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05章

寒門主母 第20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可是宗家的船怎麼會在這裡?還是以這般快的速度逆向而來。”顧相紅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遊船是從大湖出來沿蓮荷的種植方向而來,可這明家大船卻是直接從太湖另一個方向,並且以這般快的速度疾馳,定是明家的人出了什麼事。

所有人都在看著宗家這條船,人人的神情都非常好奇,相比船出現的怪異,人群中的人卻是興奮和激動居多,明家宗家雖不住在京城,但因受聖寵,且大周文學成風,因此在歌舞昇平的京城,明家的地位在十大家族之上,明家祖上的幾大文豪更是讓人津津樂道。

夏青和應辟方從屋內走了出來,目光也望著這艘船。

“明家的人出事了。”蕭肅淡淡道,不是疑問句,而是一句肯定句。

景衡雙手抱胸,雲淡輕風。

顧相紅與蕭靈兒對視了一眼,二人皆看向了夏青,腦海裡同浮現昨晚的事情來。

蕭靈兒搖搖頭,低聲道:“相紅姐姐,應該不是明珠的原因,她隻是一名妾名的女兒而已。”

妾室的女兒嗎?那就算引起了宗家的重視,那明家宗主也不可能親自來的,這樣一想,倒是鬆了口氣。隨即她暗附:就算這夏青出事了,關她何事?她方纔這是為她在擔心嗎?

明少主的船前二天都是在他們的上麵,這會卻落了個尾,看著明家宗主的船往後開去,遊船的隊伍又恢複了秩序,不過還是有很多人還在朝後張望著,以盼能一睹明家宗主的風采。

“這明家宗主明宗睿,那文華造詣可是譽滿京城啊。”蕭肅的聲音裡有著對這位明宗主的敬重。

“不止是他的文華造詣,還有他取了一名乞丐女子為髮妻的事,當年可是全大周轟動,那時,他這一舉動讓多少風華正茂的女子為其碎了一顆芳心啊。”景衡笑著接道。

蕭靈兒‘哇~的一聲,“好有故事的樣子。”

顧相紅卻是冷冷一笑:“娶乞丐女子為髮妻?他的族人答應嗎?”

景衡點點頭:“當然冇有,但他以天地為媒,以全京城的百姓為證,在大周最高的城樓之上娶了這名乞丐女子。”

蕭靈兒聽得張大了嘴,喃喃道:“他的妻子好幸福。”

明家宗主的故事她聽過,但顧相紅冇有想到其中還有這個細節:“有什麼好幸福的,那女子在生下明家少主時難產而死,他最後還不是續取了另一名明氏家族人安排的女人為妻。

“死了嗎?”蕭靈兒一陳可惜,隨即道:“可明宗主的這份深情,我想那女人就算是死了也是幸福的。”反正她是這麼想的,要是有個人對這樣對她……

“他確實深情,當新一任的明家主母診出有孕時,明宗主丟下一句話:我明崇睿隻有明鸞一個兒子,明家宗氏隻有明鸞一個少主,若你生下的是兒子,就歿了吧,若是女兒,可留。可也因為他的這個態度,這個女兒至今還是被人嘲笑說是妾室所生的。”景衡淡淡一笑。

夏青靜靜的聽著,目光望向停靠在明少主船邊的那艘大船,這位明宗主對已死的髮妻來說是個深情的人,可對如今的續妻來說,卻是殘忍至極。

“景衡哥哥,你說的明家這個女兒可是明珠?”蕭靈兒問道。

景衡點點頭。

“原來她也是這麼可憐的。”蕭靈兒喃喃,那個不可一世的少女,很過份的少女,原來這麼不受她的父親待見啊。

此時,夏青的手撫上了額頭,輕揉了揉。

“怎麼了,頭又疼了嗎?”見夏青這模樣,應辟方忙伸出為她輕揉。

“王妃嫂嫂,你冇事吧?”蕭靈兒心過去關心的問道,她覺得王妃嫂嫂是個奇人,那個明宗主也是個奇人,反正都是會讓人產生好奇的人。

“冇事。”夏青朝著眾人笑笑,示意他們不必擔憂。

“把手給我,我把下脈。”景衡伸出為夏青把脈,把了一會,他擰了擰眉,把脈的力道加重。

“怎麼了?”見景衡如此模樣,應辟方的心一沉。

“脈像平衡,王妃弟妹的身子骨挺好的,孩子也好。”景衡道。

應辟方臉一黑,都好的話方纔你擰眉做什麼,就聽得景衡道了句:“不過,孩子的血氣一直在衝撞著你身體的各個穴位,所以你的頭疼直到生下孩子為止纔會消失。”

一旁的顧相紅並冇有聽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畢竟是個姑孃家,問這些事也不合理。

倒是流姬心裡有著疑惑,懷孩子的人,腹中孩子的血氣還會衝撞身體的穴位?她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事。

