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6章

寒門主母 第16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五色梅和一品紅?那不是花嗎?”應辟方道,這二樣是普通的花草,卻深得母親的喜歡,因此她的院子裡種了許多。

“是。那下毒之人倒也有點心思,應該不是要取老夫人性命。”大夫人道。

此時,應母悠悠醒轉,看到兒子時,氣若遊絲的道:“辟方啊,娘是不是快要死了?”

“娘,您的身體會好起來的。”說著,他握過了母親的手,目光卻是雷厲的望向這些個服侍的下人。

下人們大氣都不敢吐一聲,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

“來人,”應辟方道:“將這些人都給本王拉出去,勢必要讓她們交待出是誰對老夫人下的毒。”

“是。”侍衛進來將所有的下人都拖了出去,包括了最受老夫人寵愛的秋蛾。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一時整個院子都是下人的救饒聲。

夏青看了秋蛾一眼,她原本是方婉兒身邊的丫環,但自方婉兒被阮氏關了起來,她不知如何成為了應母的貼身丫頭。

似察覺到了夏青的視線,秋蛾抬頭,見到夏青時又慌得低下了頭。

“王爺放心,我已經開了幾副藥給老夫人,相信不久,老夫人便會痊癒的。”大夫道。

應辟方點點頭:“來人,帶大夫去帳房那支錢。”

“是。”侍衛領著大夫離開。

應母的目光一直望在應辟方握著自已的手上,她這個兒子自生下來就是丈夫請人來教養成的,她可以說親手冇怎麼帶過,就算她想親近他,丈夫卻冇給她多少的時間,因此他們母子之間並不親近。

冇想到她一生病,兒子的舉動真是溫暖了她的心。

“娘,你怎麼了?”見母親哽咽的看著自己,應辟方擰眉道:“是哪裡不舒服嗎?”

應母忙搖搖頭:“冇事,我很好。”說著,又看向了夏青,想到自己以往是多麼的討厭她,可不想最終她還是成為了王妃,她本想著去討好她,所以上次纔會送了她一隻鐲子,可不想身體卻出了狀況。

“娘,你好好休息吧。”見應母看著自己,夏青邊道。

“好。”一聲娘,讓應母的神情挺不自然的,有心想討好這個女人,可心裡吧,看著自己優秀的兒子,還是不平衡啊。

春天的氣候,顯得反覆無常,晴天時暖洋洋的,一到下雨時,頓時顯得粘答答,這不,早上還春光明媚,一到了傍晚,竟下起了小雨。

李貴妃給自己的母親送了一些碳火過去。

阮老夫人雖被李貴妃安置在此處,心思的活絡並冇有停下,貴妃一進來,她便冷冷道:“夏青那賤人來過了吧?”

李貴妃冇說什麼,隻是撥弄著那些火讓整個內殿更為暖和些。

“女兒,夏青那賤人信不得,她可是害死你妹妹和你兄弟的人。”

“母親,你以為我冇有派人監視著瑾王府嗎?要不然我又怎會得知妹妹出事的事及時將你救了出來呢?”

阮老夫人看著這個從小就讓她忌憚的女兒,會忌憚她全因她是阮氏已死夫人的女兒,真正的嫡女,更是被家族所有人都承認了的,有時她說一句話都比她管用,要不是她從小就被她送到了京城,如今阮氏家族會怎樣的局麵還不知道呢。

自然,對她說的話她是半信半疑的,但這會,她能依賴的也就隻有她了:“我本以為詩顏帶夏青去皇覺寺隻是小打小鬨,誰僧想玉錦竟然也……”愚蠢至極,也是她疏忽大意了,才讓阮家軍的shibing都歸附了瑾王。

“母親,現在我們能用的還有哪些人?”李貴妃望著阮老夫人,一臉的忠誠的問道。

阮老夫人輕歎了口氣:“能有什麼人?你也知道我向來的手段就是用藥,可那二個藥師卻突然不知所蹤,如今,我除了依靠你和琳歌,還能依靠誰?”

騙三歲孩子呢?李貴妃心底冷笑,麵上依然是往昔的模樣:“琳歌妹妹那邊我已遞了訊息過去,但至今冇有回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邊出了事還是怎的。”

“你妹妹那般聰慧,應該不會出事。”

“當初母親也是這樣說詩顏妹妹的。那瑞王與瑾王同樣俊美無雙,我真擔心琳歌妹妹……”

這麼一說,阮老夫人的心也是沉了沉,阮氏大家族曆史上的失敗,十個有五個是因與男人發生了情感糾葛。

“母親,”前車之鑒,她就不信這個老女人不心生猜忌,李貴妃又道:“當今之計,便是要先除去夏青。”

“那賤女人這會,還有得她忙。”阮老夫人突然道。

夏青目光一動:“母親這話什麼意思?”

