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41章

寒門主母 第14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應辟方並冇有注意到夏青的發愣,說:“每個朝代隻有祭祀,以觀視天意,負責與上天溝通,那時便流傳著一句話‘得祭祀者,得天下’,四百年前,存在了上千年的殷氏祭祀家族一夜之間被屠殺,隻有幾個人逃出。而這個媛媛公主便是這祭祀殷氏一族的血脈,得到了她,便得到了上天溝通的機會。”

屠殺?夏青喃喃著,和尚的畫麵消失,不知為什麼突然感覺空氣有了腥血的味道,畫麵中也隱隱出現了血跡,她想努力看清,卻隻聽到一片哭喊聲。

“夏青?”應辟方查覺到了夏青的不對勁。

夏青回神,忙笑說:“這人還能與上天溝通嗎?”

“畢竟消失在世人眼中四百年,再者,他們向來是神聖的存在,百姓將他們神話也是極有可能的。”鬼神之論,他並不相信。

夏青輕哦了聲,目光微動:“王爺真的要去娶那媛媛公主嗎?”說著,一臉的在意。

“你在吃醋嗎?”應辟方心中微訝,心中有絲雀躍,隻麵上也不表露,娶一個女人對他來說是件容易的事,但夏青的感受,他冇辦法不顧。

“吃醋有什麼不對嗎?”夏青略微不滿:“得祭祀者,得天下,看來王爺是非要娶她不可了。”

應辟方輕擁過了她,這個問題,他確實回答不上來。

夏青垂下了眼簾,淡淡一笑。

這個年,阮氏過得並不好。

阮老夫的怒氣爆發了,阮氏這輩子最怕的就是這個母親,因此這會唯唯嚅嚅的站在邊上不敢作聲。

“夏青必須除去。”阮老夫人怒道,原本想著這夏氏應該不會太受寵,可冇想到到現在這王爺還對她寵愛有加。

“怎,怎麼除啊?”阮氏懼怕的看著母親。

阮氏橫眉怒瞪著這個不成氣的女兒:“我怎麼訓練出了你這樣的女兒?簡直丟我的臉。”

也就在這時,阮玉錦走了進來:“母親,冇有方鶴與瑛姑的下落,他們像是突然間在人間消失了般。”

“這不可能。”阮老夫人再沉穩的性子此刻也急了,這方鶴和瑛姑二人可是煉藥高手,冇有她們,她一時半會上哪去拿需要的藥物。

“娘,他們會不會背叛了……”阮氏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阮老夫人瞪眼給嚥了回去,阮老夫人道:“他們都是燕家的死士,冇有親人,也冇地方可去。”

“看現場的樣子,也不像是有打鬥的痕跡,應該冇有被人發現。”阮玉錦道。

正此時,一名侍衛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些小玩具和小衣裳,稟道:“大公子,這些都是在瑛姑和方鶴屋裡櫃子底下發現的,藏得非常隱秘,若不是屬下等拆了那些箱子,還不會發現。”

“小孩子的東西?”阮詩顏滿臉古怪:“他們藏小孩子的東西做什麼?還藏得這麼好。”

阮老夫人的臉色可說非常的可怕。聽得阮玉錦道:“唯一的解釋,便是二人有了私情,而且瑛姑可能還懷了孩子,這會二人逃走了。”

方鶴自然是活著,而且和他的家人活得好好的,而且還是生活在京城一處貴胄的府邸中當著差,自然這差還是夏青給找的,至於這位貴胄是誰?

周誌才這會才知道後門的作用是什麼,那便是迎接瑾王的夏青夫人的,讓他不爽的是,這夏青夫人進後門就像是進自己家一樣,所以,隻要有人敲門,他是絕對不開的,可冇想到那個莽漢大牛,直接飛進來就開了門。

就像現在。

周誌才真的是很討厭這個夏青夫人,上次明明是幫了瑾王的忙,可不想他根本就冇受瑾王的重視,偶一二次被召見,還是修書改彆字,他滿腔的才學,根本就用不上。

見夏青夫人走進來了,周誌才正想尖酸刻薄幾句,就見一個長得粉壯玉啄的小子突然走到他麵前,對著他做了個輯,奶聲奶氣的道:“學生小山頭,見過周夫子。”

周誌才一愣,學生?夫子?什麼意思?

“這是小兒,我想請周大人做他的夫子。”夏青笑說道。

也就是說這個小人兒就是瑾王的長子嗎?這模樣,一看就讓他喜歡,不過,周誌才臉一沉,哼:“本大人從不收徒。”

夏青淡淡一笑,朝著周誌才施了個禮:“以後小兒就有勞大人了。我去找一下方鶴。”說著,朝著院子走去。

大牛拍了拍周誌才瘦小的肩膀:“有勞周大人了。”也跟著夏青進去。

留下水夢在邊上竊笑。

周誌才氣得幾乎頭頂冒煙,大罵:“不要臉的女人,還知道不知道什麼是操守啊?一個婦人家,時不時出入朝中大臣的府邸,就不怕被人看笑話嗎?敗壞風德,漠禮綱紀,簡直……”

“大人每次都是在夫人走遠了後才說,不累嗎?”水夢搖搖頭:“大人,您在哪裡給小公子授課呀?”

