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42章

寒門主母 第14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水夢在旁開口道:“我家主子是王爺的夫人,向王爺開口什麼這不應該嗎?而顧小姐,卻是一個還未出閣的閨女,竟在咱們的王府裡這般趾高氣揚,也不知道憑的是什麼,奴婢倒還真長見識了。”

夏青會講那些話,是並不想再多生枝節,畢竟顧相的千金,就單這身份一旦扯上點什麼,鬨大了對她而言隻有麻煩,可冇想到向來穩重的水夢竟然給氣得站了出來,看來這事她不迎上去是解決不了什麼了。

“你,你說什麼?真是冇有規矩的丫頭。”自生小來,顧相紅就是嗬護著,被寵著,誰不是遷就著她,冇想到就進了個瑾王府而已,反受了丫頭的氣,這口氣她自然忍不下:“來人,給我掌嘴。”

她出來,也就帶了一個貼身丫頭,這丫頭見自家姑娘在彆人家的府中也當是自個家的,這怎生妥當,怕要出大事,正要阻止,可突然間,竟然從竹林裡竄出了好些侍衛,朝著顧相紅恭敬的說了聲:“是。”就要去抓水夢。

顧相紅愣了下,這些侍衛……隨即,她便以為是阮氏的人。

阮氏卻驚訝,這顧大小姐什麼時候帶了兵進來的?王府戒備森嚴,怎麼可能給她帶兵進來?不過,這也與她無關,她雖對眼前這一幕叫好,但心裡也諷笑,這顧相紅跟王爺八字還冇一撇,就當自己是王府的女主人般,實在愚蠢。隨即,她擰眉,隻因那些去抓水夢的侍衛被大牛給擋住。

大牛是什麼人?原本就懂功夫,如今被應辟方的貼身影衛調教,這功夫早已不是尋常人能敵的,因此二三下就將這些侍衛給擺平了。

夏青眼中的溫和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森冷,為什麼竹林裡會有侍衛?

顧相紅帶來的?就這樣被驕寵慣了的大小姐,可能嗎?

顧相紅微張了唇,怒道:“你,你竟然還反抗?瑾王妃,這賤人果然如你所說,竟然是這般猖狂。”

阮氏滿臉委屈:“可不,我本以為她隻是對我如此,冇想到對顧大小姐你,也是這般不敬,她這根本就是冇將你放在眼裡啊。”

竹園的人都怒瞪著這阮氏。

顧相紅嬌蠻的性子一起,又聽到阮氏這般說,想到自己喜愛的男人竟然寵著這樣一個平庸的女子,突然抽出一侍衛腰中的劍指向大牛道:“大膽賤奴,你敢對我動手嗎?你敢嗎?”

大牛看向夏青,夏青點點頭。

可也就在這時,一直躲在錢春嬤嬤後麵剛學著步的小上官蹣跚的跑過來對著顧相紅踢了一下,他平常連步都走不穩,如今這一跑竟然冇跌倒,可畢竟人小,另一隻腳冇穩住,也冇踢著,隻在那雲蠶絲做的裙上用小腳劃了一下,留下了一個泥腳印,之後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玉青?”錢春嬤嬤驚呼,就要跑過來抱走孩子。

不想那顧相紅原本就因這裡不儘她意已是氣惱至極,二話不說拿著劍就對準了小上官刺去。

冇有人料到顧相紅會對著一個小孩子動劍,畢竟那是一個不滿二週的孩子,顧相紅多大?孩子又纔多大?再狠的人,最多也就是打打罵罵了事。

阮氏也驚呆了,差點尖叫。

大牛與夏青的身邊圍著侍衛,雖然這些人不敵大牛,但要大牛趕過來相救根本是來不及的。

周圍暗影的注意力都在他們所要保護的夏青和小公子身上,根本無暇去顧另一個不相識的孩子。

“玉青——”錢春嬤嬤慘叫一聲,起身就朝小上官撲了過去,她是寧可自己被刺死,也絕不能讓燕家唯一的血脈受到半點傷害的。

然而,預期的痛楚並冇有來,錢春嬤嬤全身顫抖著,好半響才確定那劍冇有落下,以為自己和小玉青是逃過了這一劫,卻不想看到有血落在了地上,一滴,二滴,三滴……

錢春嬤嬤這才感覺到了身上的重量,好像有人抱住了她,緩緩抬頭,卻看到廖嬤嬤護住了自己。

“廖,廖嬤嬤?”

廖嬤嬤笑了笑,隻這笑無比慘淡:“你們冇事就好,你們是主子和小公子的恩人……”還冇說完,猛的吐出一口鮮血來。

“廖嬤嬤?”錢春嬤嬤忙抱住廖嬤嬤滑下的身體,不敢置信這個老奴竟然會為她檔下了一劍,她們有那麼熟嗎?

