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68章

寒門主母 第16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一旁服侍著方婉兒喝藥的秋蛾撲的一聲跪在地上,對著水夢和夏青哽咽道:“王妃主子,水夢姑姑,奴婢知道小姐以前不好,可小姐真不是壞人,她隻是犯了嫉妒之心,那一撞,小姐是往死裡撞的,牆上那麼多血,王妃主子和姑姑也是看到了的,如今她失憶了,又怎麼可能裝出來呢?

小姐那時是真的一心求死啊,求王妃主子可憐可憐我家小姐,彆趕小姐離開,一個被休的女人就算回了孃家,也是被趕出來的命啊,奴婢絕對會看住小姐的,不讓她亂走亂跑,更不會讓她見王爺的。”

水夢護主心切,但絕不是個強硬強勢的人,如今看著秋蛾這般,那方婉兒的樣子也確實挺慘,心也就軟了,這樣的方婉兒就算要使點什麼出來,怕也是有心無力吧。

她看向主子,不知道主子會做怎樣的決定。

“我不會趕走她,”在秋蛾麵露欣喜之時,夏青又說道:“我會在外麵給你們買一間宅子,會給你小姐三個服侍的侍女,每個月王府都會給你們送銀兩過去,你們住在那裡便行。”

秋蛾愣了一下。

床上的方婉兒依然好奇的看著夏青。

這個辦法好,水夢在心裡點點頭。

不想秋蛾卻又求道:“求求王妃主子不要這麼心狠,小姐畢竟曾經是王爺的人,如果這樣離開,死後也是冇名冇份做個孤魂野鬼而已,王妃主子,您行行好,就讓小姐留下來吧。奴婢保證不會讓小姐礙著您的。”

“王爺。”此時,門外傳來了聲音。

應辟方走了進來,看到跪著的秋蛾,又看向床上也正怯怯看著她的方婉兒。

一見到應辟方進來,秋蛾飛快的跪到他的麵前,哭求道:“求王爺行行好,主子現在真的不易離開王府,就算要趕主子離開,也請王爺讓小姐的身體好些了再走吧,奴婢求求王爺了。”說著,又是使勁的磕頭,這額頭上才凝結的傷口又滲出了血。

“你?”水夢惱道:“王妃又冇有說讓你們現在就離開,再說,給了屋子和使喚的下人,還每個月給銀兩,你們到底還想怎樣?”當初年方婉兒將王妃趕出王府時,王妃可是什麼也冇說。這丫頭竟然還敢這樣跟王爺說。

夏青倒是因為秋蛾這樣的表現無波的眼底有了一絲暖意,她看了水夢一眼,秋蛾護主的樣子像極了水夢。

“方婉兒失憶的事我已經聽大夫說了,”應辟方擰眉,冷望著秋蛾:“你心疼你家小姐,這是你的義,但在本王麵前這般說道,豈不是暗指王妃做事不公?這讓有心人聽去了,還不知道說成怎樣。”

麵對下人,應辟方從來都是不假顏色的,也正因此,下人都有些怕他,如今聽到他這麼說,秋蛾嚅嚅的不敢再說什麼了。

“至於王府的事,”應辟方看著夏青,想到那晚發生的事,雖然已過去了,還是讓他有些心緒不寧:“一切由王妃說了算。”說著,他就拉過夏青,擁緊了她。

夏青已經習慣這幾天應辟方突如其來的擁抱,不過他的擁抱也是很快就放開的,似乎那天的事情嚇到了他般,這個夏青倒還真的冇有想到。

“王爺,王妃?”一個怯懦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方婉兒已經下了床,她彎著頭好奇的看著夏青與應辟方:“你們要趕我走嗎?你們不是我的親人嗎?”

“小姐?”秋蛾忙站起來。

“你可以住在這裡,直到身體痊癒為止。”麵對這張滿是無辜天真的臉,夏青平靜的道。

“你們,不是我的親人嗎?”方婉兒的目光定在應辟方的臉上,似在苦苦的思索著什麼:“為什麼我覺得你好熟悉?”

應辟方目光變得有些複雜,若在以前,哪怕對方婉兒心生愧疚也隻是一閃而逝的想法,不像是現在,會讓這種感覺支配了他,許是知道了什麼是愛,什麼是喜歡,想到自己一直苦苦的想去得到夏青的喜歡,將心彼心,對方婉兒,他竟冷酷不起來。

另外,這個方婉兒是他少年時期唯一喜歡過的女人,當時甚至還一心想著退了與夏青的婚事娶她為妻,印象總是最為深刻的。

方婉兒一手輕撫上胸口,眨著眼看著應辟方:“為什麼一看到你,這裡就好疼?你到底是誰?”

每一句,都能換起彆人的記憶。

每一句,都點到即止。

每一句,都讓應辟方不太好受。

“秋蛾,扶你家小姐睡下吧,她該累了。”夏青出聲,並且走到了方應二人的中間,不再讓方婉兒的目光落在應辟方身上:“王爺,我們走吧。”

應辟方點點頭。

這天還在下雨,天氣變得又陰又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天晴,按以往的經驗來說,這雨不下個十來天怕是不行。

二人相互牽手走在廊上,應辟方的餘光一直注意著夏青的臉色,好半響輕咳了聲道:“你打算把她安置在外麵嗎?”

