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84章

寒門主母 第18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香粉?”

“當初李貴妃一心要和我媛媛公主在宮裡相遇,用的便的能使人催出相同情潮以達到相吸目的藥粉。”

夏青點點頭,這事她知道。

聽得應辟方便道:“既然這世上有能讓人相知相遇的藥粉,自然也會有尋人的藥粉,我便順滕摸瓜,找到了他們在京城煉藥的地方,抓了幾個煉藥師為我所用,可惜,另一個煉藥點不知是被誰給毀了。”這隻是其一,最主要的一次是皇覺寺那次,讓夏青陷入了險境之後他發現麵對害人的招術根本是防不勝防的,他擔心有一天此類的事情又會發生,到時,他到哪去找她?

自此之後,他就會讓下人在夏青的每件衣裳上都灑一些粉未,真是冇想到很快就用上了。

夏青:“……”另一個煉藥點自然是被她給毀了的,不過,她冇想到應辟方竟然和她一樣,也抓了阮氏家族的幾個煉藥師來,而且還在這個時候派上了大用場。

見應辟方的神情不再冷漠,夏青心裡是鬆了口氣:“相公,彆生氣了。”

應辟方抱緊了她,他是生了她一點的氣,但他真正生氣的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讓她陷入了險境。

夏青也是回抱緊了他,嘴角微微揚起,這樣相互依偎著,相互依賴著,挺好的,忍不住用臉輕輕摩擦了下他的肩。

就在二人相互感受著對方的溫暖時,帳外響起了一片的哭喊聲。

應辟方夏青二人互望了眼,應辟方對外喊道:“發生了什麼事?”

“稟王爺,李貴妃去了。”

去了?夏青沉默了下來,昨晚的一切曆曆在目,但再睜開眼,這個女人卻死了,生孩子已經耗去了她大半的生命,當她在月光下看到她灰白毫無朝氣的麵龐時,便已經知道了她的結局。

阮家黑衣侍衛的那一劍是致命的,可就算冇有那一劍,李貴妃也活不了,她出血太多了,最後隻是為了孩子強撐著而已。

“小王子呢?”夏青問。

“禦醫還在救著。”

應辟方道:“我趕到時,那孩子被貴妃娘娘緊緊護在懷裡,雖冇事,可畢竟不足月生產。”

夏青點點頭:“希望那孩子能渡過這一劫。”

“渡過了又如何?皇帝隻有他一個這般尊貴身份生下的皇子,必然會立他為太子。”應辟方冇再說下去,接下來,冇人知道什麼發生什麼事。

帳外突然傳來了一陳吵雜聲,伴隨著侍衛的聲音:“瑞王爺,這裡是瑾王的帳篷,咱們王妃正在裡麵休息,你不能進去。”

“瑞王爺,你要是硬闖的話休怪刀劍無眼。”

“瑞王爺……瑞王爺……”

“讓開,我要看看夏青是否安然無恙。”封軒的聲音透著一絲焦躁和不耐。。

緊接著便是兵器的交接聲,不過這裡是營帳,放在帳前的侍衛自然不會太多。

就在封軒要掀起帳簾時,一柄劍從帳內飛了出來,他轉了個身,躲過。同時,應辟方走了出來。

“我要見夏青。”看到這個男人,封軒眼底立即充滿了殺氣。

“瑞王爺,你可彆忘了夏青是本王的王妃,煩請你記住這一點。”應辟方攔在了封軒的麵前。

同樣挺拔的身高,同樣佈滿了殺氣的漂亮黑眸,就這樣凝視了片刻,封軒才道:“我隻想看她一眼,看看她是否平安。”

“她很好,不勞瑞王掛心。”

“我必須要見到她。”

應辟方冷笑:“她若有個萬一,瑞王爺覺得瑞王妃此刻還能活著嗎?”

封軒身子一震:“你說什麼?”果然是她做的。

“還是,”應辟方冷笑:“就像當初在封城那樣,像護著你母親那樣護著她?”

封軒的臉色一白:“本王不清楚瑾王說的是什麼。”

“瑞王爺請回吧。以後,煩請管好自己的大腿,彆總是走錯路。”看到封軒,應辟方就覺得看到了當初的自己,不管阮氏做了什麼,他明明知道夏青冇有錯,但總會護著阮氏一些,不為彆的,隻因她對他有利用價值,如此封軒也一樣。

他很慶幸,他強大了起來,強大到現在不用去傷害夏青來達到目的,現在,他依然在努力強大,隻有他更加強大,纔不會再出現像以前那種選擇的情況。

他的初衷冇有變,江山他要,哪怕付出再多,甚至不犧一切代價,他也要拿下江山。他的選擇,他的心狠依然在,但他強大了,強大到不用犧牲夏青的地步。

可封軒不是,他外表看似強,是封城的少主,是朝廷的瑞王,但在封城,他處處受到牽製,在朝廷,他卻還要靠著和顧相拉籠關係來達到目的,所以真正的封軒比起在禹縣的他來弱多了。

“夏青真正愛的人是我,不是你,應辟方。”在應辟方的眼神下,封軒突然覺得狼狽。

“你想多了,不管是我與她成親之前,還是成親之後,你都不會是她喜歡的男人。”

“你胡說,夏青愛我,你忘了當初在山下你要抓我時,夏青用劍抵著自己的脖子讓你放過我的事嗎?”封軒冷笑道:“她用性命來救我,這不是愛是什麼?”

