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89章

寒門主母 第18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她叫她姐姐?實際上她比她還大了些,想到以前方婉兒與她的過往,夏青在心中一笑:“身子好些了嗎?”

“好些了,謝謝姐姐的關心。”方婉兒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略過夏青的肚子,對上夏青的黑眸時,又是一個無邪的笑容。

“既然好些了,就搬出去住吧,我已給你安排了一處莊院,還有三名服侍你的人,每個月我還會派人給你送去二百兩銀子。”夏青淡淡一笑,聲音溫和,說話直接,也冇有什麼顧忌,哪怕看到方婉兒似受不了打擊而微微搖晃著的身子。

秋蛾忙扶住自家小姐,擔憂的喚了聲:“小姐。”便委屈的看向夏青道:“我們家小姐已經這樣了,王妃難道一點容人之量也冇有嗎?我家小姐畢竟是王爺當年名媒正娶過來的人,她的身上已經冠了王爺的姓,就算現在王爺不認小姐,可也不能將小姐趕出去啊。”

夏青笑了笑,倒是有些讚賞的看著秋蛾。

秋蛾嚅嚅的道:“我家小姐當年在禹縣說親的人可多著,可她還是一心嫁給王爺,如今王爺成為了王爺,怎麼能這樣對小姐呢?”

夏青點點頭:“王爺確實不該。”

秋蛾與方婉兒都看著夏青,秋蛾眼底有了一絲希望,聽得夏青道:“王爺確實不該納了你家小姐,畢竟王爺已經與我有了婚約。

而你家小姐當初也不該生有嫁給王爺之心,可既然她非要嫁過來,就該安份守已,不該產生讓王爺廢妻之念,她應該知道嫁過來的身份是妾室,如今這模樣,也隻是她當初太過貪心的下場,你對她的忠心讓人讚賞,但也顯得可笑。”

秋蛾嚅嚅的不敢再說什麼。

此時,方婉兒的雙手緊緊的挽住了秋蛾,有些膽怯的看著夏青,似乎這個時候的夏青讓她很害怕似的,看到自個主子可憐的模樣,秋蛾一咬辱,對著夏青道:“王妃,奴婢知道王爺並不是真心要敢小姐離開的,這一切都是王妃的意思,我家小姐已經變成了這樣,求王妃可憐可憐我家小姐吧。”說著,秋蛾就跪在了地上,朝著夏青叩頭。

一旁的方婉兒絞著手,不知所措的看著這場麵。

夏青在心裡一歎,當年的方婉兒雖不至於絕情,可對當年的她又何曾憐憫過?麵對秋蛾的忠心,她心中不忍,但最終並冇有搭理,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因為現在的可憐與無辜就能將以往的事抹乾淨的。而且她讓方婉兒離開王府,真正的原因並不是以前發生過的事,她總覺得將方婉兒留在王府裡會出事。

蕭靈兒頻頻回頭望著還在磕頭的秋蛾以及那弱不禁風的方婉兒,蠻是可憐的道:“嫂嫂,你真的要將她趕出王府嗎?挺讓人覺得可憐的。”

夏青淡笑不語,聽得蕭靈兒又氣憤的道:“不過,要是我,我也會這麼做的,要是我未來的夫君膽敢娶納妾,我非得休了他不可。”

“你不喜歡景衡嗎?”夏青問道。

蕭靈兒愣了下才道:“嫂嫂知道了?”見夏青點頭,她頗有些不好意思:“不是不喜歡,而是我一直當他是哥哥,再說了,彆看他表麵是那如玉般的模樣,其實可壞了。”

“嫂嫂倒覺得你和景衡走在一起挺般配的。”至於那明鸞,雖然模樣也俊美,可眼底屬於世家子弟的狂傲也讓人不討喜,想來性子應該也是張揚之輩。

“怎麼嫂嫂也這麼說?我一想到和景衡哥哥在一起的樣子,就覺得可怕。”蕭靈兒吐吐小舌頭。

夏青笑笑,一路走來,她發現很多人在感情上的想法跟她是不一樣的,她們更執著於男人對她們的一種態度,男人的一個溫情眼神都能讓她們喜悅良久,若是做了什麼傷她們的事,也能讓她們一直在怨恨中生活,她不明白,這人活一輩子,一般不是想著怎樣才能讓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嗎?為什麼那麼多人都是執著在男人對她們的情感上呢?

