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80章

寒門主母 第18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走出屋子,印入眼的是一個村莊,村子大小不知道,但那泥牆,狗叫,孩鬨的聲音卻是她所熟悉的,這是一個真正的村莊。

到底是誰把她帶到了這裡來?目的又是什麼?方月?這裡的人叫她方月?

那個要害她的人竟然還給她弄了個身份?那人的目的是什麼?她當然不是方月,可如果這裡的所有人都認定她是方月的話,難不成背後的那個人收買了整個村子的人?

夏青被自己匪夷所思的想法震驚。

夜風清涼,夏青隻穿了單薄的裡衣,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已經是晚上了,也就是說她消失了一整天,王爺應該是知道了。

“走啊,愣著做什麼?”一人狠狠的推了推她。

望著這一張張極度厭惡她的麵龐,夏青此刻是毫無頭緒可言。

她被關進了一間陰暗的祠堂,祠堂離村莊有些路,很老舊,僅有一扇破舊的窗戶,月光從這個窗戶裡漏了進來也算是帶了點光亮進入。而最裡麵,則放著數百個牌位,牌位前是一個結了蜘蛛網的燭台,透過月光,夏青靜靜的看著它們,都是姓方的,方氏祠堂。

“你說把她關在這裡會不會被嚇死?”門口傳來了鎖門的聲音,有人在輕聲交談。

“誰知道呢,這裡陰森森的,連男人都害怕。”

“聽說前幾年就有一人被關在這裡活活被嚇死了。”

“快走快走。”

害怕?夏青是冇有的,有時上山狩獵過夜,甚至是睡在墳頭的,此刻,冷倒是真的。不過她消失了這麼久,暗衛都冇有找到她,隻能說明將她偷運出來的那個人實在是高明,冇有人會想到她的車廂底竟然藏了二個殺手。

這是一場早已布好的局。

可要在狩獵場將她運出來,這不是簡單的事,且不說媛媛公主失蹤皇帝加強了戒備,單能把她從幾萬禦林軍偷出來……

夏青的腦海裡閃過幾個猜測。

但不管怎麼想,她也應該先逃出這裡再說。夏青打量起四周來,一扇窗戶一窗門,都有些破舊,祠堂破舊成這樣都冇來修理,想來整個村子並不富裕。夏青走到門後,透著月光細細瞧著,好好的一頭門因常年不修已然腐爛了一角,她若用力踢它,不見得這門有多硬。

隻是,她肚子裡有孩子。

疲憊湧了上來,夏青坐到了一旁跪拜用的凳子上,思索著整件事件發生的經過。

背後的那人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不直接除了自己,而這般大費周章的佈局?

就在夏青怎麼也想不出原因之時,木門突然被打開,幾根火把瞬間將這破屋照得通亮,同時,一個大麻袋被狠狠拋了進來,落地的同時是一記痛苦的**。

就在這些人要離去之時,夏青忙道:“幾位大哥,能留下一根火把嗎?”

“都要死的人了,留火把乾嘛?”村民說完,毫不留情的又將門關了起來。

祠堂又暗了下來,夏青趕緊走到麻袋旁邊,試探的叫了聲:“水夢?媛媛公主?”

麻袋內的人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夏青冇再猶豫,直接將麻袋解了下來,卻在見到麻袋裡的人兒時,驚撥出聲:“貴妃娘娘?”

任何人都有可能,唯獨李貴妃不可能,但現在,最不可能出現的人竟然被綁在了麻袋裡丟進了這兒。

李貴妃的臉上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髮髻淩亂,鬢角髮絲緊緊的粘在臉上,妝容已花,麵色慘白,在這樣的夜裡看起來猶如厲鬼般。

“娘娘?”

“孩,孩子,我……的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因為痛楚,李貴妃的整張臉變得扭曲。

夏青迅速的將麻袋全部扯開,隻見貴妃的xiashen早已被鮮血淋濕,她心中一驚。

無法去想李貴妃為什麼會在這裡,當務之急是先救人,夏青起身狠狠的拍打著門:“來人呐,快來人呐,有人要死了,快來人呐,有人要死了……”

“吵什麼吵?你們二個都是將死的人。”門口有二位村民守著。

“幾位大哥,行行好,給請個大夫吧,她肚子裡懷著孩子啊,現在全身是血,快去給她請個大夫吧。”夏青拚命拍打著門,大聲喊道。

“女人大肚子流血又不是冇見過。”門口的人不以為意。

“這裡是祠堂,血染祠堂那是多不吉利的事情啊,你們就不怕方家祖宗來怪罪嗎?”夏青大聲道。

“怪罪也是怪罪到你們身上啊。”

夏青握緊了拳,眼底已漸顯了戾氣,她快步走到李貴妃身邊:“娘娘,你支撐住,相信救我們的人應該很快就來。”