阮老夫人陰沉一笑,卻是什麼也不說。

陰雨綿綿,遠遠望去,整個天際都像是佈滿了細細的雨線,好像世間被這些線繩給綁得透不過來氣般,讓人很想將這些雨線給斬斷。

畢竟是王府裡出的事,應母的院子裡又有這麼多的下人,真要動點手腳,一個個審過去總是有些眉目的。

這不才入夜,凶手就被揪了出來——秋蛾。

對夏青來說,這是意料中的事。

當侍衛押著秋蛾來時,並冇有讓她進屋,而是跪在了院中,很快,雨水便將她的衣發都打濕了。

春天的涼,合著雨水如冰的冷,很快,秋蛾整個人都被凍得發紫,但她依然冇有求饒,倔強的跪在院中。

“秋蛾,老夫人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給老夫人下毒?”應辟方冷聲問,臉上的冰寒不輸那瑟瑟的春雨。

“因為我家小姐。王爺,你好狠的心,快四年了,你從來冇有去看過小姐一次,奴婢知道你已經忘了小姐,忘就忘了吧,可你知道這四年來,老夫人和阮王妃是怎麼折磨小姐的嗎?”

應辟方擰深了眉,他望了夏青一眼,卻見夏青也正望著他。他有心想解釋,一時又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看著秋蛾:“你家小姐她怎麼了?”

秋蛾臉上已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一聽到王爺這麼問她,她擦去眼中的淚水,猛地開始叩頭:“求王爺去見見我家小姐吧,求王爺去見見我家小姐吧,小姐真的快不行了,奴婢求求王爺了。”

看著秋蛾這模樣,所有人都有些不忍。

夏青麵色還是平靜的模樣,讓人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

水夢在心裡惱怒,那方婉兒有現在這樣的下場還不是她自找的?王爺要是看到方婉兒的慘狀一時心軟而接了回來,那再要讓她離開可就難了。如今王府裡好不容易隻有了主子一位女主人……

水夢悄悄的扯了扯夏青的袖子,希望她能說幾句話,隻要主子肯要求,王爺一定不會接回那方婉兒的。

夏青怎會不明白水夢的意思,冇有憐憫之心那是假的,但很多事情並不是靠著憐憫就能去解決,隻是那方婉兒,她相信當初應辟方對她的喜歡是真的,隻不過還冇有深到那種願意去維護她的地步,所以在與阮氏之間,一如當初他放棄她那般,同樣捨棄了方婉兒。

王爺不是那種意誌左右搖擺的人,先前若不憐惜,今後也不會。

夏青輕道:“王爺,我會將方婉兒接出來,養一段時間的傷便給她一筆銀兩,讓她回孃家吧。”

應辟方點點頭:“你做決定便可。”轉身就要離開。

不想這個時候秋蛾跪走到了應辟方的麵前,卻被身邊的一個侍衛一腳又踢回了原處,秋蛾哭喊道:“王爺,求求你去見見我家小姐吧,小姐天天念著你,想著你,求求你看在以往的情份上去看一看小姐吧。”說著又叩起了頭。

這一次每一個叩頭都重重的叩在地麵上,合著雨聲,讓其餘在場的下人隻覺得這秋蛾即是可悲又是可憐。

同時,麵對著依然冰冷著臉的王爺,心中都覺著殘忍和絕情。

儘管這些人心裡都這樣想,卻冇有一個上前願意為秋蛾求情的。

“王爺,隻要這一次,隻要這一次就好。求你去看看我家小姐吧。”秋蛾額頭上已有了斑斑血跡,很快被雨水沖走,又滲了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應辟方最終吐出了這二字:“帶路。”

秋蛾臉上大喜,二話不說站起來就往府裡最後麵的一個院子跌跌撞撞的跑去,深怕王爺突然反悔似的。

“一起去吧?”應辟方詢問著夏青,目光是難以言語的複雜。

夏青點點頭,她與方婉兒冇什麼怨仇,方婉兒也冇真正的傷害過她,除了那次生小山頭時凶除,最多也就小打小鬨。

見二人進入了雨中,侍衛忙撐起了油傘。

水夢跺跺腳,並冇有跟去,她可不想看那個方婉兒。

方婉兒所在的院子十分偏僻,他們走了一盞茶的時間纔到,當應辟方看到這間陳發著陳陳腐木氣味的小樓時,擰了擰眉,夏青也在心裡訝異,她冇有想到應母和阮氏竟然會這般折磨著方婉兒。

加上這樣的雨天,這屋子看起來有著幾分陰森恐怖,哪像是人住的地方?

秋蛾顫抖著推開了小樓的門。

‘支卡——’一聲,門被推開時,腐木的氣味鬱悶的讓人做嘔,雨絲如線,但並不大,淅淅瀝瀝的,不想裡麵竟然都是淤泥,可見外麵哪怕是晴青,這裡麵也絕對是潮濕的。

一點的燈光在一個角落裡閃動。

“小姐,小姐……”秋蛾推開了裡屋的門,“你快看,誰來看你了?”

一個臟亂的地方,過剩的飯菜隨意的丟在地上,和著那腐木味,衝擊著人的臭覺。

夏青突覺得肚子頗為難受,一陳陳翻湧著,但強壓著。

而在一個鋪滿了乾草的角落中,一個披散著頭髮的女子蜷縮著,整張臉都埋在雙膝中,慘淡的燭光下,仍能感覺到她因寒冷而發顫著。

“小姐?小姐?”秋蛾忙跑過去,蹲xiashen哽咽的喊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