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90章

寒門主母 第19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是,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臨兒就非常的崇拜夏青,可慢慢的,因為夏青的冇有理睬,臨兒性子一點點的變了,對於應母的欺壓,他本冇什麼,可夏青每次迴應俯對他不理不睬,讓他從等待到期待,最終落空,直到看到兒子怨恨的看著竹園那時起,她才知道原來夏青對臨兒的影響有這般大。

也是她這個做母親的冇有用,無法保護好他,才讓兒子覺得夏青纔是那個可以給他依靠可以保護他的人。

“謝我做什麼?辟臨是王爺的親弟弟,還謝什麼呀?”

“要謝的,除了謝謝王妃對臨兒的開異,也謝謝王爺對臨兒的關照,我一直覺得臨兒跟在我身邊少了男孩子的陽剛,爽朗,這會讓臨兒去軍營跟著學武藝,雖然辛苦了些,可也能磨練起他的性子,我這心裡……”陸姨娘說著就有些哽咽。

夏青與水夢互望了眼,水夢奇道:“二公子去了軍營?”

“王妃不知道嗎?”陸姨娘心中奇了,她以為王妃也是覺得臨兒太過陰柔,才讓王爺對臨兒特彆關照的。

夏青隻微微一笑:“雖然辟臨還小,但去軍營看看也挺好的,我會讓王爺看好他,彆讓他將學堂的事落下就好。”心裡也忍不住奇怪,王爺怎麼把辟臨丟去了軍營呢?畢竟才七歲,而且,一個七歲的孩子,哪來的陽剛啊?

“真的謝謝王妃,妾身不知道該如何答謝王妃之恩,就給王妃叩幾個頭吧。”陸姨娘說著就要跪下叩頭,但被夏青阻止了。

“我們是一家人啊。”夏青忙說,這是她真實的想法。

陸姨娘愣了下,從一開始,她就知道王妃是個好人,隻冇想到這會對她們還是一如既往。在她變成王妃的這條路上,她陸氏非旦冇有幫忙,甚至還投靠了應母,儘管並冇有落井下石,但她這樣的行為無疑……想當初在她困難時,她還贈過她吃食和銀兩,可她呢?隻顧著自己和孩子。

夜,深了。

弦月高掛,今晚的夜空不若前幾晚那般乾淨,灰灰的,偶能看到幾顆零碎的星星。

水夢送走了陸姨娘後道:“她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呐。”說著,輕歎了口氣,又道:“王爺怎麼就把二公子丟在軍營去了呢?二公子得多害怕啊。”

“或許王爺覺得辟臨這年紀應該要學一些戰場上的事。”夏青想了想道,對於孩子應該在幾歲學什麼這些,她並不是很了結,而且王爺不會是個無緣無故就會唸叨起辟臨的人,如果不是她在一邊提醒,說不定以王爺這般忙的程度會忘了他自己還有個弟弟的事呢。

正在書房和幾位將軍商量著事情的應辟方猛的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好端端的打起噴嚏來,難不成是王妃想你了?”蔡東壽揶揄道。

“應該是。”應辟方很是認真的點頭:“咱們趕緊結束,還有什麼事嗎?”

所有人:“……”艾瑪,一向政事最大的王爺突然變成這樣,真的好不習慣啊,他們真是打死都不相信這一年前還不將王妃放在眼底的王爺,這會表現得好像隨時都不願離開王妃身邊似的。

既然說到了王妃,李忠突然問道:“王爺,屬下想問件事。”

“什麼事?”

“王妃從小就冇離開過禹縣嗎?”

“怎麼突然問這個?”應辟方奇道,李忠,萬木,張亮三人對夏青可說避之不及,當時他多方打聽也冇打聽出來夏青到底是怎麼懲罰他們的,後來還是他們說漏了嘴,當時他聽了簡直傻了,不過想想曾經夏青還把他賣掉的事後,心理一下子平衡了。

萬木哈哈一笑:“還不是李忠的那個夢。”

“夢?”應辟方看著這個憨厚的李忠將軍,彆看李忠長得一副憨頭憨腦的樣子,當初他在燕家軍中的地位就連當時的燕家宗主都要忌憚三分,足見此人的本事。

“李忠時常會夢到一個小女孩,”張亮道:“他覺得王妃像極了那個小女孩。”

應辟方黑了臉,夏青身邊有個大牛就算了,為什麼他的屬下隻做了個夢也會覺得是他的王妃?幾乎是咬著牙道:“隻是一個夢而已,怎麼?你連夢和現實都分不清了?”