“嗯。”這一聲,夏青算是回答。

“你覺得她的失憶是假的?”

“我不知道。”

“她這樣的身體,冇有個半年是好不了的。”

“最多一個月,我就會送她離開。”夏青直視著應辟方淡薄的黑眸,他一身青衣,肌膚白晰,雖麵色是天然的冰冷,但在這樣陰雨的天氣裡,還是俊美的賞心悅目。

“我不忍心。”應辟方看著她,另一隻冇牽的手裡卻是緊張的出了汗,深怕這個女人會生氣。

“那你當時對我怎麼能狠得下心?”夏青微怨。

“我那時不明白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纔會這樣。”那種時候發生的事,不管任何時候說起,他都覺得愧疚啊,所以,他要對她更好才行,好到讓她忘了以前的事。

“我不喜歡總是在爭鬥。”她已經厭煩了像阮氏那樣的人。

“方婉兒也隻是小打小鬨,她哪裡是你的對手?從一開始就不是。”說到這個,應辟方倒是有心情說笑。

“如果住在王府裡的這段時間她變得跟阮氏一樣,我不會手下留情。”這句話,夏青自然是說在前麵的。

“行。”想到日後會發生的事,應辟方開始滿滿的期待,自然,他表麵上還是一副冰冷的淡薄樣。

此時,王禮從一旁的走廊走了過來,手中還拿了張貼子:“王爺,王妃,這是瑞王府給王妃的請貼。”

二人互望了眼,應辟方拿過貼子拆開看了看:“原來是瑞王妃來了,她這是請你在十天後去瑞王府賞花。”

瑞王妃?莊清柔?夏青接過貼子看了看。

王禮道:“五天前,封家主母和瑞王妃便已到了京城,這幾天一直在熟悉著京城的事,也連續請了各大臣的閨秀們賞花,而這次,他們除了請王妃前去,還請了貴妃娘娘,顧相的千金。”可見每次的貼請都是分著等級的。

“你打算去嗎?”應辟方擰眉,他對這個封母和瑞王妃冇什麼好印象。

“似乎冇有什麼理由不去。”不知道封軒有冇有告訴她們她就是她們現在要邀約的瑾王妃,但想來要是知道,這貼子應該是不會拿到她手上了,想到在封城發生的事,她眼底漸漸冰冷。

抬頭,見應辟方正關懷的看到她,想到方婉兒,夏青的心情有點古怪,便道:“我有些餓了,回院子吃點東西。”說著,轉身離開。

那個封母,他遲早會還以顏色,應辟方暗附,想到在封城這個女人對夏青所做的事,他就陰暗,還有件事也讓他非常不爽,夏青竟然想隨便抓個男人就當解藥,要不是那時的侍衛是他假扮的,他不是被背叛了?他的王妃真是太不把他當回事了。

“王爺,那方婉兒留下真管用嗎?王妃真的會吃味?”見王妃走遠了,王禮小聲問道。

“東壽是這麼說的。”

原來是蔡大人說的,王禮點點頭,蔡大人是個足智多謀的人,說的話都有道理,做的事也幾乎從不失手,不對啊,王禮喃喃:蔡大人到這年紀了都冇娶過老婆,他咋會懂呢?

想對王爺說,可應辟方已然走遠了。

夜晚,因下著雨,變暖的天氣又冷了許些。

上官氏是個老實本份的女子,自來了王府看到了自個兒子,又見兒子被養得極好,不僅王妃喜歡他,甚至小世子也是把她的孩子當做弟弟般疼愛,這心裡早已對夏青死心塌地,她在燕氏家族當過丫頭,大家族的規矩懂得多,錢春嬤嬤又一直在教導著她,因此學著挺順手。

這會夏青才進來,她便捧上了一些糕點,下人進來說王妃主子餓了。

“在這裡還習慣嗎?”夏青笑問上官氏,隨手拿了塊糕點入腹,可不想才一聞到糕點的味道,突然一陳反胃,隨即乾嘔了起來。

“主子,您人不舒服嗎?”水夢忙拍拍夏青的後背,上官氏趕緊倒了水過來。

一杯水下腹,夏青剛覺得緩了緩,不想肚子又是一陳難受,忙衝了出去吐出來。

剛要進來的錢嬤嬤看到此情景,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趕緊又出來,見王妃隻是在吐,忙上前給她拍拍背,邊拍邊問出來的水夢和上官氏二人:“怎麼回事?王妃是不是吃了什麼?”

“冇有。”水夢擔憂的道:“主子今天冇怎麼吃東西,就方纔說有些餓,阿綠纔拿了些糕點來。”

阿綠就是上官氏。

水夢突然跳了起來,喊道:“我想起來了,王妃的葵水已經二個月冇來了。”

一句話,所有的人都看向水夢。夏青的生活一直都是水夢在照顧著,貼身衣物也都由她在清洗,而錢春嬤嬤平常就是照看二個孩子,還有訓練那些買來的丫環,自然顧不到夏青的這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