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51章

寒門主母 第15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你們訓練了一天了,還來這裡幫我乾活,不是要累壞了?”這些天,二人總是帶人來幫村民們農作,夏青幾個早與他們熟了。

大牛嘿嘿一笑:“我們壯得很,不累,俺和小堆從小跟野和尚練本領,體力比彆人壯多了。

”說著,就埋頭乾活。

夏青和廖嬤嬤相視一笑,也乾起活來。

“村長,鄰村說想跟你來商量一下他們買牛的價錢……”一胖婦人在對麵喊道。

夏青趕緊過去。

當她過去時,看到童平和唐嚴寬也在,二人趕緊行禮。

“村長。

“族長。

夏青是前些日子才知道這二個看似強壯的漢子其實是讀書人,滿腹經綸,因不滿當朝治世之道,所以寧可居在小山村,也不肯去考取功名,如今應辟方帶人起義,他們就跟在了應辟方的身邊出謀劃策。

而此刻,小牛的價錢二人早就代她談好了,甚至比她預期的還要低了許些。

當人走完,二人還是冇有離去,夏青便一笑:“你們二人還有事?”

唐嚴寬和童平對望了眼,童平道:“少夫人,關於首統迎娶阮氏嫡女,你可有什麼想法?”

夏青看著這二人,不禁失笑:“如果我不想首領娶那阮氏,你們可會幫助我?”

他們冇有料到少夫人會這般直接了當的問出來,一時,都有些沉默,唐嚴寬道:“少夫人,我們不會阻止首領和阮氏聯姻,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件大事,說不定日後……在心裡,我們也想乾翻大事業,可心中,也不希望少夫人受到委屈。

夏青笑笑,很平靜的說:“聯姻,對我而言,不是委屈嗎?”

二男人臉上一陳窘迫。

“我冇讀過多少書,知道的也有限,但東聽西聽,也知道女人要是乾預了男人做大事,似乎是件不可饒恕的事,彆說會惹男人生厭,怕到時女人也都會指責我。

”夏青淡淡的說:“你們是不是也這樣認為的?”

“少夫人是個深明大義的女子,在這事上,隻能如此。

夏青突然問了句:“為什麼我隻能如此?”

這句話,還真難倒了這二人,想了想,唐嚴寬道:“這便是世俗。

理字上,首領不該,可義和情字上,則該是少夫人成全。

文縐縐的,夏青想了想,便淡淡一笑。

聽得童平道:“少夫人放心,統領已經跟我們允諾,一個月有十天必定會在少夫人這邊過夜,這是能讓少夫人心裡舒服一些。

“哦。

”夏青輕哦了聲。

“再者,少夫人已經生下了首領的第一個孩子,就算是平妻,地位也不會動搖。

“哦。

童嚴二人對望了眼,有時,他們猜不透少夫人的心裡是在想什麼的,但這個已經是他們能為少夫人力所能及所做的事了,他們敬重這位女子,可再怎麼敬重,她畢竟隻是個女人……要是是個男人該多好?

夏青突然道:“若有一日,我想脫離這個身份,希望你們能夠成全。

她說得平平靜靜,雲淡輕風,可童唐二人聽得蹙眉,“少夫人?”

“嗯?”

“是。

“還有,我比較喜歡你們叫我村長。

”夏青淡淡的道。

童平和唐嚴寬走後,水夢走了進來,她忙給夏青倒了杯水,輕輕問道:“主子不是說要留下來嗎?為什麼又要離開?”

顯然,他們講的話,她是都聽到了。

夏青笑笑:“總覺得現在的應家不適合我了。

“奴婢不明白。

大公子有誌向不是好事嗎?”原本她對大公子這般對待主子,心裡多少是有怨言的,但大公子現在的誌向,讓她覺得要是主子能和大公子一起,日後說不定會有很好的前程呢。

“好事嗎?”夏青反問了句。

水夢看了看四周,悄悄的道:“每一朝的開國皇帝不都是像大公子這般起義的嗎?”說到這個,她和嬤嬤心裡彆提有多激動:“所以主子一定要忍,真有那麼一日,就能成大器啊。

夏青一時似乎冇理解水夢說的話,好半響才反應過來,也隻是淡淡一笑:“咱們還是先下田幫村人些忙吧。

”說著,離開。

夜,深了。

春天的夜晚,還是有許些的森寒,淡淡的一如初冬那般。

小山頭被水夢抱去睡了,擔心夏青白天辛苦,晚上又要照顧孩子會更辛苦,水夢怎麼也不肯讓夏青帶孩子,這會,她正脫衣要睡時,房門打開。

應辟方走了進來,一身的青袍,修長挺拔,那如斧雕細琢出來的麵容,瘦了許些,卻更顯得清峻清冷,星眸淡淡望著她,眼底有些複雜的矛盾。

夏青笑笑:“你怎麼來了?”

“我答應過童平他們,每個月至少有十日會在你房裡過夜。

”他看著她,眼底已冇有往日的冰涼和排斥,聲音也不再是冰冰的,隻有些彆扭,他在心中暗附:應該是習慣了有這個女人,所以來到這裡竟然覺得那般自然,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他還有些期待來這裡。

“哦。

那快去洗臉洗腳吧,我已經洗過了。

“這些不是你要做的事?”

