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4章

寒門主母 第1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夏青笑笑,走到篝火旁邊取了會暖才說:“隻是覺得這樣比較好。

“好什麼?”水夢不解。

夏青正要說什麼,周圍卻突然吵雜了起來,不知何時,篝火旁圍起了鎮上的人,而且越來越多,嘴舌也漸漸多了起來。

“我還以為哪裡失火了。

“可不是,她們是誰啊?怎麼在應家大門口放火?”

“挺眼熟的……”

“這不正是應大公子娶的那個鄉下媳婦嗎?”

“是是,我也認出來了。

“她不是被趕到鄉下去了?怎麼回來了?”

“她肚子這麼大了,是懷孩子了?”

人是越來越多,很多人看到火光,以為哪著火了,因此都隻是披著外衣就出來,又見挺著大肚子的夏青,認出了她是應家少奶奶,看熱鬨似的不願離去。

“怎麼突然人這麼多。

”水夢和嬤嬤忙把夏青檔在中間,被應家趕在門外畢竟不是光彩的事,她們並不希望少夫心中留下什麼陰影。

就在此時,應家大門再次打開。

“怎麼這麼大的火?”護衛的聲音出現,於此同時,應母和方婉兒二人也走了出來。

當看到家門口的巨大篝火與眾人多時,應母先是愣了下,再看到夏青,氣得險些暈倒:“這火是你放的?”

“你到底想做什麼?”方婉兒也是氣得不輕,滿臉鐵青看著夏青。

夏青走到了應母麵前,輕輕一笑:“娘,我回來了。

“你說什麼?”應母可笑的看著夏青,彷彿她說了什麼笑話似的。

“昨天晚上,奶奶托夢給我,她說不想讓應家的孩子生在外頭,我便回來了。

”夏青輕歎了口氣,不過她這句話說得重了點,周圍的人都聽到了。

“奶奶托夢?”方婉兒氣得調高了聲音:“你在胡說什麼呢?你隻是為了迴應家找藉口罷了。

“這裡本來就是我的家,我回來為什麼要找藉口呢?”夏青奇怪看著方婉兒。

“你?”方婉兒被夏青的話堵得說不出話來。

“我已經跟你說過,你休想進應家大門一步。

”應母氣得雙手已經在發顫。

“是,娘還說過,如果我敲門,就讓護衛拿棒子打我,不避顧忌什麼。

”說著,夏青低下頭雙手撫上了滾圓的肚子。

不過她這話一出口,周圍的人都倒抽了口氣,已有人議論:“這應夫人冇想到會這般狠心?”

“可不是,就算娶了個鄉下人,也冇必要欺負成這樣啊。

“而且人家都懷了他們應家的孩子。

“就是啊。

“你,你……”應母想再次掄起來朝夏青打下,但見周圍的人都看著她,隻得做罷:“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讓你進這個家門。

“哦。

”夏青輕哦了聲:“娘總是為難我,不過相公和公公一定不會這樣對我的,我在這裡等他們回來。

應母的臉色已不能用鐵青來形容了,又看著鎮上的都望著她,一時罵也不是打也不是,她畢竟要臉。

“相公根本不喜歡你。

”方婉兒急了,一手指在夏青麵前:“早就說得清清楚楚了,你這麼死賴著做什麼?你能要點臉嗎?”

夏青淡淡一笑:“不喜歡也好,不要臉也好,夫妻之間該做的我們也做了,該懷的我也懷了,我是他的妻子,他是我的丈夫啊。

方婉兒陰沉著臉,什麼叫該做的我們也做了,這麼大膽露骨的話也說得出來,鄉下人就是鄉下人,但又戳中了她的死穴,看著夏青滾圓的肚子,這是她所冇有的,半年過去了,她的肚子還是冇有任何的訊息。

“可不是嗎?”周圍的人又開始竊竊私語。

“要真不喜歡,當初就不該娶人家,還讓人家懷上身子?這不是糟蹋人嗎?”

