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81章

寒門主母 第18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村民已嚇傻了,他不知道一個女人為什麼力氣會這麼大。

對夏青而言,連野獸都打過,更何況是一個村民:“跟我睡在一起的男人是誰?”

“是村裡的王小狗。”

“是不是有人給你們錢讓你們在那個時間衝進來抓姦?”

“冇有,冇有,是小狗家的娘子說你勾引她男人,才讓族長帶著大家去抓姦的。”

那是她想多了,夏青又道:“方月是誰?”

村民傻愣了下:“方月不就是你嗎?”

“那你們都認得我?”

“不認得,但我們都知道你是隔壁村的啊。”

這麼說來,確實是有方月這個人了?夏青放了他,村民見自己自由了,自然是拔腿要跑,可他才抬腳,夏青手中的燭對已經對著他脖子打了下去,村民很快就昏倒在地。

看了看周圍,離村莊有一定的距離,也幸好這祠堂在村子外圍,要不然村民們都圍過來還真是難以對付,夏青轉身就要往回走,可不想才走了幾步,肚子便隱隱有些疼痛,他輕撫上小腹,好一會,小腹的疼痛才緩解。

夏青握緊了雙拳,她的雙手冰冷,雙腿也在微微顫抖著,深呼了口氣,平定了下情緒,這才朝著祠堂走去。

李貴妃的孩子終於出來了,一出來她便昏死了過去。

孩子全身發青,發冷,眼晴死死的閉著,若不是那肚子還有起伏,夏青幾乎以為會是個死胎。她走到被她敲昏的男子身邊,脫下了他的外套給孩子裹上,不到八個月的孩子,能不能活下去是個問題,儘人事,聽天命吧。

夏青走到李貴妃身邊,蹲下身,再次拍打著她的臉。

李貴妃緩緩醒來,此時的她,連個抬個手的力氣都冇有,目光無力的望著夏青懷中的孩子:“活著嗎?”她一心想生個龍子,但這會,什麼龍女龍女,隻要是活著的就好了。

“氣息很微弱。我們得儘快給他找個大夫,你能走嗎?”

“我……我想睡覺。”李貴妃微弱的道。

“你這一睡,有可能會睡死過去。”

“我的孩子,夏青,我與你之間並冇什麼深仇大恨,這一次算我欠你的,來世做牛做馬我都願意。”如果她早些告訴夏青阮家宗主要對她出手,或許還能避免這場禍事,可她卻一心以為那個父親會對她有點父女之情,甚至還想著得到阮家的勢力,現在想來簡直是愚蠢,阮家怕早就要殺了她:“我隻求你照顧我的孩子。”

“我不覺得你的孩子能活下去。”夏青將手中的孩子放到李貴妃身邊,讓她看清孩子的模樣。

李貴妃猛的睜大了眼,她的孩子渾身發青,看不到一絲活的氣息,如果不是夏青說他還活著,她幾乎會為孩子已經……

“你生下他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接下來會有的風險,既然不想養他,又把他生下來做什麼?你以為我就那般的仁慈?會幫你照顧孩子?”夏青冷冷的道,平靜的聲音聽在這樣的夜裡更冷了。

李貴妃一怔。

“自已的路自己走,你連活下去的信心也冇有,我又憑什麼幫你照顧孩子?”

“可是我,”她是真的冇有力氣了,真的想閉上眼晴就這麼一了百了。

“你要麼跟我一起離開,要麼和孩子一起死在這裡。”夏青冷冷看著她,“李貴妃,在此刻我冇有拋棄你,不是因為你該救,而是我珍惜生命,不僅珍惜自己的,也珍惜彆人的。可如果你連自己的命都不珍惜,我同樣也不會來憐憫你。”

李貴妃的臉失血過多,白得嚇人,她望著夏青,因為這翻話目光也漸漸的堅定了起來,是啊,如果自己都不愛惜自己,又怎能讓彆人來愛情她呢?李貴妃道:“我要活著,而且要活的好好的。”

夏青抱起了孩子,將手伸向她。

李貴妃將手交到了夏青手裡,在夏青拉起她的那一刻,她覺得夏青的手與她一樣冰涼,且手似乎在顫抖著,很輕微,若不是相碰,根本就看不出來。自然這個被她忽略了,這會她想的是如何才能離開這裡回宮,如何才能讓孩子活下去。

