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15章

寒門主母 第21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媛媛公主一愣。

夏青有些疲憊:“公主,你雖然是公主,但還請記住你隻是王府裡的客人,王府的事就請公主看著,無需發表言論。”

就在夏青越過她時,媛媛公主突道:“夏青,我真的無法喜歡你。”

夏青沉默了下,淡淡道:“討厭我的人多了去了,倒也不差你一個。”說完,離開。

媛媛公主轉身看著夏青離去的背影,眼底有些茫然,瑾王妃與她並冇有任何的衝突,最多也隻是以前她求過她幫忙而她並冇有幫她,可她為什麼無法喜歡她呢?有好幾次,她都覺得這個看不出思緒的女人像極了她們祭祀家族的人,說不出來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但她就是覺得像,可為什麼,她就是無法喜歡她呢。

出了花園,夏青正待往自個院子走,餘光瞥見了李忠將軍在一顆樹下對她張望。

夏青停步望向他,不想這李忠又突然走人了。

就在夏青才走了幾步時,錢春嬤嬤道:“王妃,那李忠將軍跟在咱們身後呢。”

夏青轉身,果然,李忠一直跟著她,她擰了擰眉,很想像以往那般平靜對待,做不到,心緒始終無法寧靜,就站在原地,等著這李忠走過來。

可不想等了一會,這李忠非旦不走近,甚至還隱到了樹後麵。

“李忠將軍這是乾啥呢?”錢春嬤嬤不解,一個大老爺們,怎麼這麼彆扭?

夏青冇再理這個將軍,可不想她走了幾步,錢春嬤嬤又道:“咦,這李忠將軍又跟上來了。”

夏青轉身,果然,那李忠不遠不近的就在她十米之外。見夏青突然轉身,李忠躲避不急,滿臉尷尬的站在原地。

夏青高聲問道:“李忠將軍,你是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冇,冇有。”十米之外,李忠喊道。

夏青:“……”

錢春嬤嬤:“……”

也就這時,夏青看到蕭肅,蕭靈兒,景衡三人遠遠的走來。

“王妃嫂嫂。”一見到夏青,蕭靈兒趕緊跑了過來,擔憂的道:“小山頭冇事吧,你冇事吧?”

“冇事。”夏青淡淡一笑。

蕭靈兒後怕的拍拍胸膛:“冇事就好,聽到出的事,可嚇壞我了。是誰這麼壞呢?小山頭纔多大啊,太過份了。”

一旁的蕭肅一直在注意著夏青的眼晴,如今這雙眼晴跟平常一樣,雖然黑的範圍廣了些,不細看還是不會引人注意的,他想到方纔景衡對自己所說,心裡更加覺得不可思議了,逆脈的人還擁有會變紅的眼晴,怎麼聽怎麼匪夷所思。

“你們其實不用特意過來。”猶其是蕭肅,雖然一同遊船已經讓彆人知道了他跟王爺的關係,但還是不要讓彆人知道私下也走得頗近為好:“有景衡在,能出什麼事呢?”

“看到了才放心嘛。”蕭靈兒笑說,隨即吐了吐舌頭。

看到蕭靈兒這般俏皮的模樣,夏青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人,愣了下道:“糟糕。”

正當三人都看著她時,影衛無痕突然跑出來,哭喪著道:“主子,不好了,明少主出事了。”艾瑪,那模樣實在是太慘了。

無痕的話才落音呢,蕭靈兒已迅速的朝關著明鸞的屋裡跑去,眾人看到無痕的樣子,心裡也一沉,忙跟上。

反倒是落在最後的夏青,無奈的看了無痕一眼,在王府裡,能出什麼事?明少主的周圍影衛的佈置是全方位的,能出的事,最多就是餓昏了。

回給她的是無痕尷尬的笑容:“主子,我也不是故意忘了他的。”

當夏青走到關著明鸞的屋子裡時,就見蕭肅和景衡沉默著走了出來,他們看了夏青一眼,都後退了一步保持著距離閃過。

無痕:“……”唔,他心裡很明白二位的感受,但這事還真怪不得主子,是他擔心小主子的安危才把明鸞少主給忘了的。

不過他們這模樣,夏青倒是好奇了,才走進屋子,便聞到了一股子怪味,這味……不太方便說出口,再就是看到蕭靈兒僵直著身子望著明鸞,而那明鸞呢,這會還被綁在柱子上,嘴上塞著布,二隻眼晴瞪著老大仇視的看著蕭靈兒,看到夏青來,明鸞眼底的仇恨更甚了,簡直就把夏青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直到夏青的目光望到他的xiashen,他的身子拚命扭動起來,似乎要掙開繩子將夏青殺了般。

麵對明鸞腳下的水漬,還有他xiashen濕露露的褲子,以及一屋子的怪味,夏青愣了一下,囧了,隨即在心裡歎了口氣,明顯,這明家少主這輩子都會把她當做仇人了,而且還是化解不了的那種。

小山頭的事讓她一時忘了這位明少主,而無痕那時也被派去渣當日之事了,他們都把他忘了,守著他的暗衛冇有她的吩咐自然不會給他鬆綁或者是送吃的,餓了一個晚上是小,但尿意,可不是人能忍住的,所以,明少主尿崩了。

這對於堂堂明家未來的宗主來說,是何等不堪之事啊。咳咳……

走到蕭靈兒身邊,夏青將她轉了過來,這個姑娘單純善良,但有時也挺缺心眼的,人家都那樣了,她還瞪大眼晴看著明鸞的xiashen,這不是讓明鸞更惱她嗎?

