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56章

寒門主母 第15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要是放在從前,他二話不說會選擇這批鎧甲死士,對他來說,他選擇的永遠不可能是女人。

可現在,應辟方嘴角揚起一個冷笑的弧度:“你當真以為我隻帶了五千人而來嗎?你就覺得我對阮玉錦的防範會這般低嗎?”

這一次對他來說是個契機,除去阮玉錦的契機。他更曾發下毒誓,三年前的選擇不會再出現,絕不會再讓夏青那個女人再麵臨他的選擇,再受那樣的苦,這個女人他要,江山他也要,所以,不管多麼的辛苦,怎樣的付出,他都做了萬全之策,也因此,他將所有的戰鬥都視為死戰,即是死戰,就是出動所有的戰鬥力,他不會再允許那個女人身邊再有因他選擇而出現的危險。

這次,是他料想不全,心裡悔恨不已,他還做得不夠好。

封軒的麵色一變,就聽得四周圍響起了無數的呐喊聲,瞬間,數萬鎧甲shibing從四麵八方衝了下來。

應辟方與封軒的戰鬥,在那邊的夏青無法知曉,甚至連阮玉錦都不知道,他故意以夏青迷惑瑾王的理由說服了萬木三位將軍去殺夏青,覺得應該萬無一失,為了以防萬一,他自己領著幾百的阮家軍暗守在各處能逃離的小路上,防的就是那萬分之一夏青的突圍,還竟然真被他猜中了。至於封軒那邊,他是有萬分把握的,一萬訓練有素的封家軍要是還對付不了應辟方帶領的幾千人,那不是笑話嗎?

“放了我的侍衛,我便跟你們走。”夏青冷看著阮詩顏得意的模樣。

“夫人,不要管我們。”暗衛們道,哪怕是死,他們也要先護著夫人。

夏青望著阮玉錦:“你們要抓的人是我,放了他們六人。”

“你覺得可能嗎?”阮詩顏以帕掩嘴,笑得開心:“夏青,我要你身邊的人,一個不留,那廖嬤嬤算她幸運,就這麼死了,至於水夢,錢春嬤嬤,噢,對了,還有早已離開的小花,我都會好好的折磨他們,再讓她們下來陪你。還有你那一心守護著的小山頭……嗬嗬……”

夏青心一沉,水夢在皇覺寺,此刻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她這邊,因此暫時不會有事,錢嬤嬤在王府,他們也不會亂來,安全無憂,小山頭應該在周大人府上。

一路都有暗衛護著,唯一剩下的就是小花了,一個花樣年紀便要以藥伴餘生的孩子,當送小花離開時,他讓暗衛守在了那戶人家一段時間,後來見小花已漸漸熟悉新生活,便撤了回來,隻每隔一段時間送些錢財過去:“你把小花怎麼了?”

“冇怎麼,就是派一些人裝做強盜燒殺搶擄而已,這會,或許早已死在刀下了。”

“你說什麼?”

“放心,我告訴過他們那小花可萬萬不能死。當年,我將小花嫁給一個老頭時,你打了我的臉將她接了回來,那事我可一直記在心裡頭呢。這女人嘛,總是要嫁人的,想必那個時候的老頭你不滿意,現會,我已給她安排了一戶更好的人家。”

夏青平靜的麵龐,緩緩染上了一絲戾氣,目光也是越來越深沉,她冷冷的看著阮氏。可惜阮氏冇發覺,還是一臉得意的說:“那可是個壯年,就隻有一個缺點,洞房時喜歡打人,聽說他的前一個妻子就是這樣被他打死的,想想小花那瘦弱的小身體怎麼受得了呀。”

看著夏青眼底越來越黑的深沉,阮氏心裡莫明的一陳懼意,很快又被得意驅走,怕什麼?這個女人已落在她手裡:“是不是想去喝她的喜酒啊?來不及了,就在昨晚,我親手將她送入了洞房。”

夏青冰冷的目光如棱,黑白分明的黑因為怒氣使然,看著如死潭般叫人俱怕。

她最討厭的就是這個女人這雙眼晴了,那麼的邪氣,真想挖了出來,不過,接下來還有好玩的,阮氏冷笑:“還有呢,你不是有個一向最疼愛你的爺爺嗎?”

“阮詩顏?”夏青的聲音已有著嗜血的味道。

阮玉錦在旁邊已經不耐:“夠了,來人,將他們都押下去。”

“我還冇說完呢。”阮詩顏道:“再說,哥,你不是說把這個女人交給我折磨嗎?”

“死不辱尊嚴,你不懂嗎?這已經夠了。”

“尊嚴?就這種賤人,要什麼尊嚴啊?我不管,你必須把她交給我。”她還冇折磨夠:“我受了她那麼多委屈,哪夠啊。”

“這個夏青是個狡猾之輩,你彆給她跑了。”

“有哥哥的幾百精銳在,她跑不了。”阮詩顏得意一笑,對著身後的二名侍女使了個眼色。

夏青隻覺眼前一黑,身子便被罩進了一塊布袋裡,很快被扛在肩上離開。而出手要護著她的六名暗衛,則是被壓在了地上。

她應該是被壓進了一座營帳。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走了進來,那人壓低了聲音,儘管如此,夏青還是能聽出是阮氏身邊的一個侍女,她道:“大公子說過不可以將這個女人帶出營地,等大小姐對她的氣消了就殺了她,現在這樣做真的好嗎?”

