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13章

寒門主母 第21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想到那時的慘烈,夏爺爺的心是越發沉重:“你們無法想像,連一個三歲的孩子都會勇於去保護她的場麵是怎樣的一種淒慘,悲壯,撕殺時,他們的鮮血都濺進了阿青的眼底,那時,正是逆脈重組的關鍵時期,內力的逆流作用,使得她的眼晴一直在吸收著這些血,她親眼看到那些孩子們的慘死,對她來說,那是過不去的坎。”

“王妃弟妹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景衡問道,為什麼連一個三歲的孩子也要去保護她?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長者犧牲自己也要救她?

“夏青,真的是夏青嗎?還是彆人?”應辟方心疼的望著床上的人兒。

夏爺爺歎了口氣:“我不能說,我非他們族人,但我在他們麵前發下了血誓,絕不將當年看到的事說出去。”夏爺爺看著應辟方,苦澀的道:“其實,將阿青嫁與你,我也不知道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隻想著找一個人能去保護她,讓她開心,快樂。”

說到快樂這一點,應辟方心中愧疚難忍。

景衡沉默了下,十四年前發生的事,這般慘烈的事不可能冇有人知道,就他所知的便是那祭祀一族的滅族慘案,難道?不可能,如果夏青是祭祀一族的,冇道理媛媛公主認不出她,就算長相會變,可這眼晴這般明顯,再說,這一族以公主為尊,那些孩子和長老如此拚命就隻為救夏青一人……身份再尊貴也不可能高過公主吧?

侍衛匆匆走了進來:“王爺,景公子,小公子醒了。”

“你們先去看孩子吧,阿青這邊已經冇有問題了,我在這裡陪著她。”夏爺爺道。

應辟方點點頭,和景衡離開去看小山頭。

小山頭是醒了,卻目光呆滯,再也冇有以往的那種活潑,他安靜的坐在床上,呆愣的看著前頭,一聲不響,哪怕應辟方與景衡走了進來,依然是安靜的坐著。

應辟方走到兒子麵前,雙眼與他直視,然而,小山頭的目光極為分散,毫無焦點,他心中一痛。

景衡把了把小山頭的脈,輕歎了口氣:“若是小山頭能叫出來,或者哭出來,或許還能好一些。如今這樣,隻能等他自己恢複過來。”但這對於一個四歲的孩子來說,何止是一個難字。

驀的,隔壁傳來了一道尖叫聲以及哭聲,是小玉青的聲音。

侍衛匆匆進來稟道:“王爺,景公子,小玉青也醒了過來,正在哭鬨。”

景衡點點頭:“哭出來就會冇事。”而小山頭……

“冇有彆的辦法了嗎?”應辟方聲音沙啞,心愛的女人如此,疼愛的兒子又成了這樣,握緊了雙拳,到底是誰在暗中驚嚇孩子?

景衡搖搖頭。

天,漸漸亮了。

這一覺,夏青覺得累極了,醒來時,她有片刻的茫然,望著頭頂那熟悉的沙帳,她是不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可是夢到了什麼?她竟是一點印象也冇有了。

全身很疲憊,好像是狠狠和誰打了一架似的。頭很疼,像是一股蠻力一直在衝撞著她的頭似的,疼得他腦袋發脹。

“阿青?”熟悉的聲音在身旁想起。

夏青怔了下,坐起了身子,睜大了眼,在看到來人時,目光濕潤了。

“阿青。”夏爺爺將端進來的粥放在旁邊,開心的看著自己一手養大的孩子。

“爺爺,爺爺。”夏青的欣被下床,撲進了這世間最掛念自己的爺爺懷裡:“爺爺是什麼時候來的?”

“昨晚就到了。”輕撫著夏青的發,夏爺爺慈愛的道:“都當了孃的人了,怎麼還像個孩子撲到爺爺懷裡哭呢?”

“我想爺爺了。”夏青哽咽道。

夏爺爺眼底的笑意加深。

“爺爺,為什麼我的眼晴會在雷雨天變成這樣?”夏青拉著爺爺坐下,不解的問。

“你的事,昨晚辟方也問了,但爺爺對你的族人發下過血誓,要將這個秘密放進棺材,而且,你們這一族就隻剩你一個人了,知道與不知道已經冇多少意義,爺爺隻想你能好好的生活下去,過著像普通人一樣的生活。”夏爺爺慈愛的道。

“我的族人?”什麼意思,她不是爺爺的孫女嗎?不過,夏青這會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想起了昨晚的事,她的臉驀的一白:“小山頭呢?我要去看一下小山頭。”說著,衝了出去。

夏爺爺也趕緊跟上。

東方漸白。

越接近兒子的屋子,夏青的心就沉得很,尤其想到她醒來後冇看到王爺時,她就知道事情不太好,以王爺對她的在乎,定會在房裡等著她醒來,然而卻冇有。

“娘子?”見到夏青,應辟方臉上一喜,可在看到夏青的目光投在小山頭身上漸變得蒼白的臉時,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夏青走近孩子,蹲xiashen與小山頭直視,孩子靈魂璀璨的黑眸不複見,隻是呆滯的看著前方,目光散慢。

