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97章

寒門主母 第19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喜歡的話,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們都來。”

“受不了受不了。”景衡在一旁大喊:“每個人都知道你寶貝王妃,還用得著這般秀著嗎?”

應辟方瞪向景衡。

蕭肅在旁邊笑笑,目光投在應辟方與夏青相握的手上,心裡其實也挺為這個老友開心的,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人。

“哥,快看。”蕭靈兒突然拉拉蕭肅的衣角:“是相爺千金呢,她在瑞王的船上。”

蕭肅投目望去,瑞王與他們的船隻隔了三個大船,能清楚的看到瑞王船上的人,那邊,正有一個容貌秀氣,可惜冷了點,且渾身散發著傲氣的女子憑欄而立正朝這邊張望著,一看就知道是在看蕭肅。

蕭靈兒嘿嘿笑道:“看來那相爺千金是在看哥哥呢。”

“是看你哥哥呢,還是看你辟方哥哥呢?”景衡一句話,又讓應辟方黑了臉。

“我不認識她。”應辟方說完這句話,拉著夏青走了。

所有人:“……”

蕭靈兒眨眨眼,相爺千金以前的事,她當然是聽到過了,冇想到她也做過與她相同的事,心裡嘿嘿一笑,倒對這顧相紅生出幾分好感來,隨後,她又四周瞄著,終於,在一條船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蕭靈兒靈動的大眼隨之也黯了下來,想起明鸞對自己所做的事,一時又恨得呀癢癢。

太湖,那是種滿了荷花的地方,原本隻是農戶為了生計種藕,可冇想到幾百年下來,隨著藕湖的麵積變大,太湖也不再隻是一個湖,而成為了蓮花賞景的存在,但太湖畢竟是個湖,並不適合做大範圍的蓮藕種植,因此農戶將太湖上的幾個大島都種上了花草,如今的月份,若從空中望去,那簡直就是花湖一樣,因此太湖也被稱為花糊。

從護城河去太湖,有半天的行程,當領航的船開動時,所有的船都開始移動,一時隊伍浩瀚,遠遠看著美不勝收啊。

沿途風景優美,怎能少得了吟詩做對?舉目望去,多數船上都是朋友們圍坐在一起,喝著酒,聽著樂曲,出著對子,歡樂的聲音能傳出幾裡之遠呢。

與這些船的風雅不同,夏青的船上就隻有他們幾個,既不呤詩,也不做對,隻是站在船上看著周圍船隻。

應辟方為夏青披上了外衣,拉著她坐下,以免她累著。蕭肅則是淡然看著沿途風景。

一個麵龐冰冷,待妻子卻是溫柔至極,一個麵龐嚴肅,讓人不敢多親近。不過二樣的長相同樣俊美,倒是吸引了彆船諸多女子的注意,這船不像彆的船在船身上刻了屬字,並冇有標誌出是誰的船,因此周圍的人都在心裡紛紛推測著這麼華麗的船隻會是誰家的?

“我就知道跟你們在一起肯定無聊,幸好我提前準備了。”景衡的聲音出現時,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他所帶的一名拿著琵琶的女子身上。

女子二十左右的模樣,卻是風情萬種,身形也是婀娜多姿,隻是一眼,便有些讓人過目難忘。

“她是誰啊?”蕭靈兒問道。

“京城最大歌舞坊的頭牌舞姬——流姬。”

流姬朝著眾人施了一禮:“小女子流姬見過各位,等會小女子會為大家獻上幾曲以助興。”說著,步如蓮,走向了船頭。

蕭肅顯然早已料到般,坐了下來安心聽曲。

應辟方拉著夏青也走了過來,坐下。

“還有這些,哪能少呢?”景衡拍拍手,王禮領著幾名侍衛打扮的下人就送上了酒與水果,還有乾果。

夏青抬眸時,便看到這流姬姑娘正在看著她,雖是短短一眼,但眼中那絲打量,夏青覺得自己應該是冇有看錯的。

琵琶的聲音響起時,幾個都倒是都訝了下,蕭靈兒更是‘哇——’的一聲:“好聽……”

這是一首抑揚頓挫的曲子,時而清脆如溪流叮噹,時而又急如雨打芭蕉,時而又激烈如鐵馬戰場,渾厚中秀著舒緩的溫柔,委婉中又帶著剛毅的不屈,音美,曲美,人更美,合著這三樣和出神入化的彈技,就連不懂旋律的夏青也聽得認真。

自然,沉迷的不止蕭肅幾人,還在周圍的幾艘船。

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了過來。

‘天哪,這不是‘天香樓’的頭牌流姬嗎?’

“可不是,多少人豪擲千金都想讓她上船,都被婉拒了,可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船是誰家的啊?”

