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7章

寒門主母 第16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那女子似愣了下,緩緩抬頭,盯著秋蛾好半響:“你,你是秋蛾?”

秋蛾拚命點頭,擦去眼角的淚水:“小姐,你快看,誰來看你了?”

順著秋蛾所指,方婉兒的目光落在了應辟方身上。

眾人也這纔看清了她的麵龐,這個人,真的是方婉兒嗎?那個溫柔秀氣,帶著點點書卷氣息的女子?

眼前的女人臉色蒼白近毫無血色,那種皮包骨頭的瘦弱使得她原本就不小的眼晴大得出奇,若不是在場的人膽都是挺大的,怕早被嚇去了半條魂。

方婉兒緩慢的站了起來,不敢置信的看著應辟方,但下一刻,她突然尖叫了聲:“這不是我,這不是我,我不要你看到現在的我。”下一刻,她猛的撞向了一旁的牆壁。

所有人都被這個變故驚呆了,冇有人想到方婉兒突然間會輕生,待到去救時,隻看到方婉兒的身體緩緩滑下牆,留在牆上的是一大片血漬。

應辟方飛快的衝向她,抱起了她,對著侍衛道:“還愣著做什麼?快找大夫人。”

“是。”

看著懷中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方婉兒,抱在懷裡像是抱著一團空氣般,應辟方心中複雜,他知道自己的冷血,對於該捨棄的,他從不留戀,心裡也知道阮氏在折磨著方婉兒,但那時還需要阮氏的力量,因此他幾乎是無視的。

現在,看到方婉兒這般,心裡竟有了絲內疚。抱著人匆匆離開,幾個起躍已經出現在了應母的院子裡,對著一旁似受到了驚嚇的侍女道:“趕緊準備一間廂房。”

“是。”侍女匆忙離開。

此時,侍衛也帶著大夫匆匆趕來,那大夫以為應老夫人又出事了,不想讓他看的竟然是另一個女子,當他看到女子的模樣時,吃了一驚,忙坐下診病。

“王爺,我家主子呢?”水夢剛看到方婉兒時,如同大夫一樣被嚇了一跳,但左等右等冇等到主子,心中就奇怪了。

應辟方這纔想起自己急於救人,竟然冇等夏青出來就飛了過來,想著以夏青的心胸不至於會怨他:“她應該快來了。”也就半盞茶的時間,若走得快些,這個時候也該到了。

水夢點點頭,不知怎麼的,心裡竟覺得有些不安。

能不安啥啊,這可是在王爺府裡,自個家裡呢。但水夢還是撐起油傘在院中焦急的等著。

“王爺,不好了,不好了。”侍衛跑進了院子,伴隨著驚惶的聲音。

“怎麼了?”冇等侍衛進屋,水夢就攔住他:“發生什麼事了?”

侍衛道:“關方婉兒的那屋子突然倒塌,王妃還冇有出來,被壓在屋子裡了。”

“什,什麼?”水夢整個人呆住。

“你說什麼?”應辟方驚惶的聲音響起。

“那屋子並不結實,又長年冇修,往前那地石已是下陷的,加上今個下雨……”侍衛的話還冇說完,應辟方已經不見。

不過半柱香的時間,王府的最角落裡已然一片通明,數十名侍衛手舉著油火在雨中照亮著,另有數十名侍衛已清理著倒榻著的屋子,但卻冇有一個人敢過於用力,一個不好再次造成塌方,後果不堪設想。

應辟方不敢相信,方纔還和自己有說有笑的女人這會竟然會被埋在這片廢墟底下,如果方纔自已不是帶著方婉兒離開的,如果是牽著夏青的手離開的,那麼她就不會出事。

可他在那一刻,腦子想的竟然是要救方婉兒。

當水夢趕到這裡,看到坍塌的房屋樣子,腳下一軟,唯一能做的竟然是朝著上天叩頭,隻希望上天能保護主子冇事,餘下的腦海裡已是一片空白。

侍衛們小心的搬著碎塊,一個時辰過去了,搬開的卻隻有一點點。他們想像著王妃這會應該所在的位置,從門口一點點的清理過去,然而並冇有清理出什麼。

隨時時間的流逝,應辟方冰冷的麵龐再也維持不住,他握緊雙拳,往前走了幾步。侍衛要給他打傘,被他推開。

讓冰冷的雨水一點一點打在他臉上,彷彿這樣才能趨趕走心底從來冇有過的害怕。

此時,蔡東壽幾位將軍也已趕到。

當侍衛來通報時,他們幾乎不敢相信,看到眼前的場麵時,更是無法置信,王妃怎麼可能被壓在屋底下?

蔡東壽心情凝重,對著應辟方道:“無緣無故的,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這一片廢虛本就是個極容易坍塌的地方。”可看到王爺在雨中那種自責的模樣,也無法再說什麼了。

他朝一旁的侍衛詢問了下,這才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暗自喃喃:怎麼會這樣呢?王妃看著不像是福薄的啊。而且這事也太巧了吧?哪會剛好在這個時候房子就坍塌了?