“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小姐的脾氣,隻是簡單的折磨哪解得了恨呀。再說,她都被我們用麻袋綁住了,逃不了。”

“那好吧。”

夏青被二人架起,隻覺自己被塞入了一輛馬車,一路顛簸,估算著約有一個時辰之久,馬車才停了下來,此時有幾個人來壓著她,掀開了那麻袋,但並冇有讓她看到外麵的樣子,又用繩子將她綁了起來,把她扛在了肩上,那人似乎上了一個階梯。

下一刻,身子一陳疼痛,她被丟了下來。

“把袋子解開。”阮詩顏的聲音傳來。

天竟然已黑了,屋裡點起了燭火,這間房是以粉紅為主,滿滿的胭脂的味。

夏青冷冷的看著麵前阮氏,還有一個滿是不屑眼神打量著她的婦人,婦人一身的綾羅綢緞,臉上是厚厚的胭脂,一看就不是良家婦人。

“哎約,就這模樣,您還賣到我們這裡來?這位客人,咱們這樓好歹也是出了名的。”

“賣?”阮氏似乎頗為痛快,“不,不用給錢,你隻要讓她接十來個客人,隻要給得起錢就行的那類人,就行了。”

“賺的錢全歸我?”婦人眼晴放光。

阮氏點點頭。

“哎喲,您真是活菩薩啊。”婦人朝著外麵大喊:“來人,將這女人給我拖出去教養一翻。”

立時就進來了二個使喚嬤嬤。

“教養什麼呀,”阮氏不耐的道。

“自然是待客之道了,她要服侍的客人不滿意,那不是砸錢嗎?”

“嗬,誰告訴你讓她去侍候人的?”

婦人一愣。

“來這裡的男人就冇有那種愛好嗎?”

這回婦人算是聽明白了,趕情地上的小娘子定是惹到了這一身貴氣的女子,這處置對一個良家婦人來說實在太殘忍了,不過她管這麼多做什麼,有錢賺就行了:“是是,我這就去安排。”說著,帶著使喚嬤嬤離開。

一時,屋內隻剩下了夏青與阮詩顏二人。

夏青眼底的黑戾之氣一直冇有消失,甚至在聽到阮氏這般跟婦人說時,更多了絲嗜血之氣,她冷望著阮氏。

“我在心裡發過誓,我要你這輩子後悔莫及,我還要讓王爺厭棄你,更要你死後也冇臉見王爺,夏青,”阮氏怨恨的聲音充滿了痛快:“你說,等你一天接上了十個客人,王爺知道後心裡會怎麼想?”

夏青冇說話。

“你算什麼東西?明明是一個低賤的女子,為什麼要處處高我一頭?原配?哈哈……你有資格做王爺的原配嗎?憑你也敢跟我同起同坐?”

夏青的黑眸隻緊鎖著阮氏這張猙獰的臉,失貞失潔對女人而言是致命的,阮氏的手段竟然與封母如出一轍,當初在封城,她的羽翼未滿,真是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應辟方的突然出現,她都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一輩子肮臟的烙印將會在她的身上。

阮氏怔了下,她竟然從這個下賤的女人眼中看到了一絲冷笑和輕蔑,她輕蔑她?她有什麼資格:“不許你這麼看我?信不信我把你的眼晴挖出來?”

“王爺為什麼要厭棄我?為什麼我死後會冇臉見王爺?”夏青突然開口:“接客是你設計陷害的,並不是我自願的,王爺如果愛我,他隻會覺得愧對與我,他冇有保護好我,他更會為我報仇。若王爺為這樣的事厭棄了我,隻能說明這個男人不值得去愛。”

“什麼亂七八糟的。”阮氏驚訝的看著夏青自若的站了起來,她被繩綁著,神情卻不見一絲的慌亂。

聽得夏青又道:“我是鄉下女子,當時的王爺也隻是個商戶之子,卻是門當戶對的,何來低賤之說?你當初下嫁於王爺時,心裡也定是有過委屈的,你雖不是真正的阮家大小姐,卻一直以大小姐自居,這般下嫁,怎能冇有委屈?隻不過那時的委屈隨著王爺的高升,忘了而已。”

阮氏冷看著她:“那又如何?”

“不如何,我隻是好奇,你的敵意為什麼在我一個人身上,王爺不也該分旦著點嗎?大周重農輕商,這麼說來,王爺不是更為低賤?”

“你在胡說什麼?”

“我是原配,堂堂正正,真真實實的原配,你是後來者,是妾,就算坐上了王妃這個位置,也是妾,這點不管你怎麼抹殺,怎麼不想承認,它都存在你,我,王爺,和那些知情人的心底,甚至已逝的應奶奶,應爺爺也隻會承認我這個孫媳。”夏青聲音雖平靜,但眸色卻更為嗜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