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83章

寒門主母 第18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莊清柔一怔:“王爺在胡說什麼呢?瑾王妃失蹤,怎麼可能與我有關?”

“你還不承認?”

“王爺無憑無據,可不要隨便亂冤枉人。”莊清柔滿臉的委屈。

“來人,帶進來。”封軒說完,幾名侍衛便帶著一名滿身是血的侍女走了進來。

當看到自己的貼身侍女被打得這般慘,莊清柔臉色一變:“王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她已經招了。你在那馬車上動了手腳,說,你將夏青帶去了哪裡?”

“王爺,就算她說了什麼,那也是屈打成招。”莊清柔自然不會承認什麼:“你為什麼不去懷疑你的母親呢?”

封軒臉沉了下來。

“在封城,不管你母親對她做了什麼,明的暗的,你都把這些算在了我的頭上。”莊清柔漂亮的杏眸有了淚花,但倔強的冇讓它們流下來:“你們母子情深,你不忍去苛責你的母親,隻能找我宣泄,我認了,可現在,你又要把這種事丟我頭上,你對我公平嗎?”

封軒抿緊了唇。

“就算不公平,至少你還在我身邊,我能忍著,但你竟然納了琳歌為妾,就因為她的一個動作像極了那個賤女人。”f

“我說了,彆再讓我從你口中聽到說夏青一個賤字。”

莊清柔冷笑,滿滿的譏諷:“她不賤嗎?她和你認識之前早已是瑾王的妻子,甚至還有一個兒子,可她還勾搭你,這不是賤是什麼?”

‘啪——’封軒朝著莊清柔狠狠的甩出了一個巴掌。

莊清柔撫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封軒,從成親至現在,封軒和她總是為了夏青而爭吵不斷,她說不得這個女人,更罵不得這個女人,但從冇有像現在這樣打她。

“我說錯了什麼嗎?”莊清柔聲音轉厲,已帶了哭腔:“甚至,甚至你還寵幸了一個長得像夏青的奴婢,也將她封為了夫人。你把我這個原配夫人置於何地?你在心中可有半點尊重過我?”

“我隻問你,這次夏青的失蹤,你到底有冇有參與?”

“有又如何?”

“她到底在哪裡?”

“哪裡?哈哈哈……此刻,她應該已經被浸豬籠了。”她要夏青這個賤女人這輩子不得善終,死了也變成孤魂野鬼。

“你說什麼?”封軒惱得一手握緊了腰中的劍。

“想殺我?你不敢。”莊清柔直起身子仰起頭,傲然的看著他:“你還需要我家族的幫忙,你不敢得罪他們,封軒,信不信我現在這模樣被我父親看到了,他便不會再幫你穩住你在封城的大哥。”

也就在這時,一名侍衛匆匆進來稟道:“王爺,李貴妃和瑾王妃被救回來了。”

“什麼?”應辟方和莊清柔異口同聲,一個驚喜,一個不信。

“怎麼可能?”莊清柔失聲道,她花了多少銀兩才讓那阮老宗主答應給她演出這麼一場戲,阮家是什麼人?當今的十大家族,阮家的情報網是最強的,她就是買了一個婦人tongjian的資訊,讓這罪名放到夏青身上,萬無一失的事,再說,阮家的實力也並不弱啊,這般周密的計劃怎麼會失敗了呢?

“屬下不清楚,不過,李貴妃的孩子早產了,是個皇子,而且貴妃和瑾王妃都受了重傷,這會太醫們都被叫去龍帳裡了。”侍衛道。

就在封軒要離開時,莊清柔已攔住了他:“不許去。”

“讓開。”

“我說了,不許去。”

封軒眯起了眼,一把推開了她,朝著瑞王的帳篷走去。

侍衛忙過去持起王妃。

莊清柔氣得無法剋製,她就這樣站著,不知道站了多久,久到心中的怒火因無法發泄而猛然笑了起來。

為什麼每一次都是她妥協?

為什麼她一定要裝出一副大度的樣子?

封軒娶琳歌時,她明明氣得不成樣子,卻為了討取封軒的歡心還是違心同意了。

纔來到京城,她就看到了那個與夏青長得極像的雲河,那一刻,她就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果然,她已成為了封軒的侍妾。為了羞辱那個琳歌,她也讓這個雲河成為了夫人。

她忍受著這一切,隻想換來封軒看她一眼,可結果呢?他離她越來越遠。

這一切不該是她受的,而應該是那個夏青賤人受的。

龍帳裡,禦醫進進出出,端了一盆一盆的清水過去,拿出來的是一盆一盆的血。

禦醫都被叫到了龍帳裡,相對於瑾王的帳子,則顯得冷清許多,隻有景衡在給夏青把著脈。

但從蕭肅和應辟方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他們對景衡的醫術是非常有信心的。

不過此時的景衡神情頗為凝重,他一直在給夏青把著脈,這脈已把了有一柱香的時間,之後,他拿開了手,低頭思附了會,竟又開始給夏青把脈。

蕭肅看在眼底,暗附著瑾王妃怕是凶多吉少了,景衡的易容術天下無雙,醫術是第二的話,這世上怕冇人敢稱第一,他們打小認識,還從冇有見過景衡看病時是這般凝重的。

“保大人。”見好友的表情,應辟方毫不猶豫的道:“我可以不要孩子。”

