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0章

寒門主母 第2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夜晚,悄悄的到來。

主屋內。

廖嬤嬤與水夢一臉的憂心腫腫,今天中午發生的事,讓應母與方婉兒不敢再對著少夫人怎麼著,但也看得出,那二人心裡都是窩著火的,而且她們一人是大公子的母親,一人又被大公子喜歡著。

總覺著今晚不會平靜,依應母的性子,定會鬨點什麼出來。

可不想,直到月上柳梢,聽下人說大公子已經回來了,也毫無動靜。

二人同時看向正在燭火下縫著衣裳的少夫人。

夏青正認認真真的縫補著她的舊衣,這安靜的模樣怎麼看也與中午那模樣有些差彆,但廖嬤嬤心裡也清楚,這少夫人平靜的外表個有一顆聰慧和果斷的心。

正當夏青補好了舊衣時,敲門聲響起。

讓本就驚著的廖嬤嬤與水夢嚇了一跳,看到二人的表情,夏青有些失笑,隻是敲門而已。

水門趕緊去開門,門外的人竟然是應家的長工雷大虎,也是潮水村人,見到夏青,他激動的說:“少夫人,村裡派了人來,說要見你,現在正在後門等著呢。”

廖嬤嬤與水夢互看了眼,村裡人?潮水村派了人來這裡乾嘛?

夏青倒是不奇怪,隻說:“我們去見他們。”

後門那裡,幾個熟悉的麵孔正在朝著後門裡東張西望,一見到夏青時,都開心的喚了聲:“村長——”

“族長——”

“族長,這些日子你過得好嗎?”

“村長,看到你真是太開心了。”

一口一個村長,族長,叫得夏青愣了下:“你們叫我什麼?”

“族長啊。”

“村長啊。”二個壯年男子異口同聲。

夏青認得他們,一個是潮水村最大家族童氏一族的人叫童平,而一個則是村裡德高望重老者的玄孫叫唐嚴寬。

那唐嚴寬說道:“自你離開村裡後,因為雪災又來了不少的難民,後來大家覺得反正以前的村子都不像樣了,乾脆全部駐進咱們村來,現在咱們村一共一千二百多人,共332戶人家,這布帛上都是大家按的手印,讓您來做村人,冇有人反對啊。”

童平也道:“我們家族的族長位置向來是能者居之,您雖然不是我們家族的人,但大家都認為您合適。”

廖嬤嬤與水夢聽得呆了,讓一個女人當村長和族長,真是前所未聞的事啊,在這個時代,女人的地位向來是依夫而生存的,少夫人竟然能……

連夏青一向無波的表情也怔了片刻:“這怎麼可以?我隻是做了我能做的事。”

“少夫人?”清脆的聲音響起,就見一少女從幾個村民身後跑了出來,激動的看著夏青。

“小花?”廖嬤嬤喊了聲,不正是她從難民中選出來給少夫人當貼身丫頭的那小女孩嗎?她竟然也來了。

“奴婢見過少夫人。”小花趕緊到夏青麵前施了禮,幾天不見,小花施禮的樣子已很像樣了。

夏青對著她笑笑,才又看向這些村民:“我並不合適做村長,也不合適做族長,我隻是一個普通的村民而已。”

“不,您適合。”

“對,對。”

“我們都服您。”

“可不是嘛,少夫人就彆謙虛了。”

唐嚴寬道:“少夫人,眼下正要緊的事,就是解決大家的吃住。鄉下的食物都已經吃光了,這會,大家都奔著少夫人來,在鎮外待著呢,隻等少夫人的吩咐,大家才知道應該做什麼。”

水夢驚呼:“你說什麼?一千多個人都待在鎮外?”

廖嬤嬤也是一臉驚恐的看著村民們,這些人是要做什麼啊?

幾個前來的村民突然跪在了夏青麵前,童平說道:“少夫人,二個月的雪災讓田地嚴重受損,顆粒無收,纔開春,那些剛苗的野菜野草也早被啃完了,如今大家就盼著應家能救濟下村人。”

“荒唐——”廖嬤嬤喝道:“少夫人那樣待對你們,已是仁至義儘,你們竟然厚顏無恥到這地步。”他們可知道少夫人在應家是處境?如今好不容易讓大公子注意了竟來這樣的事。

童平幾人一臉的羞愧。

“少夫人。”小花突然也跪了下來,哽咽道:“小花的親人不是被凍死就是餓死,可在這裡,小花真的很快樂,小花不希望才認識的村人又被凍死,餓死,求少夫人大發慈悲,救救她們吧。”

聽到小花這麼說,廖嬤嬤和水夢心中那麼懊悔啊,這丫頭竟然不幫著少夫人,卻幫起外人來了,少夫人哪裡有這般的能耐啊。

幾百人變成了上千人,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你們先起來。”

“少夫人若是不答應,我們就不起來。”唐嚴寬拗性道。

“哦。那就跪著吧。”

幾個村人都一愣,就見夏青坐到了一旁的大石頭上,顯然她是累了,幾個村民看向她比先前又大了許些的肚子,心中都有不忍,可想到那些村人對他們的期待,咬牙跪著。

“你們讓我做這個村長,族長,其實就是因為我是應家的少夫人,認為我能給你們帶來食物吧?”夏青看著這些人,眼裡透著明瞭。

一句話,讓跪著的村人們臉色都顯得萬分狼狽,其實真正的潮水村人對少夫人當族長村長是擁戴的,但外來的村人想法多少是認為少夫人能讓他們溫飽。

廖嬤嬤和水夢臉色氣得鐵青。

“少夫人,並非我們不仁不義,而是,是真的冇有辦法了。”童平覺得冇臉抬頭,這個少夫人年紀比他還小,但對他們來說,少夫人就是浮木啊。

“我曾說過食物吃完了‘就押我去鎮上的應家交換食物’,這話是真的。”夏青淡淡說,幾百人,應家要名聲,自然不會對她見死不救,見幾位村民的目光瞬間亮了不少,夏青又道:“但現在人太多了,你們就算押著我,應家也不會拿出糧食來。”

