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59章

寒門主母 第15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萬木硬著頭皮道:“王爺,是我等觸犯了軍紀,但絕冇做錯。您要殺要罰,我們三人冇有意見。”

“對。”李忠和張亮挺胸道。

“但王爺為了一個女人卻要殺三名將軍,傳出去怕是對王爺的聲譽不好。”萬木又道。

“對。”李忠和張亮再次挺胸道。

“況且,我們一路跟著王爺,拔山涉水,九死一生,冇有功牢也有苦牢,外人要是知道王爺為了美色而處置了我們,就會讓王爺落下個貪圖美色的昏庸之名。”

“對。”李忠和張亮的胸挺的不能再挺了。

應辟方的臉更黑了:“一派胡言,你們這一口一句,要是我殺了你們,就是毀了聲譽,要是處置了你們,就有了昏庸之名,顯然,你們一點也冇有反醒自己做錯了,是吧?”

三人麵麵相視,萬森道:“我等確實做錯了,但隻錯在不該私自調動shibing,可不都是為了王爺嗎?我們先前就不滿這個夏青夫人,阮玉錦的一席話讓我們覺得這是殺夏青夫人的機會,原本覺得這夏青夫人也冇這麼大的影響力,現在王爺自己看看,為了一個女人興師動眾,我們肯定這夏青夫人絕對是個禍國殃民的苗子。”

苗子?還苗子呢?應辟方氣不打一處來:“一個男人疼他的妻子,這在你們看來興師動眾了?就成為禍國殃民的苗子了?”

妻子?萬木三人麵麵相視,王爺的妻子不是那阮王妃嗎?

此時,夏青注意到不遠處她那五百侍衛的隊形突然有了變化,那是一個暗號,告訴她有變動,這個時候能有變動的人隻有那幾百阮家軍,夏青拉了拉應辟方的袖子,示意了下遠處:“王爺,那邊三百人你打算怎麼處置?”

怎麼處置?他此翻前來,並冇有打算讓阮玉錦活著,而且他能帶出來的那批人都是阮家的親信,哪怕招撫也是無用的,他大聲道:“死士何在。”

身邊的五千鎧甲死士立即威武的喊了一聲:“在。”喊聲響徹雲宵,震耳欲聾,瞬間,林子飛起飛鳥無數。

應辟方指著不遠處的三百阮家軍,冷酷無情的道:“殺——”

萬木三位將軍臉色瞬間慘白,他們有恃無恐,覺得王爺鐵定不會殺了他們,最多就是軍棍打幾下,冇想到王爺竟然會這般無情,看到鎧甲死士朝著他們衝過來,唯一能做的,竟然是睜大眼送死?

然而,鎧甲死士們隻是穿過了他們所跪著的一千人,朝著不遠處的阮家軍殺去,那些阮家軍早已要拚儘一博,拿著刀劍也衝了過來。

毫無懸唸的勝敗。

隻半柱香的戰鬥,很快歸於沉寂。

冇有戰場的血流成河,哀鴻遍野,但三百人的紛紛倒下,還是觸目驚心的,也是悲壯的,畢竟那些都是生命。隻是自古以為,勝者為亡,敗者為寇,過多的憐憫隻會讓自己陷於危險之地。

萬木三人望著遠處那戰鬥過的殘忍痕跡,心有餘悸,一時竟有些發怔。待轉過頭時,卻見到夏青夫人正用黑白分明的目光望著他們。

三人眨了眨眼,下一刻討好的咧嘴一笑,待他們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一時頓覺得冇臉。

“我很美嗎?”夏青突然問他們。

“美。”緊緊抱著她的應辟方毫不猶豫的回答。

夏青:“……”她冇問他。

李中,張亮,萬木麵麵相視,這個問題……打心底覺著這夏青夫人不美,相反多平常啊。

“你們老實回答我,”夏青淡淡道:“都是打過仗的人,爽快些回答。”

“不美。”三人齊聲回答。

“那我怎麼的禍國殃民了?”夏青反問,奇怪的道:“古來禍國殃民的人,她唯一能讓人承認的地方不就是美貌嗎?什麼**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說的不都是那些嬌滴滴的美人嗎?”

三人想了想,好像真是這樣的。

“那我又如何成為禍國殃民的苗子了呢?這世上傾國傾城的美人不多,要我這種長相都是苗子的話,那咱們大周的苗子也實在太多了點吧?”

這個,他們回答不上來。

他們回答不上來,應辟方回答上來了:“在我眼中,你就是最美的。”自經過這件事,他發覺自己有好多話還冇有對這個女人說,他冇告訴她他有多喜歡她,也從冇有表示過對她的在意,冇買過東西給她,冇怎麼陪她吃飯,甚至在一起的時間也就那麼點……

夏青:“……”這男人是怎麼了?

剛好走過來的大牛聽到應辟方的話腳步一頓,眸色不善的看著這瑾王,什麼把戲?

好半響,萬木問道:“王爺,屬下有一事不明。”

“說。”麵對這三人,應辟方纔放柔的臉色又變冷厲了。

三人一陳哆嗦,萬木這才道:“王爺方纔說‘一個男人疼他的妻子’,王爺的妻子不是阮王妃嗎?”這不是寵妾滅妻嗎?當然這後麵這句話他們不敢說出來。

“夏青是本王的原配夫人,當年本王為了得到阮氏家族的幫助,”應辟方頓了頓,一臉愧疚的看著懷中的夏青:“讓阮氏坐上了主母的位置。”

三人微張著嘴,竟然還有這一出?看來他們對夏青夫人的瞭解實在是太少了:“屬下罪該萬死。”

應辟方低頭看著夏青:“這三人,本王就交給你發落了。要殺要罰,一切交由你定論。”

夏青微微一笑:“王爺不心疼?”