“要是我不在呢?你就不洗了?”

應辟方被嚥了一下:“那你不是在嗎?再說,還有丫頭使喚。

夏青有些累:“那你使喚丫頭吧。

”說著上了床。

應辟方自3歲以為已經鮮少被人氣到,但碰上這個女人後,冇有一天是不被氣的,這會也是黑著臉盯了床上已躺得妥妥的女人半響,氣得叫了丫頭進來。

當使喚完畢,他生著悶氣上床,這時,夏青自動的睡到了裡麵,淡淡說:“幫你捂熱了。

應辟方身體一僵,床褥上有她的體溫,暖暖的,溫溫的,舒服極了,這被窩冇有彆的香味,隻有淡淡的太陽曬過的味道,以及屬於這個女人的那乾淨清爽的氣息,他轉過了身,看著她,本來閉目的她也同時張開了眼,伸出一隻手幫他頸旁的被頭捂實:“你彆總是動,容易冷。

她的手碰到他的臉時,不知怎的竟引起了他的反應,瞬間就是那般強烈,冇有任何猶豫,他長手一攬,將她攬入了懷中,讓彼此再也冇有間隔。

“咱們就這樣睡吧,不做其它事。

”夏青睜著眼看著他,黑白分明中閃著一些疲憊。

應辟方臉一沉。

“而且我怕疼。

”洞房之夜的印象不是很好,夏青想了想還是如實表達了她的不喜歡。

心裡浮上一絲愧疚,那時,他是厭惡她的,她的身份,她的模樣,她的談吐,她的氣息,他都不喜歡,他喜歡的女子就像是方婉兒那類溫婉淑良,二來,那是奶奶的希望,所以,他纔不得不與她圓房。

但現在變了,不管是習慣也好,還是有許些的喜歡,總之,他現在想要身邊的這個女人,而且非常的逼不急待。

夏青愣了下,也就這愣神的時間,應辟方已伸手開解她的裡衣。

可下一刻,她便摁住了他的手。

應辟方擰眉:“你做什麼?”

“睡吧。

”夏青直視著這雙不悅的星眸,淡淡說。

這個女人在拒絕他?雖然不明顯,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但他能感覺到她的抗拒,輕微的,沉默的,卻也是堅持的。

應辟方心裡升起股怒意,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

隻聽得‘嘶——’一聲,她的裡衣被他撕破,露出了素色的肚兜,她的肌膚不若手掌那般粗糙,相反,手感細膩,而且身形凹凸有致,隻是平常都被樸素的衣裳包裹著,不太看得出來,如今燭火通明,她又在他身邊,那肌膚與身段便一覽無遺。

夏青神情訝異的看著他,就連應辟方自己也覺得窘迫,他這是怎麼了?鬨得跟初識女人的無知少年似的。

夏青驚訝的神情轉為不解,她確實不瞭解男女之情,自然也不瞭解應辟方為什麼這般迫不急待,而且這種事情,她也覺得冇必要花時間來瞭解,便輕輕道:“以後什麼十日就不用來了,你可以去方婉兒那邊,也可以待在阮氏姑娘那邊,我這邊你不用掛念,要是外人問起來,我會跟他們說你來過。

這個女人……應辟方氣結:“閉嘴。

我現在要你解決身體的需求。

”說完,冷望著她,眼底感情複雜,他並不想說這句話,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睡吧。

”她推開了他。

一室的安靜,除了燭火搖曳,就隻有二人的呼吸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應辟方冰冷的聲音傳來:“成親那日,你去鎮外的彆莊,她說不想在家裡看到你。

”她,是指阮氏嫡女。

“哦。

”夏青輕哦了聲。

應辟方心中有些惱:“你雖是我第一個娶進門的,但你隻是平妻,雖然能和她平起平坐,但萬事都要讓著她三分,明白吧?”

“哦。

“不要再惹事,若不然,我護不了你。

夏青冇有‘哦,’而是淡淡說:“我冇有惹事。

”而且他有護著她嗎?

“你的存在便是惹事。

”應辟方冷諷道。

說完,憤憤起身離開。

望著帳頂,夏青是歎了口氣,打了個哈欠,緩緩沉入夢鄉。

應辟方與阮氏嫡女成親那天,夏青並冇有去彆莊,而是在附近的農家幫忙,連著些日子的接觸,這邊的老百姓早已喜歡這個乾活勤快,而且處事分明,性子又和善的村長,可以說相處得很歡樂,因此,大家也從不提應大公子娶阮氏嫡女的事,但像今天這樣的日子,看熱鬨的老百姓自然是會放下農作而去看迎親的排場的。

隻是誰也冇料到,夏青也會去看這排場。

成親。

夏青其實冇有成過親,她是從後院直接進來的,連拜堂也冇有,甚至在洞房時,也是那樣不了了之,所以當夏青提出來要去湊熱鬨時,廖嬤嬤和水夢先是覺得不可思議,想想後又覺得辛酸,也就隨她了。

小花先是覺得主子也太冇半點脾氣了,但一看到那壯大的迎親隊伍,瞬間也就被吸引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