村民希望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下去。

夏青坐著不再說話,平靜的目光在這些村人臉上流轉,又望向佈滿了星空的夜空,天空真是亮啊。

“少夫人,我們該怎麼辦啊。”童平慌道。

“怎麼辦?”水夢冷哼:“你們那麼多人,就不會自己想辦法嗎?自己去想啊。快走快走,彆來這裡擾少夫人。”

幾個村民還是跪著冇有離開。

“你們……”廖嬤嬤氣得瞪出了眼,又無可奈何。

夏青的目光從夜空收回,又投在這些人身上,淡淡說了句:“二個月的大雪,應該不止我們鎮這邊出現饑荒吧?”

唐嚴寬點點頭:“前來的難民說,外鎮也是,這場雪咱們大周幾百年來都罕見的,恐怕各地都這樣。”

夏青想了想:“那朝廷應該會撥糧救災。”

“朝廷要是撥糧早就撥了,少夫人有所不知,當今朝廷權臣當道,又與蠻邦戰亂不斷,哪還會顧及咱們老百姓啊,咱們鎮上還是好的,外麵早就有人揭杆起義了。”唐嚴寬說道。

夏青輕哦了聲,天下的形勢,她不懂,不過:“你們為什麼不去找知府老爺?鎮上的糧倉應該也有吧?”

此時,見廖嬤嬤麵色一急,低頭在夏青耳邊輕道:“少夫人,鎮上的糧倉歸應家管著,就是應家的糧倉啊。”

“哦。”夏青輕哦了聲。

這樣也‘哦’?得快點拒絕啊,廖嬤嬤和水夢心中那個急啊。

“少夫人?”幾位村民滿臉希翼的看著夏青。

夏青笑笑。

一見她笑,村民們都鬆了口氣,就聽得夏青淡淡說:“我冇有辦法。”

村民臉上纔出的輕鬆又僵住。

夏青道:“我雖救了村裡的人,但能耐也僅僅如此,現在人多,”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您是應家的少夫人,一定有辦法的。”有人道。

“是啊,應家家大業大,應家的糧倉在京城更是隻手遮天,您怎麼會冇有辦法呢?”

應家有這麼厲害嗎?她也不知道,不過:“應家的事我並不能做主,我若能做主,當初也不會被趕到鄉下去了。”

夏青說得一派平淡,卻讓廖氏和水夢聽得連連跺腳,這少夫人怎麼能這樣在他人麵前滅自己威風?這樣說出去,不就會讓彆人看貶嗎?更讓這些人笑話啊。

不過笑話倒也冇有,這些人隻是一臉的沮喪。

“你們都快走吧。”廖嬤嬤趕著這些村人:“以後彆來找少夫人了。”

水夢也道:“少夫人救過村裡人一命,可以說是你們的恩人,你們要是再忘恩負義來為難少夫人,看我怎麼趕你們出去。”

夏青目光淡淡的又沉默的望著這些人,冇再說什麼。

直到這些人走光,水夢看著一直在啜泣著的小花,喝道:“把你做為少夫人的侍女那時就告訴過你,你的主子就是少夫人,一切要為少夫人著想,你倒好,幫起外人來了。”

夏青突然問道:“一千多個人,加上還有可能從彆處湧過來的難民,你們說,要是冇有糧食,會發生什麼事?”

這個問題,她們自然冇有想過,被這麼一問,水夢怔了下說:“那自然是回老家了。”

廖嬤嬤畢竟有些閱曆,臉色一白,輕輕吐出二個字:“暴亂。”

“想出辦法也好,想不出辦法也好,這暴亂都難免的。”夏青看著茫然望著自己的三人,平靜的轉身進了宅子

小花輕輕問廖氏:“嬤嬤,少夫人的意思是不是說,暴亂纔是最好的方法啊?”

還冇等嬤嬤說,水夢就瞪了小花一眼:“彆胡說。”這暴亂可不是隨便能暴亂的,再說,少夫人隻是個小女子,哪來這麼多血腥的想法,隻是隨口那麼一說吧。

整整一天,應母與方婉兒平靜的出齊,隻是用餐時,都用狠戾的目光盯著夏青,恨不得在夏青的身上瞪出個窟窿來不可。

夏青也不若以往那般平淡,麵色雖然平靜,但都可以看出她在想著什麼事。

直到二雙筷子在碗上交彙,應母和夏青同時夾住了一塊肉。

應母‘碰~’一聲將筷子重重的放在桌上,臉色鐵青的看著夏青,夏青淡淡看了她一眼,便將肉遞到了應母碗中:“娘,給——”

不想應母直接將碗都摔到了地上,冷哼:“你碰過的東西,我都覺得噁心。還有,打死我,也不會讓辟方進你的房。”說著,憤憤的離開。

方婉兒一臉快意的看著夏青,譏諷的一笑,正要也起身離開。

夏青突然問道:“妹妹,咱們鎮上一共有多少戶人家?”

“你問這個做什麼?”方婉兒鄙夷的看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