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1章

寒門主母 第2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想知道。”

“我憑什麼告訴你?”

“你若回答我幾個問題,接下來一個月,我便不見相公。”夏青看著她。

方婉兒狐疑的看著夏青:“當真?”

夏青點點頭。

“我憑什麼信你?”

“隻是回答我幾個問題,對你來說,並不損失什麼啊。”

方婉兒眼底疑惑更深,但想想也是,便道:“鎮上一共二千多戶人家。”

“他們吃的用的,都在靠應家的接濟嗎?”

方婉兒冷諷的看著夏青:“真是鄉下人冇見過世麵,應家雖然糧倉豐厚,但哪能顧得了這麼多人,咱們鎮可是大周第一大鎮,鎮上的人家,哪戶冇有積餘啊。”

“哦。”夏青點點頭。

“你可知道辟方喜歡什麼樣的女子?”方婉兒不屑的看著夏青:“他喜歡知書達禮,又溫婉賢惠的,你看你,哪一點合他的意?”

“哦。”夏青哦了聲便轉身離開。

留下方婉兒氣得乾瞪眼又莫可奈何。

是夜,星星很美,能迷惑人心。

夏青望著身上這一套嶄新的衣服,再向廖嬤嬤與水夢看著門外那滿臉期待的目光,笑笑就安靜的坐在床上等著應辟方的出現。

“怎麼還不來呢?”

“是啊。”水夢也是萬分焦急。

也此時,小花匆忙的腳步聲響起,一進屋就道:“大公子纔回家,應夫人就鬨著要上吊,說,說……”小花看著正望著她的三人,沮喪的道:“說如果大公子來少夫人的房裡,她就直接去見老夫人好了。這會,人都在應夫人屋裡呢。”

廖嬤嬤滿臉憤慨,水夢也沉著臉,小花雖小,但人也頗為機靈,多少知道這是咋回事了,也隻能站著為少夫人不平。

夏青打了個哈欠:“很晚了,都去睡吧。”習慣了這裡後,夏青便讓廖底與水夢二人去自己房裡睡了。

三人都憤憤著一張臉離開。

三人離開後,夏青並冇有直接睡下,而是脫下了這身上的衣服,拿出舊衣再穿上,新衣穿個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她的衣服都是這麼過來的,所以舊衣若還能穿,這新衣就先放著。

就在她放好衣服後,門被推開,還以為是廖嬤嬤來,不想看到的竟然是應辟方。

“來了?”夏青對著應辟方笑笑。

冇有驚訝,也冇有激動,很平淡又那般平靜的微笑,應辟方擰擰眉,既而深深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他,看不透她,要說她喜歡他,似乎不是,要說不是,似乎又是,有時她會看著他好一會,他自然知道這是他自己容貌俊美的關係,但想到她可能並不喜歡他,應辟方又擰了下眉。

夏青給應辟方倒上了一杯茶,輕問了句:“渴了嗎?”

“我曾對你說過,我母親和婉兒都不是你的對手。”應辟方無視於眼前的茶水,目光也變冷:“如今,你把家裡鬨得雞犬不寧,你要多少銀子纔會離開?”

應辟方發現一件事,他原本是不喜歡這個女人這張毫無朝氣,又平靜無波幾乎冇有光澤的黑眸,現在竟然覺得還看得入眼,想到這裡,他略有些不悅的擰眉。

夏青微低下頭,看起來似在沉思。

應辟方的臉又臭了,難道這個女人還真要跟他談價不成?

“要不,你給我一紙休書吧。”夏青突然說道。

是不是他的錯覺,提到休書二字時,這個女人的眼晴似乎亮了一下,想也不想,應辟方衝口而出:“休想。”察覺到自己突然的情緒波動,應辟方又臭了臉,隨即說:“我答應過奶奶不休你。”

“現在是我自己提出來的,這並不算違背了奶奶的話。”夏青走近他,真誠的說。

應辟方自己也冇察覺,夏青態度真是誠懇,他的臉就越臭:“我不會做那不孝之事。”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用錢趕我離開?休了我和用錢趕我離開,有區彆嗎?”夏青淡淡看著他。

這個女人……應辟方臉臭得跟什麼似的:“你到底想要什麼?”

夏青輕歎了口氣:“我什麼都不要,但現在我也被綁在了不要的東西上。”

綁在了不要的東西上?他是東西?還用綁字?應辟方擰死了眉,抿緊著唇瞪著她,但這個女人說的又讓他無從反駁,似乎她隻要一說話,他就駁不了什麼。

夏青奇怪的看著他,不一會又說:“你已經是我相公了,若不承認,那是一紙休書的事,若是承認了,那就該歇息了,很晚了,你不累嗎?”

這麼一說,應辟方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那張原本是他的床,想到要和這個女人睡在一起……隨即又擰死了眉,他今晚來這裡可不是說這些的,想到母親與方婉兒,應辟方便道:“夏青,就算你住在這裡一輩子,也得不到我的心,這樣糾纏下去並冇有任何意義。”

夏青複又奇怪的看著他:“不是你在糾纏著我嗎?是你不給我休書,是了,咱們大周有冇有先例,女子能給男人休書嗎?有的話,我可以給你。”

“你說什麼?”應辟方頗有些惱怒,這個女人講話竟然這般大膽,毫無顧忌,她想給他休書?要是被彆人知道了,他應辟方顏麵何存?

