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44章

寒門主母 第14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哐當--’一聲,就在劍要刺進顧相紅身體時,這把劍被打飛。

所有的人望著竹園中出現的人--應辟方。

錢春嬤嬤隻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看到王爺出現,總算是鬆了口氣。

“王爺,王爺,”一見到應辟方,阮氏慌張的過來:“夏,夏青要殺顧小姐,這個人瘋了。”

應辟方顯然是匆匆回來的,手中竟然還拿著一份摺子。當時他正是在看摺子,聽到影衛的報告時連放摺子的時間也冇有便匆匆趕回來,才進竹園,就看到驚心的一幕,這個女人,她知道不知道如果這一劍刺下去,不管他如何想保她,皇帝和顧相都會置她於死地。

夏青看嚮應辟方,她的眼晴極冷極冷:“讓開。”

“冷靜下來。”

“讓開。”

“夏青,如果你殺了她,連我也護不了你。”

“讓開。”

“你可想好了?小山頭,大牛,水夢……這些人的後路,你可想好了?”

“我為什麼要想好?她殺嬤嬤的時候,可有想好?為什麼這些要由我來想?為什麼要由我來顧忌?憑什麼?”

“因為她是相爺千金,而嬤嬤隻是個奴婢。這便是區彆。”應辟方不想說這句話,他不想拿這些話來傷害夏青,但此刻,他如果不點醒她,後果不堪設想。他知道她懂的,他知道她是明白的。

這麼一個聰慧的女子,怎會不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隻是此刻,她太過悲傷。

夏青怔怔的看著應辟方,一個時辰之內,這種話她聽到了不下三次,自然,這種話從應辟方嘴裡說出來冇什麼不正常的。

這句話的本身,已經存在了幾千年。

這些人,對生命冇有畏懼之心,冇有惻隱之心,冇有珍惜之情。

如果有畏懼,拿起劍的時候必然會猶豫,會害怕。

如果有惻隱之心,就會對這麼一個孩子,這樣一個老人憐憫。

如果懂珍惜,這一劍不會刺下去。

他們珍惜的是自己的生命,而不是彆人的。

夏青的目光望在手中的劍上,那裡,嬤嬤的血跡還未乾。

“夏青?”應辟方上前一步將她擁在了懷裡,在心裡一聲音輕歎,或許,他好不容易纔得到的那份好感在此刻又煙消雲散了吧。但不管如何,就算要取這顧家小姐的性命,這把劍也絕不能出自夏青的手中,他不能讓夏青與顧相硬碰硬。

夏青任應辟方抱著,不響不動,隻是握著劍柄的手拽得更緊了,緊得幾乎骨節突出。

應辟方苦笑,這個女人又得恨他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

隻聽得‘哐當——’一聲,夏青手中的劍掉在地上,她冇有推開他,而是緊緊的反抱緊了他,將臉埋進這個寬闊卻溫暖的懷裡,痛哭出聲,放聲大哭。

應辟方一愣,突然間眼眶酸了起來,更是抱緊了他。

看著這一幕的封軒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夏青,這個從不表露心思的女人,向來安靜沉默的女人,以為會狠狠的推開應辟方,以為會從此與應家決裂,可竟然在這個男人懷裡大哭。

他第一次看到她哭,這般號啕大哭。

她不是從不對人敞開心扉的嗎?

她不是向來都是平靜的嗎?

他花了多少心思,也冇有得到這個女人的心。為什麼應辟方卻輕易得到了?

她怎麼可以在他麵前如此?

他是真心想娶她為妻的,不管她是否已然人妻,也不管她是否有過孩子。

可她是怎麼對他的?

封軒微垂下眼簾,在睫毛下方烙出了一層陰霾。

阮氏的手掌心已被自己的指甲劃掐出了一個深印,還冇嫁入應家開始,她便知道這世上有個村婦跟她搶丈夫,本以為嫁了過來隻要動動手指就能對付得了她,卻冇想到這個女人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到了她,不管她使出怎麼樣的手段,也傷不到她。

被侍衛護在中間的顧相紅怔忡的望著相擁的二人,那個她隻見了一麵便傾幕的男人,正滿含寵溺和深情的擁著一個平凡無奇的女子,可這畫麵,竟是這般的和諧,不見一絲的違和,忽然,她覺得自己好可笑。她在做什麼?為什麼她要進來瑾王府?她來這裡做什麼?她本是萬千寵愛集於一身的相爺千金,就連當今聖上都極度寵愛她……

瑾王府掛上了白布,不止是竹園,而是整個王府,讓人知道王府裡在吊著喪,。

每個路過瑾王府的人都在奇怪,不知道是瑾王府裡哪位重要的主子去逝了,一打聽竟然隻是一位嬤嬤而已,不過聽說這位嬤嬤是從小將瑾王爺養大的人,眾人雖在心裡覺得與禮教不符,但更多的卻是對瑾王爺儘孝的稱讚。

夏青一直跪在靈堂上,也不說話,隻是安靜的陪著躺在裡麵的人。

水夢走了進來,哽咽道:“主子,王爺把整個王府都設了喪,嬤嬤要是地下有知,心裡一定會很安慰的。”

錢春嬤嬤這會已經不驚訝了,整個王府給給一個普通嬤嬤奔喪,這雖不可思議,但僅僅一天,她已習以為常,自然,以她的閱曆不會認為那瑾王是因為與廖嬤嬤感情深,而是王爺心疼夏青夫人吧,想給夏青夫人一個交待。

看來,這瑾王對夏青夫人是真心不錯。

“你們都下去吧,把大牛叫來,我有話說。”夏青淡淡道。

“是。”水夢離去。

錢春嬤嬤想了想,想說點什麼,不過當時那種情況夏青夫人都冇做出衝動的事來,這個時候應該也不至於,便也退下了。

大牛進來時,夏青正在給燭火加一些燭油,這個加滿,走到另一處,再加滿,直到她將十幾個燈都加上了燭油,大牛纔開口。

“恩人?”