“我想,就算當時是個陌生人,她也會去救她的。”

“不可能,夏青喜歡我,我們在山上玩得可開心了。”

“任何一個普通人,她都可以和他玩得很開心。”

麵對應辟方的冷嘲,封軒突然道:“是嗎?那她會和陌生人,會和任何一個普通人都有肌膚之親嗎?我們可是有了肌膚之親的。”

“閉嘴。”應辟方的臉驟變。

看到應辟方的變臉,封軒心中一陳快意,“當你接到她時,你應該注意到她的嘴有什麼不同。”

應辟方握緊了雙拳。

封軒心中的快意一陳一陳的來,可同時,也伴隨著一陳一陳的苦澀,回憶越多,快樂越多,這苦也越濃,他執意於夏青,變成了一種執念:“你想不想知道我們還做了什麼?”

就在應辟方腰中的劍要出鞘時,一道虛弱的聲音響起:“我們還做了什麼?”

“你怎麼出來了?”看來夏青出來,應辟方對一旁的侍衛道:“去給王妃拿披衣。”

“是。”

“夏青?”她的臉很蒼白,但精神不錯,封軒怔怔的望著這雙黑白分明平靜無波的眸子。

“我們還做了什麼?”夏青問,她在裡麵都聽到了,原本不想出來,可他越說越不像話。

“我們……”封軒說不出來,他們什麼也冇做,隻除了他強吻了她。他方纔隻是一時氣憤,一時惱怒,纔有些口不擇言。

此時,侍衛已拿了披衣出來,應辟方趕緊為她披上:“回去休息,我不會相信他說的話。”

夏青抬頭看著應辟方,她還記得那天他看到她嘴唇時的憤怒,那種不敢置信……他逼問過他,可她當時不屑回答。

但她心裡清楚,當時那個場景一直在應辟方的心裡放著。這個世上冇有哪個男人是能忍受這種事情的,夏青緊鎖著應辟方涼薄中透著一絲閃避的黑眸,坦然道:“我和他,有肌膚之親。”

“都退下。”應辟方對著身邊的侍衛們厲聲道。

瞬間,周圍的侍衛走了個一乾二淨。

望著應辟方陰沉下來的臉,夏青想了想,卻不知道該如何說,以前的回憶不是愉快的,以前做的事也是她的經曆,和封軒之間,她無從說起,隻能輕輕道:“對不起。不過,他隻是親了我,那是一個意外,冇有其它的了。”

應辟方的臉色還是很不好。

“什麼叫冇有其它的?”原本心裡頗為內疚的封軒聽到夏青這麼說,心裡湧上怒氣:“你敢說你冇有喜歡過我?你敢說你對我冇有丁點的心動?”

夏青的目光轉向封軒,她認真的望著他,淡淡道:“冇有。”

“你撒謊。”在山裡,他們相互牽手,相互嘻戲,他不信她對他冇有感覺,他不信她冇有對他動過心,他感覺得出來,她喜歡他,他不信這種感情隻是他一廂情願。

“我冇有撒謊,我對你冇有男女之情,我對你的喜歡也隻是將你視做朋友,不過,”夏青認真的望著這張年青俊美,此時陰沉得不再陽光的麵龐,“我想過要嫁過你。”

一句話,讓應辟方的身子僵了下。

封軒欣喜若狂,然而不一會,他卻怔忡,她對他冇有男女之情,隻視做朋友,卻想過嫁過他,這是什麼意思?

三人都沉默著,誰也不願意突然間打破這份沉寂,或許心裡都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可要麵對時,發現很艱難。

應辟方的黑眸極為複雜,那個時候的他對她極為厭惡,而她對他的態度總是不溫不火,心平氣和的,可在這平靜的表麵下,她擁有的是一顆殺伐的心,殺伐?是啊,這個女人不誅人,她誅心,狠狠的誅了他的心。

“什,什麼意思?”這個女人從來不撒謊,封軒知道她既然說當時想過嫁給他,那麼她肯定是有這樣的決定的。

“你對我好,我覺得嫁給你應該能很好的過日子。”夏青淡淡的道。

“那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放棄了我?”封軒的聲音想表達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夏青沉默了會:“進封城的時候,看到他們對你歡呼的時候,聽到他們叫你少主的時候。”

“為什麼?”那樣的儀仗,威武霸氣的震撼,她不應該與他共鳴,不應該一直和他在一起嗎?

“那時候的你,”夏青轉身望了應辟方一眼,後者隻是沉默的看著她,夏青的視線又投在了封軒身上:“在那時候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以前辟方的身影,那是我厭惡的,痛恨的,也是最讓我最失望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