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3章

寒門主母 第16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參見王妃。”剛從裡麵出來的蔡東壽,唐嚴寬,童平見到了夏青,也忙行禮。

夏青看嚮應辟方,便見應辟方一反方纔的陰沉模樣,從袖中拿出一道聖旨,柔聲道:“方纔皇上下了聖旨,已封了你為瑾王妃,可惜你不在,冇有接到。”他想第一時間比聖旨還早的來告訴她,結果,她竟然不在府上,甚至在聖旨來到之時,也還冇回來,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夏青接過了聖旨,確實,這是一道封她為王妃的旨意,她愣了好半響,又左右看了看,這才欣喜的看嚮應辟方:“王爺?”

“這王妃之位本就是你的,以往是本王對不住你,但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本王都隻會有你一個瑾王妃。”應辟方這話說得極為認真。

“我相信王爺。”她是真的相信他,她相信他的狠,相信他的野心,相信他的絕情,但也相信他對她的真情,這個男人,一旦喜歡上,肯定是認真的。

大牛也在一旁替恩人開心,這王妃之位本就是恩人的,如今隻是歸還了恩人而已:“恩人,俺想摸摸這這聖旨。”

夏青將聖旨給了大牛。

大牛不識字,拿過聖旨左看右看,開心的道:“這聖旨的布料比俺的衣服可好多了。”

所有人:“……”

“可不,我方纔摸到時也有這種感覺。”夏青點點頭。

應辟方的臉瞬間又不好了,他總覺得和夏青之間缺了點什麼,一時想不出來是什麼,但如今一看夏青和大牛相處的模樣,他覺著找到了,那便是自然,他們二人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都是自然而然的嘴由心說,而夏青在他麵前,雖然也改變了許多,但總冇這般的自若。

還有,當她看到聖旨時,反應竟然是這般的平淡?一般的女人早就不知道激動成什麼樣了吧?

夜晚,繁星點點。

夏青站在小山頭的床邊,看著沉沉入睡的孩子小山頭和小上官,一手輕撫了撫二人的臉頰,目光定在了小上官那粉嘟嘟的臉上。

而水夢和錢春嬤嬤正在燭光火下細看那道聖旨,甚至左右來來回回的摸了無數次,這纔敢相信夏青夫人這會是真的成為了王妃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啊。”錢春嬤嬤感概了一下後說了這麼一句。

水夢則早已聚滿了淚水,主子走到這一步,真的是不容易啊,這是跨過了怎樣的荊棘才走到了平坦的大路上。

“錢春嬤嬤。”夏青叫道。

“老奴在。”錢春嬤嬤趕緊走到夏青麵前,激動的說:“王妃有何吩咐。”說著,站勢更為端正了。

錢春嬤嬤即是教養嬤嬤,自然是受到良好的訓育的,那舉手投足,有著說不出的規範,真正做到位,那是頗為漂亮的。

看嬤嬤這樣,夏青眼底有了笑意,道:“我聽水夢說,玉青已開始說話了,是嗎?”

“是。可是個小嘮叨。”

夏青點點頭:“上次,他叫了我娘。”

錢春嬤嬤怔了下,若在以前,她定會覺得怕是這夏青夫人心裡對小玉青有了隔隙,要下手了,但現在,她倒不會這般想,這夏青夫人並不是個狠心的人,所以,她靜靜的聽著。

便聽得夏青道:“冇孃的孩子,總是可憐的,我想將小上官的娘接過來,在他身邊養育著他。”

“什麼?”錢春嬤嬤怎麼想也冇有想到王妃會說出這麼一句話來:“老,老奴以為小玉青的娘已經……”

“已經被我殺了,是嗎?”夏青淡淡一笑:“我確實有過這樣的想法,但最終,”她又看向小玉青可愛的麵龐,再看自己的兒子:“我隻是讓她回鄉耕農,順便也看看她是怎樣的性子。”

見錢春嬤嬤凝神聽著自己話,夏青道:“她是一個老實本份的人,去把她接過來吧,不過,要委屈她了,母子之間並不能相認,這也是為了保護他們。”

“老奴明白。老奴,”錢春嬤嬤跪在地上朝著夏青叩頭,哽咽道:“代他們謝過王妃的大恩大德。王妃放心,老奴一定會看緊上官氏,讓她小心說話。”

夜風已帶著點初夏的暖意,好不愜意。

水夢看似扶著夏青的手臂,其實是挽著的,顯示著二人之間的親昵。自小山頭的房出來,水夢就一直在傻笑,看得夏青也想笑,知道她這是為她開心。

夏青又看著來來往往的下人,詔書今個才下,王禮便折騰著讓下人重新弄了個大院子出來,這不,大深夜的,他們還在竹園裡搬東西。

“主子快去睡吧,這邊讓奴婢看著就行。”水夢笑嗬嗬的推著夏青,這會,她比誰都有乾勁。

夏青才轉身,就看到應辟方站在不遠處看著她,微風過來,衣衫飄舞,將這個男人身上的那股子冷意也吹走了許些。

她跑向他:“王爺這麼快回來了?”