祠堂雖然是在外圍,但要離開卻必須得從村莊裡走過,幸好現在是晚上,大部分的人已經入睡了。

就在二人離開了祠堂後,三個黑影突然出現在祠堂裡,當看到裡麵的情景時,一人道:“我們來晚了,她們已經跑了。”

“宗主說得冇錯,那個夏青確實應該直接殺了她。”

“如果不是那個女人突然來求宗主這麼做,在昏迷她的時候我早已了結了她。”

另一人望著地上的血漬,那血是朝著村莊的方向消失的,也就是說她們是往這邊走的:“你去稟報宗主,我們繼續追去。”

“是。”

夜,亮得透明。

李貴妃看著夏青拔了無數的草裹住她的腳,甚至裹到了大腿處,她其實站不太穩,總覺得自己隨時會昏厥,隻憑著毅力在強撐著。之後,這個女人就拉著她往回走,躲在了一處稻草堆中。

她不知道她在乾什麼,明明走了這麼遠的路為什麼還要原路返回,隻是當拉著她躲進了乾燥的稻草堆中時,竟覺得這稻草堆實在是太溫暖了,她很累了,很想躺下一,哪怕就這樣去了,直到眼晴看到三名黑衣男子突然從天而降,睡意也在這瞬間消失。

她們和黑衣男子間的距離很近,近得能聽到他們的說話聲,他們要殺夏青,要殺他們,李貴妃隻覺得自己因害怕全身顫抖個不停,直到夏青的手突然握住了她。

李貴妃看向她,她的手比她的還冷,但她異常的冷靜,目光冷冷注視著那三個黑衣人,眸底透著一份堅毅,就是這從堅定讓她不安的心漸漸穩了下來。這時,黑衣人朝著她們方纔走過的路找去,她也才發現一路上有著她的血跡。

直到黑衣人消失後,李貴妃顫顫的問道:“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逃。”夏青的回答乾脆果斷。

李貴妃點點頭,纔要起身,卻在看到懷中孩子轉青嘴唇時失聲道:“孩子,孩子?”

夏青望向那孩子,如果孩子剛出生時全身發青的話,這會已轉至青灰了。

“孩子,我的孩子……”李貴妃痛哭,但不敢大聲的哭,隻能壓抑著。

“這孩子命很硬。”夏青看了孩子一眼,摸上了他的手掌心。

“什麼?”

“他的手掌心是溫的,臉色會如此,應該是被風吹的。”夏青用衣裳將小孩子的頭也鬆鬆矇住:“這樣就可以了,現在我們必須離開這裡。走--”

夏青並冇有朝村莊走,而是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那裡是一座小山丘,山丘樹木稀朗,從這裡看去,能清晰的看到幾座墳頭。

“我們行嗎?”李貴妃冇有信心。

“你們當然不行。”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在平靜的夜空下猶如一聲音悶雷。

二人迅速轉身,不知何時,身後竟站了十幾人,為首的一人年約五十左右,身形挺拔,頗有幾分剛硬之感,目光如炬,帶著厲色,正高深莫測的望著她們,他的身後,則是十幾名黑衣人。

“父親?”看到來人,李貴妃目光充滿了怨恨。

阮老宗主看了李貴妃一眼,那目光就像是在看著陌生人般:“冇想到你不僅未死,連孩子都生了。倒是命大。”

“我是你的親生女兒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李貴妃恨聲問,對這個父親,她長這麼大隻見過三次麵,可每一次,他都是對她慈愛有加的,所以她才抱了一絲幻想,可冇有想到他下手竟會這般的狠。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將你母親囚禁的事嗎?”阮老宗主與那些相同年歲的老爺們不同,他的表情一直是剛硬的,哪怕是一個動作,都像是一個久經沙場的戰士那般硬氣,他的臉上看不到一點的柔軟。

“所以你要殺了我?連你的外甥也不放過?”

“做大事者不拘小節,管不了那麼多。”

李貴妃的心早已冷了,如今聽到親生父親這般說,對這個父親,對阮家,除了恨再無其它。

阮老宗主看向夏青,見這個女子隻是很冷靜的望著他,眼底看不到任何的驚慌,她的眼底與他一樣,冇有軟柔,隻有剛硬,剛硬?他的硬是無數次的殺戮練出來的,那麼她呢?

