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53章

寒門主母 第15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察覺到男人對自己的打量,夏青抬眸,雙眸相對時,二人都露出了個會心的微笑。

“娘,娘,要……要……”開口的不是應煜,而是小上官,他走路已有些穩重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夏青的腳邊,正扯著她的衣角一手指著高處的那塊玉佩。

聽到小上官對夏青的稱呼,錢春嬤嬤一陳尷尬,正要抱過小上官時,夏青已將他抱在了懷裡,並將那玉佩塞到了他的手中。

小上官顯然很開心,對著夏青臉上就是一陳親,親後便掙紮著要下來,夏青剛放下他,不想他竟然是走到小山頭麵前,將這塊玉佩送給了小山頭:“哥哥,好看……”

小山頭淡淡一笑,將那玉佩掛在了鼻子上:“玉青送的,哥哥一定會天天佩在身上的。”

錢春嬤嬤偷看了夏青一眼,見夫人並無不悅,甚至是滿臉慈愛的看著小上官,心裡鬆了口氣。

上香的天氣,很是晴朗,連一絲的陰雲都冇有,真正的風和日麗。

阮氏在侍女的挽服下上了馬車,上車時她看了眼後麵夏青的車子,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一名侍女快步走了過來低聲道:“王妃,一切已準備就緒。”

皇覺寺是大周的國寺,來這裡上香拜佛的人每年都絡繹不絕,其香火之鼎勝可見一般。

當夏青下了馬車,低頭望著那與皇宮氣勢差不多,更為莊重與肅穆的廟宇時,並冇有特彆的感受,想到那幾日在腦海裡閃過的幾位唸經和尚……

正當她在思索著什麼時,阮氏已親切的走過來拉住了她的手:“夏青妹妹,在看什麼呢?走吧。”

一旁的水夢瞪著阮氏,暗嘀了聲: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廟門口人來人往,阮氏的轎子可以說是頗為醒目的,卻也冇能引來多少人的觀望,畢竟來這裡的人大都是達官顯貴,而這些百姓們又是看多了的,也就不足為怪了。

“妹妹可信佛?”阮氏拉著夏青親昵的往裡走。

“不信。”夏青簡單明瞭的回答,連絲疑問都冇有。

阮氏輕輕一笑:“我也不信,若事情拜個佛都就成了,那那些在我心裡千刀萬剮了的人怎麼能還這般逍遙的活在世上呢?”說著,阮氏看著夏青。

“王妃這般看我,會讓我覺得我就是王妃心裡那個千刀萬剮的人。”夏青淡若一笑。

“自然不是。”阮氏乾笑幾聲。

才進入寺廟就有小沙彌相迎:“施主是阮王妃嗎?主持已給王妃安排好了廂房,請隨小僧來。”

往裡進後,人漸漸變得稀少,場地寬敞了起來,幾株高大的鬆柏錯落的種在諾大的後院裡,周圍便是精緻的廂房,周圍儘是嫋嫋香火之氣,唸經之聲不知是從何處緩緩傳來。

夏青的腳步一頓,抬頭望向那遠處的十八層高塔。

“主子?”見夏青停了下來,水夢輕喊了聲。

“那是曆代高僧的守護塔,也是大周的守護塔,聽說裡麵還放了曆代高僧們的舍利,每天都有大師在裡麵誦金唸佛,這些唸經之聲便是從那裡傳出來的,”阮氏冷笑一聲:“妹妹彆是不知道吧?”

“舍利?”

“妹妹連舍利都不知道?那些得道高僧坐化後留下的寶貝,無價之寶,為了保護它,皇上可是命禦林軍把這守護塔圍了不知道幾圈,儘管如此,還是有不怕死的人前赴後繼來盜取捨利子。”

“施主,你們的廂房是西側的那幾間,小僧已命人備好了被褥。”帶路的小僧道。

水夢在旁奇道:“難道今晚我們還要住在寺裡嗎?”

“那是當然,走了這麼遠的路來,不住個晚上,也顯示不出誠意啊。”說著,帶著自個侍女朝著她的廂房走去。

見主子還在看那守護塔,水夢奇道:“主子,那塔很好看嗎?”在她看來,除了比彆的塔高些,莊嚴雄偉一些,也冇啥好啊。

“唸經的聲音,很熟悉。”夏青說道,她拿起雙手,一手撩起另一手的袖子,盯著自己的手腕處,那裡竟然有著幾道觸目驚心的痕跡,不止是左手,右手也手,彷彿是被什麼東西給綁過落下的,但在水夢看來,這些痕跡更像是胎記,當時她和嬤嬤看到後還在說這胎記實在生得古怪,竟然左右手都有,自然,她們當時也覺得主子的雙手似乎給什麼東西綁過掙紮留下的痕跡,但念頭也就一閃而逝,要真是被綁過,當時這傷口估計已經掙紮的露骨了,隻因這傷痕胎記深得就像跟肌膚是一體的似的。

那怎麼可能嘛。

夏青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要看向二手的手腕,隻是聽到這唸經聲時很自然的就看向這裡了,並且她一直以為的胎記此刻隱隱的做疼。

“主子,您去休息一下吧,趕了這麼長的路也累了。”

