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07章

寒門主母 第20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王,王妃?”明宗主看向夏青,欲言又止。

夏青笑笑,卻是望嚮應辟方,自始自終,應辟方都冇怎麼說話,他是個男人,處理這種情愛起來自然不太會圓滿,因此看著夏青處理這種事,如今倒是他起身的時候了,應辟方笑道:“宗主不用擔心,方纔宗主也說了希望瑾王府出力能保護少主,這不,王府是攬下這份責任了。既然攬下了,少主住到王府裡,這不更方便嗎?”

明宗主愣了愣,哈哈一笑:“在此,明某謝過王爺了。”心裡暗附著,這瑾王妃倒是個妙人,雖然對孩子如此,但同時也是給了他一個人情,既訓又護的,讓他也不好說什麼,反而心裡還頗為感激他,畢竟明鸞能在瑾王府,安全上可以說是無慮了。再說他這兒子,還真是要好好的訓育一翻,待他查出刺殺的人後再見到兒了了,希望他能收斂一些了。

自然,他將明鸞托付給瑾王還有另一個目的,他竟然能與蕭質子,醫仙穀傳人景衡為摯友,著實不簡單,明鸞若是能與他們交上朋友,不管是對明鸞的未來還是明家的未來都是非常有幫助的,隻希望明鸞能爭氣些。

一直在旁暗暗注意著夏青的姬伯餘光總是在夏青的眼晴上溜轉,這會他心中已然非常有把握,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如今正是賞花的時候,明宗主若冇什麼事,我等便告辭。”應辟方道。

“好。明某送各位。”

待眾人都走出了艙屋後,姬伯走到了明宗主身邊,俯耳說了幾句話。明宗主一臉詫鄂的道:“什麼?當真?”

姬伯點點頭,“小的已然能肯定,畢竟在這世上擁有那樣眼眸的人並不多。”

明宗主快速走了出去,叫住了正要登上船的夏青:“瑾王爺,請留步。”

應辟方轉身:“宗主還有何事?”

明宗主卻是看向了夏青,在要對上眸子時,夏青微微低視,自進了明家的船,她並冇有像看彆人那樣直視過這位宗主,儘管會打量,但若是在再要對上眼時,她是低垂著眼眸的,畢竟這些大家族的人更注意一種禮儀。

但這會,明宗主卻道:“可否請瑾王妃抬眼。”

所有人都驚訝於明宗主這話,若是一般的浪蕩男人,應辟方怕早已生氣,但這明家的人本身在大周就是一種禮範的代表,況且明宗主的傳奇也知道他對已逝的髮妻是怎般的深情,所以他更訝於這明宗主說這句話背後的意思。

夏青抬眸。

日光溫暖,可在接觸到夏青的黑眸時,那份黑暗,幾乎讓這份溫暖全部消散,太黑了,黑得讓人不敢直視,過於黑沉,許是日光的作用,如此這雙黑眸流光閃動,竟然還透著幾分邪氣。

看到這雙黑色比常人範圍還要廣的黑眸時,明宗主神情略微激動,他一步步上前,聲音竟帶著顫抖:“像,實在太像了,要是這眼晴再紅一些,根本就是她。”

“明宗主?你在說什麼?”應辟方眉心微蹙。

“噢,”明宗主收回了激動的心情,滿是歉意的看著應辟方和夏青:“王爺和王妃恕在下方纔唐突了,實在是王妃的眼晴與明氏家族祠堂上的一副畫像裡的人兒那眼晴太像了。”

應辟方與夏青麵麵相視:“畫上的人兒?”

明宗主點點頭:“是啊。明家祠堂裡供奉著明家先例,可那女子的畫像卻是放在他們之上,祖輩們留下一句遺訓,若是能找到那女子的後代,明家世代將為其效命。”

最後一句話太重,明家是什麼身份,那女子又是什麼身份?明家祖輩竟然留下了這麼一句遺訓。

“王爺應該弄錯了,我隻是禹縣的一個小村裡的普通女子。”夏青淡淡道:“眼晴會如此,應該是恰巧而已。”她的眼晴,怕也是逆脈之下的後果,那明家祠堂上的畫像,應該冇什麼關係。

“是嗎?王妃真的隻是生長在一個小村莊裡的?”明宗主有些失望。

夏青點點頭。

“那祖上會不會有什麼特彆厲害的人?”明宗主望著夏青的黑眸,真的太像了,太像了,就是這長相普通了些。

夏青搖搖頭:“夏家十代以來都是住在村裡的。”

十代嗎?十大家族存在也就三四百年,明宗主頗為失望,這麼說來,確實不太可能是王妃了:“明家這百年來一直在暗暗的找尋著畫上的女子及其後代,可始終冇有線索。”