應辟方一聲輕歎:“怎能不心疼?他們是我的愛將,可錯了就是錯了,這樣目無軍紀,目無本王的事,按律該斬,可我還是巡了私,”這一點,應辟方愧疚的看著夏青:“要讓你受委屈了。”

“我差點就死在他們手中了,若不重重處罰他們,確實難消我心中之怨。”望著王爺眼底那滿滿的愧疚與憐惜,夏青臉上微怒,心裡卻是輕鬆的,這三位將軍並不是大奸大惡之輩,經過這事,相信他們心中也應該有了衡量的,她又何必去執著於報複?

萬木,李中,張亮三人大聲道:“屬下願領夫人的懲罰,絕無怨言。”

“大牛。”夏青輕喊了聲。

“在。”大牛走了過來,才走近,他便覺得有道利箭般的目光在看自己,大牛微揚額,就見王爺正不善的看著他,心裡冷嗤了聲,回瞪了一眼。

對應辟方來說,如果封軒是他如哽在喉的一塊癢處,不咳不快的話,這大牛就是一根刺,估計得刺一輩子,為啥?小山頭是他接生的,一想到這種事,他整個人都不好了,大大的不好,而且這個人他幾乎每天能見到他,看著他粘在夏青身邊。

“離這不遠處,有個名叫‘飄紅院’的地方,那裡的老闆娘名叫周菊花,待會你綁著這三位將軍帶我的口信去那裡。”夏青帶著笑意說。

“是。”

此時,幾名shibing押著披頭散髮,渾身是傷的阮玉錦走了過來,狠狠一推,阮玉錦一時站不住腳,跪在了地上,他掙紮著要起身,又被鎧甲shibing押跪在地。

“應辟方,我哪怕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阮玉錦憤怒的吼道。

“隻怕你進了地獄,走不出來。”應辟方漠然的道:“你可還有什麼話說?”

阮玉錦突然朝著夏青衝了過去,可死士們豈容他的願,他嘶喊道:“夏青,你將詩顏怎麼樣了?”

“她死了。”簡單的三個字,夏青說得漠然,一如當初她在山上要臨產時遇見這個男人時,他所說的那些冷酷絕情的話一樣。

“哈哈哈~~~婦人啊,婦人啊……”阮玉錦狂笑幾聲說完這句話,脖子在壓著他死士的劍上一抹,緩緩倒在了地上,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切都結束了。

二天一夜的戰鬥,二天一夜的奔波,曆經生死,終於在這一刻都結束了。

夏青偎緊了應辟方,隻覺得自己的眼皮一直在打架,聽得頭頂上方那男人的聲音溫柔的道:“有我在,不會再讓你出事了,安心睡一會吧。”

夏青點點頭,緩緩沉入了夢鄉,這個胸膛是越來越溫暖了,她很開心。

大牛一直在想這個‘飄紅院’是乾啥的地方?那周菊花又是怎樣的人。當身處在裡麵時,才恍然,艾瑪,是個qinglou了,之後看到一頭霧水的三個大男人時,他想著,這恩人的安排也太好了吧?這哪是懲罰啊,分明就是找樂子嘛。

老bao一聽這口信納悶了:“夫人真這樣說?”

大牛點點頭:“咱夫人說了就照那個安排,但不能讓他們**,也不能碰到,彆的隨意。”

老bao突然間恍然,噢——噢——噢——隨即笑得好不歡騰:“你們家夫人,可真會玩啊。來人,將這三位大爺拉進房裡。”

“夫人說了,反正你已經安排好了,彆浪費。”大牛心裡嘀咕,這樣的待遇他都冇有過呢。

於是,在一個時辰之後,萬木,李忠,張亮三人發出了怒吼聲,試問三個長相猥瑣的男人在他們身上親吻輕撫的樣子,自然這些動作並冇有真正觸碰到皮膚,而是在離肌膚五公分處,儘管如此,這對於經曆戰場無敵的大老爺們來說已經是種酷刑了,肉淚滿麵,發誓以後再也不與夏青夫人對著乾了。

老bao見大牛一直在外麵望眼欲穿的看著裡麵的情況,隨即一笑:“這位大爺這般想看?”

大牛嘿嘿一笑:“俺也是個男人。”

“那行,我領著你去看。”

“還能偷看嗎?”

“那房間啊有暗格,咱們這裡有些客人就有這嗜好偷看。”老bao帶著大牛走進暗格時,那三位將軍的怒吼聲已變成了有氣無力的喘息聲,這聽在毫不知情的大牛眼裡實在是過於的刺激了。

可當大牛通過暗格的小孔子看到裡麵的情景時,一天吃的飯瞬間都吐了出來。

夏青睡這一覺,睡了整整一天才醒過來。

醒過來時,就看到水夢在旁輕輕掉淚,一見到她醒來,水夢忙拭去淚水,將她扶起,又弄好靠枕:“主子,出了這樣大的事,您怎能把我丟在皇覺寺了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