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37章

寒門主母 第13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錢春嬤嬤,那是雙晴的教養嬤嬤,也是當時燕氏嫡母的貼身嬤嬤,當大牛從販賣奴婢的地方將這錢春嬤嬤救出來並說明來意時,錢春嬤嬤隻強硬的說了一句:“寧死,也不會做對不起夫人的事。”

大牛冷聲道:“你就不怕我將你的家人都殺了嗎?你的曾孫可纔出世呢。”

錢春嬤嬤冷哼一聲:“他們雖身在京城冇被屠殺,可這些年來,用的都是燕家的錢,冇有燕家,他們又怎能過上這等好日子?現在,也是時候報恩了。”

看著錢春嬤嬤被販賣處的人折磨的樣子,再看這種剛烈的模樣,大牛知道對這種老太婆軟硬恐怕都是不行的:“老嬤嬤,隻是讓你救一個孩子而已,你就冇半點慈悲之心嗎?”

“你要讓我救的這孩子恐怕身世不簡單吧?這種手法隻有燕氏的嫡母纔會,嫡母已然自儘,剩下的就隻有雙晴姑娘了,既是她出的手,必然有她出手的原因,這個孩子就該死。老身又怎可能去解?相反,若遇到那孩子,老身說不定還會一手解決了他。”錢春嬤嬤說話聲音冰冷,字裡行句間,透著對燕家的忠誠。

“如果以一命換一命呢?”夏青邁進了屋內,她手中抱著已清洗乾淨,這會正精神著的燕氏血脈。

錢春嬤嬤眯起眼,打量著夏青,半響:“你是誰?”

“我是瑾王府的夏青夫人。”

“夏青夫人?收留了雙晴小姐的那位夏青夫人?”

“看來,雙晴跟嬤嬤還是有聯絡的。”

錢春嬤嬤臉上有些恍然,逐冷笑:“原來如此,看來雙晴小姐已經得手了。”她望向夏青懷裡的孩子,這孩子眸光靈動,倒並不像是那中了手法的孩子。

見這老嬤嬤在看孩子,夏青平靜的道:“這不是我的孩子,而是燕氏唯一留下的血脈,既然雙晴與嬤嬤聯絡過,必然也是知道這孩子的來由。”

錢春嬤嬤麵色一凝:“難道他是……你把雙晴小姐怎麼了?”

“我冇有要她性命,隻讓她去了她應該去的地方。至於這孩子的性命,就看嬤嬤是否願意交換了。”夏青的聲音透著冰冷的平靜。

錢春嬤嬤曆經風雨數十年,又一直在大家族內,又怎會不知道夏青話裡的意思,隻要她救了這夫人的孩子,那麼燕氏的血脈必然能保下:“如果我不答應呢?”

“各人有各人的緣,命亦是如此,我的孩子雖然遭了這個難,但我殺了懷中這孩子為他報了仇,也是儘了我身為母親該做的。”

這翻話倒讓錢春嬤嬤心中驚訝,一般的女子就算不求她,也必然是各種條件誘惑著她,不想這個夏青夫人竟是這樣平靜的,完全是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如果我答應,夫人又會如何安置這孩子?”

懷中的孩子雖然冇有小山頭那般粉妝玉琢,卻也頗為清秀可愛,特彆是這雙眸子,同小山頭一樣很是靈動,夏青一手輕撫了撫小孩柔軟的黑髮,淡淡道:“我會把這孩子給錢春嬤嬤你親自撫養,會讓你們衣食無憂。”

錢春嬤嬤目光湧動,這些話她自然是心動的,但她並不相信這個女人:“燕氏的血脈,夫人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不怕孩子長大了後像雙晴姑娘那樣報複嗎?”

“他報複得過來嗎?燕氏滅族之仇,就隻有瑞王一人而已嗎?當今的幾大家族,不管是明的暗的都支了招,你當真以為那些人在暗中冇有參與嗎?就拿眼前在京城的阮氏家族,封城,都是出了兵的,若他們知道燕氏還有血脈留在這世上,結果會如何,還用我說嗎?”

錢春嬤嬤低著頭不作響。

“嬤嬤,你老了,你更教不出一個會玩弄權謀於掌心的孩子,既如此的話,何不讓這孩子健康平安的長大?我會在王府裡安置你們,我的孩子有什麼,也絕不會少了這孩子。”

錢春嬤嬤冇再有任何猶豫,事實上,她也冇有猶豫的資本,拚著這個交換條件,對她隻有益,冇有害,相反,這夏青夫人要守住燕家血脈卻是冒了風險的,且不管她日後會不會反悔,至少目前,她還能為燕家儘點忠,保住了這孩子再說:“我答應你。”

雪,終於在午後停了。

整個京城到下午時分已經被白雪覆蓋,一塊塊,一段段,混沌的世間也就隻有在這一刻會讓人有種活在世外之感。

不過近了,特彆是在茶樓這樣人聲吵砸的地方,瞬間便將這份感覺打破。

麵對氣勢沖沖的顧相紅,阮氏心中極儘蔑視,這女人倒還有臉約她出來見麵,她本不想理會,但母親的一翻話,她也就改了主意,如今她對這顧大小姐可說笑是頗為親切:“顧小姐誤會了,我又怎會這樣待你,你可是顧相的掌上明珠呐。”

“外麵那些說我的,不是你放的流言還能有誰?”顧相紅心中怒極,她雖喜歡瑾王爺,但名聲這般被人抵毀,自然也是不願的。

“哎……”阮氏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一副憂心的樣了了。

顧相紅冷笑:“你歎什麼氣?”

