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43章

寒門主母 第14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水夢已泣不成聲。

錢春嬤嬤驚訝的聽著,這個廖嬤嬤對夏青夫人竟然有這般深的感情?這些話聽著哪像主樸啊,燕氏對她有恩,但同時與她也隻是主樸,她感恩纔想著扶養著燕家的小公子,至於要得到彆的什麼感情,那根本是癡人說夢。

“主子,彆去報仇,會為您惹來禍事的。”

“嬤嬤?”

廖嬤嬤握緊了夏青的手:“答應我,不管有多痛苦,也不要去報仇。好嗎?”

“嬤嬤……”

“答應我,主子,答應我……”

望進嬤嬤帶著祈求的眼底,感受著她越來越涼的手,夏青嘴唇輕動,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主子,老奴不想你出事,所以,答應老奴,不管多痛苦,也不要去報仇,好嗎?”

半響,夏青點頭。

廖嬤嬤心裡一鬆,不想猛的咳了幾聲,血絲順著嘴角溢了出來,先是一點點,接著竟是越來越多,怎麼也停不住。

夏青慌得拿出絹帕擦試,可怎麼也擦不乾淨,她哽咽:“彆流了,彆流了,求求你彆流了。”

“嬤嬤冇事。”廖嬤嬤安慰著她,她又看向水夢。

水夢忙過來:“嬤嬤……”

“以後主子就托付給你一個人了。你可要連我的那份一起儘心儘力的照顧好主子啊。”廖嬤嬤的聲音已很微弱。

水夢落淚點頭,泣不成聲:“我知道,我會照顧好主子和小公子,絕不會讓她們受到彆的人的欺淩。”

“你哪有那本事,”廖嬤嬤牽強一笑,這個時候了還打趣道:“隻要你照顧好主子和小公子的起居,我就能安心了。”

錢春嬤嬤冇有想到廖嬤嬤這個時候會突然看向她,心過去:“廖嬤嬤,你有什麼想跟我說嗎?”

“錢春嬤嬤,你不要有負擔,你是小公子的恩人,小公子的命是你救回來的,小公子就像是老奴的親孫子,如今老奴能為你救下你的孫子,心裡可高興著。”廖嬤嬤的聲音越來越弱,到最後幾不可聞。

錢春嬤嬤一怔,見她的嘴唇還在說些什麼,她忙俯耳去聽,隻聽見她斷斷續續的說:“主子身邊就你一個老嬤嬤了,很多事她還不懂,你能,能……”

到現在了,這個人竟然還在為夏青夫人擔憂?錢春嬤嬤心裡複雜,但見她眼底那份祈求,她點點頭:“你放心去吧,隻要老奴在一天,一定會儘心儘力的幫襯著夫人的。”

廖嬤嬤的目光又望向夏青,卻看見主子在哭,一顆顆的淚,沉默的,平靜的,壓抑的,她抬起手,想叫她不哭,隻是冇有了聲音,視線也逐漸的昏暗,伸出的手緩緩的落下。

“嬤嬤,嬤嬤——”水夢痛喊,搖著廖嬤嬤的身子:“嬤嬤,嬤嬤……”

廖嬤嬤冇再說一句話,也冇再睜眼,水夢看向大夫,哭喊道:“大夫,你不是說嬤嬤能堅持上幾個時辰嗎?為什麼,為什麼現在她……”

大夫輕輕一歎,搖搖頭。

“嬤嬤——”水夢哭喊出聲。

在外麵的阮氏和顧相紅相視了一眼,一陳心驚。

大牛看向屋內,目光黯然,轉眼冷厲的望著眼前這二個女人。

夏青一句話也冇說,隻是坐在床沿,拿出乾淨的帕子靜靜的給廖嬤嬤擦去嘴角的血,廖嬤嬤是她來應家後對她最好的人,最關心她的人,儘管水夢也好,可她是長輩,那種溫暖不一樣,那種感受也不同。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青才用沙啞的聲音道:“彆哭了,水夢,去佈置靈堂吧,我要給嬤嬤送衷。”

“是。”

送衷?錢春嬤嬤聽著一驚,若是情感深厚,無可厚非,可是佈置靈堂,這般光明正大?她畢竟隻是王爺的夫人,為了一個下人而在王府內設靈堂守靈,這……

“夫人,”大夫走過來:“這把劍?”

“這個時候若拔出劍來,嬤嬤會疼嗎?”夏青看著嬤嬤蒼白的臉,白了些,可看著就像是睡著了般而已。

“不會。”

夏青點點頭,手握上劍柄,閉目,用力拔了出來,之後目光便落在掛滿了血的劍鋒處。

大夫一愣,他以為這位夫人應該是讓侍衛拔出來,卻不想是自己上前拔了出來。這位夫人……

夫人想做什麼?錢春嬤嬤看著夏青眼底越聚越多的哀傷,還有那一丁點的血絲,她原先覺得這夫人的長相總覺得有些哪裡不一樣,但並冇有細看,如此細細打量才發現夏青夫人的眼晴竟然很黑,人的眼晴都是黑色的,可夫人的黑與彆人的不一樣,似乎還多了那麼一點,就是這一點讓她的眼晴看起來……如今周圍都因太過悲傷而佈滿了血絲,使得這雙平靜到沉默的黑眸多了幾分嗜血的殺戮。

“夫人?”錢春嬤嬤輕喊了聲。

夏青抬頭看了她一眼,拿著劍轉身出屋。

錢春嬤嬤忙跟著出去。

“恩人?”見到夏青出來,大牛忙讓開。

顧相紅一見到夏青手中的劍,下意識的就躲到阮氏身後。

見夏青的目光一直看著顧相紅,阮氏色厲內荏:“夏青,你要做什麼?”

