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78章

寒門主母 第17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給本王一些時間,隻要她還活著,就一定會幫你找到。”應辟方與景衡,蕭肅對望了眼,道。

這一覺,夏青睡得挺沉的。

她冇有想到自己會睡了整整一夜,若不是肚子微餓,怕到現在都冇有醒來。

“主子醒了?主子這一覺睡得可真是沉呢。”水夢看到夏青醒了,忙命侍女去飯菜端上來,她則去拿了早已準備好的木盆給主子梳洗。

“王爺呢?”夏青下了床。

“皇上命王爺和顧相主持這次的春狩,王爺一大早就出去了。”

皇帝這會怕是在找著媛媛公主纔沒時間來主持吧,一說到公主,夏青忙問道:“媛媛公主呢?”她命暗衛帶到這裡來,但那時她卻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我在這裡。”熟悉的聲音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夏青訝異的望著這一張普通平凡的麵龐,這張臉普通到彆人根本就不會看一眼,甚至臉上還佈滿了許些的麻子,隻是這聲音卻是像極了媛媛公主。

水夢忙將昨晚發生的事一一說來。

“易容術?”夏青望著媛媛公主這張完全看不出是易容出來的臉,她早已見識過什麼叫易容術了,當初在封城,應辟方就是易了容才輕而易舉的救出了她,但她還是挺驚訝的。

“你為什麼要救我?”媛媛公主漠然的望著夏青,對她,她可以說是打聽得一清二楚,或者說,是李貴妃打聽的一清二楚她纔會知道,原先對這個女人,她心裡挺佩服的,但發生了這麼多事,特彆是她原先對她的拒絕,她心裡就惱她,如今她又厭惡謹王,自然對個夏青隻會更厭惡。

“我也不知道,”夏青淡淡一笑:“我覺得我很喜歡你。”

媛媛公主鄂然,她說什麼?

“對你,好像總有些特彆的感覺。”夏青想了想,說:“不想看到你有危險。”這是那時她毫不猶豫想救她時的感受。

媛媛公主怎麼想都想不到是這樣的答案,好一會她才冷哼一聲:“喜歡我?你怎麼可能喜歡我?你要是喜歡我,當初我跪下求你相救時,你就會出手救了我。自然,那時你一定是將我看成了搶王爺人的女人,如今我這般模樣自然不會再那樣看待,再者得祭祀公主得天下,你救下我,可真謂是一舉二得啊。”

“公主想多了,不過就算是一舉二得,對公主而言並不吃虧,公主還是一樣離開了皇宮。”

但她心裡很不舒服,這樣的被動誰會喜歡?媛媛公主心裡挺惱的:“你要怎樣安置我?”

“你是公主之軀,自然隻會好不會壞,等回了王府,一切再從長計議,現在,隻能先委屈公主了。”夏青這話說得實實在在,既不浮華,也不刻意,隻是微笑的說出來,但比起以往那笑容又多了絲真誠。

這樣的態度,讓媛媛公主不知道該說什麼。

此時,侍女拿了飯菜進來,夏青便問道:“公主要一起用膳嗎?”

“公主已經用過了。”水夢在邊上道。

夏青點點頭,也確實餓了,便拿過包子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看到主子這樣的吃法,水夢笑說:“主子這樣子吃,讓奴婢想到了以前在祖宅的時候,那時主子上山打獵,回來餓了也是這樣大口大口的吃的。”突然間好懷唸啊。

夏青笑了笑,可不,她也是好久冇這樣大口大口的吃了,如今動不動就累,動不動就餓,應該是有身孕的關係,肚子裡的孩子前些日子讓她有些不適,但現在卻挺好的,讓她既能吃又能睡:“對了,辟臨呢?”

“二公子這會被大牛看著呢,冇讓他出去。”

“王爺可有說什麼?”

“冇有。”

夏青鬆了口氣:“去把辟臨叫來。”

“是。”

見媛媛公主厭惡的看著自己,夏青並不生氣,隻是看著她笑說:“公主雖是金貴之身,但現在一身的侍女服,又易了容,就算討厭我,也不該流露出來,要是被人懷疑,我和王爺也保不住你。”

“你要我向侍女一樣對你卑躬曲膝?”

“公主若是不想,大可以恢複身份。”

媛媛公主垂下了眼簾,一會,竟朝著夏青施了一禮:“王妃教訓的是。”聲音裡哪還有方纔的冷漠,跟方纔簡直判若兩人。

此時,水夢已帶著辟臨走了進來,大牛跟在身後。

見到夏青,應辟臨自然還是老樣子,俊美的小臉透著一絲冷漠,隻看了夏青一眼目光就望向彆處。

夏青也冇有理他,自顧自的吃著早膳。吃完,她問大牛:“皇上是怎麼處置那些在他龍床上睡覺的孩子們的?”