“這麼華麗的船身,非富即貴啊。”

“能請得到流姬的人,身份必然不同凡響。”

夏青再次望向這個流姬,那纖細的十指在琵琶線上如行雲流水,彈到委婉之處,一個眼神就足夠讓人陶醉,原來這流姬姑娘竟是這般出名,能請得到她,景衡的關係與她非淺呐。

夜幕開始降臨時,船身已來到了太湖之外,陸續已能看到一些蓮花兒在湖上漂泊著,不過蓮荷屬於早放晚暮的種類,因此能看到的並不多,儘管如此,那一湖的翠綠,看了也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就在所有人都看著太湖時,夏青輕撫了撫略有些乏疼的額頭,近來這額頭總時不時的抽疼著,不劇,可就是難受,但一會又好了。這會也是如此,她輕柔了一會,舒服了些。

“我們的船會停在這裡過夜嗎?”蕭靈兒問道。

蕭肅點點頭:“這裡有五六個小島,島上種滿了花,風景非常不錯,不過我們會先沿湖轉個二天,第三天回程時再到小島上看。”

蕭靈兒點點頭。

湖的夜景是迷人的,湖風徐徐,帶著湖水獨有的味道,和著月光下的翠綠荷葉,美不勝收。

因為有流姬的琵琶琴音,夏青發現周圍跟著他們的船多了起來,或遠或近的都和他們的船在一起,隻可惜他們眼巴巴的想再聽流姬彈奏琵琶,流姬偏偏就不彈了,隻是和景衡有說有笑著。

蕭肅看了眼倚在船欄上不知道在看哪的妹妹一眼,又看著景衡和那流姬親昵的模樣,抿緊了唇,眼底微微不悅:“辟方,你可知道景衡什麼時候認識的流姬?”

“景衡的女人緣向來交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應辟方淡然道。

“可他已經有了婚約。”

“他們對彼此無意,你又能如何?”

蕭肅輕歎了口氣,延著妹妹的目光看去,看到船上那個明家小子那張揚的笑臉時,眉頭擰緊,經過這次教訓,靈兒竟然還一心撲在那小子身上?

夏青總覺得有道視線一直在她身上徘徊,可每每她要去捕捉這道玄視線時,又消失了,看了看四周,並冇有什麼認識的人。

此時,湖上傳來了一些禦裝的聲音,抬眸望去,隻見原本各自獨立的橋隻欄杆一處突然被打開,竟是一頭像欄杆的門,同時,船與船之間也形成了一個圓,用一塊甲板將二船之間連上,這樣每船的人都能在各個船之間走動。

也不知道這主意是誰想出來的,倒是挺妙。

“哥,”蕭靈兒一看到前方這模式,也趕緊在自己的船上尋找,激動的道:“快看快看,我們這裡也有二頭欄杆的門啊。”

蕭肅與應辟方互望了眼,蕭肅笑道:“看來租用的這些船都是一樣的。”

正說著,幾艘大船朝著這邊靠近,同時,那幾艘大船的欄杆門也被打開。

這幾艘正是顧相,瑞王,明家的大船,其中一艘的甲板放到了這邊來。

就看到顧相攜著女兒顧相紅走了過來。

“王爺和蕭皇子不會介意顧某不請自來吧?”顧相看到蕭肅,應辟方二人,倒是一派隨和,雖然是朝中權相,但顧相的長相倒與這個‘權’字不太沾邊,隻不過打量起人時,這眼晴多少還是會透露許一些善於權謀人士的那份精銳與犀利。

“怎麼會?隻是冇想到顧相竟然也會來遊船。”應辟方起身相迎。

顧相的目光略過了夏青放在蕭肅身上,笑道:“我這女兒愛荷成癡,還非得拉上老夫一同賞荷,老夫也隻好厚著臉到你們這些年輕人裡湊熱鬨了。”說著,對著顧相紅道:“相紅啊,來,見過蕭皇子,謹王,謹王妃。”

顧相紅原本就是個高傲的女子,這會滿臉的冰霜,任誰都可以看出她的不願,可在父親眼神的示意下,不得不上前朝著幾人施了一禮,目光收回時看了應辟方一眼,隨即注意到夏青也在看著她,顧相紅緊咬了下唇彆過臉。

這顧千金難不成還對王爺在意嗎?夏青心裡暗附著。

正當顧相紅不知將目光放哪裡時,一道俏滴滴的聲音在旁邊道:“相紅姐姐,我們去玩吧。”

“你是?”望著麵前的小姑娘,顧相紅眼底有絲困惑。

“她叫靈兒,是我妹妹。”蕭肅淡淡道。

冇想到蕭肅會突然開口,顧相紅怔了下後冷冷點頭,便對著顧靈兒輕嗯了聲,她本不願來的,若不是爹爹非得要她來,她根本就不想賞什麼花。

“王妃嫂嫂,你也一起來吧,我們去那邊的船上看看。”蕭靈兒興奮的對著夏青道。

“好。”她若去,恐怕相爺千金心裡會次舒坦吧,不過這裡確實冇什麼好待的,夏青起身朝靈兒走去,不想一手被應辟方拉住,她低頭看他,就聽得應辟方道:“你一個人我不放心。”朝一旁的王禮道:“你跟著王妃去,若出有關點差池,唯你是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