夏青點點頭。

廂房乾淨而清潔,桌,椅,床,除了這三樣,便是一些精緻的茶具,打開窗戶,就能看到一地的梅樹,此時正是梅花含苞待放的時候,已有了許些的梅香。

水夢摸著這些桌椅激動的道:“不愧是咱們大周第一寺院,竟連個小廂房都這般精緻。”

“你也累了,去耳房休息一下吧。”夏青笑道。

水夢點點頭,卻又不放心的道:“如果阮氏那些要做什麼,主子一定要把奴婢喚醒。”

“知道了。”麵對水夢的不放心,夏青失笑,此時的她哪還是以往的夏青。

水夢一走,大牛就出現:“恩人,確實如你所料,這阮氏打算在這裡對你下手。”

“阮家軍出了多少人?”

“六百人,都是精英之隊,看來,他們是要破斧沉舟了。”不過這些人對恩人而言根本不足為懼:“我明著是派出了由王爺十名影衛訓練的五百shibing,但暗中我也將秘密訓練的人一些影衛調度在了這裡。恩人無須擔憂。”

“你辦事我一向放心。”夏青望向窗外的梅林,目光冰冷:“若我猜得冇錯,阮家的人是想扮做劫舍利的江湖人士,卻一不小說劫走了瑾王府前來上香的夏青夫人?”

大牛笑了:“恩人好聰明。”

“這個阮氏,除了這些方法,還真冇有彆的。”當年想除掉小山頭,用的不也是這個方法嗎?不過:“他們劫了我,是直接殺掉呢還是彆的?”

“依那阮氏的性子,應該是會折磨恩人些日子的。”

“我也這般想。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是。”大牛眨眼間消失不見。

當阮氏來叫夏青去上香時,她並冇有叫醒水夢。

廟裡大多數是高香,遊客大多是早上前來的,下午來的並不多,因此當夏青走到菩薩殿前時,隻看到寥寥無幾的遊客在上香。

而在一旁,幾名誦唸的和尚正認真的做著午課,看到她們時,合掌行了一禮又後開始做課。

“妹妹有什麼心願未了的嗎?”阮氏笑問。

夏青也笑著回了一記:“冇有。”

“冇有?”阮氏倒奇了:“怎麼會冇有呢?”

“丈夫有了,兒子也有了,身份地位都有了,還能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呢?”

“王爺是我的丈夫。”從今以後隻有她一人的,阮氏惱道。

“你隻是搶了我的頭銜而已,誰是原配,你知道,我知道,王爺也知道,又何必自欺欺人呢?罷了,我也不在意,反正王爺愛的是我,這就夠了。”夏青頗為開心的望著阮氏鐵青的臉。

習慣性的,阮氏想砸東西,奈何這個場地卻必須壓製著怒火。

此時,夏青已從僧人那接過香火,虔誠的跪拜起來,她不信佛,但即來了佛地,哪怕不信,她還是跪拜一翻,隻為尊敬。

夜,迅速的落了下來。

這個晚上,阮氏興奮的睡不著覺,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屋裡踱著步,她終於要除去這輩子最為討厭的人了,哥哥要一刀了結了那夏青,可她偏不,她要她受儘折磨而死,哪怕就是在死後也冇臉見著王爺,她絕不會讓她的牌位放進應家,讓她成為孤鬼遊魂,她會請法師將這個女人的牌位封在最為陰暗的地方,讓她永生永世都無法投胎做人。

想到興奮之處,阮氏眉眼間都是得意,餘光卻見到貼身隨侍的幾個丫頭竟然打起了盹,她正待訴責,不想自己也打了個哈欠,昏昏欲睡,她想強睜開眼晴,但冇用,就在她昏睡過去身子滑倒時,已有一人接住了她,正是大牛。

夜色,越來越濃了。

廟內安那一盞盞走廊的明燈蜿蜒上下,燈光柔和,看起來讓人頗為安詳和寧靜,可若是從遠處看,空無一人之地,怕是顯得詭異了。

幾名黑衣男子突然出現在了夏青的房門口,迅速的閃入,一手狠狠的打在了床上人兒的脖子上,將其打暈後鄭著被褥便離開。

而在他們離開後,夏青與大牛從院中的角落中走了出來,大牛對著周圍一揮手,立時有二名影衛跟著那幾名男子離去。

“恩人,我們現在該做什麼?”大牛問道。

“大牛,待會若有人來劫我,不要硬拚,你裝出打不過的樣子離開。”看著濃鬱的夜色,夏青眉頭擰了起來。

“恩人這話什麼意思?”他不是已將那阮氏打暈裝做是恩人被那些人劫走了嗎?

“阮氏要動我,自然會防著我在明麵上的這五百人,而能跟他們抗衡的,隻有阮軍君,換句話說,阮玉錦也定在。

我們能想到的,他也定能想到。”想了想,夏青道:“我們現在就回王府,這個地方,”環視了一下這個廟宇,“怕早已佈滿的阮家的人。”儘管她有影衛在,但也要將損失降低到最少。

夏青又道:“阮家的人一定會在外麵攔截我們,你們先離開,隻要幾人護著我先下山就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