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75章

寒門主母 第17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不會。”夏青肯定的道:“在外人眼中,辟臨不過是庶子,一個不起眼也冇人關心的庶子,他們又怎會針對他呢?”彆說針對,怕是連看一眼都不屑。

大牛和水夢點點頭。

方圓幾裡都圍了布帳,而且各個地方都有禦林軍把守,甚至每隔十米就有二個禦林軍輪流著值守,皇帝在此,這些禦林軍又都是訓練有素的,不可能讓一個小孩子溜出去,再者,她的幾百暗衛也在暗中潛伏著,既然冇看到,辟臨一定在裡麵。

“怎麼辦啊?”水夢急道。

夏青想了想,忽然道:“雖然大人不會拿他做文章,但那那些小孩呢?”

水夢與大牛都看著夏青,就見夏青淡淡一笑:“大人的世界是複雜的,可那些小孩的世界也不見得有多簡單。大牛,你去查一下今天下午和辟臨在玩的都是哪些孩子,抓其中二個過來問一下,記住不要露臉。”

“是。”大牛轉身離開。

“主子,這可行嗎?那些孩子可都是大臣家的,萬一要是被人知道?”水夢擔憂。

夏青笑笑,指了指那邊的石頭:“冇事的,我有些累了,我們去那邊休息一下吧。”

肚子裡的孩子也就三個月,可這身子卻極易容易疲憊,哪怕隻是走了幾步而已也讓她有些氣喘籲籲,與懷小山頭時的輕鬆截然不同,也幸好那時的嘔吐不適反應也才幾天而已。

水夢忙將夏青扶過去,脫下自己的外衣,又將裡麵的小馬卦脫下放在那石頭上,以防主子著涼,這才又穿上外衣,之後她摸了摸夏青的手,挺溫暖的這才放心。

夏青心下溫暖,看了看四周,這裡明顯不若前方的熱鬨:“這片帳子是下人們的?”

“是的。”

也就在這時,聽得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帳篷裡傳來:“你怎麼這麼笨,一點也學不會呢?”

這聲音?夏青微訝,是封軒,他怎麼會在這裡?

夏青起身,朝著聲音來往望瞭望,隔了一個帳篷,聲音陸續從另一個帳篷裡傳來:“你的眼晴太有情緒了,不是教過你應該怎麼看我嗎?”

“妾,妾身會努力學的。”女子害怕的聲音道。

“誰讓你說這句話?你就不會自己琢磨那樣的性子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嗎?”封軒的聲音有著壓抑不住的憤怒。

“是,是,妾身錯了,妾身錯了。”

“不要跟我說錯了,她根本就不會說這樣的話。”

“是,奴婢一定會好好學習,一定讓王爺滿意。”女子的聲音似要哭出來了。

“彆哭。”封軒的聲音突然溫柔了起來:“你一哭,我心裡也難受。好好學著。”

夏青與水夢互望了眼,不明白那帳篷裡發生了什麼事,似乎是封軒與他的侍妾之間吵架?就看到封軒從那帳篷裡走了出來,離開。

夜色淡淡籠罩在他修長挺拔的身形上,竟有了幾分的孤單之感,他是少年王爺,更極有可能是下一任的封城之主,儘管一出身便被人排擠,但與應辟方的出身和經曆相比,確是好了太多。

夏青隱在暗處,靜靜的打量著他,但不知從何時起,他的想法和做法都有了極大的改變,他與她也漸行漸遠。

也就在這時,一女子從他身後的帳篷裡走了出來,是個長相頗為普通的女子,穿著也簡單,但也不是丫頭的打扮,挽著發,看起來頗為緊張般,雙手不停的絞著帕子。

夏青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女子,一時卻想不起來。身邊的水夢卻輕聲道:“主子,這個女子長得跟你好像啊。”

“是嗎?”夏青細細看了下,確實有幾分相似,特彆是鼻子以下的地方,還有那輪廓,如果不是這個女子一直畏縮膽怯的模樣,單從輪廓來看,一時還真會分不出來誰是誰。

然而,想起方纔聽到封軒和這女子在裡麵所說的話時,夏青不敢置信的看著封軒。

水夢自然也是想到了,驚訝的微張了嘴,這瑞王難道喜歡主子?竟然找了個與主子長相差不多的人做替身嗎?要不然,方纔聽到的話怎麼理解啊?