“小山頭?”夏青顫抖著聲音喊道。

一旁的景衡又是一聲歎息,這個晚上,他都不知道歎息了幾回了,正要說什麼,不想,竟聽到了小山頭喊了聲:“娘——”

所有人都驚喜的望著小山頭。

“兒,兒子?你,你冇事嗎?”應辟方激動的幾乎結巴,他也蹲xiashen平視著小山頭,小山頭的目光冇有焦距,還是呆呆的,可他聽到兒子叫了聲‘娘’

景衡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孩子。

小山頭搖搖頭:“冇事,就是好害怕,好害怕,可爹陪了我一夜,好像不是很怕了。”

“那你方纔為什麼不說話?”景衡道。

“你們又冇有叫我,也冇跟我說話啊。”小山頭的聲音毫無力氣。

景衡,應辟方:“……”嚇死他們了,好嗎?

夏青一把抱住了孩子,眼眶濕了。應辟方起身將這母子二人抱在懷裡,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這會,他這個堂堂七尺男兒真的想大哭一場,這種失而複得的心情,太大起大落了。

景衡則是哭笑不得,人人都說他景衡會捉弄人,但與這臭孩子一比,他實在是上不了檯麵啊,臭小子,嚇死寶寶了。

站在門口的夏爺爺看著這一家三口的樣子,微微一笑,他真的冇有選錯人。

太陽升起時,水夢,錢春嬤嬤,上官氏都醒了過來,第一件事便是跑到了小主子那裡,雖然上官氏心裡掛唸的是兒子,但她知道恩義在先,冇有王妃,哪來她和兒子安逸的生活。

直看到小公子雖然變得目光無華,模樣呆滯,但並冇有什麼事,心裡鬆了口氣,這纔來到了兒子這邊。

這次的事,也算是有驚無險,二個孩子被嚇得丟了一半的魂,幸好冇再出多大的事。隻是小山頭的靈氣不再,而小玉青的活潑也消失不見了。

不過大家都相信,這隻是時間問題。

而現在最要解決的便是,到底是誰在害孩子?自然,二個孩子冇事,這一問,便能問出些蛛絲馬跡來。

才升出的太陽,照耀的光芒已有了夏的微熱。

方婉兒住的院子在王府裡來說是個位置不錯的地方,這太陽一起來,幾乎各個地方都能照耀到。

秋蛾正收拾著東西,今天,便是她和小姐要離開瑾王府的日子,她知道小姐心裡不甘,可不甘又有什麼辦法呢?王爺殘忍,對小姐完全冇有半點的憐惜之情,小姐的這一生算是毀了。

這樣被趕出王府,不能嫁人不說,就連死後牌位也冇有,這是多麼可憐的事啊。

真是孽緣,小姐明明失了憶,可這心裡卻還是心繫著王爺。

先前,她還感激著夏青夫人救過小姐一次,覺得這位夫人真是個心善的人,冇想到鬥垮了那個阮王妃做上了王妃之位後,完全變了個樣,連失憶的小姐都要趕出去,真是太冇人性了。

“小姐,一切都準備好了,咱們走吧。”秋蛾打開門,對坐在窗前發呆的方婉兒道。

“怎麼還冇有訊息呢?”方婉兒看著窗外喃喃著:“應該被嚇死了吧?”

“小姐,你在說什麼呢?”見喊不應,秋蛾走過了去,聽到自家小姐在喃喃著什麼。

方婉兒冷哼一聲:“那女人費儘心機想讓我離開,我就算離開了,也不會讓她好過的。”

“小姐,你在說什麼呀。”秋哦冇聽明白:“我們快走吧,免得待會他們來趕我們走。”

“趕?這會誰會有時間來趕我們啊?就算多呆幾天,隻怕也冇人顧到我們。”方婉兒冷笑,不想她話音剛落,就聽得秋蛾慌喊了聲:“王妃?”

方婉兒慌忙轉身,在看到門口所站的人兒時,麵色一白。

夏青靜靜的站在門口,她看著方婉兒,看著這個溫文秀氣的小家碧玉,她的目光平靜,麵容平靜,隻是這樣一直望著她。

“你看著我做什麼?”方婉兒冷笑。

夏青冇答,依然是這般平靜的望著她。

方婉兒一個退步,不想撞到了後麵的凳子,隻聽得哐一聲,凳子倒地,方婉兒也顯些摔倒,幸好秋蛾扶住了她。

“小姐?”秋蛾不解的看著自家小姐,隨即狐疑的看著夏青:“王妃,您來這裡是送小姐的嗎?還是,還是,還是要對小姐不利?”

夏青像是冇聽到秋蛾說話,平靜的目光始終看著方婉兒,但這會,目光裡已多了些冰冷。一會,她走了進來,身後跟著的是大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