個能力不行,她也會幫助他走上巔峰的。

“好像在院中賞月。”侍女稟報道。

“賞月?”她院子的月亮特彆圓嗎?怎麼每次來她這裡,都要賞什麼月呢?琳歌走了出去。

院中。

封軒靜靜的看著朝著他施禮的婢女,婢女長得很普通,一看就知道是個老實木訥的人,卻像極了心裡深藏著的女人。

此刻施了禮,卻不見王爺叫她起來,婢女心中不安,但又不敢說什麼,直到一雙修長卻冰冷的手指突然挑起了她的下鄂,在她的驚恐中,望進了一雙漆黑如夜的黑眸裡。

這一刻,她屏住了呼吸,她覺得她看到這世上最好看的黑眸,隻是為什麼這雙黑眸裡會這般的憂傷?

看到婢女眼中那近乎於癡迷的雙眼,封軒的目光暗了暗,他從冇有從那女人眼裡看到過一絲一毫的癡迷,她隻會安靜的看著他。

封軒收回了手,望向半空中那明亮的勾月。

那侍女在心中收了口氣,她隻是琳歌姑娘身邊最不起眼的侍女,她負責的就是這個院子的清掃工作,自她隨著琳歌姑娘來到封城後,瑞王爺每次來姑孃的院裡都會站在這院中,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瑞王在注意著她,為了證實,她曾故意想退下,果然,瑞王爺攔住了她,讓她在院中陪著他。

隻今天瑞王突然那樣,嚇了她一跳,但心中卻也莫明雀躍著,彷彿自己跟眼前王爺又近了一步般。

此時,琳歌走了出來,嬌笑如花:“王爺來了,怎麼不進院?”

天一亮,竟然又下起了雪。這次的雪來勢浩大,鵝毛大雪幾乎可以說傾盆而下。

自小山頭出了事,雙晴可以說是日夜不離在小山頭身邊照顧,她照顧得頗為用心,換衣,沐浴……隻要她能使得上的,必然都親曆親為。看到的人都黯然垂淚,這小公子可以說是雙晴夫子一手養大帶大的,這心裡的痛與夫人是一樣的。

廖嬤嬤擔憂的生了病,此刻也是臥病在床,因此忙裡忙外的就隻有水夢和雙晴二人。

而在竹園裡的另一間小偏房裡,夏青望著窗戶內守在孩子身邊的雙晴,目光裡並冇有暖意,甚至是充滿了冰霜的,而在她的身邊,是連刑都未受便將燕氏大家族裡那些手段都說出來的二名老嬤嬤。

孫氏在燕氏家族裡已做了近四十年的婢子:“燕氏曆代嫡母的手段,都是親傳的,她們從不用藥,也不用毒,他們用的都是手法。”

“手法?”大牛聽得糊塗:“什麼手法?”

另一名在燕氏嫡房裡服侍的聶氏嬤嬤道:“能讓人變得癡呆,或是萎縮,或是突然猝死的手法,就像那些點穴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