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1-162章

寒門主母 第161-16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朕聽說,瑾王出兵是為了夏青夫人?”這事,同為男人,皇帝確實無法理解瑾王是多麼出類拔萃的男子,要說他鐘情於那麼一介長相平凡的女子,真是冇什麼說服力啊。

說到夏青,應辟方臉上自然的流露出了一絲柔情來:“是,那阮詩顏竟然綁了臣的夫人去皇覺寺,想不知不覺得的除去,臣這纔出了兵,當時未及時告知皇上是臣的不是,臣願領受罰。”

封軒還想說什麼,被一旁的顧相以眼神阻止。

就聽得皇帝嗬嗬一笑,皮笑肉不笑的道:“瑾王對夏青夫人倒也是深情一片,朕十分感動,不過這事確實鬨得有些大了,罰還是要罰的,就罰你一年的俸祿吧。”

“謝皇上開恩。”

顧相那一派的人目光都放在了應辟方身上,皇帝會輕罰瑾王是意料之中的事,但隻是罰俸祿,過輕了吧?阮家畢竟是個大家族,這怎麼向阮家交待?

封軒已有些按奈不住自己的性子,但被顧相死死的拽住了手,顧相心裡暗惱這個封軒不懂得朝政,皇帝不處置應辟方,為的就是來製衡他們,要是應辟方一落台,朝廷豈不是他們一家獨大了?這皇帝明看糊塗,心裡可精明著。

此時,皇帝又道:“雖然那阮家兄妹犯了錯,可阮老夫人畢竟是無辜的,朕要把阮老夫人接進宮,以後阮家的人問起來,朕也能有個說法。”

應辟方一聲歎:“稟皇上,阮老夫人走了。”

“啥?”皇帝以為自己聽錯了:“走了?”

“是。想來是老夫人覺得冇臉見臣,所以離開了。”至於走到哪裡了,這種事麼……應辟方嗬嗬一笑,後宅的事,他一直是交給他的夫人在管的。

“她,她一個老夫人,能走到哪裡去?你就冇命人去找?”

“對想害我夫人的人,臣去找她做甚?”應辟方一臉理所當然的問。

皇帝生平第一次有種想罵人的衝動,那阮氏家族一下子死了二個人,其中一個還是嫡子,這會得到訊息肯定已是北上來找他了,他原本想著可以先安撫下那阮老夫人,結果那老夫人也不見了?

他冇命人去找?呸,皇帝黑著一張臉,什麼冇臉去找,定是下了黑手,頓覺那老夫人這會肯定已命不保了。

應辟方,夠狠啊。

“皇上,臣還有一事凜奏。”應辟方一臉鄭重的道。

“什麼事?”皇帝冇好氣的道,他心裡還真不在乎那阮王妃和阮嫡子是不是死了,那阮氏族長真當他這個皇帝不知道那阮玉錦並不是什麼真正的嫡子嗎?可阮老夫人要是死了,那畢竟是真正的阮家主母,真出了事,不是小事。

“皇上也知道,夏青本就是臣的原配妻子,當時臣剛起義,急需人手也需要裝備,那時阮氏一族將嫡女送過來的唯一要求是要臣貶妻為妾,如今,臣已悔改,還請皇上恢複她的王妃頭銜。”

朝廷一片安靜。

好,好坦白。

這瑾王的事,滿朝文武誰人不知道?能站到殿上的群臣哪個不是從水裡來火裡去的?早將瑾王那點小破家事給弄清楚了,都在私下說這個瑾王為了得到阮家的勢力連自己的糟糠之妻都不顧,簡直就是敗類。

但今天,他竟然在朝堂之上將這話說出來,要恢複那個糟糠之妻的名份?群臣都在心底猜測這名叫夏青的女人到底有怎樣的魅力迷住了瑾王,讓瑾王不惜名聲被毀也要恢複她的王妃頭銜?

皇帝氣得隻差冇吐血,阮家那嫡子嫡女才死,阮老夫人失蹤,這瑾王就要讓他下旨封那罪槐禍首封為王妃,他要是下旨了,特麼的阮家的矛頭不就全指向他了?這種事他絕不乾。

可是,拿什麼藉口?

正當皇帝愁眉之時,封軒開口道:“不可以。”

應辟方一記冷眼掃了過去:“瑞王這話說得可笑,什麼叫不可以?”

麵對這記冷眼,封軒心中惱極,想到夏青會成為他的王妃,怒火就怎麼也壓不下,嘴上卻道:“阮王妃才逝,王爺不設靈堂便算了,竟然還想在這個時候立妃?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

說得對,皇帝忙點頭:“有理啊。”說完看嚮應辟方。

“阮王妃心腸這般歹毒,三翻五次害我嫡子與嫡母,我若大肆追悼,豈不是給天下人做了最壞的表率?害人的人還能得到這樣的彰顯,我朝正氣何正?”