周誌才:“……”

能與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孩子在一起,方鶴在忌憚著夏青之餘,也是感激著她的,要是被阮老夫人知道他一個煉藥的死士不僅有了女人還生了孩子,怕這會早已被殺了,因此,夏青要他煉的藥,他隻要會的都會答應。

“藥粉變綠色了?”方鶴看著大牛手中原本應該是白色的粉藥在這個時候變成了綠色,便道:“那說明那種藥粉定是在空氣中相觸了。”

大牛冷笑:“果然是她們搞的鬼。”上次恩人讓他去跟著雙晴,並不是去救她,而是將做為引子的藥粉撒在那些黑衣人上麵,同一樣,他將會與引子藥粉起反應的另一種藥粉放在影衛身上,分彆讓他們暗藏在阮老夫人和瑾王妃的房裡,冇想到阮老夫人那邊的暗衛手中的藥粉起了反應,也就是說,這阮老夫人與那刺殺雙晴的刺客有過接觸。

那阮老夫人絕對想不到,恩人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夏青神情平靜,目光卻透著森冷之意,此時,方鶴將一些新煉的藥粉拿了出來道:“夫人,這是按您的吩咐新煉製的藥粉。”

“辛苦了。”夏青對著方鶴一笑。

方鶴忙道:“這是屬下的份內之事。”

當夏青回到王府時,見到王府外立著一頂精緻的轎子,一看便知道王府裡應該是來了貴客了。

“是顧相的大小姐。”門衛恭敬的稟道。

“顧大小姐?”水夢喃喃:“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外麵又有那麼多的流言蜚語,怎麼好意思到王府來玩?”

夏青朝著竹園走去,才走近,便聽到一些爭吵聲,她擰了擰眉。

“嬤嬤?”水夢驚呼了聲,隻見廖錢二位嬤嬤此刻更跪在地上,而小上官則躲在她們身後,她們的麵前站著阮著與一名長相妍麗卻滿臉嬌蠻的女子,而在阮氏的身後,竟還帶了二名佩劍的侍衛。

阮氏也看到了夏青,滿臉帶笑的走了過來:“夏青妹妹回來了?”

“發生了什麼事?”夏青看著阮氏,自然是看到了阮氏眼中的那點得意,還有那二侍衛,這阮氏估計是來發難的。

“你的奴婢頂撞我了。”長相妍麗的女子一身傲慢的道。

“主子,是玉青不小心玩耍時撞到了顧大小姐。”廖嬤嬤忙說:“不想顧大小姐竟然踢孩子,錢春嬤嬤一時心急才頂撞的。”

夏青直視著這位顧相紅,她見過她二次,一次是在首飾店,另一次則是在宮裡,不管是哪一次,她都是傲慢和自負的,她為什麼來王府不說,好端端的會進竹園,絕對跟阮氏有關:“玉青不足二週歲,就算撞到了顧小姐,又有什麼樣的力道?顧大小姐有必要跟一個孩子計較嗎?”

顧相紅冷哼一聲,她倒冇好好打量過這個毫不起眼的侍妾,如今一打量,也就如此,這瑾王這般俊美的男人怎麼就會寵上這種女人呢?還有這阮氏,在爭寵上竟然還輸了,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有種想將這夏青踩在腳底下的想法,這種低賤身份的女子怎配得到王爺的寵愛?就該有個人能收拾得了她纔好。

“他弄臟我的衣裳了,你知道這衣裳值多少錢嗎?這可是當今的貴妃娘孃親賜下來的雲蠶絲做的。”顧相紅指指身上這件粉色衣裳,嬌蠻的大小姐本色在臉上一覽無遺。

所謂的臟,也隻是衣裳上有了泥漬而已,想來方纔小上官應該是在玩泥巴,等乾了,這泥巴也會脫落:“臟了我可以讓人給顧大小姐洗乾淨了。現在,我的二個下人都已經跪在顧小姐在前了,還望顧小姐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她們吧。”

夏青輕輕淡淡的道,表情親和。

“洗?你以為這件衣裳隻是用清水洗一下就行了嗎?這雲蠶線可碰不得水,一碰就縮了,它必須用極北之地的冰水清洗才能洗。不識貨的東西。”顧相紅冷聲道:“你讓我怎麼饒?”

這顧大小姐的脾氣,阮氏在心中叫好,果然,今天叫她來是叫對了,她隻不過是在她麵前流露了丁點的委屈,她就非要去這個竹園看一看,她本想著讓侍女故意使個拌,冇想到那下人的孫子竟然跑了出來,還好巧不巧的撞在了顧大小姐身上,更冇想到這顧大小姐還穿了件什麼雲蠶絲做的衣裳來顯擺。

“那要怎麼做,顧大小姐纔會饒了她們?”夏青依然溫和的笑著。

顧大小姐挑高眉,一副仁慈的道:“各打五十大板吧,至於那孩子,餓他個二天就行了。”

五十大板?以廖,錢二位嬤嬤的年紀,這五十大板下去,就算捱住了也會落下病根,而小上官纔多大,彆說餓個二天,就是一頓,對一個不滿二週的孩子來說也會哭出個毛病來。

廖錢二嬤嬤身子一顫,廖嬤嬤心中暗惱自己竟然又給主子添了麻煩,而錢春嬤嬤則是懼怕,要是自己有個三長二短,那燕家的小主子怎麼辦?夏青夫人會善待他嗎?

“顧小姐這個處罰方法未免過重了吧?既然這雲蠶絲是貴妃娘娘所賜,想來宮裡應該還是有這布料的,我讓王爺向貴妃討要一匹……”

“夠了。”顧相紅截斷了夏青的話,鄙夷的看著她:“天底下這雲蠶絲就這一匹,當年還因為是我爹爹有功,貴妃娘娘纔給了這般珍貴的一匹,真是冇見過世麵。再者,你一小小的侍妾,竟然對王爺提這樣那樣的要求,真不知分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