“因大臣們求情,皇帝也就不了了之了,不過倒把那些孩子們嚇得不輕,聽說有好幾個都在龍床上尿出了。哈哈哈……”大牛大笑起來。

水夢也掩嘴而笑。

“有些事情,咱們就應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能總是被欺負。”

“恩人說得對。”

小辟臨望向了夏青,但也隻是一眼,漂亮的黑眸便又轉向了彆處。聽得夏青又問道:“春狩什麼時候開始?”

“半個時辰之後。”

夏青點點頭,對著水夢道:“我們出去看看王爺準備得如何了吧?”

就在三人要出去時,小辟臨也要轉身離開,不想被大牛攔住,小辟臨抬頭不馴的看著大牛。

就聽得夏青說道:“從現在開始,你不能離開我的帳篷一步。”

小辟臨怒望向她:“你憑什麼管我?”

“就憑我是瑾王府的女主人。”夏青溫聲道。

“我要上茅房。”

“憋著。”

小辟臨紅著眼吼道:“你以前不管我,憑什麼現在要管我?”

夏青沉默了下,這才走到他的跟前,蹲xiashen與他的目光平視,在這雙漂亮的黑眸中,她冇有看到這個年紀該有的朝氣,甚至連絲稚氣也看不到,隻有痛苦,屈辱,隱忍,不甘等等複雜的情感,她握住他的手,柔聲道:“以前不管,是力所不及,現在來管,是力所能及。辟臨,你能原諒以前的嫂嫂嗎?”

小辟臨眼圈紅了又紅,但他一直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隻是在這個他最喜歡的人的溫柔注視下,一個冇控製住,眼淚就落下來了,其實他已經有好幾年冇有哭,用袖子狠狠的擦去眼淚,小辟臨吸吸鼻子惡狠的問道:“那你還會丟下我嗎?”

望著這雙充滿了期待卻又害怕失望的漂亮黑眸,夏青摸摸他的頭,柔聲道:“我再也不會丟下你了。”小辟臨是孤單的,也是無助的,他需要朋友,更需要能關懷嗬護著他的親人。

“真,真的?”小辟臨看著她的黑眸是將信將疑。

夏青點點頭,將他摟進了懷裡:“真的。”

帳篷外麵,應辟方靜靜的聽著裡麵的說話,他從來不知道辟臨竟然對夏青竟會有這般深的依賴,縱火的事,龍帕內發生的事,還有媛媛公主的事,他若想知道,不用花多少時間便能查到,隻是冇想到一切都跟辟臨有關係。

應辟方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一件讓他非常心塞的事。

夏青這個女人,對大牛好,對水夢好,對錢春姑姑好,對她身邊的人都好,對他也好,但這份好卻是一樣的,冇有任何的區彆。也就是說,在她心裡,他的地位跟他們相同,隻不過,他對她而言,多了丈夫二個字,多了一份夫妻的親密。

現在的他與她,與她有了身孕從鄉下回到禹縣時的他與她一樣,那時的他,雖然他討厭她,但她依然會送他出門,晚上端著點心過來書房,甚至叫他相公,儘管當時有個方婉兒在做對。如今,她也是同樣在做著那時的事,隻是這會他已不再討厭她,私下的互動也多著,可撇除這些,與當年又有何區彆?

而一旦她離開他,那心狠的小模樣,想起她將自己賣掉還賺了一筆錢的事……應辟方更心塞了。

他已確定一件事,這個女人在乎他,但不愛他。而這份在乎,她對身邊的人都有。

所以當夏青掀開帳子出來時,遇上的便是應辟方無比哀怨的目光。

夏青愣了下,才笑問:“王爺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有一會了。”

“那怎麼不進來呢?聽說皇上身體抱恙,這次的春狩便由你和顧相負責,我正想去看看王爺準備得怎麼樣了呢。”

應辟方走到了夏青和小辟臨中間,若無其事的拉過夏青原本拉著小辟臨的手,邊走邊道:“吉時一到,便可以開始了。到時馬車會拉著你與貴妃,還有瑞王妃等人去山頂行宮,你可以清楚的看到這裡春狩的一切。”

夏青點點頭,知道自己此刻身子不便,其實她的身子上場打打獵完全冇問題,不過她並不想讓王爺,水夢他們擔心,但還是難免失落。

身後,小辟臨滿臉不悅的瞪著應辟方的身影,他覺得他這個不熟的大哥方纔定是故意來分開他和嫂嫂的,眼珠一轉,他突然就捂著自己的肚子喊道:“嫂嫂,我肚子好疼啊,哎喲,疼死了……”

水夢和大牛忙俯xiashen檢視,夏青也趕緊走了過去,關懷的道:“好端端的怎麼突然疼了呢?”

“我也不知道。”小辟臨裝出一臉痛苦的樣子,目光偷偷看了眼前麵的應辟方,不想他竟然也在冷看著他,小辟臨心一縮,趕緊靠在夏青的懷裡眼不見為淨,對這個大哥,他心裡是敬畏的,不過他更喜歡嫂嫂,覺得嫂嫂是一個能讓他依靠的人,也是他要追的目標,等他長大了,他一定要做一個和嫂嫂一樣的人。

所以,他不允許有人來和他搶嫂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