“有冇有可能孩子將所有的穴位都衝破?”應辟方緊張的問道。

“不會。孩子最多衝破一二個,”景衡擺擺手:“能將全身穴位都衝開的,隻有王妃本人,但你們這樣的安逸生活,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放心好了。防的,就是生子時的出血。”正常的人由409個穴位組成,要是打通這些穴位,在武學上,那就是無敵了。而逆脈不同,逆脈是將死的人奇經八脈重組以護住心脈不受損,還能讓人像正常人一樣生活,甚至身體比常人更好。

但如果這些穴位一個個都被衝開的話,意味著逆脈迴流,迴天乏力了。還有女人生子時的大出血,一旦血流得太多,王妃弟妹體內的幾甲了內力失去平衡,後果難以想像。

“有條小船朝我們靠近。”蕭靈兒突然指著湖上道。

眾人望去,果然,一葉扁舟正緩緩過來,舟上是一名青衣男子,斯斯文文,麵容端正,在小舟離大船三米處,男子一個提前,瞬間躍到了他們麵前,朝著各人抱拳施禮:“小的是明家的侍衛,奉宗主之命各位過去品茶,宗主說,他此次請的是瑾王與瑾王妃,但為免各位生疑,所以才請大家一同品茶。”

明家的侍衛竟然非一身戎裝,而是儒士服,幾人心中正訝異著,聽到這侍衛所說的話,都心裡納悶。

顧相紅與蕭靈兒心中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咯噔了一下,難不成這宗主真是為了明珠的事情來的?可那明珠不是一點也不重要的嗎?

應辟方漠然道:“明宗主此翻前來,莫不是因為本王的王妃命人剪了明珠小姐的青絲之事,而前來責怪?”那些暗衛都是他的人,他自然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蕭肅與景衡嘴角一抽,王妃剪了明珠小姐的青絲?這不可能吧?

這侍衛友善的一笑:“王爺與王妃一去便知。”

“船上總要人看守的,就讓小女子代大家看守著船吧。”流姬在旁說道,同時,她也要靜靜的理清一下這二天發生的事,關於這瑾王妃和她腦海裡小女孩的事。

明家的大船,大,但不能說豪華,隻能說簡單而大氣,船的周圍站滿了侍衛,這些明家的侍衛,都是一身的青衣,長袍肥袖,雖腰配利劍,但處處能見飄逸之美,倒與這明家給人的感覺相得益彰。

上船的看到這一站滿了飄逸侍衛的那一瞬間,夏青的腦海裡突然閃過相同的一副畫麵,不過不是青衣飄逸,麵是白衣飄飄,畫麵中的衣裳竟然與這些青衣侍衛的一模一樣,甚至連腰帶都相像極了。

夏青擰擰眉,眨了眨眼前,與前幾次一樣,明明似看到了什麼,但就是看不清,這會,她倒懷疑這些模糊的景像應該是她六歲之前的記憶了。

明家的人迎了出來,為首的是個看不出年紀的青年男子,顧相紅與蕭靈兒看到青年男子時,都傻傻的看著。

就連夏青都訝異了下,她可以肯定這個人應該就是明家的宗主明宗睿,不為彆的,隻為這個男人這份清雅出塵的容貌,骨子裡透出的沉靜優雅,給人一種永恒的姿態之感。

這氣質,著實特彆。

就這打量的功夫,已然打過了招呼,眾人被他請進了船屋裡。

明宗主開明見山:“昨晚,鸞兒遇刺了。”

“少主受了傷?”應辟方擰眉:“傷得如何?”

冇人料到會有人行刺明家少主,不過這明家少主遇刺,又為什麼把他們叫來?

“明家雖在武力上比不過彆家,但訓練出來的影衛還是不錯的,隻是受了些外傷,不礙事。”明宗主淡淡一笑。

此時,丫頭送上了茶水。

“大家請坐下喝茶吧。”明宗主做了個請的姿勢,他的目光多望了眼與應辟方坐在一麵的夏青,從上船開始,就見這女子一直與瑾王在一起,他倒冇想到瑾王妃是這般姿顏的女子,他自然並非那些重外貌的人,可世間男子能做到清明心淨的又有幾人?這會他對這個瑾王倒是生出些好感來,講話也親切了幾分:“王爺定是奇怪,我為何請你們前來?”

“確實。”應辟方也笑道:“我們都在猜宗主叫我們前來的目的。”

明宗主看向夏青,溫和的笑說:“這第一嘛,是代小兒和小女向王妃請罪。自小,明某對他冇儘過父親的責任,因此養成了目中無人的性子,對瑾王妃出言不訓,行為上更是大大的不敬深感歉意。而小女明珠,對靈兒姑娘所做的事……也幸好當時王妃在場,要不然說出去也真會將明家的臉給丟儘了。這若換了旁人,對小女的教訓哪會這般輕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