“不瞞姑娘,這男人三妻四妾,早已平常,就算顧姑娘你屈尊進了王府,王爺也不可能廢了我這個正妃,那本王妃又何必毀姑娘名聲這般多此一舉?”

顧相紅想了想,這話倒也是實話:“除了你,還能有誰?”

“嗬嗬,看來顧姑娘是一點也不瞭解瑾王府了,姑娘隨便一打聽便知,我雖是王妃,卻並不受寵,王府裡有真正受寵恃寵而嬌的人。”

“是誰?”

“夏青。”

“你的意思是說,散佈謠言毀我名譽的人是這個叫夏青的女子?”顧相紅眼中的敵意少了許多。

阮氏點點頭,見顧相紅聽得認真,心中得意,更為起勁的道:“這個夏青,你可不能小視了她,雖隻是個夫人,但王爺的俸祿都在她手上拽著,而且,在府裡的地位還是個平妻。”

“平妻?”顧相紅聲音變得尖銳,憤憤的道:“她憑什麼做王爺的平妻?再說,王爺豈是隨便能納平妻的,那可是得有皇上的旨意才行。”

“哎……可不,可見王爺有多寵愛她,她根本就冇把我和顧姑娘你放在眼裡。”

顧相紅鄙夷的看著阮氏:“冇想到你竟是這般軟弱之輩,竟連區區一個侍妾都對付不了。”

阮氏臉一沉,但想到母親所說讓這個顧相紅來對付夏青,隻得將怒氣暫時壓下,笑說:“那也冇有辦法,她肚子爭氣,可是給王爺生了第一個長子呢,不過那孩子,長大了也該是個廢人。”

如果說外麵被白雪覆蓋的冰雪世界猶如一個純潔的孩子,瑾王府竹園內,竹子的翠綠與雪的白交相輝印,就像是上等的翡翠碧玉一般,顏色搭配的讓人賞心悅目。

對於竹園多了一個嬤嬤與孩子,水夢和廖嬤嬤心裡雖奇怪,但聽到這錢嬤嬤還有本事能治小公子的病,那簡直是把她當做了親人看待,對錢嬤嬤的孫子也更是喜愛有加。

廖嬤嬤歡喜的當天就能下床走動了。

幾人這會都緊張的看著錢春嬤嬤給小山頭治病。

而在竹園的主屋大堂中,童平,唐嚴寬,蔡東壽幾人站在夏青麵前。

麵對昔日的村長,童平和唐嚴寬心裡多少帶著許些愧疚,因此站在一邊冇說話。

蔡東壽心裡對這個夏青夫人是有頗多好感的,完全冇把她當外人:“夫人,我等正要派人去找錢春嬤嬤,可不想到您比我們都快了一步。隻不知,您是如何處置了雙晴姑娘?”

“燕氏家族都已被貶為奴,她自然是跟了她的族人的。”夏青平淡的道。

“這……已經處置了嗎?”

夏青點點頭。

“夫人,”童平平靜不了了:“這樣的事,你怎麼不跟王爺說一聲呢?你可知道這件事並冇有表麵看到的這般簡單,那背後……”在蔡東壽眼色下,童平冇再說下去。

蔡東壽笑說:“夫人把王爺的計劃都給打亂了。”

“我知道雙晴背後還有人,”夏青平靜的道:“但我更想知道,如果我冇有查出來,王爺打算什麼時候收網?”孩子出了這樣的事,她根本就等不下去。

“王爺說,今日必須收網,他也是很擔心小公子的。”

“可大夫不是給了十日之期嗎?”唐嚴寬在旁陪笑說:“雖然小公子現在有些異樣,但隻要不超出十日,是冇有關係的,夫人又何必這般著急?王爺的大事為重啊。”

“嚴寬?”蔡東壽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

唐嚴寬心中卻有氣,隻是強忍著,畢竟夏青夫人曾對他和村人都有恩,因此依然笑著說:“我並冇有對夫人不敬,夫人在屬下心中依然還是以前的村長,是恩人,可王爺的大事又怎能因夫人的婦人之見便被耽擱?”

“嚴寬?”蔡東壽擰眉,夏青夫人依然還是那般安靜的模樣,他為王府軍師,卻從看不出這位夫人心中到底在想什麼,是喜,是怒?她的底線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絕不是個該惹的人。

“嚴寬說的是對的,”童平也在旁邊道:“比起王爺的大業來,再等多幾日又如何?十日才過了五日而已,如果夫人隻要再多等幾天,一切就會不一樣。”

“夠了。”蔡東壽喝道。

“所以,你們今天來是來怪責於我?”夏青的目光從童平身上掃到唐嚴寬身上,當初因為村裡的雪災,這二人來求她時,那般哀求,說得更是好聽,他們要效忠瑾王這她能理解,他們要建功立業,她覺得也平常,男人的心向來高遠,但此刻,他們竟然來責備於她?

一時,她真說不出心中是怎樣的心情。

“不敢。”童平和唐嚴寬忙抱拳道。

“你們憑什麼?”

童平和唐嚴寬一愣,在接觸到夏青冷厲的目光明,心頭一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