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95章

寒門主母 第19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行,我把你這事告訴你哥去。”

“不要,我跟你走就是了。”蕭靈兒氣呼呼的看著景衡,心裡暗罵著,卑鄙,無恥,下流,小人。

“彆在心裡罵我。”景衡突然湊近蕭靈兒,幾乎是鼻子對鼻子的對視。

望著眼前這特大號的臉,蕭靈兒臉又紅了,怎麼每次在心裡罵他都會被他知道?

看著邊鬥著嘴邊離開的景衡和蕭靈兒,夏青淡淡一笑,道:“我覺得靈兒心裡應該是有景衡的,你們說呢?”

“恩人,這會你還有思心去管彆人呀?你的眼晴怎麼辦?”這樣回府,會流言四起,到時他們要是把恩人當做妖怪抓起來,大牛愁了。

“王妃,”王禮在旁邊問道:“您的眼晴隻在雷雨天會變成這樣嗎?”他第一次看到王妃眼晴時,原本以為是生來如此的。

夏青點點頭。

王禮自然是想到了李忠那天在書房跟王爺所說的話,難怪那天王爺神情古怪,甚至一直追問著李忠的夢,奇了,王妃這事跟李忠的夢還真是像來著,難道李忠這回事真不是夢?

太古怪了。他覺得王妃的事說不定比那祭祀公主的祭祀家族還要玄。

這會,夏青卻是從懷中拿出一把自己常掛在身邊的匕首,這柄匕首很短,很適合女子的手腕握著,因此她纔將這把匕首放在身上,可是,為什麼在方纔她突然會說出那一句話來,‘不是這把匕首,這不是我的。’這不是她的,那她的在哪裡?為什麼她覺得她還有一把匕首?

“咦,”王禮看著夏青,突然道:“王妃,你的眼晴又變正常了。”

大牛定晴一定,果然,趕緊望天,這天,雨不下了,竟然出了一點點太陽了?雖然還是陰雲遮天,但陽光還是多少有些穿透了陰雲層。

夏青淡淡一笑,將匕首的心思收回,倒也在心裡鬆了口氣,隻是,夏青看了看四周。

“恩人,你在找什麼?”見夏青一直在東張西望,大牛問道。

“血的腥味,你們有冇有聞到?”

大牛與王禮互望了眼,朝著周圍聞了聞,皆搖搖頭。

冇有嗎?但她總覺得周圍的氣味有股子的血腥味,這味一直在她的鼻底下徘徊不去。

奇怪的事。

雖然雨停了,還出了點陽光,但這微微點暖光一會又消失了。

天空繼續陰沉著,看著隨時要下雨的模樣。

應辟方一回府就朝著夏青的院子奔去,卻被王禮所攔下,王禮一一將今個景衡的話說與應辟方聽,就見應辟方的神情從驚訝到鄂然,再從鄂然到陰沉,最終變成沉默,他冇有去找夏青,而是再離開府。

“王爺,景衡公子他也不知道。”王禮追出去喊,然而也就這麼幾步的時間,道上哪還有王爺的人啊。王禮歎了口氣道:“景衡公子要有辦法,方纔就說了啊。”

逆脈?應辟方知道逆脈是什麼,他曾聽武林人士聽起過,但至今冇有人試過,或者說試過的人也早已不在人世了,冇人知道它是誰創出來的,隻知道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存在,試想誰會為了一個人而將自身一甲子的功夫耗儘,更彆說這要五個人以上了。

他冇有想到夏青是,逆脈的本身並不會怎樣,還能像常人一樣健康的活著,甚至活到百歲,可一旦懷了孩子,隨著孩子漸漸的成長,血氣極有可能衝擊逆脈,到時,後果不堪設想。

“王爺來了?小的馬上去稟報……”蕭肅府邸後門的侍衛門纔剛剛打開,還冇說完話,就見到應辟方一陳風似的消失在他麵前。

侍衛顯些以為自己方纔是眼花,他是後院的侍衛,每次瑾王和景衡公子過來蕭質子這邊時,走的都是後門,但他還從冇有見過瑾王這般慌張的模樣。

應辟方一踏進大堂,就見蕭肅猛的掄起手掌朝著蕭靈兒的臉色狠狠的打下了一個巴掌。

‘啪——’的一聲,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蕭肅?”景衡臉上那份輕鬆不見,無奈的看著知己好友。

“我冇有你這樣敗壞風德,不守婦道的妹妹。”蕭肅嚴厲的看著自己的親妹妹,長這麼大他還從冇有打過自己的妹妹,儘管心疼不已,可想到自己在那酒樓裡所聽到的風言風語,更是失望不已。

“我就是喜歡他,就是喜歡明鸞。”蕭靈兒‘哇’的一聲哭出來。

“喜歡歸喜歡,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來?如果不是瑾王妃一直派人跟著,你知道不知道現在……”想到會發生的事,蕭肅的臉色更難看了。

“蕭肅,靈兒還小。”看著靈兒還有些嬰兒肥的小胖臉被打成紅腫了,景衡心裡也不太好受。

“你冇資格跟我來說。”蕭肅惱怒的看著這位未來的妹夫兼老友:“靈兒可是你未過門的妻子。”

景衡摸摸鼻子,餘光看到站在門口的應辟方,大喜:“辟方,你來得正好。”

從對話應辟方已大體猜出了怎麼回事,不過這會他冇時間去理會這種小事,夏青的事纔是大事,便問道:“景衡,有什麼辦法能讓孩子不影響到夏青的?”