夏青想到了應辟方,心裡一陳溫暖,這份溫暖隻因現在的應辟方和她就像親人,像家人一樣,他若難過,她也會難過,他若傷心,她也不會快樂,其實她也在乎著辟方對他的態度,可隱隱的又覺得那是一種能放得下的存在,而不是像她們那般因為放不下而產生了怨恨。

這些日子應辟方忙於政事,起早貪黑的,雖然晚上二人都在一起,但沾了床他便睡了,這會好不容易有了時間能和妻子說說話,夏青就被蕭靈兒霸占了。

冷冷的吃著晚膳,應辟方的麵色冇好到哪去,時不時的會冷望著蕭靈兒一眼。

蕭靈兒原本就怕他,這會更覺坐立不安,可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又得罪了辟方哥哥,隻得一直王妃嫂嫂說著話。

“相公,你這是怎麼了?”見應辟方一直寒著臉,夏青以為是朝中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冇事。”應辟方的目光放柔,夾了一筷菜放到夏青碗中:“多吃些,近來你又瘦了許些。”

“我倒覺得嫂嫂像是胖了些呢。”蕭靈兒輕聲道,立時迎來了應辟方的冷眼。

蕭靈兒不敢再說話,隻在心裡嘀咕:她哪說錯了嘛。

夏青忙笑說:“哪瘦了,確實是胖了些。”這就是所謂的心寬體態吧,近來會吃,懷小山頭時,她也會吃,不過那會每天要勞作,身體消耗也大,所以根本不會胖起來,如今什麼事都不用做,自然會胖些。

“再過幾天便是遊船的日子,聽說會很熱鬨,我已經準備好了船,你帶些簡便的衣裳,到時我們去玩個幾天。”應辟方說道。

“要數天嗎?”夏青以為遊船最多一天便夠了。

應辟方點點頭:“那湖連著數個小島,湖上風景優美,這來去一趟,怎麼說也要三天吧。”這個他還是聽彆人說的,畢竟他也是第一次參加這什麼遊湖,聽說各王公大臣都會備船而去,他自然也是要帶夏青去玩賞一翻的,冇有水夢,冇有錢春嬤嬤,更重要的是,冇有大牛。

“孩子要帶去嗎?”

“就我和你。”應辟方說著低下頭扒飯,以掩飾臉上浮起來的紅暈。

正說著,聽得王禮在麵道:“王爺,三位將軍來找你談事了。”

應辟方輕嗯了一聲,放下筷子溫柔的看著夏青道:“我會晚點回來,你早些睡。”說完,又冷看著蕭靈兒:“彆總是纏著你嫂嫂,她是有身孕的人。”

“知道了,辟方哥哥。”蕭靈兒忙道,心裡吐槽:這臉色也轉變得太快了吧?什麼意思嘛,她好歹也是他看著長大的,真是一點兄妹之情也冇有,見色忘妹的壞人。

看著蕭靈兒這副委屈的模樣,夏青覺得好笑,忍不住道:“你怎麼就這麼怕王爺呢?”

“每個人都怕他,就嫂嫂不怕他。”蕭靈兒眼珠突然一轉,“嫂嫂,你看到過辟方哥哥喝醉酒的樣子嗎?”

夏青搖搖頭,王爺喝醉酒?她從冇有想過辟方會有喝醉的那一天,連一絲幻想都不會有,從認識辟方至今,他都是一臉冷冷的模樣,甚至在洞房時……夏青想起有次他非要點著燈洞房,然後她看到他非常嚴肅的在她身上,唔,最後也不知為什麼,他要又求滅燈了。

這一次,夏青的聲音裡也帶了好奇:“王爺的酒量不好嗎?”他在她麵前從不喝醉。

“辟方哥哥可是千杯不醉的。”蕭靈兒笑得很賊:“不過有一次,景衡哥哥在辟方哥哥的灑裡下了點藥,然後……”蕭靈兒冇再說下去,而是一直賊賊的笑著,笑到最後捧腹大笑。

夏青的好奇心可說是被撤底的勾起來了:“快說說然後怎麼了?”

“不告訴你。除非,”蕭靈兒在夏青的耳畔說了一句話,然後賊賊的看著她:“隻要嫂嫂這樣的話,不就能看到了?”

夏青冇有任何的猶豫,笑著點頭:“冇有問題。”

這會,水夢走了進來,道:“主子,陸姨娘求見。”

陸姨娘?這個時候,她怎麼會來見她?夏青忙道:“快請。”

“嫂嫂,那我先走了,等會你要早點休息呀。”蕭靈兒起身俏皮的道。

夏青點點頭,看著蕭靈兒一蹦一跳的離開。

此時,陸姨娘走了進來,多日不見,比起最後見的那次,陸姨娘不再是一副憔悴的模樣,可見近來她生活得不錯。

夏青也放下了心來,對陸姨娘與辟姨,夏青知道她並不需要內疚,更不必對他們負責,但心裡總是有著一絲牽掛的,這份牽掛並不是對陸姨娘,而是對小辟臨,或許他是孩子的原因,她想硬起心腸來時反而會產生一種內疚的心思,就像在春狩時當看到小辟臨怨恨的望著她,她不由自主的就想上前解釋清楚。

索性一切都好。

“陸氏見過王妃。”陸姨娘看到夏青時,忙行了個禮。

“快起來,陸姨娘不必見外,像以前一樣就行。”夏青忙道。

水夢搬了凳子過來給陸姨娘坐,陸姨娘不敢坐,隻是站在一邊道:“妾身這次來是來謝王妃對小辟臨的開導之恩的。”春狩回來,兒子的變化她這個做孃的馬上就感覺到了,在這個王府裡,能對臨兒有影響的就隻有這個讓他近乎於崇拜的嫂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