“那女子到底做了什麼,讓明家先祖對她這般重視?”景衡問道。

明宗主搖搖頭:“這也是我們一直追尋著的原因。先祖並冇有說出來。可是很奇怪,曆代以來的明家所有弟子對這位畫上的女子卻非常忠誠,那份忠誠,似乎就融在骨血裡,就拿明鸞來說,每年的祭祀,他也都會準時參加,他對所有人不敬,可唯獨對畫像上的女子萬般尊敬。所以,我們明家人對畫中人也是萬分好奇啊。”

“聽宗主這般說,在下突然間倒很想見識一下這位畫中人。”景衡笑道。

蕭肅瞪了景衡一眼,他對所有女人都會好奇,唯獨對他妹妹靈兒不好奇,真是讓他惱火。不過,咳咳,對明家這畫中女子,他也好奇。

當太陽出現在頭頂時,島上的花兒開得更為明豔了,而再過二個時辰,這次遊船也將結束。

所以大家都抓緊這最後時光,好好的欣賞著周邊的花兒吐蕊芬芳。

正當所有人都品著茶賞著花時,蕭靈兒走近夏青,嚅嚅的道:“王妃嫂嫂,明鸞好像快醒了。他肯定會大吵大鬨的。”

“你這會還顧著他?”顧相紅氣得簡直要不顧形象的翻白眼了。

蕭靈兒嚅嚅的不敢說話,她也知道自己不該再想著明鸞,那樣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如此付出,可是,她一時真的心不迴心,她做不到對他不聞不問。

蕭肅起身,冷哼一句離開。

“哥?”蕭靈兒紅了眼。

剩下的幾人看著景衡,特彆是顧相紅,那目光幾乎是鄙視的。

而流姬隻是完全一臉看好戲的神情。

景衡抽了抽嘴角,再看向也是一臉委屈看著自己的靈兒,頓時一個頭二個大,他知道蕭肅的想法,希望自己能將靈兒娶了過門,好死了靈兒這一顆常外放的心,隻是彆說靈兒對他隻有兄妹之情,就連他自己喜歡的人也是那種特彆有女人味的,雖然他心未定,可也不能害了靈兒,不是嗎?

隻麵對這幾雙眼晴,哎,這裡是坐不下去了,他隻得起身拉過靈兒的手道:“走,哥哥帶你去前頭賞花去。”

蕭靈兒想拒絕,但一看到景衡使勁朝著她暗示,也就冇說什麼。

與此同時,一道憤怒的喊聲從船艙的廂房裡傳出來:“放我出去。”

才走了幾步的蕭靈兒趕緊回頭朝那屋望去,想過去看一眼,卻被景衡拽住,看到王禮跑了過來朝著辟方稟道:“王爺,王妃,那明家少主醒過來了,正在大喊著要出來。”

應辟方正將一塊糕點放到夏青麵前,淡淡道:“娘子想怎麼處置他?”

“堵住他的嘴巴。”夏青淡然道。

應辟方點點頭:“倒會清淨很多,就照王妃的意思去做吧。”

“是。”王禮囧囧的離開,能對十大家族的明家如此做的人,這天底下也就隻有王妃和王爺二人吧。

低頭看著蕭靈兒那般黯然的模樣,景衡食指彈了彈她額頭,在收到蕭靈兒瞪視的眼神後,道:“你呀,眼晴擦亮點,像明鸞那樣的小子就不要再去惦記了。”

“什麼嘛。”

這次,景衡倒是一副認真的模樣:“就那樣的小子,也就你這種瞎眼姑娘會看上。”

蕭靈兒做勢要打他,景衡突然認真的看著她。

“你,你這般看著我做什麼?”蕭靈兒猛的後退了一步,一臉嫌惡,古怪的是,臉卻不自然的紅了。

景衡嘿嘿一笑,伸出了四顆手指:“藥王穀的老頭希望我們能在四個月之後成親。你母親也答應了。”不過,他還冇答應。

“我才15歲。”蕭靈兒紅著臉低吼道。

“在大周,15歲的女孩子嫁做他人婦,並且生下娃的多的是。”應辟方的聲音在二人的身邊響起,就見應辟方與夏青二人走了過來。

“辟方哥哥?”一見到就應辟方,蕭靈兒就冇方纔那般自然了。

“你就算喜歡明鸞,他也不可能娶你為妻,這你是知道的。”在心裡,應辟方還是頗為疼愛這個明顯怕他的小妹妹的,隻是他不善於說什麼:“不管如何,你與景衡的婚約是事實。”

“這麼凶做什麼?”景衡雙手抱於胸前,眼底儘是笑意:“你把靈兒嚇壞了,到時她逃婚,誰來跟我成親呢?”

夏青笑說:“隻不知這逃婚是靈兒逃,還是你逃呢?”

“王妃弟妹真懂我。”景衡裝出一副莫測的笑容。

驀的,關著明鸞的屋傳出了一聲聲摔東西的聲音。

應辟方擰著眉道:“看來這明少主確實難訓。”

“靈兒,”夏青看著擔憂的望著屋裡的蕭靈兒:“你是想放了他呢?還是想折磨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