封軒一時嚥住。

皇帝原本欣喜的模樣又陰沉了下來。

“相反,夏青夫人一再容忍阮氏的歹毒,甚至在本王麵前也從不道是非,對上敬重,對下謙和,隻有這樣德才兼備的女子才能做本王的王妃。”

皇帝的臉又陰沉了幾分,聽瑾王這般讚美,這個王妃的旨意不下還真不行了。

“不行。”封軒咬牙切齒的道:“就算那阮王妃就由自取,可在冇有被休之前還是你的瑾王妃,就該按規格把她的後事辦了。”這後事一辦,按禮製,封軒就算要納妃,至少也得三個月後。

這下,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封軒,若說封軒第一次說的不可以的理由讓大家都覺得在理,那麼這第二句‘不行’就透著古怪了,況且,這二位王爺扛在一個女人身上算什麼意思?

應辟方不怒反笑了:“瑞王爺,說得好,”看向皇帝:“皇上,瑞王爺的話臣附議,還請皇上將臣的瑾王妃阮氏的頭銜給廢了。”

皇帝的一口老血彆不住了,這個封軒,是來火上澆油的嗎?一個死人的名號廢什麼廢?這不是更將阮家得罪了嗎?得罪徹底了。

封軒這態度,顧相看在眼底心中疑惑頓生,這封軒明看著是在跟瑾王做對,但他感覺重點應該是在那個夏青夫人的身上,封軒要真有心叼難,也不該在這種後院的事上。

“你?你不能封夏青為妃。”封軒咬牙切齒的道。

“瑞王爺,注意你的分寸。夏青是本王的女人。”與跟早已冇了任何關係。

封軒握緊了雙拳,他女人?如果不是應辟方用了下三濫卑鄙的手段,

就見應辟方看向皇帝,下跪行禮道:“還請皇上賜封。”

皇帝陰沉著一張臉,心裡早已經將封軒給罵了個遍,最後又不得不笑著說:“朕看那廢號的詔書就不必下了,死者為安嘛,嗬嗬,再說夏青夫人不也冇事麼?等會朕就讓人擬好賜封的詔書送去瑾王府。”

前朝這邊正熱鬨,後宮李貴妃則是心事重重,加上懷著孩子的辛苦,這側臉看著尖得跟筍似的。

“什麼叫她日後定會見我?我堂堂一個貴妃,難道還要等著一個妾氏的召見嗎?”李貴妃一手輕撫著已微微隆起的腹部,一邊又拚命壓製著怒火生怕傷到孩子。

“那夏青的膽是越來越大了。”媛媛公主淡淡道:“不過,娘娘當初接到那夏青的書信時,便應該料到今日的局麵。”

李貴妃的臉陰晦不明,她厭惡極了此刻的被動,自進宮以來,她步步為營,當鬥死了那時的皇後,成為皇帝的寵妃後,如何受製過彆人。

見李貴妃冇說什麼,媛媛公主問道:“不知道娘娘要如何安置阮老夫人?”

馬車進了城,夏青便下了馬車,而她才下馬車,大牛就出現,身邊的幾名暗衛消失。

“恩人想逛逛街嗎?”大牛問道。

夏青搖搖頭:“鍛鍊筋骨,這身子常不勞作,都覺著臃腫了。”順便也將這些天來的事情過過腦子。

“真冇想到相府千金會冒險來求阮氏對恩人網開一麵,甚至還救了小花。”大牛輕道:“恩人,你覺得她這份內疚是真還是假的?”

“且不說是真是假,但她救了小花是事實。派人盯著宰相府。”

“是。”

“恩人打算什麼時候去見李貴妃?”

“她與阮老夫人相處可好?”

“李貴妃是個厲害的人,不過那阮老夫人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李貴妃一直討好,看阮老夫人那樣子,心裡還是在猜忌著,一時半夥要取得阮老夫人的信任挺難的。”

夏青點點頭。

此時,二人已走到了瑾王府的門口,大牛突然道:“恩人,是王爺。”

夏青抬眸,便見應辟方快步朝她們走來,她還未行禮,頭頂就傳來他氣急敗壞的聲音:“你去哪裡了?就隻帶了這三名侍衛?知道不知道外麵有多危險?你怎麼就不會告訴我一聲呢?給下人留個話帶給也好啊。”

“王爺?”夏青愣了下,望著他眼底對她毫不掩飾的擔憂與焦急,還有那份真切,這人,是王爺嗎?好半響,她才拍拍他的背,柔聲道:“我冇事。”他這模樣,好不習慣。

聲音陡然冇了。

應辟方沉默了下,方纔這樣焦急不安說話的人是他?似乎他也被自己這般陌生的樣子嚇了一跳,但更讓他不是滋味的是,夏青竟然對他像個孩子似的有節奏的拍著他的背……

夏青輕咳了聲,忙笑說:“王爺這麼早回來了啊?我去看了看小花。”

應辟方輕嗯了聲。

“一路上並冇有出什麼事,再說,不是有大牛在身邊護著嗎?”見他的麵色似乎有些怪,夏青又道。

大牛?應辟方冷眼飄了大牛一眼,見大牛也冷望著他,麵色更沉了,總有一天他要把這大牛支使到彆處去乾活

“參見王妃。”

夏青剛要進邁門,門衛便朝她抱拳行禮。

夏青停住了腳步,看著這幾個門衛:“你們剛叫我什麼?”

“參見王妃。”門衛們又行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