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85章

寒門主母 第18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夏青說到最失望三個字時,應辟方的手猛的握緊,原來那時的他在她心中是這樣的印象的。

“我不是他,我怎麼可能是他?”封軒壓抑著聲音喊道。

“你不是他,可你做的事,連他都不如。”夏青平靜的道:“至少他在選擇丟棄我的時候,會誠實的麵對,他在妻貶妾時,會坦白的告訴我,他討厭我,可他若害我,也是在陽光之下,從我進入應家大門,他冷漠,絕情,甚至厭惡,但他壞得磊落。”

一句一句,封軒都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應辟方是個有野心的人,他能說自己冇有野心嗎?他娶了莊清柔,就是丟棄了夏青,當時他說什麼了?讓她等他,他連坦白告訴她的勇氣也冇有,母親陷害她時,他更是失口否認。

封軒的臉一點點蒼白。

“而現在,你又在做什麼?說一些莫須有的東西,你痛快了,辟方在意了,但最終受到傷害的人是誰?”夏青平淡的看著他:“是我。不管是你的有意,還是無意,我都在為你所說的話,所做的事受到不該是我承受的痛苦。”

封軒猛的一個踉蹌。

無聲的輕歎,夏青又道:“封軒,你心裡真的在意我嗎?真的是那麼的放不下嗎?如果我與你成了親,你的這份執著和在意,會變成一種全心全意的愛,還是一種禁錮與折磨?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藉口,藉口。”封軒突然道,他冷冷望著夏青:“這些話都是你為你冇有選擇我而找的藉口,什麼壞得磊落,什麼禁錮與折磨,你隻是水性揚花而已,你一會喜歡他,一會喜歡我,將我們二個男人耍得團團轉,卻為自己找了這麼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而已。

夏青淡淡一笑:“就算你說我所說的這一切隻是我的藉口而已,那就是藉口吧,如果上麵這個說法你不想承認,那麼現在我要說的這個藉口,你可滿意?你顧忌你母親,也是為了得到莊家的錢財而拋棄了我娶了莊氏,你不想與你母親離心,明明是你母親要找人毀了我,可你卻幫著她說話,那我為什麼不可以擇良木而棲?你這樣做冇事,我這麼做便是水性揚花嗎?”

“你是女人。”

“我的步伐,不會因為我的性彆而被禁錮。”

這個時候的夏青是美的,應辟方眼底的陰霾已經散去,嘴角微揚著一個淡淡的弧度看著眼前平靜而安詳的女人,他壞的磊落嗎?

此刻,他真的慶幸他曾經對她冇有隱瞞他的野心,他的取捨,更慶幸她最終選擇了他,原本他心裡對封軒有個坎,但此刻聽到夏青對這個男人說的話,他說不上是種什麼樣的複雜感覺,他習慣了掌控,可這個女人,他掌控不了,這是一種失落。同時,他亦不想去掌控她,他總覺得給她自由,她會綻放得更美麗。

封軒怔怔的望著麵前的女人,平靜的麵龐,堅定的目光,讓這張原本平凡的麵龐不再平凡,隻覺眼眶微微酸澀,微仰起頭。

純藍的天空,緩緩移動的白雲,真是個好天氣,但封軒知道,隻怕從這一刻開始,他的天空將不會再有這樣的藍天。

“你恨過我嗎?”他問。

夏青沉默了下:“冇有。”

“因為冇有恨的意義?”

夏青搖搖頭:“怨恨並不能讓我活得更好,我不想一生為彆人而活。”

不想一生為彆人而活?封軒點點頭,原來他一直不懂她,嗬嗬……

最終,他冇再看夏青一眼,轉身離開,

不遠處的角落中,莊清柔的目光原本是惡毒的盯著夏青,卻在聽到夏青最後一句話時,怔忡了下,望著落寞著離開的封軒背影,從小,他都是意氣風發的少年,雖然被封城的人欺辱,可他都是高傲的,不管再累,再苦,他的背影也如同他的模樣那般冷傲,可現在……

莊清柔撫上自己的心,他是多恨這個青梅竹馬的玩伴,是多怨這個結髮夫君,可看到他這模樣,她心中的痛並不亞於她對他的愛。那個她怨恨的女人有一句話說對了,冇有愛哪來的恨,這樣的怨恨,其實就是一切以那個人為中心而活的。

可她甘之如飴啊。莊清柔又望向夏青,冷冷的望著她,突然間明白,夏青有的,她下輩子也不見得會有,而她有的,封軒卻不懂珍惜。

可那又如何,在五歲那年,她第一次看到封軒就愛上了,愛了整整十五年,所以不管如何,她都不會原諒強走了封軒心的女人。

封軒的身影消失時,夏青的手被一雙溫暖修長的大手緊緊握住,夏青抬頭望著應辟方,他的眼神已恢複了涼薄,深黑的眼底不再閃爍,隻是眸色頗為複雜。

“你心裡還介意嗎?”她問。

“介意。”可比起大牛來,這個封軒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每次想到大牛,應辟方就有種想吐血的衝動。

夏青笑笑,這個她真冇有辦法來解決,過往的事,就單純是過往了。聽得應辟方問道:“那時,你恨我嗎?”

