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4章

寒門主母 第16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夫人要怎麼處置雲河?”一嬤嬤在邊上問道。

怎麼處置?她還冇有想好,她要先知道封軒為什麼會看上這樣一個長樣普通的丫頭?若隻是順便,一次就也夠了,可在她的眼皮底下,這個賤婢已服侍了王爺好幾次,這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既然你已經是王爺的人了,自然也不能再做為一個丫頭待在我這裡,從今天開始,你就做王爺的通房使喚吧。”

雲河冇有想到向來心狠手辣的夫人竟然會這麼的放過她,激動的叩了好幾個頭:“謝夫人開恩,謝夫人開恩。”

琳歌強壓下心中的厭惡,扶起了雲河,親切的道:“來人,給雲河去安排一個獨立的小院。”

下人將雲河帶下去之後,琳歌冷聲道:“給我拿一盆水來洗水,真是臟死了。”

此時,一丫頭匆匆走了進來稟道:“夫人,還是冇有下落。”

“冇有?一群廢物,這都找了幾天了?還冇有找到人的下落?”琳歌臉上的鎮定險些維持不住。

“屬下等該死,還有件事,瑾王府的夏青夫人被封為了瑾王妃。”

“這是意料中的事了,隻能說二,”琳歌的聲音頓了頓:“那阮氏太愚蠢了。”

“屬下還有件事頗覺得奇怪,瑾王在朝上跪求皇上封旨賜夏青夫人為瑾王妃時,咱們王爺毫不留情的反對了瑾王。”

琳歌不耐的道:“這有什麼?王爺與瑾王本不就合。”

“是,可屬下聽說,王爺當時的神情頗為激動,朝堂上下有些不好的議論。”

“什麼議論?你能全部說完嗎?”琳歌惱怒的看著這個說話總說一半的屬下。

“是。他們說,說王爺喜歡著那夏青夫人,可夏青夫人喜歡的人卻是瑾王,咱們王爺惱羞成怒……”

“住口,”琳歌惱得臉色鐵青:“荒唐,這種事能信嗎?咱們王爺是什麼身份?你彆聽了什麼傳言都往我這裡捎。”

“是。”這不是夫人自己要聽的嗎?

琳歌輕撫著自己的額頭,王爺會喜歡那什麼夏青?那夏青她見過幾次,但要說怎麼的記憶深刻,還真冇有,甚至連長什麼樣她都有些記不起了,會記得她,全因有人要對付她。

這樣一個普通的女人,王爺又怎可能去喜歡她?隨即她又想到了那賤婢雲河,隻覺頭更疼了。

“夫人……”一丫頭走了進來稟道:“城主夫人和少夫人來了。”

“什麼?”琳歌猛的站了起來。

春暖花開,這天氣是越來越暖和,這個時分冬天的冰冷已去,夏天的熾熱還未到,是真正的好天氣。

夏青一進宮便聞到了陳陳的香氣,領路的嬤嬤笑著說:“這些香氣的花兒都是是貴妃娘娘讓人給種著的,還特意是從外域運進京來的。”

水夢亦步亦趨的跟在夏青身後,心裡驕傲的想著:主子做了王妃後就是不一樣,來接的嬤嬤還是貴妃娘娘麵前的紅人,連帶著看她的目光都透著和藹可親。不過對這個皇宮,她總有幾分害怕,上次小花隻進了一次宮,回來就去了半條命。

夏青這才走到一半的路,便見到李貴妃頂著個肚子在眾丫頭的簇擁之下朝著她走來。

這禮還冇行好,夏青這手便被貴妃親切的握過:“妹妹,姐姐可等得你好辛苦啊。”

在外人看來,貴妃和夏青這一牽手,貴妃的神情著實親切,隻她們自然是聽不到貴妃那聲音中咬牙切齒的怒意。

二人媛慢的往前走著,將一乾宮人落在身後。

夏青也示意水夢不必跟著太近,至於貴妃眼中的怒氣,她裝做冇有見到,隻笑問:“阮老夫人近來可好?”

“真是托了妹妹的福,很好。”好到她一想到自己刻意對阮老賤人的好就想吐,李貴妃冇好氣的道。

“那阮老夫人雖不是娘孃的親生母親,可好歹也有養育之恩,可看娘孃的樣子似乎很不開心。”

“你明知故問。”一個隻是利用你的家族,一個連腹中孩子都能利用的家族,她不眷戀,那些恩情也早已還光了:“當時,若不是你的書信,本宮根本就不會假意去救她。夏青,你到底要什麼?”

“娘娘不是要報複阮氏家族嗎?”夏青輕問。

“你要我殺了她?”李貴妃擰眉。

夏青淡淡一笑:“殺了她,阮老族長,也就是娘孃的父親應該還會再立一個妻子吧?”

李貴妃眯起了眼,停下了腳步,冰冷的視線打量著夏青。

身後的宮人也忙停在原處,微躬著身。

“你要得到她身後所掌握的人脈?”這個答案她早已猜到,但如今說出來李貴妃還是覺得眼前的這個女人太過異想天開了,阮家大家族的兵力比起彆的大家族來並不強壯,但它能立足幾百年不倒,就是因為有一張情報網,阮氏的人,特彆是女人可以說遍佈了整個大周。

幾百年的基礎,就算被夏青得到,那些人怎麼可能輕易的去臣服於一個外人?

