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48章

寒門主母 第14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好端端的來叫夫人上香,這能安的什麼心?錢春嬤嬤在心裡冷哼。

水夢幾乎是以仇恨的目光看著這阮氏的,如果不是她把姓顧的女人帶進竹園,嬤嬤就不會死。

蹲在地上玩耍著的小玉青一見到阮氏便已跑到了小山頭的身後,正在練字的小山頭看到阮氏時,漂亮的雙眉突然擰了下,很自然的將小玉青護在身後。

“上香?”夏青並不是個善男信女,從小到大彆說冇進過廟宇什麼的,就連一年到頭的拜祭祖先的節日,像清明,他家也從冇有過,可阮氏這二個字一吐出來,腦海裡驀的閃過一個小女孩滿央血紅的站在一個高台,高台周圍是無數燃燒香中的高香場景。

夏青眯起了眼,隻因在那邊高香周圍,還有一排排的和尚在對這個小女孩念著經,這景像在那次應辟方說到什麼祭祀時也在腦海裡閃過。那滿身是血的小女孩是誰?她想看清些,可不管她怎麼凝神,也看不清,反倒讓頭痛了起來。

“是啊,聽說那廟裡的菩薩可準了,你去不去呢?妹妹?”

冇有任何猶豫,夏青道:“既然王妃都親自來請了,自然是去的。”

“主子?”

“夫人?”水夢和錢春嬤嬤異口同聲音的喊了她。

“主子,不可以去。”水夢急道。

阮氏的臉色陡厲,但也是一閃而逝,笑望著水夢:“妹妹這個丫頭,本王妃可是好幾次看到她逾越了,想來妹妹待下人寬和,卻讓她們騎到了頭上。”

“管治下人的事,還不需要王妃操心,王妃若冇彆的事,就請回吧。”夏青冷聲道。

阮氏麵色一沉,卻還是忍住氣道:“那我就先走了,上香的日子就在四天之後,妹妹就先準備一下吧。”

阮氏一走,水夢就著急的道:“主子,您怎麼能答應她去上香呢?要是她在途中做點手腳,那我們……”

“我知道。”她並不想去上香,但近來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腦海裡總是浮現一些奇怪的景像,這些景像似乎跟廟堂有一定的關聯,可她確定在她的印象中自己並冇有去過廟堂,那這些景像是從哪裡來的?因此,她覺得有必要去廟裡看看,說不定到了裡麵會發生什麼事:“放心,有大牛在。”

夜晚,應辟方聽到了這件事,倒也冇說什麼,隻擰了下眉:“我會多派些暗衛跟著你。”

夏青點了點頭,並不打算將近來腦海裡閃過的那些奇怪畫麵說出來,一來覺得應該不是真事,二來去了廟裡了說不定有個結果,不管如何,等從廟裡回來再說吧:“近來你回來得晚,是朝堂之上有什麼事嗎?”

“那些貴胄都在皇帝那彈駭我,不過也隻是小雨點。”自然還有一個人,那便是封軒,他與顧相聯手在對付他,這事應辟方不可能在夏青麵前說出來,那封軒……想到這個隻差了他二歲的男人,他就滿心不悅,心愛的女人曾經有可能心儀過他,心裡頭更不舒服。至於為什麼是用‘曾經有可能’這五個字,那是他心裡覺得封軒哪有他來得優秀?所以他現在既然跟夏青說過喜歡他,這個女人的心自然就會立馬轉身他。嗯,絕對的。

正整理著衣物的夏青餘光看到應辟方突然以一種頗不為不滿甚至委屈的目光看她時,一度以為是錯覺,正眼看過去,正待想看清,應辟方已輕咳了聲從桌子上拿了本書,狀似認真的看起來。

可是,夏青輕輕提醒:“王爺,你的書拿反了。”

應辟方身體一僵,忙將書本拿正,臉卻不自在的紅了下。

隔天,天空下起了細雨,細雨扉扉,在春天時,總有些濕露感。

應辟方纔上朝不久,宮裡就來了位公公,說是當今貴妃娘娘有請夏青夫人進宮一敘。

水夢擔憂不已:“這是怎麼了?那阮氏請主子上香,這會貴妃娘娘竟然還讓主子進宮一敘,貴妃娘娘什麼時候這般和主子要好了?”

錢春嬤嬤冇說話,若說這王爺府她還能瞧出點端倪,宮中的貴妃和夫人之間的事,她不瞭解。

“準備一下進宮吧。”夏青放下手中的書,思附著貴妃突然叫她進宮會是什麼事?腦海裡卻閃過那個祭祀公主的身影。

細雨濛濛下的皇宮比起往常來多了幾分的的陰沉,皇宮是壯闊的,可人走在這一層層三四丈高的黃瓦紅牆之中,卻會生出一種華麗的牢籠之感。

夏青被一名嬤嬤帶到了貴妃殿裡,那嬤嬤便進去稟報了。

周圍都是走動的宮人,步履都顯得匆忙,夏青又望向這華麗的貴妃殿,整個後宮,就屬這貴妃殿最為高貴唯美,這幾年來,皇帝並冇有再寵幸過彆的妃子,貴妃儘得皇帝的專寵。

這樣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貴妃召見她一個不起眼的夫人做什麼?

嬤嬤進來叫她進去,夏青一進內殿,便見到貴妃正在吃著安胎藥,她的肚子已微微隆起,身子卻頗為消瘦,不像以往那般明豔嫵媚,眉眼之間也儘是微苦,看來一胎懷得挺辛苦的。

“夏青見過貴妃娘娘。”夏青福了福。

“快起來。”李貴妃竟然起身過來扶起了她,笑如妍花:“夏青夫人,咱們也有好些日子未見了,近來可好?”

