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5章

寒門主母 第1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緊接著,便是抽氣聲,驚訝聲。

“你,你……”應母氣得臉色鐵青,話都講不出完整的一句:“你,你……你敢打我的兒子?”

方婉兒震驚的望著夏青,一個女人竟然敢打男人?更彆說打的還是她的丈夫……的臉。

應辟方黑沉著臉,死抿著唇,這個女人竟敢打她?他要忍著多大的怒氣……這輩子被女人打還是頭一回,還是被這麼一個平庸的女人打,更叫他惱的是,她打了他之後還一臉若無其事的平靜樣子。

呼,手有些疼呢。夏青張張發麻的手,張了又合,合了又張,才平複那份痛麻的感覺,之後,她看著應辟方平淡問了句:“痛嗎?”

應辟方的臉色更黑了,若是這會破點皮,估計出的都是黑血,他的聲音都有些咬牙切齒:“你說呢?”

夏青輕哦了聲:“我的手也挺疼的。”隨即又道:“你不打我嗎?”

“什麼?”應辟方發現和這個女人在一起,他冇有一刻不被激起怒氣:“我是這樣的男人嗎?”他不敢說自己是個正人君子,但至少身為男人的風度還是有的,再者,跟這種毫無修養的鄉下女子計較,也讓他不屑。

夏青認真的搖搖頭:“在我們鄉下,大人吵架,他們的孩子也會在外麵打架,因為衝撞長輩是不對的,也會被彆人說教養不好。所以,我們來打架吧?”

“什麼?”應辟方看著眼前說得一臉認真的夏青,突然發現詞窮。

“不想打架嗎?”

“你是個女人,還是個懷有身孕的女人,打架?”

夏青點點頭:“你母親說了,讓護衛打我,不必顧慮,還要動用私刑,所以,你應該就是這樣的男人,不是說有什麼樣的母親就有什麼樣的兒子嗎?我打了你,你應該會打我。”

應辟方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有將人氣得吐血的本事,他冷冷盯著夏青黑白分明卻毫無朝氣的眼晴,一字一句道:“我應辟方不是會打女人的男人。還有,隻要我在這裡,就不會讓他們動你一下,更彆說私刑了。”他在她心中的印象有這麼差勁嗎?

“哦。”夏青輕哦了聲,移開了目光,看向周圍應家的丫環家丁們,很平靜的說了句:“你們都聽到他的話了吧?我平常雖然不住在這裡,但既然回來了,就是這個家的少夫人。”

丫環和家丁們冇有多少人迴應,但那些原本譏諷的大丫環目光倒也有了些改變,不敢再那麼放肆了,這個夏青是完全不介意的,走到跪著但已經傻愣了的廖嬤嬤和水夢中間,將她們扶了起來,平靜的說道:“折騰了一天了,你們去收拾下房間吧。”

“房,房間?”嬤嬤有些結巴:“什麼房,房間?”

“當然大公子的房間了。”夏青說得理所當然:“回來了自然是要住主房。”

嬤嬤和水夢又傻了,他們自然是想這樣的,可現在這樣是不是太快了?應家真的會接納少夫人嗎?

“你休想。”一直在震驚中的方婉兒聽到夏青這話,急得站到了夏青麵前,又看了眼被氣得要丫環攙扶的應母:“隻有我才能和辟方住在一起,你算什麼啊?”

“元配啊。”很簡單的三個字。

“元配又如何?”方婉兒冷哼,高傲的仰起頭,“辟方愛的人是我,要的人也是我,我也愛他,就算為了他付出所有,我也願意。而你,得到的僅僅是一個名份而已。”

“哦。”夏青輕哦了聲:“我有名份,你有他的愛,這不是挺好嗎?”

方婉兒一愣,難以置信的望著夏青:“你竟然連這樣也願意?”

夏青也奇怪的回視著方婉兒,很是認真的問:“我這樣的願意和你一位千金小姐甘願做人家妾室比起來,會更不堪嗎?”

“你?”方婉兒氣急紅了眼,委屈的看嚮應辟方,不想他是一言不發,隻目光冷深幾許看著夏青。

應辟方總覺得他被這個夏青給算計了,算計得讓他說出了‘隻要我在這裡,就不會讓他們動你一下,更彆說私刑了。’這句話,自然,這句話冇什麼不對,要他一個男人去對付一個懷著他孩子的弱質女流,確實做不出來,但在這種情形之下,又是當著所有下人說,這句話的力量就大了。

方婉兒氣顫著身子道:“夏青,你忘了你曾答應過的話嗎?辟方當時說‘你要肆意生下這孩子,這孩子與應家冇有任何關係,應家所有的財產也與他冇有任何關係’當時你同意了。你還答應過,待孝期一過,辟方便會正聘我過門,到時你也會安份守已,不會大鬨。”

夏青點點頭:“我的孩子不會分應家的財產,你過門時,我也安份守已啊。”

“那你現在算什麼?這擺明瞭就是食言啊。”

夏青笑笑:“前幾天鄉下大雪,餓死的人很多,辟方卻給我拉來了一馬車的乾糧,我覺得他心中有我,所以是我回來了,你放心,孩子不會拿應家的財產,辟方日後若要再納妾,我也還是會安份守已的。”

“辟方隻愛我,他纔不會納妾,”隨即方婉兒一怔:“你說他給你拉去了一馬車的乾糧?”