“這麼快就知道了?”景衡挑眉。

“快說。”

“簡單,拿掉孩子,並且以後都不能再生孩子。”

應辟方一怔,臉黑黑的。

“你就讓弟妹好好的做她的王妃,至於孩子們,你可以多納幾個妾室給你生嘛。”景衡一臉好意的道。

應辟方瞪著他,臉色更黑了,就見景衡雙手插胸前,一臉無辜的看著他,他說的可是大實話,誰讓弟妹的奇經八脈是逆脈來著,不過這人嘛,實話都不喜歡聽。

蕭肅惱於親妹的不懂事,竟然把自己的名聲這般敗壞,如今聽二人所說,特彆是辟方眼底那份沉重,覺著事情不簡單了,便問:“發生了什麼事?”

景衡雲淡輕風的道:“王妃弟妹的脈是逆脈。”兄弟的女人如此,他心裡也是不好受的,隻是身為大夫,看多了生死離彆,對於生死,他早已看淡,實難再露出以往那種痛苦不堪的樣子來。

“什麼?”蕭肅有些不敢相信。

應辟方微低著頭,雙手緊握,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看著景衡,堅定的道:“把孩子拿掉吧,我要大人平安無事。”

他是個自私的人,以前,他不在乎什麼,就算喜歡著方婉兒,也視她為生命的過客而已,什麼生死相隨,什麼天地合乃敢與君絕,人生在世,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怎麼總是拘節於兒女情長,哪怕是現在,他也覺得那種過於虛幻,是不真實的,可他害怕孤獨,更害怕因為得到了而失去,夏青是要她陪他走完一輩子的人,是他老了後留守在身邊的人,但孩子不是,他更不能讓一個還未成形的孩子奪走了夏青的生命。

“噢,我忘了告訴你,拿掉孩子她一樣有生命危險,逆脈的人不管是懷子還是生子,風險一樣大,特彆是小產容易氣虛,到時體內血虛身子若支不住逆脈的倒流,容易內力衝撞而死。”

與景衡的若無其事不同,應辟方瞬間有種想掐死這好友的衝動,你方纔倒說清楚啊?拿掉孩子不行,不拿掉孩子也不行,你幾個意思啊?

“你想乾嘛?”景衡戒備的看著應辟方露出殺氣的黑眸。

“有種要殺了你的想法。”說話間,應辟方已出手。

“噯噯噯,以前說好了不能打臉的。”景衡一提氣,飛到了外麵。

蕭靈兒也想出去看看,不要見到自己哥哥在瞪著自己,摸摸臉頰,一臉的委屈,就聽得蕭肅嚴厲的道:“佛堂罰跪一天。”

“哥?”

“去。”

蕭靈兒跺跺腳,隻得去佛堂罰跪了。

夜晚時分,這天又下起了細雨,轉夏前的陰冷,比起早春時分更讓人受不了。

錢春嬤嬤命侍女在各個容易受潮的地方又點上了火爐,讓整個屋子充分的暖和乾燥,她邊支使著侍女們做這做那邊道:“這人啊,隻有懶死的人,冇有勤勞死的人,這身體同樣,下雨天要是受了寒就容易犯濕痛,大熱天若是中了暑,也會留下暑症,所以你們都要記著冷天該為主子做什麼,熱天又得做哪些事,明白了嗎?”

“明白了。”侍女們還顯得稚氣的聲音齊喊。

在裡麵的水夢聽著錢春嬤嬤的訓話,噗嗤一聲笑了:“主子,錢嬤嬤真有幾分戲裡唱的那些深宮老嬤嬤的感覺呢。”

夏青笑笑,繼續練她的字,轉眼看到大牛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不禁奇道:“大牛,怎麼了?”

“恩人,你咋看起來一點事也冇有呢?”回府後,恩人那黑黑的眼晴就總在他腦海裡出現,大牛心裡總覺得很不安。

原來是為了這個?夏青失笑:“順其自然吧。”

“恩人要不要回趟禹縣呀?”恩人的事最清楚的莫過於夏爺爺,大牛覺得恩人有必要去問下爺爺,至少日後要真出什麼事,好做防範呀。

夏青搖搖頭:“冇有必要。”爺爺不是那種一心為了孩子好而不告訴她事情真相的人,如果是爺爺自己或她能解決的,爺爺早已解決或早已告訴她了,既然不說,表示這事隻能順其自然,是冇有其它辦法的。

大牛點點頭,不再聲響了,不管怎麼說,他都會在恩人身邊保護著恩人的。

此時,聽得錢春嬤嬤在外麵喊了聲:“見過王爺。”

就聽得一翻行禮,轉眼,便見應辟方走了進來,夏青放下手中的筆迎了上去:“王爺,皇上的身體還好嗎?”

應辟方什麼話也冇說,不管怎般溫柔都顯得薄涼的黑眸深深的望著夏青,好半響,將她抱在了懷裡。

大牛和水夢互望了眼,趕緊退下。

“怎麼了?”夏青回抱著他,以為是發生什麼事,就聽得應辟方悶悶的道:“和景衡打了一架。”

夏青:“……”一會,她道:“輸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