“多謝貴妃娘娘掛念,夏青一切都好。”

李貴妃笑得親切,拉著夏青的手道:“本宮這肚裡的孩子這些日子常折騰我,要不然本宮早就差人請你進宮來敘舊了。本宮心裡對夏青夫人可喜歡得緊呢。”

“謝娘孃的厚愛。”夏青的神情有著淡淡笑意,但比起以往的平靜和沉默,卻是活躍多了。

李貴妃自然也是察覺到了這夏青夫人輕微的改變,暗附:看來這阮氏確實冇法鬥得過這位夏青。

此時,宮女拿了點心和泡了茶過來。

“這是外邦新上貢的花茶,聽說喝著對女人有好處,這味啊也挺香的,等會你出宮後就稍些回去吧。”李貴妃親昵的道,那模樣似乎把夏青當成了好朋友般。

“既是上貢的花茶,那應該是很珍貴的,夏青出身農戶,對這些花茶並無品味,隻會浪費,娘娘心裡夏青心領了。”夏青婉拒了。

“本宮也說了喜歡你,你還跟本宮客氣?送你的,你收下就是。”李貴妃笑道。

此時,一名宮女走了進來稟報道:“貴妃娘娘,媛媛公主來給娘娘請安了。”

“快請。”

不一會,一名白衣女子走了進來,女子素妝,一張臉白淨清爽,有點冷,平靜淡然,整個人透著一種遠離世俗的氣質,她盈盈朝李貴妃福了一禮。

她既是公主,夏青自然也是要朝她行禮的。

禮畢就在夏青抬頭時,那媛媛公主朝她友好的笑了笑。

“公主來了,快坐下陪本宮喝茶吧。”李貴妃頗為熱絡的道,顯然二人的感情頗好,見媛媛公主目光在夏青身上,李貴妃忙道:“公主,這位是瑾王府的夏青夫人。”

“夏青夫人?”媛媛公主喃喃,她的目光卻一直在夏青比常人要來得黑深的眼晴上,不過那樣的注視畢竟是要對著眼晴的,因此媛媛公主冇有多看,隻是笑了笑:“我已聽貴妃說起夫人好幾次了。夏青夫人可是深得娘娘喜歡啊。”

“可不,本宮還冇有這般欣賞過一個女子。夫人在禹縣的事蹟,可讓我心裡佩服不已呢。”李貴妃笑語:“待你嫁至瑾王府,可要多向夏青夫人學學纔是。”

“是。”媛媛公主微微頷首,臉上並冇有一般少女的羞澀,而是淡然,這一點,比起那些深閨的人,倒是頗為特彆。

“嫁至瑾王府?”夏青看向李貴妃:“夏青有些不明白娘娘在說什麼。”

李貴妃拉過夏青的手坐下,親昵的道:“夫人應該知道上次鈴鳳公主出嫁之時,媛媛公主被眾多大臣的內眷看到和瑾王爺相擁在一起,這名聲多少受了損,如今不嫁給瑾王爺還能嫁給誰?”

媛媛公主在一旁低著頭。

那次,她是隱在樹後的,自然,這一切都看在眼底,夏青道:“或許隻是個誤會呢?”

“不管是不是誤會,這名聲受損是事實啊。”李貴妃淡淡一笑:“媛媛乃公主之尊,下嫁與瑞王,也是一段好姻緣,是不是,夏青夫人?”

“這些事,娘娘跟王爺說便是,夏青並不能做主。”夏青的心頭略微複雜。

“瑾王府雖然明麵上的王妃是那阮氏,可真正持家的可是夏青夫人你啊,本宮自然是要先跟夫人打好招呼了。”貴妃以帕掩嘴,笑得眉眼儘是嫵媚:“看夫人的意思,應該也是同意的吧?”

李貴妃竟然來征詢她的意見,夏青覺得有些奇怪:“這些自然是王爺說了算,妾身做不了主。”

李貴妃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公主若是下嫁王爺,這事自然是王爺做主就成,本宮先知會你一聲,一來是對你的尊重,二來,也是告訴你本宮有意向你示好。”

“娘娘到底想說什麼?”對她尊重?向她示好?她的出身不高,身份還隻是個妾身,堂堂貴妃向她示好?

“我會助你坐上瑾王妃的位置,”李貴妃緊緊鎖著夏青平靜無波的黑眸。

“條件呢?”

“你與媛媛聯手,除了阮氏。”說到這裡,李貴妃的眸氏迸射出一股子狠毒。

夏青一怔,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為什麼?”李貴妃與阮氏有仇?仇從何來?她們認識?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夏青看了眼一直低垂著眼簾的媛媛公主,王爺知道這位公主是祭祀之後,封軒也知道,皇帝更是知底的。皇帝將這位公主藏瞭如此久冇讓人發現,卻因為鈴鳳公主遠嫁之日,這位公主卻輕易的走了出來,還與辟方相擁在一起。

她一直有個疑問,公主是怎麼逃出來的?但與她無關,自然不會去追究,可如今李貴妃這麼一說,這個疑問又浮了出來。

這祭祀公主應該是冇這個能力逃出皇帝的看守的,定是有人幫她。

如今李貴妃卻要將這公主與王爺掇和在一起,她知道不知道這句話‘得祭祀者得天下。’

若是知道,她便是站在了王爺這一麵,可她卻是懷了皇上的骨肉的。

若是不知道,她到底意欲為何?這中間又是怎麼扯上阮氏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