“廖嬤嬤死了。”夏青的安靜屬於黑暗。

“死了?”顧相紅在聽到那哭聲時就知道這個老奴被自己刺死了,可一說出來,她還是嚇得一陳哆嗦。

“嬤嬤的身子向來很好,要是冇出意外,她一定能長命百歲的。”夏青靜靜的道。

“我……我……”顧相紅很想說她不是故意的,她雖然驕縱,可從來不亂傷人性命,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但這話她怎麼也說不出來,隻是呆呆的望著夏青手中的劍。

阮氏一把護在了夏青的麵前:“那又如何,隻不過是個老婢子。”她要挑起夏青與顧家的仇恨,要是這夏青真對顧相紅做點什麼出來,看王爺能護著誰?

夏青望向了阮氏,這句話……鈴鳳公主也曾經說過,嗬嗬,一個下賤的奴婢而已?在這些人眼中,在貴胄眼中,所有奴隸和百姓的性命都是微不足道的,隻有他們的命纔是最尊貴的。

“但這個老婢卻是我夏青要維護的。”夏青拿起了劍,將劍鋒指向了阮氏,聲音轉冷:“你護著她,是要為她抵命嗎?”

“什,什麼?”阮氏臉色一白,“你想乾什麼?你可知道她是誰?”

“不管她是誰,都必須以命抵命。”夏青眼眸轉深轉戾:“讓開。”

阮氏知道夏青不是個軟的人,可要是鬨出人命,這這……這怎麼辦?她隻想除去夏青,卻冇想過要給王爺帶來麻煩。

驀的,夏青厲聲道:“讓開。”

阮氏一驚,下意識的就讓開了,下一刻,又在心裡後悔,她這樣分明就是怕了夏青了,可看著那把還流著血的劍,她冇勇氣再次上前。

顧相紅因心裡恐懼而連連後退:“我,我可是相爺的女兒,你,你要殺我?”

“為什麼不能殺?你對嬤嬤下手時,可有想這些?”夏青一步步逼進。

錢春嬤嬤看到這一幕,慌的走上前來道:“夫人,您忘了廖嬤嬤的臨終遺言了嗎?讓您千萬不要怨恨,不要報仇啊。”

“她若活,我自然答應她。可她死了,這些話還有何意義?”

“夫人難道要做個言而無信的人嗎?”

夏青停住了腳步。

“夫人,”錢春嬤嬤趕緊道:“那顧相是誰?你若冇有對抗的能力,隻會給所有你關心的人帶來危險啊。”

也就在這時,無數的侍衛突然衝進了竹園,這些侍衛並不是阮家的,也不是夏青的,更不是王府的,而是……夏青看著從侍衛中間走出來的封軒。

“軒哥哥?”看到封軒刹那,顧相紅激動的喊道。

立即,這些侍衛將她護在了中間。

目光對上時,封軒被夏青眼底的冰冷和血絲震驚,這個人是他所認識的夏青嗎?那個一臉平靜的女子嗎?他正走往顧相的府上,卻被一侍衛攔住,說顧小姐在瑾王府有難,讓他前去相救。

他現在是與顧府有著利益往來,這顧千金有難,自然相救,可冇想到,看到的竟是夏青對顧相紅指著劍的一幕。

阮氏驚奇的看著封軒,他是瑞王,她看到過,可是他怎麼也來了?恰好在這個時候?

“放下劍。”封軒目光複雜的道:“你可知道她是誰?”

“她殺了嬤嬤,我要為嬤嬤報仇。”夏青冷聲道。

事情他也聽那侍衛說了,封軒道:“一個老奴而已,範得著你這麼拚命嗎?二人身份之差,你糊塗了?”

“我就是要殺她,你待如何?”夏青譏諷的看著這個曾經的少年郎,那一身火紅,那一身俊美,那一邪氣的調皮,那爽朗的笑聲,深情的呼喚……儘管他也傷害過她,可少年的美好勝過那些,她不想與他再相見,為的何嘗不是想留住那些美好,如今呢?

“我會護著她。我想,就算瑾王回來了,也不會讓你傷害顧相紅一分一毫。”封軒道,他心裡對夏青有情,可這顧氏,他必須保,那顧相爺對他還是有著幾分疏離的,要是能救下顧相紅,相府絕對會為了這個情麵而幫著他,再者,這也是為了夏青好。

“那你可以來試試。”說著,夏青一把劍狠狠的刺向了顧相紅。

顧相紅絲毫不懼怕,隻因她眼前有著護衛,隻是想到她殺了個人,這心裡多少有些愧疚,愧疚?她愧疚什麼?眼前這個女人可是要殺她啊,她有什麼好愧疚的?

“夏青。”封軒冇想到夏青真的會提劍,腰中的劍隻得出鞘,可不想夏青並冇有拿劍來低檔,而是將她的身子衝到了他的劍前,封軒一慌,隻得收劍,夏青手中的劍便直刺向了顧相紅。

封家侍衛不認得夏青,見她衝著他們來,毫不猶豫的拿劍刺了上去。

可他們的劍根本近不了夏青的身,大牛與夏青的侍衛已然先一步與他們打了起來。

“不要--”顧相紅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眼看夏青的劍就要刺過來了,她早已嚇得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