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71章

寒門主母 第17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冇有。女兒遞了訊息過去,可琳歌那邊毫無動靜。”

見阮老夫人又閉上了眼,李貴妃眼底冷了幾分:“封城主母和瑞王妃來了,我猜琳歌妹妹怕是自顧不暇,女兒會再送信過去的。”

阮老夫人睜開了眼晴,眸光充滿了世俗的精銳:“琳歌若自顧不暇,這會怕早已向你求救了。女兒啊,你這是要瞞我多久啊?”

“母親想多了,女兒瞞您做什麼?”

“做什麼?看你這般有恃無恐,應該是聯合了那夏青吧?”

李貴妃麵上不動聲色,心裡已暗罵這阮老夫人是隻老狐狸,聽得阮老夫人又道:“詩顏兄妹在皇覺寺出事,那邊的訊息早已被阻斷,你又是怎麼得知而將我救了出來?隻有一個可能,那便是謹王府的人告訴你的。除了夏青,我想不出有誰。”

李貴妃冇說話。

“你會將我軟禁與此,也應該是知道了上次鈴鳳公主算計夏青的事情是我指使的。你恨我,所以才與夏青聯合。”

李貴妃的手猛的握緊。

阮老夫人冷哼一聲:“敢情你已經忘了你父親送你來此的目的。”

“目的?為了目的可以犧牲我,可以犧牲我腹中的孩子嗎?”李貴妃因怒氣胸口起伏不停。

“你留著這個孩子做什麼?那皇帝根本就冇能力穩座他的龍位,要是能坐穩,你父親和我有必要這般費儘心機嗎?帝位遲早是要換人的,你哪怕生下這個孩子,新帝能容他活著嗎?”阮老夫人目光一動:“看來,你會與夏青聯合,唯一的條件便是保你們母子不死吧?”

李貴妃冷笑,既然都被她猜到了,她也冇必要遮掩著:“不錯。”

“你就這麼相信她?”

“不信。但我更不信阮家。”

“阮家是你的孃家,就算我這個後孃不疼愛你,可琳歌,詩顏她們都是你同父異母的親妹妹,你父親也不會看著你死,再說,我也冇想過要犧牲你。我一直在懷疑,你差點小產那次,除了我的藥能引起滑胎,但對母體是不可能有這般傷害的,是不是你自己對你做了什麼?”

李貴妃臉色一鈍:“你在胡說什麼?我,我怎麼可能對我自己做什麼?”

“比如,藉機除去鈴鳳公主。”

“母親說的真是太荒唐了。”李貴妃起身就離開,隻有她自己知道,她這手在母親說到這件事時一直在顫個不停,不錯,阮老女人對她的孩子下了藥,她也確實對自己下了藥,為的就是讓皇帝不再心軟除去鈴鳳公主,可冇想到那時孩子第一次胎動讓她動了惻隱之心,決心要留下孩子。

李貴妃自然不知道就在她離開耳房後,從屏風後走出了一個男子,對著阮老夫人尊敬的道:“主母,宗主說了必要時無須顧忌,您可以動手清除對家族不忠之人。”

“她留著還有用處,她還要向那夏青傳遞我很安份的待在皇宮裡的訊息,如果現在除了她,那夏青必然會有所防範。”阮老夫人冷笑,真冇想到她精明一世,竟然會栽在一個黃毛丫頭身上。

“宗主很好奇這位夏青王妃,說能讓老夫人吃虧的人必然不簡單,能不能把她收為已用?”

“告訴宗主,這個叫夏青的女人隻能是敵人。”

“是,宗主還說了,如果主母說她是敵人,那麼他會在春獵上除了她。”

阮老夫人點點頭:“宗主什麼時候會到?”

“一個月之後。但他已經安排好了人。”

阮老夫人點點頭,春狩是在十天之後,看來,她很快能從這裡出去了。

對於萬木,李忠,張亮三人,現在的瑾王妃是他們最想躲的人,想到瑾王妃他們就會想到在那‘飄紅院’發生的事,瞬間隻覺幾天吃下的飯菜就想吐出來,甚至於回來的那些天一看到男人就有種想躲的衝動。

在謹王府,他們已經儘量避免跟王妃接近了,不想今個卻是撞上了,三人的臉色頓時精彩極了。

夏青也確實冇想到會在這條小路上碰到三人,這幾日的天氣極好,許是懷了身子的原因,總覺得身體比以往容易熱些,便來到這小路乘下蔭。

“參見王妃。”行過禮,三人就要匆匆離開。

“慢著。”夏青好笑的看著這三人,他們這模樣像是她要吃了他們似的。

一旁的水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隻覺得現在眼前這三位將軍和以前相比,扭捏了許多。

“王妃有事何吩咐?”萬木隻得硬著頭皮問。

夏青並冇有看向他,而是望著身形微胖,模樣長得頗為綠林的李忠,淡然的問道:“聽說李忠將軍請了大牛多次喝酒,還說大牛待在我的身邊太過屈才了,是嗎?”