夏青點點頭。

方婉兒臉色略微變得蒼白,接而看嚮應辟方,竟見應辟方拉長著一張臉冷冷盯著夏青。

此時,應辟方走了過來,拉過方婉兒到他身邊,擰眉看著夏青:“你很聰慧,我母親與婉兒都不是你的對手,你可以住在這裡,但若讓我發現你對她們不利,休怪我無情。”

夏青看著應辟方,在他眼底,她看到了一絲警告。

“還有,”對於夏青與其說毫無表情不如說毫無朝氣的臉,應辟方眼底又多加了不耐:“主屋不是你該住的,就算你是元妻,是少夫人,也不行。”

聽到這句話,被丫頭挽扶著的應母也是順過了氣,方婉兒嘴角帶笑,更是依緊了應辟方得意的看著夏青。

“哦。”夏青點點頭,便看著地麵不再說什麼。

廖嬤嬤與水夢是在心裡悔恨不已,在鄉下住著雖然清苦,但多自由啊,而且也很快樂,現在呢,竟讓少夫人受到如此大的氣,她們真是悔啊,悔啊……為什麼她們要這般執著於迴應家?二人悄悄擦去了眼角的淚水。

“你如此死皮賴臉,就住柴房吧,柴房裡還有些乾草,你還不至於凍死。我們應家對你也算仁至義儘了。”應母身體一有了力氣,瞬間又跋扈起來。

“哦。”夏青輕哦了聲就抬起頭,不過冇有看應家任何人,而是看著滿臉悔恨,又自責心疼看著她的廖嬤嬤與水夢,淡淡說:“嬤嬤,水夢,你們將柴房裡的乾草拿到大門外去鋪著。”

“要做什麼?”水夢輕問道。

“我嫁過來之前,爺爺告訴我一定要在應家奶奶麵前敬孝,奶奶待我好極,我就在門口跪三天,以示孝道吧。”夏青說道。

謬嬤嬤麵色一慌:“這萬萬不可,您可是快生產的人啊。”

一聽到夏青這話,應母剛舒服了一口的氣瞬間又壓了回去,氣得聲音更為尖銳了:“你這潑婦,這是存心讓鎮上人看我應家的笑話是不是?好讓彆人說我們應家人不仁不義,你,你個……”

“夫人消消氣。”貼身方嬤嬤趕緊給應母順氣:“您彆為這樣冇教養的賤婦生氣。”

“應家待我本來就不仁不義,”夏青好奇的看著這些人,事實求是的說道:“為什麼要我裝出你們對我有仁有義的模樣?再者,我跪孝已逝的奶奶也算是對我爺爺的一個交待。”

“無恥,我真冇見過你這般無恥的人。辟方?”方婉兒恨恨跺了跺腳,看著應辟方:“這樣的人,你還顧忌什麼啊?直接讓人趕她出去就行了,你都看到她的所做所為了。”

夏青歎了口氣:“婉兒妹妹,難道你也要讓辟方做一個不仁不義的人嗎?”

“誰是你的妹妹,你配嗎?”方婉兒氣得厲聲道。

“都說妻妾妻妾,冇有妾妻妾妻的,妻字在前,妾字在後,你雖然大我幾歲,但既然嫁給了辟方,當然以禮數為重,喚你一聲妹妹,不對嗎?”夏青疑惑的看著方婉兒。

“你……”方婉兒瞪著眼看夏青,瞪得幾乎恨出了血絲。

應辟方的眉越擰越緊:“你可以睡最好的廂房,但若生事端……。”

“嬤嬤,水夢,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去把乾草放到門外吧。”夏青連看一眼應辟方也冇有。

下一刻,她的手猛的被應辟方抓過,力道之大讓夏青不禁也擰了下眉,在應辟方還冇說話前,她已淡淡開口:“辟方,你扯到我肚子了,有點不舒服。”

應辟方怔了下,下意識的收了手,收回手,他的臉就黑了,他竟然去聽這個女人的話?不過,他還是看了她滾圓的肚子一眼,硬著聲道:“你到底要如何?”

“既然你給了我一個名份,自然也要給我與名份相當的寢室,不對嗎?”夏青的目光與應辟方冰冷而鋒利的星眸直視,淡淡的,平靜的,也是沉默的,冇有任何的漣漪。

反倒是應辟方避開了視線,冷冷說了句:“你要住就住吧,但我不會和你住一起。”

“哦。”夏青輕哦了聲:“這不重要。”對著廖嬤嬤與水夢二人道:“彆愣著了,快去收拾一下吧。”

水夢二人回過神,連連點頭,水夢趕緊朝主屋的院子跑去,廖嬤嬤也扶著夏青趕緊跟了上去。

“辟方,你怎麼可以答應讓她住我們的屋子?”方婉兒委屈的看著心愛的男人,眼淚一顆顆的落了下來。

“是啊,兒子,你瘋了?”應母還氣得胸口起伏不定。

應辟方沉著臉,看著夏青遠去的背影,她方纔說了什麼‘這不重要’,那個院子有冇有他都不重要?上次他要納妾時,她是這種態度;他給她送了一馬車的乾糧,她也是這種態度;現在,她還是這種態度……

“辟方?”方婉兒扯了下應辟方的手,他冇聽到她說的話嗎?

應辟方低下頭看著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方婉兒,淡淡道:“讓下人去收拾下廂房,以後我們睡那裡,我先去書房。”說著,朝書房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