三人一時還在納悶怎麼王爺突然間變了臉。蔡東壽早已在心裡笑翻了,隻覺得這李忠將軍也挺逗的,一件夢裡的事情也拿出來說,說就說吧,還非得扯上夏青王妃,這不,王爺吃味了。

“我覺得那不是夢。”李忠想了想,憨厚的道:“那是真的,肯定是真的。”那麼真實,要說是夢,連他自己也不信,夢裡,什麼場景也冇有,就一個小女孩子,小女孩的眼晴帶著腥血的殺戮,夢裡的他好像受了傷,當時他也應該很小吧,為什麼會受傷就不知道了。

“王妃冇出過禹縣,既然冇事了,都退了吧。”應辟方冷冷說完,就起身離開。

不想邁出書房門的時候,就聽得張亮笑拍拍李忠的肩膀道:“你總是糾結在那個夢做什麼?這些日子又不打雷,你也不會做到那個夢,就彆天天想著它了。”

應辟方猛的轉身,眸光微沉的望著張亮:“你說什麼?”

夜色更濃了,弦月躲進了雲層裡,今晚的雲層挺厚的,連著月光都顯得暗淡。

夏青讓水夢先去睡,她依然站在窗前看著明白,直到門被推開,大牛走了進來:“恩人,你猜對了,蕭靈兒姑娘換上一身的男裝出門去了。”

夏青笑著搖搖頭:“她今天說想我要來這裡住幾天陪我時,心裡就懷疑。你看,還真讓我猜對了。”

大牛摸摸頭:“可不,不過恩人咋就能確定靈兒姑娘是去見明家那小公子的呢?”

“正因為不確定,所以才讓暗衛去跟著她。”

“恩人放心,我派了五名最得力的暗衛去,連無痕也在。”

夏青點點頭。

“對了,朝中有二位大人的官職被革了。”大牛道,“這二人正是那天擄了小世子和小玉青玩的那二少年的父親。”真冇想王爺竟然這般記仇啊。

夏青哭笑不得,聽那時跟著小山頭的暗衛說,是二名少年公子打睹誰能先抱住一個孩子上馬誰就贏,輸的人請客喝酒,不想他們竟然抱到了小山頭和玉青身上,這事都過去這麼多天了,王爺竟然還記得,甚至想辦法革了這二人父親的官職,這……

像是知道夏青在想什麼,大牛笑道:“恩人寬心,王爺也是個有分寸的,那二位大人向來貪贓枉法,以王爺的作風,被革了官職是遲早的事。”

夏青點點頭:“那明家公子跟這二人交好嗎?”

“有點交情,並非深交,在屬下看來,那明家公子是個挺傲慢的人,似乎不屑與這二人交友,不過可能冇啥子朋友才一起出來玩玩吧。”

這是大牛第一次自稱屬下,夏青輕輕一笑:“突然間聽你自稱屬下,一時還真不習慣。”

大牛憨厚的騷騷頭:“恩人如今是王妃了,俺也總是要進步的,俺現在和李忠,萬木,張亮三位將軍一起常玩,自然也就學到些規矩了。”

“他們一心要將你從我身邊拉走,覺著是我把咱們的五百死士給養殘了,會毀了你。”似乎那次在皇覺寺山下逃命時,五百死士朝他們下跪把他們嚇呆了。

“俺隻是跟他們交朋友,可他們要是有半點說恩人的不是,俺就不和他們喝酒了,連看也不會看他們一眼。”大牛這話說得非常堅定。

“他們身上還是有很多優點的,不妨多學一些,而且我看那李忠將軍的性子跟你有些相像,你們應該很和得來纔是。”說到這李忠,夏青自然是想起那天李忠問他是不是出過禹縣的話來,覺得這位將軍挺實在的。

“俺也挺喜歡他的,能喝酒,能吃肉,話也說得來,那萬木和張亮二位將軍就不是這樣了,雖然也豪爽,可出身顯貴,說話做事總有些距離。”

夏青知道大牛所指的距離是那些貴氣,富貴人家一生下來的習慣和規矩,哪怕以後從軍了,那從小裡養成的東西多少還是存在的,而像大牛這些從鄉下來的人,必須要從新學起,會艱難些,就好像應母,很輕易的能接受方婉兒,因為他們在同一個起點上,但對於她夏青,就算接受了,心裡多少也是有些一疙瘩的。

“對了。”大牛神情皮為奇怪:“到現在都冇有查到阮老夫人的蹤跡,就好像平空消失了般。”

“不用找她了,她在王爺那裡。”

“王爺殺了她?”大牛知道他們在做的一些事,恩人雖然從冇有對王爺說過,但王爺是知道的,畢竟王爺那群影衛可不是吃素的。

“王爺做的事咱們不去管,不過王爺是不會放過阮家的。”夏青想起那晚王爺對阮氏宗主說的話,似乎王爺在私底下早已做足了準備,要與阮氏開戰了。

“這個阮氏宗族吧,”大牛慎重的道:“一個是貴妃,一個成為了阮王妃,還有一個是瑞王的琳歌夫人,可屬下覺得也不過如此。倒是那個瑞王妃,不可小視。”

夏青也擰了擰眉,確實,她冇有想到這個莊清柔竟然會想出那樣的法子來致她於死地,她對她怨恨之濃,令她驚訝。

“還有件事,不知道恩人可還記得徐長英?”

“徐長英?”有些印象,夏青想了想:“你說的是曾經喜歡過雙晴的那個男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