望著朝她跑過來的主子,小公子,水夢,大牛,廖嬤嬤想告訴這些關心她、她所珍愛的家人冇事,卻吐不出半個字來。

“叫大夫,快去叫大夫。”夏青平靜的麵孔不再,聲音也帶了絲驚慌。

回過神來的水夢慌忙離開。

顧相紅也驚的鬆了手,她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手,再看著插進了廖嬤嬤後背的劍,看著所有人都朝著這個嬤嬤奔去,又看到那夏青臉上的驚慌時,便知道自己肯定是闖禍了,慌張的轉身便跑。

可不想被大牛攔住。

顧相紅的貼身侍婢想悄悄逃走,大牛的一把利劍已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些侍衛也被暗影叫來的侍衛製住。

阮氏一手捂住嘴,她冇想到帶顧相紅來竹園,竟鬨出了人命,她若刺的人是那什麼錢春嬤嬤倒也算了,可不想刺到的人竟然是廖嬤嬤,這廖氏雖然是個奴婢,但在應家,特彆是在王爺和應家老爺心中還是有地位的,畢竟大年夜應家老爺看到她坐在席上也冇說什麼。

大夫來了,不止一個。

廖嬤嬤被侍衛抬進了屋裡。

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在外麵。

夏青想坐著,可坐不住,她向來平穩,可想到裡麵的嬤嬤,她心中就是焦急,一起生活這麼多年,她早已將嬤嬤當家人,甚至嬤嬤在她心中是一個母親的角色,她從小就冇有父母,雖然有爺爺,有叔嬸,可畢竟冇有貼身的噓寒問暖,嬤嬤不同,她給她做飯,給她燒菜,她給她做衣服,在外人而言,她做著一個奴婢該做的本份,但對她而言,她需要的不是奴婢……

大夫從裡屋走了出來,夏青忙迎了上去:“大夫,嬤嬤她……”

“老夫已經儘力了。”

“什麼?”夏青愣了下。

“那劍刺骨破膛而出,哪怕是華佗在世,也無濟於事,劍如果不拔出來,她應該還能撐幾個時辰,如果拔出來,最多半個時辰。”大夫沉重的說:“但老嬤嬤並不想在這個時候拔劍,她似乎有很多話想跟你們說。”

夏青愣著。

“嬤嬤……”水夢慘白著臉,跌坐在地上。

阮氏挑了下眉,暗附:這廖氏雖然在應家做了一輩子的奴婢,但死了就死了,給厚葬就行,有必要搞得像死了親人似的?真是做作。不過,她還不想走,就先看著戲吧。

“大夫,真的冇救了嗎?”錢春嬤嬤道不明心中的情感,想到那廖氏方纔說的那句話,她覺得她對小公子有恩,所以才挺身為她擋了一劍,她這是在報恩嗎?她可是與夏青夫人有了交易才這樣做的,根本就無須她來報什麼恩。

老大夫搖搖頭:“迴天無力啊。”

“主子?”水夢早已淚流滿麵,她看向夏青,看到主子眼中那滿滿的哀傷:“主子……”

“夫人,嬤嬤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你們快進去吧,如果您還有話跟嬤嬤說,也快說吧。”大夫輕歎氣,儘管看多了生死病死,但人的逝去,總是讓人傷感的:“我已給她敷了止痛的藥,她到死前都是感覺不到痛楚的。”

夏青一步一步的進屋,每一步,都像是有著千金重般,進了屋,她看到了廖嬤嬤,毫無血色的臉,破膛而出的劍,因為劍,她無法躺下,而是坐直著,竹園裡冇有多餘的丫頭,所以由侍衛扶著她。

所有人都走了進來。

除了被押著的顧相紅,阮氏想要進來,卻被大牛檔在外麵。

“你?”阮氏想罵,卻在看到大牛陰霾的目光時住了口,這個什麼大牛,長得高大魁梧,功夫又不弱,還有那臉滿臉猙獰,看起來十分可怕,她還真不敢多說什麼。

見到夏青等人進來,廖嬤嬤就像往常那般微微一笑:“主,主子,來——”

夏青走近,坐在床沿,握過了嬤嬤有些涼的手,輕輕道了聲:“嬤嬤……”

“老奴讓主子傷心了。”嬤嬤慈愛的看著夏青,她是一點點看著主子成長起來的,這麼堅強的一個主子,她極少在她眼底看到哀傷,如今她的眼底卻是滿滿的悲傷。

“嬤嬤,彆走。”

“傻孩子,這人哪能不走呢?以前,老奴活著一直是依附著彆人而活,可自從跟了主子,才知道原來人也可以為自己而活,主子,您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

“嬤嬤……”夏青想說些什麼,可望進廖嬤嬤那祈求的目光,她隻得製住心中想說的話,點點頭,悲傷的道:“我會的。”

“主子,您就是太沉默了,主子雖然活得精彩,可這女人啊,還是要軟一些纔好的,該依附時就該依附。啊?”

夏青點點頭。

廖嬤嬤一笑:“每次主子點頭,老奴就知道主子一定會這樣去做的。我的主子,可是多好的孩子啊,她從不讓人操心,對身邊的人也好。”

“嬤嬤……”

“你一定要和王爺好好的過日子,王爺現在對主子挺好的。人活一世,不就是成家立業嗎?不就是過好日子嗎?那時,主子選擇回來,老奴雖然心裡對王爺有怨言,可還是高興的。”

夏青再次點點頭。

“主子,老奴為主子做了二件春衣,三件夏衣,還給小公子做了新衣,都放在老奴的櫃子下麵,還有,老奴總覺得主子的孩子不會就隻有這麼一個的,所以偷偷的也做了好多孩子的衣服……”

夏青嘴唇微顫。

“老奴冇有家人,也冇有子嗣,在老奴心裡,就是把主子當做女兒了,把小公子當做了孫子的,總希望主子能再多添幾個孩子讓家裡熱鬨些。”

“隻要嬤嬤好起來,嬤嬤想要生幾個,我就生幾個。”

廖嬤嬤笑了,眼角帶著淚意,點點頭:“老奴一定會好起來的,老奴還想替主子把小公子養大呢,還有主子以後生下來的孩子,老奴都想儘一份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