阮老宗主的目光又望在了夏青手裡握著的台燭上,她握得很緊,一副隨時準備戰鬥的模樣,這一刻,他竟然看不出她的實力,明明就是一個弱質女流,明明她的功夫也僅僅是從小的獵戶身手而已,也正因如此,纔會覺得這個女人莫測。這樣的人,也難怪玉錦兄妹會敗在他們手中,至於他的夫人,應該說是敗在了二個愚蠢的孩子下的。

從她進入瑾王府,打算直接將夏青殺了卻被一隊突然闖入的刑部官兵救了後,皇宮設計貴妃小產嫁禍,二次用藥殺發也未隧,利用燕氏嫡女殺瑾王長子失敗,再對顧相紅用藥,以引起瑾王與顧相的矛盾等等這一些,都隻因阮詩顏的愚蠢而失敗,如果他這個女兒稍微聰明點,這夏青也不至於還活到現在,而那二十萬阮家軍這會更不會被收紡進應家軍中。

“死前,你可還有話要說?”阮老宗主問夏清。

“將我弄成方月,是誰的主意?”夏青開口問。

“我的夫人視你為勁敵,讓我一度想招降了你,她既然覺得你有這樣的資格與她一較高下,你倒來猜猜,這是誰的主意?”

夏青吐出了三個字:“莊清柔。”

“怎麼覺得是她?”

“因為方月的罪名。”

阮老宗主目光如炬:“私通罪。”封軒那些事,他自然早已清楚。

“不錯。”這是她的猜測,莊清柔一直認為她與封軒私通,是她勾搭了封軒,是她搶了封軒,要不然當初在封城,也不至於這樣對她,如今知道那時她早已是瑾王的妻子,這心裡的恨該是更濃了吧。

所以纔給她設計了這麼一出,讓她成為方月,一個與彆的男人私通的女人。

她瞭解過這阮老宗主,絕不是個拖泥帶水的人,他要取她性命,隻會乾淨俐落的取她人頭,一如現在。那麼剩下誰對她有如此怨恨的?

剩下的屈指可數了,不過如果不是這出安排換成了彆的,恐怕她一時也懷疑不到莊清柔身上。她冇料到的是莊清柔竟然與阮家已勾搭在了一起,換句話說,那封軒與阮家已經聯合在一起了。

阮老宗主眼底有絲欣賞,他喜歡果斷聰慧的人,這夏青若是能為他所用,必然有一番作為,隻可惜,他隻能在這裡殺了她。

見這阮宗主朝著手下揮了揮手,夏青握緊了手中的燭台。

李貴妃抱著孩子,緊緊的站在夏青的身邊,她望著夏青透著堅毅的輪廓,如果不是因為她,這個女人應該早就離開了,也不至於讓她自己處在這般危險之地。

低頭看著兒子的臉漸漸退去青色,似乎暖和了起來的樣子,而自己的意識卻有些昏沉,她的下身血一直在流著,李貴妃知道自己是真的堅持不下去了,深吸了口氣,她在夏青耳邊道:“你走吧,我可以拖住他們一會。你一個人一定能走得掉的。”

夏青看了她一眼,見她的臉色在月色之下接近死灰,她的心也一緊:“逃不掉,戰鬥吧。”這些黑衣人都是高手,彆說這麼多人,就算是一個人,她也不是他的對手,她不會功夫,最多是與野獸戰鬥的經驗,對付一般人士兵可以,對付村民也可以,但要對付一個訓練有素的影衛,她不是對手。

李貴妃緊咬著下唇,聽夏青這麼說,知道這次是要死在這裡了:“你不怕嗎?”為什麼到這個時候了,這個女人依然還能這般冷靜?

夏青看了看周圍,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手指般粗的木棒給李貴妃:“我不輕賤生命,我有長輩要孝順,有兒子要照顧,還要和丈夫白頭到老,如果逃不過,那就戰鬥到最後一刻。”而且,她相信她的丈夫,她的男人會來救她的。

李貴妃愣愣的接過了這根對她來說有與冇有一樣的木棒,為什麼她覺得一夜而已卻從這個女人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她朝她吼‘你若不堅強,誰替你堅強’。

她說‘我珍惜生命。’

她還說‘我有親人要孝順,有兒子要照顧,還要和丈夫白頭到老,如果逃不到,那就戰鬥到最後一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