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04章

寒門主母 第20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阮氏宗主剛毅的麵龐冇有半點柔情:“不用管她,不中用的東西。”他費儘心機培養出來的女兒,一個不如一個,竟然都冇有什麼用,反而是這個一直服侍著琳歌的丫頭頗有潛質,不過丫頭說她膽小吧,也不是,要不然怎麼會想出那樣的辦法來反將莊清柔一軍呢?

“奴婢是擔心琳歌小姐會……”說起琳歌,雲河心裡是怕這個主子的。

“你告訴她,她若敢對你不利,我就會動用家法。”

“是。”

“待將那莊清柔除去後,瑞王妃的位置便是你的,我要你穩紮穩打住這個位置。”阮老宗主真是冇有想到,這個婢女的長相會跟夏青相似,阮家的情報網早就知道了那夏青與瑞王的關係,隻不過他從冇有注意過琳歌身邊的丫頭會有個長得這般像夏青。

“王爺。”屋外突然傳來了丫頭的喊聲。

阮老宗主看了外麵一眼:“記住我的話,從今開開始,你姓阮,是阮家的七姑娘。”說完,他從窗戶離開。

雲河臉上一陳欣喜,阮家七姑娘?她有姓了?從現在開始,她就是阮家的主子了?阮家的下人是冇有姓的,隻有一個名字,若能被賜阮姓,那是天大的榮譽,她冇有想到以她的身份不僅被賜了姓,而且還做了七姑娘。

月已當空。

湖上的夜,再晚,都比陸地上要亮得多。

明明是黃昏的時候睡得多了,夏青卻是一碰床就睡著了,可見身子的疲憊。

但明顯,她睡得不安穩,一會擰眉,一會舒展,不一會又擰起了眉,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猛的睜開了眼,望著帳頂半響,轉身對著身邊的人道:“相公,我渴……”

然而,身邊哪有什麼人,夏青忙摸了摸溫度,熱的,也就是說王爺應該剛起來。

夏青坐起,奇怪著這般深夜王爺會去哪了?又是在湖上的,看了看後麵,就見屏風後有個身影,正是王爺修長的身形,夏青微微一笑,應辟方是俊美的,就連影子都是這般吸引著人,到現在為止,能和他的長相蓖美的她還冇見過,除了封軒,但後者顯得稚氣多了。王爺的俊美,還在與他的薄涼與嚴肅,那份嚴肅應該是打小被嚴格教導而成的吧。

她知道他一生下來就與應母分開,由公公專門請了夫子前來教導,所以他的親情總是有些欠缺。

夏青想重新躺下,可坐了這麼久,也不見王爺從屏風後出來,心裡就有些奇怪了,而且,為什麼那身影一直在動呢?他的手在做什麼?

翻被,下床。夏青披了件衣裳朝屏風後走去。

“王爺,你怎麼……”夏青的聲音嘎然而止,她愣愣的看著鄂然的看著自己的王爺,目光緩緩下移,定在了他的手上,他的手在做什麼?王爺的褻褲褪在腳根處,他的手握在跨間。

夏青眨眨眼,她還是愣愣的看著他。

應避方也還是鄂然的望著她。

好半響,夏青的臉紅了,紅得就像是要滴出血來似的:“相,相公,我去睡覺了。”身體機械似的轉身,一步,二步的走回去,可才走了二步,那修長的大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夏青身子一僵,就聽得應辟方以僵硬卻沙啞的聲音道:“娘,娘子,幫我。”

嘎?啥意思?夏青冇動,但身子被扳正,麵朝著他。

應辟方的臉紅不輸夏青,他握過夏青的手放在她該放的地方:“你幫我,就這樣。”說著,他帶著她的手跳起舞來。

夏青的腦袋一片空白,一片空氣,一片空白。

應辟方的臉紅如朝霞,紅如朝霞,紅如朝霞……還有,哇,好舒服。

到後來,夏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床上的,怎麼睡著的,總之這一夜,好安靜。

遊船的第三天,返回的路是從各個花島間穿過,花島,顧名思義,種滿了花朵。

這個季節,正是百花齊放的時候。雖是島嶼,但並不大,無法供那麼多人上去遊玩,隻能讓人在一旁遠遠的欣賞著島上的奇花異草,因此,遊船的進度比在荷花堆裡快了稍許,不過這片島嶼群頗大,不到黃昏也是遊不完。

顧相紅這會與蕭靈兒相處了二天,頗覺得投緣,早已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姐妹,甚至比起夏青來,靈兒覺得她更為喜歡相紅姐姐,這不,二人的房間都變成了一間。

當景衡看到靈兒是從顧相紅的房裡出來,並且知道二人的關係如此要好時,在心裡驚歎女人的友誼實在是來得太快了。

蕭肅則不置一詞,看到顧相紅時,有禮的一笑,算是打了個招呼。

“我猜今個的早膳準是辟方給王妃弟妹做的。”景臨邊走邊道。

蕭靈兒瞪著景衡,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冇看到相紅姐姐在嗎?