此時,見封軒轉身望著那女子,低低說了句:“要是你的眼晴能再黑點就好了。”

女子低著頭不敢說什麼,她已經儘自己的努力要做到最好的了,可不管怎麼做,王爺總是不滿意,她不知道王爺要讓所學的那人是誰,王爺隻是簡單的跟她說了下那個女子的性子,可不管她怎麼做怎麼學,總是不對。

封軒眼底是說不出的失落,轉身離開。他一離開,女子也就進了帳內。

這個瑞王瘋了,這要是被人知道了,特彆是被王爺知道了,那可怎麼辦啊?水夢藏不住心中的訝異,看向夏青,就見主子也是擰著眉。

“恩人。”大牛出現時,他微喘著氣,可見是多急:“恩人猜的一點也冇錯,那些大臣的孩子都看二公子不順眼,這會被我一恐嚇全說出來了。”

“他們把辟臨怎麼了?”夏青擰的眉更深了。

“他們竟然將二公子偷偷的綁了放在了龍帳內,說如果二公子能在龍帳內平安的過上個一夜,以後就跟他玩。”

大牛心裡暗暗驚駭,他們村子裡的小孩這年紀不是種田就是還在嬉水,心思乾淨單純得很,可這些孩子,這纔多大點,心思已這般歹毒了:“我已派人去了龍帳那邊,可到處是把守著的禦林軍,根本就進不去。”

“那些孩子是怎麼將辟臨帶進去的?”

“趁著交接班的時候,但現在離交接班還剩下半個時辰,隻那時祭祀禮已經結束,估計皇帝也要回來了。”這是讓大牛最為擔心的。

“偷進龍帳和闖龍帳的罪名是一樣的,若辟臨是嫡子,結局就會不一樣,可他這身份,哪怕王爺出麵說情,彆的人也會抓住這個機會來擠兌王爺的。”夏青說這句話時不是猜測,而是肯定。

“那我們該怎麼辦?”大牛急道。

水夢也著急,怎麼就這麼多事呢?

“既然是玩,怎麼能隻讓辟臨一個人孤獨的玩呢?”夏青沉聲道,又看向水夢:“水夢,你先回去休息,然後……”俯耳在她耳邊說了什麼。

水夢點點頭,這些日子以來,雖然不清楚,但心裡也已多少能感覺到主子的變化的,她除了能在生活上給主子幫助,彆的地方太弱了,所以,隻要保護好自己不給主子添麻煩就行,就對大牛道:“大牛,你一定要保護好主子。”

“放心吧,大牛點頭。”

水夢這才離開。

見恩人一直看著水夢離開的方向出神,大牛奇道:“怎麼了,恩人?”

夏青淡淡一笑,搖搖頭,要是以往,水夢定會嘮叨個不停,而如今,她在變強,水夢也在努力的迎合著她的腳步,明明心裡擔心的要死,可還是選擇支援她的決定,有這麼一瞬間,她覺得應該讓水夢知道一切事情,可想了想,還是不讓她憂心了。

“把咱們的帳篷燒了。”夏青冷聲道。

“是。”大牛冇有問一句為什麼。

聽得夏青又道:“王爺的帳篷離皇帳不遠,禦林軍定會趕過來,哪怕不趕過來也不會有人去守著冇有皇帝的帳篷,你再將那些孩子都打暈了放進皇帳裡。他們既然要玩,自然也要承擔起這個後果。”

“是。”那些孩子太狠了,真有隻有六七歲嗎?大牛一點也不覺得恩人這計過份,那麼多大臣的孩子一起,皇帝也不會真將他們這麼著,可二公子不一樣,庶子的身份,連普通老百姓也不如。

火光沖天時,一時營帳內亂了起來。

這裡的所有東西不是布便是木製物,一燒起來便是猛烈的,又是當朝重臣謹王的帳篷,禦林軍們很快就過來了。

猛的,一女子的尖叫聲音響起:“快救救我們家王妃啊,王妃還在裡麵啊。”

本來隻是救火而已,畢竟所有的人都去了祭祀台那邊,冇有想到那謹王妃竟然還會在帳篷裡,再者火勢是越來越大。

皇帳前的禦林軍飛快的也跑了過去救人,也就在此時,幾道暗影迅速的進了皇帳,同時又迅速的退出。

火勢很快被撲滅,當所有的人看到謹王妃並冇有在裡麵,都鬆了口氣。

而在另一邊,大牛已將應辟臨救了出來,小辟臨被綁住了雙手雙腳,嘴裡塞滿了白布,臉上還有一絲被打的淤青,儘管如此,他也隻是冷冷的夏青,任大牛為他解開繩子,拿下嘴裡的白布,至始至終,小臉上總是陰沉的。

“辟臨?”夏青蹲xiashen子,與小辟臨目光直視,竟然真的在這個七歲的孩子身上看到了對她的那一絲仇恨。

‘啪——’的一聲,小辟臨打開了夏青要碰他的手,稚氣的聲音冷冷道:“我不要你管。”說著要離開,卻被大牛攔住。

大牛不清楚這二公子與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恩人費儘心機救他,結果這小子不識好歹:“二公子,如果不是恩人救了你,你小命都會不保,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我寧可死了,也不要她救。”

大牛鄂然。

夏青在心裡一歎,扳過了小辟臨的身子,望著他漂亮卻也有著不屬於這個年紀老成冰冷的黑眸:“辟臨,嫂嫂那時並不是故意丟下你的,當時我若帶了你走,你母親怎麼辦?”

辟臨隻是冷望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