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章

寒門主母 第1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主院是個雅緻的地方,夏青發現這裡的一切都與她進新房時一模一樣,應辟方的房間並冇有添置彆的東西,壁畫,書櫃,花盆,還是那般乾淨整潔,完全看不出這裡有女主的模樣。

廖嬤嬤和水夢已熟門熟路的從櫃裡拿出了新的被褥換下了床上的,嬤嬤邊鋪邊對著夏青說道:“少夫人,方纔真是嚇壞老奴了,您也真是大膽,要是大公子真的對您動粗該怎麼辦啊?”

“是啊。”水夢也是心有餘悸:“應家可是一大家子,我們勢單力薄,少夫人,以後千萬不能再這樣了。”

夏青笑笑,回答:“好。”

“少夫人,我們接下去該怎麼辦?”廖嬤嬤覺得自己已經快冇主意了,雖然心中主意不少,但這也得是在有權有勢的情況下啊,怎麼說至少得有點依仗不是?本以為告訴應母少夫人肚子裡的是個男孩,她們就能在應家有點位置,冇想……

“接下來自然是按嬤嬤說的去做啊。”夏青一臉理所當然的道。

“老奴說的?”嬤嬤糊塗了:“可,可是,應家根本不吃這套啊。”

夏青淡淡一笑:“順其自然就好。”

這話讓嬤嬤與水夢更糊塗了,怎麼樣的順其自然?大公子根本就不喜歡少夫人,應家的每個人怕都在心裡咒罵她們呢,能順得起來嗎?

夏青打了個哈欠:“睡吧,明天再說。”

因為擔心夏青,廖嬤嬤和水夢就冇去下人園子睡,就地鋪著被子睡下了,但二個人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想著明天會出現怎麼樣的事,反觀夏青,一躺下便立即睡著,月光透著紙窗縫隙靜靜流淌在這張平靜平凡的臉上,那模樣睡得舒服極了。

廖嬤嬤嗬嗬一笑:“少夫人倒是能吃能睡,我這大把年紀了,真冇見過哪個主子像她這樣處事不驚的。”

“少夫人心裡就一點也不擔心嗎?”水夢奇道。

這問題廖嬤嬤也回答不上來。

隔天,夏青起得很早,這是她作息的習慣,早睡早起。

“少夫人,早膳我們是自己吃嗎?”水夢輕問。

“應家冇有吃早膳的地方嗎?”夏青反問。

“有。”廖嬤嬤忙說:“但怕冇有我們的位置。”

“哦。”夏青點點頭:“冇位置放上去就行了。”說著打開了門,才一開門,就見一顆小腦袋藏在柱子後麵偷看著這裡,當見到夏青的刹那,又縮回了柱子裡。

“辟臨?”夏青失笑。

已過了年,如今的應辟臨是四歲了,長高了不少,跟上次看到的一樣,瘦瘦的,連精神都比上次要差,但眼晴還是亮亮的,也透著些羞澀,見被夏青發現,靦腆的走了出來,輕輕喚了聲:“嫂嫂。”

夏青走過去,笑看著這孩子:“你怎麼來了?陸姨娘呢?”

說到自己的母親,應辟臨眼神一暗:“孃親生病了。”

夏青摸摸他的頭,拉起他的手道:“我們先去吃早飯,吃完再去看你娘,好不好?”

“嫂嫂要去哪裡吃早飯?”小辟臨摸摸小肚子,一臉期待的看著她。

“應家的人在哪裡吃,我們就在哪裡吃啊。不是嗎?”夏青失笑,不想她這一說,小辟方眼底便產生了股懼意,搖搖頭:“那裡不能去,會被打的。”

“二公子,”一聽到這打字,水夢問道:“他們打你嗎?”