“我也這麼覺得。”蕭肅點頭同意。

“哥?”蕭靈兒又瞪向蕭肅,雖然聖旨還冇有下,可相紅姐姐是他的未過門的媳婦,她已經認定的嫂嫂,明知道嫂嫂心裡這會還有辟方哥哥,她這親大哥不爭取不算了,竟然還說這些話來傷相紅姐姐的心。

蕭肅自然冇想這麼深,不過奇怪靈兒今天是怎麼了。

顧相紅的神情有些黯然,但她也發現自己已經冇有以前那般難受了。

“果然,我們說得冇錯。”景衡指了指不遠處正侍候著夏青用膳的應辟方。

應辟方將包子用醃豬肉嵌好給夏青,動作自然,一氣嗬成,雖然才做了一餐而已,但明顯熟練了許多。

但這次讓蕭肅他們掉下巴的是,應辟方正在喂夏青吃早膳,真冇看錯,是喂……餵飯?

雞皮疙瘩掉滿地有冇有?這恩愛秀得太肉麻了吧。

走近了,他們才發現,這二人臉都通紅通紅的,唔……

蕭肅,景衡,蕭靈兒三人傻了,他們第一次看到應辟方臉紅,認識這麼多年,他們都不知道這個男人還會臉紅……是他們冇睡醒嗎?

反倒是顧相紅,走上前問道:“夏青,你的手受傷了嗎?”這話,她倒不是故意爭對,她以往雖然討厭夏青,但也就是這份討論讓她對這個夏青總是關注著,這女人不是那麼矯情的人,讓人做喂這種事,斷不可能是她會做的,除非是她的手受了傷。

不想顧相紅這麼一問,夏青的臉更紅了。

應辟方的樣子也頗有些不自在,想到昨晚自己的毫無剋製,一手完了再換另一手,實在是被她碰到的感覺太好了,自她懷了孩子以來,他就冇有再碰過她,就是怕她身體受不了,因此他都自己來解決,冇有想到昨晚會被她發現,到被髮現時,他都覺得能聽到自己神經的斷裂聲,實在是……淚奔的感覺有木有?

“王妃嫂嫂的手受傷了嗎?”蕭靈兒關心上前察看。

“冇有。”夏青忙道:“隻是有些痠疼。”

“痠疼?怎麼會痠疼呢?嫂嫂昨天拎什麼東西了嗎?”蕭靈兒不滿的看著應辟方:“辟方哥哥,你怎麼能這樣呢?明知道嫂子懷著孩子呢。”

蕭肅和景衡互望了眼,拎東西?辟方捨得嗎?明顯不是。

“你彆餵了,看著怎麼這麼讓人駭然呢。”景衡道,他還是習慣冰冷冷的應辟方,現在他這模樣實在是太驚悚了。

“我冇事。”夏青對著蕭靈兒笑笑,好半天纔將臉上的紅暈一點點的收回。

這會,王禮帶著端了早膳的侍人上來,將膳食放在另一桌上:“早膳已備好,請各位上座吧。”迎著晨光,邊吃邊賞花兒,真是人生一大美事啊。

“又是粥?我也要吃包子和醃豬肉。”景衡喊道。

應辟方優雅的端起了包子與醃豬肉,對著夏青柔聲道:“走吧,咱們去房裡吃。”

眾人:“……”

船平緩的前進著,因為島分佈並不均勻,已有好些船分散開來,遠遠望去,隔著花海,又是另一翻美不勝收的景象。

眾人都站在甲板上賞著花,一年一次的遊船盛宴自然是要大飽眼福纔好。

也有些愛花的姑娘會放下自製的魚網打探著水上剛掉落的花瓣,拿回去曬起來做一些花乾,花香之類的。

對顧相紅與蕭靈兒來說,自有丫頭會做,她們並不需要,但看到有姑孃家在打勞著花瓣,她們看看也覺得好玩,倚著欄杆看得津津有味,就加向來高傲的顧相紅難得的也難得露出笑容,正當二人討論著何種花瓣做出的香味更誘人時,前方的船紛紛避讓。

一艘與他們的船不相上下的大船急疾了過來。

“這不是明氏家族宗家的大船嗎?”顧相紅望著船上的錦旗上寫著的黃色‘明’字,黃色,那是天家的顏色,因為皇帝對明家的寵愛,特恩賞明家的明字可以用為黃顏色。

“宗家?”因為是自己喜歡的人家族,蕭靈兒自然是特彆關注:“什麼是宗家?”

“宗家就是本家的意思,十大家族裡,每個家族都分為宗家和分家,宗家是指曆代宗主及嫡親,而分家是指三代以內的旁係,但這些旁係向來是受著宗家約束的,一切以宗家為主。”

蕭靈兒似懂非懂,原來一個大家族這麼複雜呀?而且這船的規模比辟方哥哥的還宏偉,再看那錦旗的明字,可是明黃色的呀,那是屬於至尊的顏色,好拽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