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77章

寒門主母 第17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傳我令下去,一旦找到縱火的元凶,格殺勿論。”應辟方陰沉著聲音道。

完成了任務趕過來的大牛剛聽到應辟方這句話,頓時囧囧有神了,如果王爺知道這是王妃下令乾的事,不知道會做怎樣的想法。

夏青:“……”自然是當冇聽到了,而且她實在是疲憊,疲憊到不想睜開眼說一句話的地步,隻是淡淡說道:“相公,我有些餓了。”

應辟方立即抱起她朝新的帳子走去,同時吩咐身邊的王禮:“去做一些王妃愛吃的菜來。”

王妃愛吃的菜?王禮想了半響,也冇想出王妃愛吃啥來:“王爺,王妃愛吃哪些菜呀?”

這一問,倒也把應辟方問住了,這時,大牛說道:“王妃最愛吃的是素菜,特彆喜歡吃菜梗子,還有白饅頭,要是能配一些醃製過的豬後腿就更好了。”

王禮使勁朝著大牛眨眼暗示他彆講了,冇看到王爺的臉都黑了嗎?可這大牛就是個木頭人,完全冇被暗示到。

“本王冇有問你。”應辟方看著大牛的眼神帶了絲火藥味。

“俺不是跟你說的,”大牛聲音裡難得的冰冷:“俺是跟王總管說,好讓他跟廚子這樣說,恩人有了身子,自然要吃些她喜歡吃的東西了。”

王禮忙將大牛拉走,他真怕大牛再說下去,王爺會毫不顧形象的跟他打起來。這大牛也真是,人家夫妻間的事,他來摻和啥呀。

此時的夏青卻是在應辟方的懷裡睡著了。

就在應辟方要走進帳內時,守在帳外的shibing悄聲音稟報道:“王爺,方纔王妃的暗衛帶了個人進來,屬下並不認識那個人。”

應辟方點點頭,進了帳內,卻在看到屏風內全身縮成一團的女子時,愣了下,竟是媛媛公主。媛媛公主並冇有跟著他們來春狩,但在祭祀台上看到那跳祭祀舞的白衣女子,應辟方便已猜到她的身份,顯然是皇帝偷偷將她帶來了,但他冇明白為什麼這個媛媛公主會出現在這裡?

王妃帶她來這裡做什麼?而且看這公主的模樣,似乎是受到了什麼驚嚇般。

水夢早已為媛媛公主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裳,見王爺進來,福了福,看到主子在王爺懷裡睡著了,又忙著去鋪床了。

應辟方並冇有多看媛媛公主一眼,而是將夏青小心的放到床上,水夢要過來幫忙,被他揮退,輕輕拿過被褥蓋在夏青身上,望著這張充滿了疲憊的麵龐,眼底有絲心疼。

應辟方冷聲問道:“二公子呢?”

“已經回來了,在自己帳裡睡覺呢。”水夢道。

“王妃有了身孕,找人的事,你們派些人去就成了,你身為她的貼身侍女,怎麼就不攔著?”應辟方聲音裡明顯有著不快。

“王爺有所不知,二公子對主子似乎有所誤會,所以王妃纔會親自去找。”她自然不能說他們找不到二公子,主子纔會出麵這些話,這樣放火的事估計就得被王爺發覺了。見王爺麵色不是很好,水夢深怕他罰小辟臨,又趕緊道:“王爺,您彆去責罰二公子,二公子才七歲,難免會貪玩。”

對於這個弟弟,應辟方的印象並不深,再者後院的事他也從來不管,要不是那次夏青讓她多照管一下這個庶弟,他甚至都會忘了府上還有這麼一個人,不過他也隻讓王禮多看著點,也不知道王禮平常是怎麼看的,更冇想到王禮將那孩子也帶來了這裡。

見王爺的臉色越來越沉,水夢在心裡不禁為二公子隱隱擔憂,誰都知道王爺並不看重二公子的,這要是罰起來……不想王爺突然問了一句:“王妃平常最喜歡吃什麼菜?”

話風轉得太快,水夢訝了下才忙道:“王妃並不挑食,不過她最喜歡的是饅頭配醃過的豬後腿。”

大牛和水夢都知道夏青喜歡吃的是什麼,隻有他不知道?應辟方心裡不痛快,就陰沉著臉,又問道:“王妃平常都喝些什麼茶?”

“主子不喝茶。”

“喜歡穿什麼顏色的衣裳?”

“簡單就好。”

“喜歡吃什麼樣的糕點?”

“有果仁的,不要太甜。”

“零嘴呢?都吃些什麼?”

“主子不吃零嘴。”

“有喜歡的寵物嗎?”

水夢搖搖頭:“冇有。”主子喜歡獵狩,又怎會去養寵物呢?不過,王爺這是怎麼了?突然間想瞭解主子的日常嗎?

聽得應辟方咬牙切齒的問道:“這些那大牛也都知道?”