夏青歎了口氣,走近一步,雙手開始解開應辟方的腰帶,輕輕說:“相公,很晚了,咱們今晚就彆鬨了,先睡吧,娘和婉兒妹妹啊,像個孩子似的,你總不能一直這樣由著她們啊。”

在應辟方征忡之時,她已解下了他的外套,並且又說:“既然你心中隻有婉兒妹妹,那你可以常去她的房裡,這與我在這裡還是不在這裡並冇有多大關係,隻要你不休了我,妻妾還是分明,大家心知肚明的事,為什麼非得逼我走呢?相公堂堂男兒,一直糾纏在這種問題上,也累啊。”

應辟方發現麵對這個女人時,他的拳頭總是打在了綿花上,瞬間會被化得無形,又說不出半點的錯,他並非不是個講道理的人,甚至他更為喜歡懂禮知禮的女子,雖然眼前這個鄉下女人看著平凡且毫無稀奇,隻講出的話也是條理分層,一時,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擰死著眉。

不想一雙粗糙的手摸上他的眉一層層輕輕撫平著,他一低頭,就看到夏青平靜的望著自己,眼晴就隻是那種毫無水氣的黑白分明,甚至看不出半點的情感波動,但冇由的讓應辟方的心一跳,像是被蠱惑了似的,他看向了她的唇,不染胭脂,冇有脂粉氣,冇有乾燥,帶著自然而又健康的色澤,他微微低下了頭,且越來越近。

夏青一直知道應辟方是俊美的男子,如今這般距離一看,星眸,挺鼻,薄唇,怎麼看怎麼的賞心悅目,隻不過這會一直清冷,隻有清冷的黑眸閃著一絲茫然,也有許些的困惑,他似乎在看著她的唇,並且一點點的靠近,可就在他要覆上她的唇時,夏青卻是低頭牽過他的手,輕輕說:“相公,睡吧。”

應辟方瞬間清醒,他方纔要做什麼?他竟然想去親這個女人,心裡有些惱火,惱什麼,他自個也說不清,就在要甩手離開時,聽得夏青問:“你睡裡麵還是外麵。”

應辟方衝口而出:“我堂堂男子,自然是睡外麵的。”

夏青點點頭:“我夜裡會渴,還會餓,到時你要給我拿水和食物。”說著,脫下外衣,上了床,才躺下,見應辟方還站著,便拍拍身側:“怎麼還杵著,堂堂男子,能不這般彆扭嗎?快來睡吧。”

他彆扭嗎?她才彆扭,應辟方在心裡腹誹,但此時若離開,不顯他真的小家子氣?可心裡又有股說不出的屈惱,況且衣服都被她脫了,應辟方僵著身子上了床。

或許是不習慣,或許是連他自己也說不出的惱怒,直到半夜應辟方纔入睡,可才入睡片刻,應辟方猛的睜眼,隻因有人在拍他的肚子,先前一度以為是錯覺,待睡意消去,確實是有人在拍他的肚子,不是夏青是誰?

應辟方轉過臉,瞪她。

夏青也正看著他,輕輕說:“相公,我渴了。”

應辟方隻得臭著張臉起床,倒了水。

才躺下片刻,一雙手又伸到了他肚子上,正要拍下時,應辟方臭著臉瞬間起身又給夏青倒了杯水,不想夏青是搖搖頭:“我餓了,給我拿點米糕吧。”說著指了指放在桌上給她當夜點的米糕。

米糕?那是窮人吃的東西,稍有點家底的人從來不吃這些,應辟方看著這米糕倒訝了下,他知道這個女人是個節儉的人,畢竟從他認識她,這女人的身上穿的衣服永遠不如婉兒那般光鮮,可做為應家少夫人,也不至於要過得這般貧窮。

看著夏青吃得津津有味,應辟方道:“你就不能給自己買些好的?”但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他這是在關心她?

夏青笑笑,隻道:“再給我倒杯開水吧。”

應辟方臭著臉倒了杯。

吃完,喝完躺下,應辟方是再也睡不著了,隻因這個女人側著身,正正對著她睡,他能聽到她的呼吸聲,甚至還能聞到她身上那屬於自然的清香,偶爾她的呼吸還會吹到他的髮絲。

鬼使神差的,惱海裡想到那天婉兒給他拿了雞湯時這個女人說過的話,她這輩子從冇有吃過這種雞湯?

“相公,睡不著嗎?”夏青輕輕問道。

“關你什麼事?”應辟方的聲音有些衝,說完又是懊惱,聽聽他自己這話說的,跟個鬨脾氣的孩子似的。

不想,夏青卻是握過了他的手放在她肚子上,輕輕說:“快臨產了,我也總是睡不著,孩子有時會動得厲害,一動,就睡不著了。”

這女人懂不懂得羞恥的含義?更讓應辟方火冒的是自己的手,完全冇有想拿開的意思,隻因為他確實感受到了那肚子裡小孩子的動作,隨著肚子一鼓一鼓,可見肚子孩子的好動,有些新奇。

就這樣在一個主動,一個彆扭中,二人又漸漸入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