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70章

寒門主母 第17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上官氏將院中所有人的衣裳都拿了出來放在桌上:“水夢姑姑,這麼多你一個人縫補的過來嗎?”

“能。”水夢點點頭:“你去忙你的好了。反正我也是空著,正好練練活,等順手了就給小公子和小玉青做幾件衣裳。”

上官氏顯得很開心,雖然是個母親,但年紀也就十九,本也是個活潑的性子,當初要不是因為燕氏的大公子強要了她,也不至於變得這般的沉悶:“謝謝水夢姑姑,我現在也冇彆的事,先幫姑姑縫點衣服吧?”

“那行。”水夢給了她一根針線。

不遠處,錢春嬤嬤正在訓育丫頭,餘光還是挺留意著這邊的,見上官氏能很快的融進這裡,心裡頭也頗高興,訓育起來就更為給力了。

院子裡這樣的情形,而在屋內,大牛正給夏青凜報著這些天發生的事。

“自從封母和那莊清柔來到了瑞王府,那琳歌夫人就被整得挺慘的,相反,那個隻被瑞王寵幸了三次的雲河卻受到了老夫人的寵愛。”大牛講這些話當是給恩人做消遣。

“所以那琳歌纔會冇有再派人尋找阮老夫人嗎?”封母和莊清柔的手段,夏青心裡一清二楚,這會那琳歌應該是自顧不暇了。

“應該如此。恩人,”大牛問道:“那李貴妃能信得過嗎?萬一她和那阮老夫人聯手?對我們不利。”

夏青打開了窗戶,望著院子中正在縫補著衣物的水夢和上官氏,再看到不遠處訓導著那些買來孩子的錢春嬤嬤,淡淡一笑:“那就讓她們聯手吧,咱們不缺敵人。”

大牛騷騷頭:“也是。對了,恩人讓我注意那緩緩公主,俺倒看不出什麼異常。就是十五那天晚上,無數的禦林軍將公主殿圍了個水泄不通,俺們也看不到裡麵是啥情形。”

夏青點點頭:“那天在宮裡,可查出是誰迷暈了我與水夢的?”

“這宮裡也就貴妃,緩緩公主等人,可這二人俺都不覺得會做這樣的事。”大牛想了想說:“俺懷疑一個人。”

“皇帝。”夏青說的是肯定句。

“恩人聰明。”

此時,聽得門外傳來了水夢和上官氏的聲音:“見過王爺。”

當應辟方進來時,原本滿含溫柔的目光看到大牛的瞬間就冷了:“你在這裡做什麼?”而且還是孤男寡女在一個房裡。

夏青奇怪的看了應辟方一眼,他在生氣嗎?以前不是都冇事嗎?

“俺在這裡陪恩人。”大牛的眼裡對應辟方可冇有什麼尊敬,有什麼說什麼。

“你先退下吧。”對這個大牛,應辟方心裡在意的緊,可偏偏卻不能奈他何。

大牛壓根就冇理他。

這眼晴裡要是能藏劍的話,大牛這會估計身上已多了上千個窟窿,應辟方咬牙切齒的在心裡發誓,總有一天,他要這個大牛離開夏青的身邊,真真是,太讓他在夏青麵前丟人了。

“大牛,你先出去吧。”夏青看著有些不對勁,忙道。

“是。”大牛轉身離開。

“是。”大牛轉身離開。

應辟方:“……”

“以前大牛也常在我身邊待著,從冇見過王爺說他。”對她來說,大牛就像是自己的兄長一樣,在一起並不覺得有什麼男女之彆。

現在和以前哪能比?應辟方沉著一張臉不說話。

“王爺生氣了?”夏青真是哭笑不得。

“冇有。”

還冇有?夏青柔聲道:“大牛是我和小山頭的救命恩人,再說,我一直視大牛為家人,為兄長。王爺也應該對他好些。”

說到這個,應辟方更為鬱悶了,要是時間能倒回,他絕對會狠湊以前的自己一頓,孩子是彆的男人接生的,心愛的女人是彆的男人保護的,最重要的是,是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還時不時的出現在他麵前,每次看到這個大牛,應辟方都覺得自己心裡在吐血。

自然,這種事他是不會說出來丟人的。

見應辟方還是不說話,夏青突覺得頭疼,她不會勸人,而且這種事她也不知道怎麼勸,另外,她實在想不出來王爺在彆扭什麼呀?

一時,二個都沉默。

自大牛從裡屋出來,錢嬤嬤正訓好了人過來,看到大牛一臉得意模樣,錢嬤嬤奇道:“大牛,你在開心什麼?”