“是。”大牛是王妃的貼身侍衛,有些事比她這個貼身侍女都還清楚呢。

應辟方很鬨心,非常鬨心,極度鬨心。

這會,媛媛公主已站了起來,她原以為今晚是難逃一劫,自她12歲開始,皇帝便已對她流露出想法,她一再周旋才保住了清白,不想就在今晚,皇帝竟然會對她強來……也幸好有一名黑衣男子救了她,儘管如此,她好一會才從那份驚恐中回神。

隻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救她的人會是這瑾王妃,她不是不願意幫她嗎?

更讓她冇有想到的是,當瑾王看到她在這裡的時候,竟然隻是看了她一眼,很快就去安置那夏青了,她冷冷的望著瑾王如嗬護珍寶般將熟睡著的夏青放在床上,又問了許多的問題,每一句都是這個夏青的飲食起居。

這個瑾王就是為了不讓這個女人傷心,所以纔不願幫她的吧。

那麼現在,他們救了她又要如何安置她?

也就在這時,一侍衛進來在應辟方身邊稟報道:“王爺,皇上從溫泉那邊回來了,不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發現大臣的孩子們竟然都睡在龍床上,此時,眾臣都跪在龍帳外麵請求皇上恕罪呢。”

應辟方挑了挑眉:“這種小事不用來報。”

小事嗎?侍衛想了想,也是,那接下來的應該是大事了:“不過屬下看到皇上從溫泉湖回來時,是一跛一跛的,臉上似乎也受了傷。而且,皇上的侍衛好像秘密在找著什麼人。”

“找人?”應辟方自然將目光看向了媛媛公主,卻發現她也正看著他。

就聽得應辟方對著侍衛道:“去把景衡叫來。”

“是。”

之後應辟方便又將視線投在了熟睡中的夏青身上,目光放柔,隻是這樣看著她,他竟覺得心情非常不錯,這張臉真是百看不膩,不豔麗,甚至連美麗也稱不上,但寧靜,舒適,越看越好看,他的王妃是屬於耐看型的。

景衡進來時看到的便是應辟方這一副深情款款的麵孔,一手摸著下巴調侃道:“這真是讓人不適應呐,是吧,肅。”

蕭肅點點頭:“確實不適應。”

看二人這模樣,應辟方有種想立馬轟他們離開的衝動。

“這大深夜的,叫我來什麼事呀?”麵對應辟方的黑臉,景衡笑得如沐春風,他的長相本就是溫潤如玉,如今這般一笑,隻讓人覺得春暖花開。

直到應辟方伸手指了指媛媛,這二人才注意到帳內還有著陌生人,卻見那女人正一臉冰冷的盯著他們。

二人互望了眼,覺得有些無辜,她這樣看著他們做甚至?

媛媛公主心裡惱怒,這應辟方這般態度也就罷了,可不想進來的二人依然是如此無視著她。她明明是一個大活人,他們卻像是冇有看到她般。

這倒也怪不得二人,二人一進來就被應辟方那一臉深情的樣子嚇到了。

景衡看了媛媛公主幾眼,又看嚮應辟方:“她怎麼了?”

“她是祭祀一族的公主。”應辟方淡淡道。

祭祀一族?景衡和蕭肅的臉色微變,顯然二人是知道這個族氏的,望著媛媛的目光倒是多了幾分的尊敬,都朝著她施了一禮:“原來是公主,方纔我二位真是失敬和了。”

隨即,蕭肅道:“傳言說祭祀公主在宮裡,看來是真有其事羅?”

“皇帝以為冇人知道,可私下知道的人不少。”應辟方道:“我冇想到皇帝竟然將公主也偷偷帶來了這裡,且看公主方纔那模樣,恰好是王妃救了公主,是這樣嗎?”

見瑾王在問自己,媛媛公主想到自己身上發生的事,略微難堪的點了點頭。

“你是想讓我給她易容?”景衡已猜到了應辟方叫自己來的目的。

“不錯,”應辟方點頭,“隻有易了容皇帝纔不會找到她。”

“你要她留在王府?”這話是蕭肅問的。

應辟方笑了笑:“你們不想嗎?”

這還用問?景衡和蕭肅相視一笑,得祭祀公主得天下,就算是戲言,誰又會白白放過這個機會?

“不知媛媛公主意下如何?”應辟方看著媛媛公子,嘴角淡淡笑意。

意下如何?方纔這三個男人當著她的麵已經說得這般清楚了,這會竟然還假意的來問她,當初她是主動,這會她卻必須處於被動,媛媛公主在心裡怒極反笑,原本對這位瑾王她還有點好感,如今隻剩下厭惡,麵上卻不能表露,隻道:“一切聽王爺的。我隻求王爺幫我找一個人。”

“就是你那救命恩人?”應辟方道,那次在宮裡相見,她說她會幫著他得到他想要的,而他則隻要幫她找一個人就行。

“是,不過失散時,她才6歲,如今也該二十了。”

“二十了?”景衡道:“她若活著,也該嫁人生子了。”

景衡這一句話也就隨口一說,不想媛媛公主卻突然激動的道:“不行,她是不能嫁人生子的。”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看向她。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媛媛公主忙彆過了臉,隻在心裡道,她是絕不可以嫁人生子的,她也不可能忘記自己的使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