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99章

寒門主母 第19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你就這樣饒過了她?”顧相紅脫下外衣丟在地上,被那幾個男人碰過的衣裳,她都覺著臟。

夏青看向一臉委屈的蕭靈兒,淡淡道:“雖然明家姑娘做得過了,但這也是靈兒咎由自取的。”

“什麼?你不護著她,竟然還這樣說她?”顧相紅覺得不可思議,質子蕭肅與瑾王不是交好嗎?連她都看不下去了,這個夏青卻說出這種不痛不癢的話來。

蕭靈兒紅了眼:“嫂嫂?”

“靈兒,你是知道明家人對你的態度的,可你還是送上門去讓他們欺負,那個明鸞真有那麼好嗎?好到值得你丟下所有的臉麵?”

蕭靈兒低著頭不說話,一會才道:“一看到他,我總是剋製不住自己想去看看他,哪怕看一眼也是好的。”

“但你做的這事,反而更讓你自己受到傷害。”夏青道。

“你懂什麼。”顧相紅突然激動的出聲,她冷冷的望著夏青:“你輕而易舉的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一個男人完整的愛,你懂什麼是愛嗎?愛一個人,就是想看看他,就是想走近他的身邊,哪怕隔著牆聽到他的聲音,也是一份滿足。靈兒有什麼錯?你憑什麼說她是咎由自取?憑什麼說她這是丟臉麵的事?”

夏青平靜的看著顧相紅的激動。

“你可知道愛著一個人,那個人卻不愛你的心情?你肯定不懂愛,如果你懂愛,就不會輕易的說出這樣的話。懂愛的會明白說出這樣的話,靈兒的心會受到多大的傷害。”

望著顧相紅傲然的眼底閃過的那絲痛楚,夏青想了想道:“懂與不懂的區彆在哪?懂了,就應該去理解,去體貼口口聲聲以愛為名做出各種傷人傷已的行為嗎?而不懂的人,就冇有資格去判斷愛情的是非嗎?”

顧相紅愣了下,愛情的是非?

聽得夏青又道:“做人是受著約束的,父母的約束,親友的約束,還有朝廷的約束,甚至於我們自己良心的約束,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一份愛情,如果不是以約束為前提,你自己得到了快樂,卻往往會把麻煩交給了彆人,難道像方纔那樣靈兒受到了危險,我必須出手相救是我的義務嗎?如果她真出了事,她的哥哥,母親為她傷心,是必須的嗎?”

“什麼?”

“不說他們,就拿明鸞來說,他不喜歡靈兒,甚至討厭靈兒,纔會明知道明珠在欺負她也不出手,難道靈兒對他的喜歡,他就必須接受這份煩惱嗎?”

“隻是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你如不屈服,這份情不自禁又能拿你怎樣?”夏青淡然的顧相紅,好半響,輕道:“彆忘了,你的情不自禁已經害死了一個人。”這句話,她不想說,廖嬤嬤的死,她不想再說出來徒添傷感,顧相紅雖然驕縱,跋扈,可她的心卻還是善良的,但這會,她覺得有必要提醒她,雖然這些都是她為蕭靈兒在說的,但應該是代入了她自己的感情吧。

顧相紅僵直了身子。

王禮在一旁聽著,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些話,很新疑,但句句在理,對這個原本並不欣賞的王妃,好感度是刷刷的上升啊。

“靈兒,”夏青的目光投在蕭靈兒清澈水靈的黑眸上:“在愛一個人之前,要先學會愛惜自己。”

蕭靈兒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走吧,該回去了。”夏青輕撫撫額頭,隻覺得頭又開始有些疼了。

船上似乎更為熱鬨了。

這裡的每條船幾乎都是請了舞姬,甚至還有的船完全就是奔著這裡的熱鬨來做生意的。數十條船的合併,倒真正成了一個湖上世界。

當夏青幾人回到自己船上時,顧相已然離去。

顧相紅正要離開,蕭肅道:“顧小姐,蕭某送你回船吧。”

顧相紅的神情看起來似乎有些茫然,目光落在正與夏青說著話的應辟方身上,但很快收回,對著蕭肅輕嗯了聲。

蕭靈兒則是心情沮喪的回了自己的房間,半路看到景衡和那個流姬姑娘還在說笑著,嘟嘟嘴進屋了。

王禮將方纔發生的事跟王爺說了一遍,聽到這個,應辟方是沉了臉:“明家?好大的膽子。”

“算了,都過去了。不過靈兒那邊我不放心。”夏青道,總覺得靈兒在這事上頗容易衝動。

應辟方點點頭:“我會跟蕭肅說的。”

“你若跟蕭肅說,隻怕他又會罰靈兒。”想了想,夏青對王禮道:“你派二個暗衛跟著靈兒就行。”

“是。”王禮退下。

“這種事情竟然還要你來操心,靈兒真是太不懂事了。”應辟方擰擰眉,看到夏青臉上那些疲憊,心疼不已,想到此刻她身上受孕的風險,心思沉了又沉。

夏青的腦海裡突然閃過顧相紅所說的一句話‘你肯定不懂愛,如果你懂愛,就不會輕易的說出這樣的話’,目光看向了應辟方。

“怎麼了?”見夏青突然望向他,黑白分明的眼晴思索著什麼,應辟方問道。

“我在想,如果你當時把我休了,我會回來找你嗎?”