“孩子,我的孩子……”李貴妃的臉色接近慘白,她全身痛的哆嗦,躬起身子護著肚子,可血卻是越流越多,腿上是,此時連手上都是,大半個身子都被浸在了血水之中。

夏青緊咬著唇,臉色比起李貴妃來也好不到哪裡去,這麼多血,這腹中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但這會她毫無辦法:“娘娘,你要撐住。”

“我的孩子會不會有事?”李貴妃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手突然抓住了夏青的手,使得夏青的手腕也都沾滿了她的血。

望著這雙原本該是高傲倪人的鳳眸,如今看著她卻帶了絲的祈求,夏青沉默了一會,還是如實以告:“流了這麼多血,孩子怕是難保。”

“我不信,我不信。”李貴妃慘叫道,隨即她又捂住了肚子:“好疼啊,好疼啊……”

李貴妃的肚子已經快八個月,難道……冇有任何猶豫,夏青狠狠將李貴妃的衣褲撕開,支起了她的雙腿,顫抖著聲音道:“娘娘,孩子要出來了,你一定要鼓足了力氣使勁往外擠。”

“啊——”李貴妃的聲音已然無力,但她仍憋足了氣,雙手使勁握成拳,拚命的將氣用在xiashen,如果他不使勁,他的孩子將真的不保。

木門猛的被敲了一下,外麵守著的人喊道:“大半夜的喊什麼喊,不許喊。”

李貴妃的喊聲充滿了痛苦,此刻,她唯一的信念便是要生下孩子,不能讓孩子死在她的腹中,這個孩子在她肚子裡幾翻苦難,若是生不下來,她又如何對得起孩子,對得起自己?

“娘娘,再使把勁,孩子快出來了。”

“彆喊,大半夜的,你們要把死人都喊活了嗎?”守著的男人又猛拍了拍門。

“晦氣。”

“你們再喊試試?。”

夏青抿緊了唇。

“啊——”李貴妃的聲音更為痛苦了,可下一刻,她突然冇了聲音,竟然痛的昏了過去,而她的xiashen,依然還冇怎麼開,情況是越來越危險。

“娘娘,醒醒,貴妃娘娘?”夏青拍打著李貴妃蒼白無血色的臉,然而,並冇有什麼反應。

夏青又一次狠狠的拍打了下去,拍得極重,重到她都覺得自己的手麻木了。

李貴妃這才緩緩的醒來,看到夏青時,嘴角有了一絲苦笑:“我冇力氣了。”想來,她是要死在這裡了吧?

“不行,你必須要有力氣,為了孩子,也為了你自己能活下去。”夏青厲聲道。

“是阮氏的人,是我父親,是他把你從行宮山裡帶到這裡來的,可我冇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也會這麼對我。”李貴妃顫抖的聲音裡,恨意濤天,那是他的親生父親啊,她一直以為一切當初害她孩子的都是阮老夫人的主意,她的父親對她總有點兒慈悲的,所以在得知父親要對付夏青時,她竟還想著幫襯著父親,要是能得到父親的喜愛,說不定整個阮氏都會交到她手裡。

然而……

“娘娘,彆再說話,你再這樣下去,孩子真的會冇命的。”

“我不行了,我真,真的冇有力氣了。”

“你若不堅強,誰替你堅強?”夏青吼道。

李貴妃一怔,她從冇有見過這個女人動怒,月光之下,夏青的眼黑得離譜,竟讓這張本該平安的臉變得異常的恐怖,可那眼神裡的堅定卻極為暖人的心。是啊,她若不堅強,誰替她堅強?

可是,可是,李貴妃喃喃:“父親太強大了,我根本就鬥不過他。”

“那就慢慢鬥,我隻問你,你要不要這個孩子?”

“要。”

“那就生。”

望著夏青的黑眸,怪異的,李貴妃竟覺得自己有了力氣,這一次,她狠狠的用足了力氣生孩子。

“很好,開了,開了,再加把勁。”夏青吼道。

此時,木門傳來了開鎖的聲音,邊開邊有人在大罵:“讓你們不要鬼喊,竟然不聽?非得打一頓才肯聽話。”

夏青看了門一眼,又望向了放牌位的地方,起身將牌位前的一個燭台拿在了手裡,同時,門開了,那男人話還冇出口,頭已被燭台砸中昏了地去,另一個守門的男人見了,拔腿就要跑,夏青追了出去,追出前望著愣望著她的李貴妃吼道:“生——”

“啊——”李貴妃又開始了慘叫。

跑出去的男人這腳還冇開跑幾步便已被夏青追上,見自己跑不掉,方纔雖然被她打暈人的樣子嚇得隻知道跑,但這會他卻不怕了,不過就是一個女人而已,這般想著,手中的棒子已經狠狠朝著夏青揮去,可不想這棒子纔打下,脖子便被人勒住。

夏青一個轉身繞到了他後麵。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村民嚇得趕緊將手中的木棒丟掉。

“說,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夏青厲聲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