“可查清楚了?”

“那些侍衛都是阮家軍的人,不過現在都被秘密處置了。”大牛將自己查到的一一說來:“我去查過了,這顧大小姐雖嬌蠻無禮,但心腸並不壞,隻是有些目中無人,自以為是。方鶴說,顧大小姐會這般衝動,很有可能是中了一種名叫‘青煙’的粉未,這種粉未一吸進去就會使人易怒易衝動。恩人放心,我已經命暗衛去拿今天顧大小姐所穿的衣裳給方鶴。”

夏青靜靜的望著眼前的幽幽燭火,整張臉也在燭火時不時的跳動之下變得忽明忽暗,多了幾分陰冷之時,也看人捉摸不透。

見恩人一直冇說話,大牛憤恨的道:“這些人可真夠歹毒的,我們到底得罪她們什麼了?要時時這樣害我們,當年恩人跌下了山崖,又在封城險些……小花這一生必須吃藥才能活下去,嬤嬤也被她們害死了,小公子更是差點……”

“她們冇有錯。”夏青突然道。

大牛一愣,是他聽錯了吧?就聽得夏青淡淡道:“所以,我們也冇有錯。阮氏母女,留不得。”

書房內。

童平,唐嚴寬,萬木,張亮,李中都跪在了應辟方麵前。

蔡東壽在旁歎息。

唐嚴寬道:“王爺,廖嬤嬤和夏青夫人感情深厚,這點屬下理解,可您讓整個王府奔喪,卻讓那些原本就看低了我們的王公貴族們更為輕視咱們,這喪奔不得。”

“是啊。”張亮也道:“王爺本就是賈商出身,如今這般不顧尊卑,您可知道那些人是怎麼說咱們的嗎?”

李中道:“我等本是燕家軍的人,全因王爺的心胸和抱負才肯歸降,但如今,因為一個老奴,而讓那些人看笑話,這值嗎?”

“屬下也聽說了,就連當今聖上都對王爺有微詞。”童平道:“屬下和嚴寬都是寒門出身,王爺此舉將士們心中都覺得倍感溫暖,但在大周,尊卑之彆,階級之森,王爺一路走來,深居朝堂至今,還不明白嗎?”

蔡東壽無聲的一陳輕歎,朝廷的一半掌握在王爺手中,另一個掌握在顧相手裡,一個代表著寒門,一個代表著王公貴胄,如今那一派又有封城加盟,王爺這邊便被削弱不少,若是個默默無聞的人,給個老人奔喪誰會在意?但也們卻拿王爺此事來做文章,如今朝堂可是一片討伐聲啊。

“王爺?”眾人看向揹負著雙手遙望夜空的應辟方。

“王爺向來在朝中掌管著主導地位,自從夏青夫人回來,惹出了多少禍事?王爺為什麼要因為一個女人而走這麼多冤枉路呢?”李中洪亮的聲音不憤的道,“就算這世人什麼都缺,但絕不會缺女人啊。”

蔡東壽看了眼這李中,他說的話雖然對夏青夫人不公平,但有多少事,都是因為夏青夫人而起?與阮氏的不和,與封軒的不清不楚,還有皇宮裡貴妃的事也有夏青夫人的參與,哪怕顧相紅的事也是因為夏青夫人,其中的原委不去說它,在外人看來,這些事都有夏青夫人的身影。就不知道辟方是怎麼想的,以往他什麼也不顧,隻一心往上走,現在呢?可還是當初的心態?

為了一個女人,真值嗎?他冇有立場,他既希望辟方能得到快樂,不至於以往那般冷漠,但同時,也希望他能顧大業,私心而論,他也是覺得女兒情長是一時的。

為什麼夏青夫人就不能像那些普通的女子一樣?哪怕就像是阮氏這樣的,也行啊,至少王爺不至於這般費心。

書房內的人說得熱乎。

而在屋外,王禮想走來稟報,可在夏青冰冷的眼神下這腳步就是邁不出去。

大牛冷著臉聽著書房內的聊天,那是聊天嗎?簡直就是逼人太甚了,那麼多熱血男人竟然這樣說一個弱質女流,特彆是那童平,唐嚴寬,也不想想當初是誰朝他們和他們的村子伸出了援手的,他偷看向恩人,恩人的臉很正常,依然是那般平常,像是聽到的根本不是在談她似的。

“夫人,您要進去嗎?”王禮在心中暗暗苦。

“我再多聽一會。”夏青平靜的道。

王禮:“……”這是偷聽吧?但他畢竟是隻忠於王爺的人,這裡麵要是再說下去,真不太妥當,想了想,便要硬著頭皮無視夏青進去,不想他才一動作,大牛也不知哪來的匕首,就擱在了他脖子上,涼嗖嗖的感覺讓他瞬間不敢動了,隻哭喪著臉看著夏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