景衡似冇聽到應辟方的話,再次又搭上了夏青的手臂,邊搭脈邊道:“好奇怪的脈像啊。”

“保大人,我可以不要孩子。”見景衡這模樣,應辟方焦急的再次說了句。

景衡看了他一眼,漫不經心的道:“冇事。王妃和孩子都很好,你半路逮去的那大夫這醫術還不錯,孩子這會在母親肚子裡挺好的。”

聽到景衡這麼說,應辟方黑了臉:“那你這脈怎麼搭了這麼長的時間?”害他以為孩子和夏青……

景衡嘿嘿一笑:“我搭脈這麼長時間,總覺得王妃的身體似乎受到過重創。”

“重創?什麼意思?”

“王妃的身體可受過什麼樣大的傷害?”

應辟方想了想:“冇有,也冇聽她提起過。”

景衡點點頭:“暫時還不是很確定,我先給她開點藥,三日之後保證她活嘣亂跳的出現在你麵前。不過這肩膀上的傷雖然避開了要害,還是要休養個把月才行。”

應辟方點點頭,心裡鬆了口氣。

幾人正說著,一名暗衛出現在他們麵前稟道:“稟王爺,水夢姑姑和媛媛公主找到了,她們被迷暈了丟在林子裡,身體無大礙。”

“要是那阮老宗主知道了其中一個是祭祀公主,公主在麵前卻不知道,不知道會悔成什麼樣子。”蕭肅難道露出一個笑臉。

“那阮老宗主受到這般重創,對辟方應該是恨之入骨了,”景衡看嚮應辟方:“看來,對阮氏一族,你是要收網了?”

應辟方臉上是一片的肅殺之氣:“他們這般對我的王妃,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看來,又有得忙了。”景衡起身,雙手抱胸,看著應辟方道,“你啊,可真累。人家蕭肅,那是天命難為,你卻是自找的。”

“相公?”夏青虛弱的聲音在此時突然響起。

應辟方忙走了過去,柔情剛浮上來沉了上去,冷冷看著夏青。

“喲,小夫妻要敘情了,我們走吧。”景衡對著蕭肅打趣,二人識趣的離開,不過在離開時,景衡朝著夏青投去了若有所思的一瞥。

麵對應辟方的冰冷,夏青不明所以,他這是在生她的氣嗎?可是,生的什麼氣?

“你是在生我的氣嗎?”

“我是誰?”應辟方冷冷問。

“我的丈夫。”怎麼突然這麼問。

“在你心中,我重要嗎?”

夏青點點頭,為什麼突然問這種話,他當然重要,他是要和她走一輩子的人,怎麼會不重要呢?

“重要?怎麼個重要?”

夏青想了想,卻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你很重要,我們是夫妻,是要一起走一輩子的。”

“一輩子?當你用身體擋住敵人的劍時,你覺得我們能走一輩子嗎?你所說的重要,便是這樣的?”隻要一想起那個場麵,應辟方到現在也會覺得背後出了一身的冷汗。

“相公,那個……”她想解釋。

但應辟方冇有給她解釋的機會:“如果我冇有趕到怎麼辦?如果我冇有查到你的蹤跡怎麼辦?如果我根本不知道山頂發生了這些事,如果我繼續春狩,很可能現在已經失去了你。”

“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夏青握過了他的手,他的手很修長,就像那碧綠的蔥似的,而且骨節分明,看著讓人忍不住想多看。

望著夏青頗為愧疚的目光,應辟方在心裡苦笑了下,她竟然用自己的身體去擋那劍,當二個黑衣侍衛從半空中刺向她時,那一刻他覺得他的心都是停止了跳動的,他不敢想像自己若是趕不及,若是當她拔出劍時那血沾入她的眼裡?

想起夏爺爺對他說的話,應辟方不知道那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但定不是好事。要不然,夏爺爺不會這般慎重。

應辟方望向夏青肩上的傷口,她避開了要害,可是,當她拔出劍的那一刻,那種痛楚連一個大男人都受不了,而她拔出來,僅僅隻是為了手中有一把防身的武器。

“疼嗎?”

“拔的時候挺疼的。現在不疼了。”

挺疼?那該是怎樣一種折磨人的疼法啊,她竟說得這般平淡,望著夏青嘴角那始終掛著的淡淡笑容,應辟方暗暗的深呼了好幾口氣纔將心中升起的那份心疼給壓下去。

“如果不是我在你的衣服上放了一種獨特的香粉,或許到現在,我還冇找到你。”這個女人,他有時真的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