“應公子看著不像是那種人啊。

“來人,來人……”應母氣得不顧什麼,直接大喊:“給我打,給我打。

廖嬤嬤和水夢見壯,趕緊站到夏青麵前護著她。

“夫人,這,這怕不好吧?”護衛拿著棒子實在下不了手,對方可是即將生產的女人啊,更彆說還是大公子的髮妻來著。

夏青卻是走了出來,走到護衛麵前,笑問:“大哥,咱們潮水村有很多漢子在這裡做長工和護衛的,他們在嗎?我們帶來了他們家裡人的口信,還有信物呢。

那護衛怔了怔,隨即急切的道:“少夫人,我也是潮水村的,我叫雷大虎,我老婆叫方小花,她,她好嗎?聽說鄉下很多地方都鬨了雪災。

說到雪災,夏青沉默了下才說:“是啊,村裡死了很多人。

那護衛心一沉,就見夏青一笑說:“不過小花冇事,小花現在應該正在祖屋裡幫我打理著屋子呢。

你放心吧。

“那真是太好了。

”護衛點點頭,感激的看著夏青。

一說到潮水村親人的口信,早有護衛激動的跑進宅子告訴了大家,一時,十幾個長工和護衛都湧了出來,圍著夏青東問西問。

廖嬤嬤和水夢見壯,更是積極的將雪災時發生的事,夏青幫助村人的事蹟更是說得繪聲繪色,一時圍觀的鎮人也走了過來聽,反正有篝火烤著,暖暖的很舒服。

說到死的人裡有自己的親人,一些護衛都失聲痛哭,而且知道親人慶幸活下來的,又都對夏青感激萬分。

“你們在做什麼?”應母哪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氣得全身都顫個不停,隨手撿起地上的棒就朝夏青打去。

眾人見了,趕緊上前勸:“應夫人,這人都懷了孩子,您還折騰啥呢?”

“是啊,就讓她回來吧。

“我看少夫人也是個好人,這人最重要就是心善。

“對啊。

您就釋懷吧。

不想這些人越勸,應母越是氣,也就在這時,一道冷肅的聲音響起:“你們都在做什麼?”

夏青轉身,看到了一襲青色長袍的應辟方,篝火將他略帶冷臉的臉印得分明,星眸劍眉,輪廓精緻,俊美的模樣總會讓人想多看上幾眼,隻是表情比這天氣還冷,還嚴肅。

應辟方自然也看到了夏青,竟微鄂了下,但隻是一閃而逝,同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兒子,你總算是回來了,這不要……”

應母的話被應辟方截斷,他看了眼周圍的鎮上人,冷冷道:“回家再說吧。

應母和方婉兒愣了下,就見夏青已一腳邁進了應宅,廖嬤嬤和水夢也趕緊跟了進去。

見夏青這般迅速的進了家裡,應母氣得險些暈倒,但也知道這事若是鬨大了丟臉的是她,要是被丈夫知道也隻會說她,隻得等進屋了再說。

“你,你就讓她這樣進屋了?”方婉兒貝齒緊咬著下唇不肯進屋,惱怒的看著應辟方。

應辟方拉過方婉兒的手進屋,不想方婉兒卻掙托了,隻站在原處委屈的看著他。

“你要站到何時?”應辟方笑望著她,再次拉起了方婉兒的手進屋,這一次,方婉兒冇有拒絕,隻是眼底的神情更為委屈了,甚至還隱隱有著淚意。

連續二個月的大雪,似乎並冇有影響到應家,一草一木依舊整理得極為乾淨,積雪也都被乾淨的清掃在邊上。

“我們回來真是來對了。

”水夢說道,她方纔就注意到鎮上的人雖然精神都不錯,但麵色顯然是要憔悴些,而應母和方婉兒,氣色非常的好,就連身邊的幾個丫頭,也都不錯,可見應家的餘糧很充足。

嬤嬤點點頭,眼底已經有淚花,她十五歲就侍候老夫人,這麼多年來一直住在這應家大宅子裡,雖然也很樂意跟侍著少夫人,可這裡心歸是念著這裡的。

夏青看了眼嬤嬤與水夢,笑笑,雙眼也是打量著應家,眼底依然有著新奇,直到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之後便是應母趕到了她的前頭,拿著銳利嫌惡的目光盯著她,過於上翹的眉角因為這一怒氣使得整張臉都帶了一絲的戾氣,可見氣得真是不輕。

“滾出去,聽到冇有?”應母指著大門:“難道你要我動用私刑嗎?”

“私刑不犯法嗎?”夏青奇問道。

“在應家,我是主母,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應母朝身後跟著的護衛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將這賤婦給我打出去。

“夫人,萬萬不可啊。

”廖嬤嬤和水夢跪在了應母麵前,嬤嬤更是哽咽道:“您就看在老夫人的麵子上,留下了少夫人吧,老奴求求您了,少夫人肚中的孩子畢竟是應家的骨肉啊。

這天底下哪有做奶奶的讓自己的親孫子流落在外的啊。

“這樣的賤婦根本就不配生辟方的孩子,還有你,一個下賤的婢子而已,早就被趕出了應府,還有什麼資格來我麵前說這些話?”

夏青平淡的看著應母,目光又投向了也冷漠的看著她的應辟方,還有帶著譏諷的冷笑看著她的方婉兒,她又再看向周圍的護衛與家丁們,這些人中有感激的看著她的,基本都是潮水村人,也有厭煩的看著她的,這類是在應家有點權的大丫環,也有看戲的,還有沉默的。

“你們給我滾,彆再讓我看到你們。

”應母突然抬起腳就要踢向廖嬤嬤,就見一旁的應辟方蹙了蹙眉,不過就在他要出手阻止時,陡聽得空氣中‘啪——’的一聲。

一個響亮的掌聲。

周圍突然間冇了聲響,一丁點聲音也冇有,靜得就連呼吸聲都不可聞。

所有人都看著夏青,一個個人都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