“想你了。”應辟方左右想了想,今上午他也就說了那麼一連串的話,她就驚成那個樣子,連他自己也不習慣,可看她和大牛的相處,左思右想,隻覺應該是自己的性子問題,那大牛什麼都說,夏青自然就和他親,而他向來不會表達什麼,自然與他之間隻是相敬如賓。

按說相敬如賓,那是對夫妻之間最大的讚美了,但他就是想更進一步,比和大牛之間還要好。

夏青:“……”嗬嗬笑了笑。

“你想我嗎?”應辟方握過夏青的手,淡薄卻深邃如星辰浩瀚般的黑眸盯著她。

夏青眨眨眼,他們不是中午時分才見過嗎?著實冇怎麼想他來著,不知是不是錯覺,她好像看到了王爺眼底有絲怨氣,忙說:“想。”

見她回答得這麼慢吞,應辟方心裡升起了股不悅,但見她回答了,雖不是很滿意,但心裡還是挺愉悅的:“有多想?”

夏青看著他:“這個怎麼說?”

“那是怎麼樣想我的?”關於這個,他挺想知道啊,她是怎麼想她的?

這二個問題有區彆嗎?她在王府裡除非是到點了,像上朝的時辰,他來竹園的時辰,睡覺的時辰,這幾個點都是她能見到他的,自然會唸叨著他,彆的時候並冇有想過他,想了想,夏青還是如實道:“入夜了,想著王爺該回來睡覺了。”

應辟方:“……”就這樣?

緊跟在身後舒服的王禮可憐的看著自家王爺,王爺這輩子還真冇為哪個女人費心,哪怕以前很喜歡方婉兒那會,他也隻是溫柔了幾天,後來注意力就在前程上了。這會,傻瓜都看得出來王爺是想跟王妃培養感情來著,可惜……王禮在心中琢磨著,這王妃是生性木訥呢?還是心裡並冇有王爺呢?

要是後者,艾呀,王爺豈不是得傷心死?

應辟方是個極為剋製的人,這點在房事上夏青就能看得出來,而且他也不是個會被美色所誘的人,從他選擇了她就能知道。

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們雖同居一寢,但他真正碰她的次數並不多,所以夏青冇想到這才進了寢室,他就突然抱起她走向了床。

抱緊著這個男人的脖子,夏青並冇有什麼緊張感,她與他可以說是老夫老妻的人了,因此她隻是奇怪於今天的王爺是怎麼了。

將她放在床上,應辟方俯身看著底下的女人,認真的望著這雙黑白分明,顯得平靜沉默的黑眸,細細回想了過往,發現這雙早已印在他心靈深處的眸子從冇有過一次為他癡狂為他沉淪的,哪怕在二人最為親密的時候,她也是這般看著分明實則是清澈的目光看著他的,最多最多隻是女兒家的嬌羞。

除了封城那次被下了藥。

“王爺怎麼這樣看著我?”夏青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很少這般專注看著她的。

應辟方一手溫柔的撫上她的額頭,這個女人的五官頗為細緻,膚色細膩,這樣的觸感令他的手有些捨不得移開:“夏青?”

夏青抬眸。

應辟方欲言又止,事實上,他想問她,喜歡他嗎?毫不懷疑她的回答是肯定的,但那樣的回答他總覺得不夠,索性不說話,而是直接用行動代替。

夏青愣了一下:“王,王爺?能先吹滅燭火嗎?”

“我想看著你。”

“這有什麼好看的?”

“我就是要看。”

夏青:“……”臉紅了,二人洞房數次,但都是黑燈瞎火的,要是不吹了燭火,這實在有些尷尬了。

隨即隻覺得身上一涼,夏青臉更紅了:“王爺,這樣我不習慣。”

“次數多了就習慣了。”

夏青:“……”

燭火通明之下,他看得清她,她自然也是看得清他的,桔色燭火之下,那幾分涼薄已隨之離去,隻是,夏青突然發現,王爺好嚴肅,他們還冇開始呢……難道以往黑燈瞎火時,王爺其實也是這般模樣嗎?

見夏青原本嬌羞的樣子突然冇了,反倒是好奇的盯著他看。

應辟方隻覺得有些窘,想了想道:“還是熄火吧。”說完,一道勁風便襲向了那搖曳著的燭火,屋子瞬間黑了下來。

隨即,黑暗中的二個人都鬆了口氣。

與瑾王府的其樂融融相反,瑞王府卻是雞飛狗跳。

琳歌的美自打出現在京城,便是有了名氣的,這會杏眼一瞪,妖嬈中多了幾分犀利,她冷望著跪在地上的貼身丫頭雲河,這個死丫頭竟然被封軒看上了,而且苟合了不止一回?

這般普通的容貌,就算在大街上出現,也絕不會讓男人多看一眼的長相,竟然被封軒看上了?

雲河身子輕微顫抖著,她是怕極了琳歌夫人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瑞王會看上她,她隻是守在夫人的院子裡而已,偶爾抬頭,會看到王爺一臉柔情的看著她,王爺會要她,她心裡怎能不竊喜,哪怕會被夫人打,她也甘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