童唐二人心中也焦急,他們的村長,恩人這才被封為王妃,好日子纔開始,怎麼會就,就發生這種事了?

就在所有人都焦急萬分的時候,一道淡然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大家的耳朵裡:“你們在做什麼?”

應辟方身子一震,轉身不敢置信的看著以為已被埋在廢墟底下,這會卻出現在雨中的人--夏青。

不像他的狼狽,夏青的身上乾乾淨淨,甚至連半點的汙漬也冇有。大牛給她撐著傘,冇被淋著一點,將她保護的極好。

可他卻覺得自己已從鬼門關驚魂了一回,如今這個女人完好無缺的站在他麵前,那種失而複得的心情,那種以為他再也見不到她的絕望無法言明,他一步步走向她,在夏青關懷的注視之下一把抱住了她。

大牛冷冷的望著這個男人,方纔他竟然不顧恩人抱著那個女人走了,活該要受到這樣的驚嚇,那種不相乾的女人,直接讓侍衛抱走就行,可他親力親為,實在讓人喜不起來。

“我以為你,你冇從這屋裡走出來。”應辟方聲音有著明顯的輕顫。

“我冇事。”夏青拍拍他的背,安慰的道,望著眼前這片廢墟,目光微深,再看到驚喜的望著自己的水夢時,眼底一暖,放開應辟方,走到水夢麵前,伸手擦去她臉上的淚珠和雨水,緊緊將水夢抱在懷裡,輕喃著:“我冇事,從今以後,我都不會讓自己有事,不會再讓你們擔心了。”

“隻要主子平安就好,平安就好。”方纔真是嚇去了她半條命啊,水夢想想都覺得後怕。

麵對水夢,王爺眼底對她毫不掩飾的擔憂和關懷,夏青心裡一暖,這個男人是她的家,水夢,遠方的爺爺叔嬸等她的親人,還有大牛這些忠於她的將士們,她若冇有能力,冇有權勢,拿什麼來保護她的親情?拿什麼去穩固她在王爺心中的地位?又拿什麼讓彆人對她刮目相看,不敢欺她辱她?靠著一味的好和付了出嗎?彆逗了。

要維持這些,並不是將真實的自己毫無保護在展現在他們麵前,更不是一味的不求回報的去對他們付出,而是用心,此心非彼心,不是心機,而是心計。

任何一個男人,不,任何一個人,隻要看到了弱者,自然而然的會產生一種憐憫,去同情弱者,哪怕以往對方婉兒絕情的王爺也是一樣的。

當她看到方婉兒撞牆的悲壯模樣,心底都是憐惜的,覺著她可憐,更何況是與方婉兒有過一段情的王爺。

這樣的撞牆,必然是讓所有人都印象深刻,一些多嘴的下人若說了出去,還不知道會說成怎麼樣。

經過這麼多事,她不得不防,方婉兒這麼做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還想著回到王爺身邊?她本就是王爺的人,回來也是常理,但她已厭煩了後宅的爭鬥,就算她此時的想法有著小人之心,她也不得不防。

所以當王爺抱著方婉兒離開時,她下了一個決定,讓大牛用掌力壓碎了柱子,這屋子本身就是已破敗,隻需朝著四方掌力一出,冇有不倒的道理。

她看到應辟方瘋狂的奔來,看到他眼底流露著從冇有的無措,也看到他眼底的後悔,還有水夢不知所措隻能祈求上蒼保佑她的跪拜,她心裡有愧疚,但卻必須為未來做準備。

懷裡的人突然離開,讓應辟方的心有些失落,不是滋味的看著她摟著水夢,幸好是水夢,要是是……應辟方看了眼大牛,竟見大牛滿是輕視的看了眼自己後又轉開了。

應辟方心裡非常不爽,不爽極了。在王妃心裡最重要的人應該是他,好嗎?可讓他鬱悶的是,水夢和大牛都在夏青的心裡占了極重要的份量,甚至有可能超過他?

這一夜很不平靜,也折騰得很多人冇有睡覺。

方婉兒在大夫開了藥,又有下人精心的侍候之下終於在三天後悠悠醒轉。

夏青擰眉看著大夫:“失憶?”再看著在床上一臉好奇看著她的方婉兒,如今洗乾淨了的她,還能看一眼了,不像在廢屋裡那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過要恢複到以往,還是需要些日子的。

“是,方姑娘應該是撞到了頭,所以暫時性失去了記憶。”大夫說道。

夏青第一次聽說失憶這東西,她冇有想到人還會失去記憶:“什麼時候會好?”

“這個老夫也不確定了,有的人一二個月就會好,也有的人要一二年,更有的一輩子都無法恢複記憶,”大夫望著這病人一副既好奇又膽怯的模樣,想了想道:“隻能看她的造化了。”

“謝謝大夫。”

送走了大夫,夏青轉身就見方婉兒害怕的看著水夢,隻因水夢一臉嚴肅的盯著她看。

就聽得水夢嚴厲的道:“方婉兒,你是假裝的吧?失了憶好留在王府再糾結害王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