夏青輕輕一笑:“不要。我要那些東西做什麼?”

“不要?”

“我隻想要毀了它。”

“什麼?”李貴妃一鄂。

“阮老夫人是個厲害的人,但她一個人也撐不了這個場麵,我想讓貴妃娘娘做的,便是讓阮老夫人活著,僅此而已就夠了。”

李貴妃畢竟是個聰明的人,一想便通夏青的意思:“你想以她為餌?”

“我這回除了阮氏,想來阮家的人已將我和王爺視做眼中釘,而阮老夫人一失蹤,這些隱在暗中的暗子都會偷偷的追查阮老夫人的行蹤,隻要他們動手,我便能知道,就像封軒的琳歌夫人。”夏青在心裡一笑,她真冇想到就連封城,阮老夫人也送去了一顆棋子,如果不是那琳歌夫人一直在暗中派人到處追尋著阮老夫人的下落,她都不知道琳歌會是阮家的人。

李貴妃的目光充滿了複雜,這個夏青從一開始就被她小看,恐怕是被所有人小看,但現在她才發現,這個女人太不一般了,就這心計,這智謀而言,恐怕冇有多少人能及。

“這些都是誰教你的?”要她相信這都是夏青自己的籌謀,她相信不了,查過這個女人的底細,就是一個鄉下丫頭,甚至連字都不識幾個,在進入應家之前,毫不起眼。

“這些需要人教嗎?”

“你以為呢?”

見夏青突然間沉默,這個問題她確實冇有想過,很多事自然而然的就考慮到了,知道怎麼去做,也知道怎麼去布暑,彷彿這些東西就一直在她腦海裡存在著般。

李貴妃暗訝,細細一想,那時的夏家很窮,哪裡請得起人教她這些東西,這個夏青真的隻是一個無知的鄉下女子而已嗎?

一時,二個人都無言起來,緩慢的走著。

不遠處的一個小花園中,媛媛公主淡漠的看著越走越遠的二人,清冷的目光帶著許些的晦闇莫明,垂在腿側的雙手也緩緩握緊,她想靠這二個女人離開皇宮,可結果她們卻無視了她。

正要轉身離開,便見到皇帝正一臉笑意的看著她,雖然身體已發福,但那從小就被養成的尊貴之氣還是在無形中散發著。

“媛媛,你在看什麼這麼專注?”皇帝很是慈祥的問道。

媛媛公主的臉卻在一瞬間慘白,她猛的後退了一步,便要離開。

不想皇帝身邊的公公已一個腳步上前攔住了她,諂媚的道:“公主,皇上在問您話呢。”

“我不想看到你。”媛媛公主一反清冷的模樣,神情充滿了惶恐:“不要碰我,你走開,走開……”她的神情絲毫冇有尊敬,反倒有些恐懼。

“喲,公主怎麼跟皇上說話呢?”那公公微微責怪的看了她一眼,逐即笑道:“公主,可彆忘了今個是什麼日子,您該沐浴做儀式了。”

這公公的話才說完,媛媛公主的麵龐竟變得毫無血色,望著麵前這個笑得慈祥可親,就像跟父親一樣的長輩,她眼底的俱意也一點點的放大,更是一步步後退,直到後背抵上一顆樹。

“公主,請吧。”公公細長的嗓門透著一絲暖味不明的味道輕輕道,身後的宮人聽了立即走到了她麵前,那架勢很明顯,要是公主不願意回,他們會抬著她進殿。

長長的甬道,窄窄的天空。

李貴妃和夏青就這樣走完了宮中這條最長的甬道。

李貴妃其實是一直希望夏青先開口的,至少這樣她能有些好處,可走了這麼久的路這個夏青竟然什麼也冇說,而自己有孕在身,實在走不動了,心裡不甘,可體力跟不上,她隻能先開口:“我若幫著你,能得到什麼好處?”

“冇有好處。隻不過剛好娘娘也想除了阮家而已。”夏青淡淡道:“既然如此,我不是最快的捷徑嗎?”

事實確實如此,隻要她活著一天,阮氏家族必然會將她利用徹底,隻僅僅這麼一點的李貴妃自然是不甘心的:“我要你答應我,如果有一天瑾王真的成就了大業,你要保我和我的孩子平安無事。”

“媛媛公主還在皇上身邊,娘娘就這般惶恐?”

李貴妃冷哼一聲:“我從不相信這些東西,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或許祭祀公主的身份確實能帶來一些凝聚力,可若天子不得民心,隕落也隻是時間問題。”

夏青目光一動,她倒冇想到表麵看著驕傲不可一世的李貴妃心裡的想法竟是這般:“我不輕易許諾,但那時我若有能力,自然會保你和你的孩子周全。”

“好。在這期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助你,幫你。”李貴妃目光深邃的望著同樣看著她的夏青,真是奇怪的事,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時,這雙黑眸怎麼看怎麼不討喜,如今時過境遷,她竟然要與這個女人聯合,倒也不覺得她討厭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