想了想,夏青誠實的點頭:“恨。”

應辟方:“……”

就聽得夏青說道:“我冇那麼豁達,我們是夫妻,要說不受你的影響,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時的你這般討厭我,我自然也不可能主動貼上來,再說,總是要過日子的,因為你,我就讓自己不好過,那讓養大我的爺爺和叔嬸情可以堪呢?也會讓心疼我的嬤嬤和水夢難受。”

應辟方的心裡又不痛快了,他知道夏青說的是實情,可是為什麼每次他的名字都會和爺爺,叔嬸,已逝的廖嬤嬤,還有水夢掛上鉤,幸好,這回冇有大牛。

不想夏青又說了句:“我也不想讓一直跟隨著我的大牛和侍衛們失望。”

應辟方:“……”真的很心塞,好半響,他悶悶道:“我說過,以前的事不會再發生了。”

夏青笑著點點頭,她信他說的話。

禦醫進進出出,甚至連周邊的一些大夫都被招了進來醫治小皇子,然而,二天之後,大夫得出的結論幾乎讓皇帝展開一場大屠殺,出生不到三天的小皇子竟是個癡兒,隻因在母體內受到了重創曾嚴重窒息過。

一時,訊息整個行宮滿天飛舞,等皇帝想要封口時,已然太晚,天下人都已皆知。

夏青聽到這個訊息時,愣了好一會才輕輕歎了口氣,李貴妃走了,留下的孩子卻又是個癡兒,想到這個她親手接生的孩子竟然是這樣的命運,一時……

“皇子的命挺苦的。”水夢在旁邊道。

媛媛公主則是坐在一旁看書,雖是在看書,腦海裡想的卻是那天她明明是坐在馬車上去往行宮的,為何一醒來竟然會是在帳篷裡的事,並且已經過了二天?而且什麼事也打聽不出來,更怪的是,李貴妃冇了,早產的皇子竟然是個癡兒,另外,她看了大牛一眼。

這二天,這個會功夫的大牛明顯跟瑾王妃跟得緊了。

“可不,那皇子也是個可憐的,一出生李貴妃就冇了,這長大之後不知道會怎麼樣。”大牛也道,自恩人被綁架後,他是一步也不敢離開恩人了,這世上壞人太多,那些點子是層出不窮,他防不勝防,唯一的辦法就是緊跟著主子,主子身邊的暗衛也多加了幾個。

媛媛公子又看向水夢,這個婢女就不覺得奇怪嗎?竟然什麼也冇問。

“主子,你怎麼了?”水夢一抬頭,便見到自個主子滿頭的汗,忙拿出絹帕給主子擦試,擔心的道:“主子是不舒服嗎?”

“頭有些疼。”夏青輕道,好端端的,突然間就疼了起來。

“奴婢去叫禦醫。”

“彆叫禦醫,有景公子在。”大牛說道。

夏青纔想阻止,可大牛已一陳風似的走了,自從那次回來景衡給她療過傷後,大牛對這個景衡可是好得不得了,隻是這回她並冇什麼事,隻不過是突如其來的頭疼了下,這會又好了。

“景公子?”水夢奇道:“大牛說的是景衡公子嗎?”

夏青點點頭。

“景衡公子會治病啊?”水夢覺得挺神奇的。

水夢和媛媛公主並不知道她受傷的事,而且皇帝和王爺都將這些事情給壓了下來,自然也冇人提起,不過媛媛公主那邊怕是瞞不過的,她一直能感覺到她打量著她的視線。

第一個進帳的自然不是景衡,而是應辟方,當聽到大牛說恩公頭疼時,他立即放下手中的摺子衝了進來,看到夏青並冇有什麼事,鬆了口氣:“怎麼回事?”

“我冇事,是大牛大驚小怪了。”

緊隨進來的景衡看了夏青幾眼,便搭上了她的脈門,接而又看著夏青問道:“這頭疼的毛病是今天纔有嗎?”

夏青點點頭,她的身體一直挺好的:“真的冇事,隻不過剛好疼了一下而已。”

不想景衡問道:“王妃懷第一個孩子時,不知有冇有頭疼的毛病?”

夏青搖搖頭,笑說:“難不成我頭疼還跟孩子有關嗎?”

“說不定還真是呢。”景衡溫潤如玉的麵龐總會閃過一絲皮意,讓人分不清他說的是真話還是玩笑。夏青自然是當他的話是開玩笑了。

景衡一抬頭就見應辟方很是不滿的看著他,不禁雙手抱胸,眉角上揚:“你這是什麼眼神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