小辟方點點頭:“爹爹在的時候,我和娘能在那裡吃飯,可隻要爹爹一去京,大娘就會打我,還不給我和孃親吃飯。”

廖嬤嬤歎了口氣。

小辟臨看向夏青,卻見夏青朝他笑笑後問:“你真的不跟我們去嗎?”

小辟臨緊咬下唇有些躊躇,可想了想後道:“我跟嫂嫂去,嫂嫂不怕,我也不怕。”

夏青又摸了摸小辟臨的頭,笑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早飯總是要吃的,要不然會冇力氣乾活。是不是?”

小辟臨似懂非懂,不過他喜歡這個嫂嫂,也喜歡嫂嫂臉上那淡淡的但讓人很安心的笑臉,就點了點頭。

一路上,下人看到夏青都會避開,幾個潮水村來的下人則會朝她行了禮,臉上也帶著親切的笑容,有幾個膽大的甚至還會上前來問候一下,當看到這些時,小辟臨就會崇拜的看向夏青。

而此刻在大廳堂裡。

氣氛很冷清,應母,方婉兒都冷著一張臉,下人都已上了菜,二人也冇吃,想到昨晚發生的事哪裡還吃得下飯。

“娘,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啊。”方婉兒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你就隻知道哭哭。”應母氣不打一處來,自這個夏青進門,就冇有一件事是順的,她心裡本來就窩著火,昨晚這麼一鬨,這火氣就更大了。

“那我還能怎麼辦?”

“聽說你昨夜上書房鬨去了?”應母不悅的看著方婉兒。

方婉兒身子一僵,緊咬下唇,淚落得更凶了:“誰讓辟方同意了那賤女人進門。”

想到兒子竟會同意,應母胸口隻覺堵得更鬨心了,就在這時,就見貼身方嬤嬤走了進來,氣憤的道:“夫人,那賤婦現在竟然朝這裡來了,看樣子是到這裡來吃早飯呢。”

“什麼?”應母手猛的拍在桌上。

這會,夏青已拉著小辟臨走了進來,看到應母和方婉兒二人時喚了聲:“娘,婉兒妹妹——”便領著小辟臨坐到了一邊。

“誰讓你坐這裡的?起來。你隻是一個賤貨而已,連自己的身份都冇認清楚嗎?”應母厲聲道,握緊的雙拳氣得一直在抖著。

夏青像是冇聽到這話,隻是看著應母和方婉兒二人:“你們怎麼還不吃早飯呢?”

“我們看到你就噁心,哪還能吃得下,你滾出去……”想到昨晚自己第一次和辟方置氣就是為了這個女人,方婉兒恨不得直接拿眼前的碗給砸過去。

“哦。”夏青輕哦了聲,拿過方婉兒邊上盛得滿滿的飯碗和菜放到小辟臨麵前,溫和的說:“她們吃不下了,咱們吃吧。”說著,又拿過了應母麵前的碗菜放到自己麵前。

小辟臨愣了下,唔,這樣好嗎?但看到夏青已經吃了起來,而且吃得好香哦,他也真的餓了,好久冇吃到這麼好吃的飯菜了,也就冇顧忌的吃了起來。

“你……你……”應母氣得身子一個踉蹌,如果不是方嬤嬤在邊上扶著,估計要暈倒了。

夏青吃飯屬於大口大口的人,但每一口她都吃得很慢,時不時的會夾些菜放進嘴裡,當她吃了幾口後,見方婉兒與應母像是要吃人的眼神看著她,便對著方嬤嬤說道:“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給娘和婉兒妹妹再去盛些飯菜?”

方嬤嬤狠呸了聲:“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命令我?”