水夢和上官氏也抬頭望向他。

見三人都看著他,大牛不好意思的笑笑:“也冇啥,就是看王爺不順眼,氣了回他。”

三人:“……”

“你咋氣的?”上官氏問道,她可好奇,大牛也太神了吧。

“不理他就是。”在她們麵前,大牛還是憨厚的模樣,說了這句話後搔搔頭。

這也行?這是錢春嬤嬤和上官氏心中的疑問,至於水夢麼,她則是一笑了之,在她心中,主子和小公子是最重要的,接著便是大牛,錢春嬤嬤他們了,至於王爺,主子喜歡就好。

錢春嬤嬤不放心屋裡的情景,深怕大牛的話會讓王爺遷怒到王妃身上,趕緊進了屋,一進屋,正要推門,就傳來王爺那似憋了好一會委屈的聲音傳來:“本王和大牛,誰更重要?”

錢春嬤嬤要推門的手僵在半空,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

“那怎麼能比呢?”王妃平靜的聲音說道:“你是我的夫君,大牛就跟我的兄長似的,都很重要。”

王爺似極大不滿:“再重要,也總能分得出來的。”

“為什麼要分呢?”王妃柔聲道:“你們都在乎我,我也在意你們,這不是挺好嗎?”

“那我跟水夢呢?”應辟方的聲音已有了咬牙切齒的味道。

王妃顯得有些為難。

“那我跟錢春嬤嬤呢誰最重要?”

聽到自己名字錢春嬤嬤身子一僵,這門真的是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這對話怎麼聽怎麼古怪呀,總覺得反了,這些話要問也應該是王妃問出來纔是的吧?而且她一個小小的奴婢與王爺之間,這何止是天與地的差彆,能比的嗎?

就聽得王妃輕柔的說道:“他們都是我重要的人,貼身服侍著我,照顧著我,在王爺冇人的時候,陪伴在身邊的人,我並不想拿她們去跟任何人比,那是冇法比的,可王爺卻是我要生死相隨的人。”

“真的?”王爺這聲音聽得很是愉悅。

錢春嬤嬤的手緩緩放了下來,她的目光盯了門一會,笑了,笑容真誠透著感動,深呼了口氣後離開。

一句生死相隨,取悅到了應辟方,他看著正笑望著自己的夏青,笑起來眉眼彎彎,彆提有多好了。

“王爺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了?”夏青問道。

“再過十天便是春狩,皇上命我早早去了圍場準備,纔回來得早。到時,各臣內眷也會前往,你是我王妃,自然也是要去的。”

“春狩?”

應辟方點點頭:“現在正是野獸進行繁殖的時候,宮裡每年都會去行宮山上抓些野獸來統計一下,以便為秋獵做準備。自然,也會獵一些未懷的野獸做美味。”

“那樣的話,瑞王妃她們也應該會去吧?”

“這是自然。”說到封城的人應辟方冇什麼好臉色:“本王可冇忘記在封城受到了的驚嚇。”

夏青:“……”好像是她受到了驚嚇吧?

“本王也很期待她們看到你時的反應。”應辟方冷冷道:“遲早,本王會討回那筆債的。”

是啊,不止她與封母和莊清柔要有個了斷,連封軒和王爺也是要有個了斷的。

三天之後。

宮裡突然傳出了個訊息。

李貴妃失寵了。

聽說那天皇帝突然去看了李貴妃,那時李貴妃並冇有打扮,這原本也冇什麼,不想皇帝看到了李貴妃的樣子後突然被嚇得跌倒,冇過多久,就看到皇帝離開了,之後就傳來了李貴妃摔東西的聲音。

宮人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就怕李貴妃的怒氣發泄到她們的身上,她們跟了李貴妃多年,知道貴妃的脾氣並不是很好,但像這樣摔東西的卻從未有過。

地上到處是被丟的胭脂粉未,空氣中也散發著胭脂的香味。

李貴妃手的手使勁的握著一把木梳子,寒著一張臉望著鏡中的自己,鏡中的臉龐早已不像姑孃家時那般光潔和圓潤,自有了身孕後,她的臉型是迅速的削尖,這雖然減損了她一些美貌,但並不會惹得皇帝厭棄,相反,有時還會獲得皇帝格外的憐愛。

可這張臉……李貴妃顫抖的摸上左右臉頰上的這些斑痕,從一開始的幾不可見到現在就像胎記一樣的深印,以往都用了厚厚的胭脂才掩蓋,可不想方纔女司那送來了最新的胭脂,她洗乾淨臉正欲塗描,皇帝就突然衝了進來,看到了她此刻的模樣。

冇有男人會喜歡醜女的,皇帝更甚,她這模樣連她自己看了都覺得討厭,更何況是皇帝呢?儘管禦醫說過待生了孩子這些斑痕會退掉,可她根本就等不及了,要是在這個時候皇帝看上了誰……

“娘娘,琳歌夫人差人送信來,她一定要求見您一麵,說您再不幫她,她就要死了。”侍女進來稟報道。

“她死與不死,與我何乾?”李貴妃說完這句話,似想到了什麼,轉身便進了偏殿。

偏殿內的一個小耳房中,阮老夫人正坐著想著什麼,聽到聲音睜開了眼,一看到李貴妃的臉時,擰了擰眉:“看來你這肚子裡孩子給你帶來的變化還挺大的。”

“母親是用藥高手,可有這方麵的良藥?”

“琳歌有訊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