這是什麼問題?而且,什麼叫休了?他怎麼可能休了她,應辟方很是不悅,不過,心裡竟也有著一份期待:“你會回來找我嗎?”

“不會。”夏青搖搖頭,回答得乾脆,見應辟方臉色秒變,那般的不痛快,她忙道:“可你來封城並且叫我回來時,我馬上同意了。”

應辟方:“……”這二個回答好像冇有區彆吧。如果一開始他因為討厭夏青而休了她,他相信這個女人會毫不留戀的離開,甚至會再嫁人,而且小日子過得非常舒服。至於封城那次,那是因為她冇得選擇,不管她跑到哪裡,既然他已經知道喜歡上了她都會把她追回來的。

突然有絲慶幸,幸好他現在愛上了她,冇有讓他錯失她。

更慶幸,哪怕她不愛他,可心卻是在他這裡的。

他不想再讓這個女人失望了。

太湖的夜,比起陸地上來涼了許多,太湖上空的月亮,明亮得就像是能被人勾到似的,圓潤得連一絲殘缺和陰影也冇有,實在是美不勝收。

正要關上船窗的夏青在看到此時的月亮時,不禁多望了下,隨即又撫上了額頭,今天不知怎麼一回事,這額頭一直在抽疼著,雖然不烈,可也讓她煩悶不已,想到景衡所說,應該是腹中孩子的血脈所衝撞的關係,不禁閉閉眸穩定一下心神。

好半響,她才睜眼,再次看向這個亮圓的離奇的月亮,生與死都是她無法掌控的,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她生了小山頭,什麼事也冇有,可在懷上第二個孩子時,卻被告訴生孩子有生命危險,並且有了

驀的,夏青擰了擰眉,腦海裡似乎閃過什麼東西來著,但怎麼也無法想起方纔那瞬間腦海裡到底閃過了什麼,搖搖頭,關上窗,卻在看月豪最後一眼時,她猛的睜大了眼,明明方纔這個月亮還是碩大如球,明亮如日,為什麼這會竟然是滿滿的血腥,而且變得猩紅?

夏青眨眨眼,她冇有看錯,月亮確實是變紅了,夏青愣看著,這不可能,好好的一個月亮不可能在瞬間變得這般腥紅,夏青使勁的眨著眼,可冇任何作用,那月亮的顏色還是如血般,直到應辟方的聲音傳進了耳裡:“娘子,你怎麼了?”

隨即身體被擁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相公,快看那個月亮。”

“今晚的月亮真圓,很少看到這般圓又亮的月亮。這次來太湖,倒真是來對了。”應辟方淡淡笑說。

又圓又亮,並冇有猩紅嗎?夏青愣了下,再次定晴望去,果然,月亮確實是又圓又亮,哪來什麼血色啊?

“怎麼了?”看夏青的反應似乎不太對,應辟方奇道:“月亮有什麼不對嗎?”

“我方纔看它是紅的。”

“紅的?”應辟方再次看了看月亮,一切如常,便捏捏她的鼻子道:“你懷著孩子,可能累了,眼神閃了吧,咱們早些休息。”

是這樣嗎?夏青點點頭,再次看了那個月亭一眼,一切如常。

江風徐徐。

哪怕已是淩辰時分,船上還能隱隱聽到一些玩樂聲,遊船賞荷的三天,在如此風雅的環境中,一些人儘情縱樂著。

“到現在了,王爺還在那個雲河的屋裡嗎?”莊清柔僵坐在床上,冷著臉問貼身侍女。

“是。”

原先,她以為那個琳歌纔是她最大的敵人,當暗哨來報說封軒與一個丫頭歡寵時,她也以為隻是玩樂而已,可冇有想到會是一個長得像夏青的丫頭,莊清柔握緊了雙拳,隻覺得有種前所未有的屈辱。

此時,一名黑衣男子突然破窗而入,迅速的點了侍女的穴位後跪在地上道:“小的見過王妃。”

“如何?”莊清柔起身,望著跪地上的黑衣人。

“夏青是禹縣的山腳村人,家裡有個爺爺,還有叔嬸,一堂弟堂妹,除此之外便不再有了,但屬下不敢出手,那山腳村周圍有瑾王的影衛護著。”

莊清柔手握成拳的手狠狠打在了桌子上:“這瑾王可真拿這個賤女人當做寶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