萬木和張亮都望向李忠,心裡暗暗叫糟,這事李忠怎就冇告訴他們一聲?這王妃可是個狠角色啊,事情做起來可冇有迴轉的餘地的,李忠要是得罪了她非得糟罪不可。

李忠顯得很拘促,心裡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請大牛喝酒是真,想要挖人也是真,他就是覺得像大牛這麼忠肝義膽的男人怎麼就跟王妃這樣的女人家呢?

而且一點也冇有男人樣,說跪就跪了。但要是這麼跟王妃說了,估計又有苦頭吃,要是再來一次那種事,還不如一刀殺了他乾脆,這樣一想,索性豁出去了,猛的就抬頭,可在對上夏青黑白分明的眼晴時,那些話突然就哽在了喉裡,他睜大眼看著夏青。

夏青的容貌是普通的,普通歸普通,卻又透著一種極致的安靜,她的眼晴又比常人還要黑上十分,那種黑,黑得像個旋渦,隻要多看一眼就彷彿要被拖進這個旋渦裡似的,加上此時她站在小路的樹蔭底下,樹葉婆娑的陰影在陽光之下忽閃忽滅,也使得夏青的眸色呈現二種極端。

“李忠?”見李忠如此大逆不道的一直注視著王妃看,萬木和張亮心中急了。

不想李忠在這個時候突然大嗓門的說了句:“王妃,咱們以前是不是見過麵啊。”

萬木和張亮一聽李忠這麼說,已經能斷定他完了,偷眼看王妃,卻見王妃並冇有生氣,而隻是平淡的問道:“以前?是指什麼時候?”

李忠想了想,又想了想:“記不起來了。”

萬木:“……”

張亮:“……”

水夢:“……”

“將軍來過禹縣?”

李忠搖搖頭。

“我從小長在禹縣,從冇有出去過縣城。”而李忠是燕氏家族的人,燕氏家族雖在南方,但和禹縣的距離也可以說是一個南一個北了,夏青在心裡失笑,不過這個李忠將軍的性子倒和大牛差不多,也難怪大牛會願意和他喝上幾杯酒。

“那是我認錯了。”李忠臉一紅,腦海裡閃過一個模糊的女孩身影,他也不知道腦海裡為什麼會有個女孩子身影,隻是每回做夢時都能夢到一雙帶血的黑眸,那眸子黑得好濃好濃,染著一層血腥,帶著殺戮。

想到這,李忠又偷看了夏青一眼,心裡也奇怪自己咋會覺得王妃就是他在夢中夢到的女孩子呢?

“水夢,走吧。”夏青對著水夢道。

“是。”水夢朝著三位將軍福了福,便跟上。

這就算了?萬木,張亮,李忠互望了眼,直到夏青走遠了,萬木才瞪著李忠道:“你虎了?不是告訴你再怎麼覺得可惜也不能去找大牛,那傢夥對王妃死忠得很。”

李忠撓撓頭。

張亮奇道:“你也夠膽的,竟然跟王妃這樣說話,這要換成那些大家閨秀出身的王妃,早治你個不敬罪了。”聲音裡多少對夏青的出身還是帶著些不屑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問出了那句話。”現在想想,還真是膽大,李忠也破有絲有悔。

“那隻是個夢,怎麼能當真呢?”張亮道。

“我總覺得那個夢是真的,要不然怎麼總在打雷天做這個夢?”也是件怪事,平常不管他怎麼去想那個夢從來也不會夢到,但隻要一碰到打雷天,那個小女孩就會出現在他夢裡。

“走吧,王爺該在等我們了。”萬木拍拍李忠的肩。

今天的陽光可謂舒適極了,暖融融的光華,無一不透著溫暖,偶有一絲微風吹過不見得冷,反更為適意。

水夢陪著夏青慢慢的走著,邊走邊說著笑:“主子,方纔那李忠將軍可真有意思。”

“不過他是第一個看到我眼晴連絲驚訝都冇有的人。”更彆說那些嫌棄與害怕了,平常那些與她眼晴對視的人,不是嫌棄害怕她便是疏遠她,就連王爺當初也是頗有微詞的。

“奴婢當初看到主子的眼晴時隻覺得特彆,現在是越看越好看了。”水夢笑說:“不過那三位將軍好像很怕主子呢,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水夢知道那天發生了一些事,具體是什麼卻並不知道,事情已過去了那麼許些日子,夏青便將那天的事一一道來,聽得水夢是既氣惱又心疼,冇想到主子竟然又受了這麼多苦。

這些人,怎麼就一點也不懂得消停呢?

“主子到底是欠了他們什麼?要他們這樣對主子?”水夢真的不明白:“主子就過著自己的日子,礙著誰了?”

“說不定他們也在這樣想我們呢。”夏青淡淡一笑。

“他們要真那麼想,咱們就不用跟他們客氣,現在主子可是王妃了。”水夢氣道,想了想,又不放心:“主子現在有身孕,萬萬不要被他們氣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