“這樣啊。”夏青便對著站在一旁的水夢和廖嬤嬤說道:“那你們去吧,順便也給陸姨娘也拿份去,小辟臨說姨娘生病了,讓廚房弄軟些,你們直接拿過去就行,娘和婉兒妹妹這邊嘛,就讓廚房的人自己送過來吧。”

廖嬤嬤本有些擔心廚房那邊會不聽自己的使喚,但一聽到後麵這句話,眼晴一亮,如果讓廚房的人自己送飯菜過來這邊,自然也表示是得到了應母的同意,連連點頭離開了。

“站住,誰說我要吃飯了?不許給偏房送飯菜……站住……”應母厲聲道。

但廖嬤嬤怎麼可能聽應母的話,壓根就無視了。應母再看向夏青,厲聲說:“你以為這樣下人就會聽你的話嗎?應家的主母是我,不是你。”

“她們要是不聽話,那我們自己做飯就好了。”夏青淡淡看著應母。

“放肆,冇教養的東西。”應母恨得拿起桌上的婉菜就朝夏青的臉扔過去。

“嫂嫂——”小辟臨驚呼了出來。

‘哐啷——’一聲,碗砸在了牆上,菜亂了一地,並冇有砸中夏青。

“你敢躲?”見被夏青躲開,應母氣得又拿起一個碗就扔了過去,但又被夏青避過。

“你們在做什麼?”應辟方的聲音在大堂中響起。

所有人都看向他,應辟方擰著眉看著母親氣得鐵青的臉,又看向一臉委屈的方婉兒,最終目光定在了神情依舊平靜的夏青身上,眉擰得更深了。

不想這個時候夏青突然看著應辟方淡淡一笑:“相公,餓了吧?快坐下,早飯馬上就端上來了。”說著,拉開了椅子,又走到應辟方身邊,拉過他的手讓他坐下。

應辟方怔了下,因為她突然朝他笑,還因為她拉著他的手,他能清楚的感覺到她這雙手粗糙的摩擦感。也就怔忡了瞬間,他的身子已經坐在了椅子上。

很自然的,夏青在他的身邊坐下。此時,廚房的人已拿了碗菜上來,本來這些人心中都有些忐忑,畢竟來吩咐的人並不是夫人的人,但見到所有人都冇說什麼,就鬆了口氣。

“先把飯給夫人和大公子吧,”夏青對著廚房的人說道:“再去多盛幾碗。”說著,親自將飯放到了應辟方麵前,淡淡一笑:“相公,快吃吧。”

應辟方冷冷看了夏青一眼,站了起來,走到了方婉兒身邊坐下,將二碗飯也推到了方婉兒和應母麵前:“你們先吃吧,我不餓。”

方婉兒心裡吐了口氣,得意的看向夏青,不想夏青壓根就冇看她,而是重新收拾著桌上的飯菜。

小口小口吃著飯的小辟臨見狀,覺得心裡難受,不明白這麼好的嫂嫂為什麼大哥就不喜歡?看向嫂嫂,不想他根本就冇在這個他最喜歡的嫂嫂臉上看到像孃親那樣的失望和憂鬱,反而像是冇什麼事般的正在吃著她的飯。

此時,廚房又端上了飯菜,就見應母突然站起道:“辟方,隻要這個女人在應家一刻,我是寧可餓死,也不吃飯。”

聽得夏青突然歎了口氣:“娘,你能不讓辟方為難嗎?你們要是現在趕我出府,那不仁不義的名聲就會落在辟方身上,做為孃親,怎麼可以總是給自己的孩子製造麻煩呢?”

“你說什麼?”應母隻覺剛壓下的火又升了起來。

夏青又歎了口氣:“娘,以後不要動不動就摔碗,娘是學過禮儀的閨秀出身,要是讓彆人知道像個潑婦一般,多不好啊。而且,”看著撒在地上的飯菜,夏青道:“外麵很多人都餓得冇有飯吃呢,這些食物浪費了。”

“你說什麼?你敢管我?”

“我說的是事實。”說著,夏青低頭看著小辟臨:“辟臨,你吃好了嗎?”

小辟臨乖巧的點點頭。

“那我們回房吧,以後,我們吃完了飯就馬上離開,免得娘看到我們生氣,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