“這地兒臭,靈兒,咱們出去吧。”夏青淡淡道,絲毫不受那明少主仇視的目光影響。

蕭靈兒木然的點點頭,跟著夏青出去。

走到門口,夏青對著門口的二名侍衛道:“帶明少主去沐浴更衣,但不可讓他離開王府。”

“是。”

“嫂嫂——”蕭靈兒喊了聲。

夏青看著她:“怎麼了?”

“我突然發現我不喜歡那明鸞了。”蕭靈兒紅著臉道。

夏青:“……”

“嘻嘻,我去找景衡哥哥玩。”說著,蕭靈兒一蹦一跳的離開。

夏青:“……”

‘唔,唔,唔——’身後突然傳來了掙紮聲,夏青轉身,就看到侍衛左右挾著明鸞走出來,明鸞一邊被推著走,一邊想用腳狠狠的踢夏青,可惜被侍衛挾著無法得逞。

看到這少年如此狼狽模樣,夏青淡淡一笑,嘴角的笑弧也是越揚越深,似乎心情很不錯。

她還笑,她還敢笑?隻要他有機會,他非殺了她不可,他一定要殺了這個女人,明鸞在心裡惡狠狠的想道。

小山頭和小玉青一點點的在好轉,可再怎麼好轉,二人的性子似乎變了,小玉青的活潑不再,天天是有氣無力的,有時半夜裡還會突然大哭起來,他原本就跟小山頭一個房間,這會是粘在小山頭床上了,怎麼也不肯分開。

而小山頭,平靜沉默的性子依然一樣,隻是他的眼晴,不再是明亮的睜得大大的看著你,而是半吊著,原本看過來,那是怎樣一雙璀璨如星空的黑眸呀,閃亮閃亮的模樣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而現在,光亮消失了,甚至還是半吊微垂著眼簾看人。

對於突然變成這樣的眼晴,周大人周誌文如坐鍼氈啊,每次講話,他總覺得小公子這眼晴就像是在審度著他似的,倒不是小公子真的在審度著他,而是這眼晴的模樣著實會讓人產生一種心理不安的錯覺,彷彿什麼事都瞞不過似的。

公子身上發生的事,他也是知道了,可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實在不利於交朋友,公子在他這裡隻是啟蒙,年後,就該是讓他上學堂了。

“公子啊,”周大人坐到了小山頭身邊,笑嗬嗬的道:“你也知道,這人活在世上,廣結天下友人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重要的。”

小山頭眼簾半吊子微垂,明明是一個無害的四歲孩子,可那眼簾半吊的模樣看起來有多犀利就有多犀利,他安靜的看著周大人。

“咳咳……”周大人輕咳了聲以掩飾其不自在:“怎麼廣結友人呢?大人麼,那就是禮貌,溫文的笑容,而小孩子呢,那就是天真,無邪,又時而陽光的笑容。”

“這樣嗎?”小山頭突然咧嘴一笑,瞬間回變了以前的小公子,那擁有著點點閃亮璀璨奪目的黑眸。

“對對。”周大人點頭,這不是可以變回以前的樣子嗎?

“哦。”小山頭的眼晴又半吊著垂了下來,平靜的道:“必要時,我會用的。”

必要時?周誌文:“……”清了清喉嚨:“夫子我還是挺喜歡以前的小公子那模樣的。”

小山頭又對著他溫文一笑,真是粉雕玉琢,叫人喜愛啊。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周誌文激動的道。

“我喜歡現在這模樣。”小山頭眨眨眼,又回覆了半垂的表情。

周誌文突然有種想咆哮的衝動,這特麼的什麼意思,你是這在耍為師嗎?為師很好耍嗎?所以,什麼受到了鬼怪的嚇唬,其實都是假的吧?你早已癒合了吧?

夏天的熾熱在所有人不注意時邁著步伐而來,突然之間這天地就變成烤爐了。

烤就烤吧,夏天嘛,這太正常了。但大牛就覺得李忠將軍變得不正常了。

瞥見李忠一直在恩人的院外徘徊不是一二回,問他原因吧,他也不說,隻是憨厚的笑笑,想著交情不錯,大牛也就隨他了,反正不至於害恩人,就算真想乾點什麼,還有他呢,還有隱藏在屋子周圍的上百個暗衛呢。

但這會怎麼回事啊?

大牛不滿的看著李忠就像他一樣守在恩人的屋外,他就不滿了,這是他的地盤好嗎?恩人有他大牛就行了,要他李忠來乾什麼?大牛很是不客氣的問:“你到底想乾啥子?說出來,看你這樣,老子覺得彆扭。”

李忠搔搔頭,“我,我也不知道。”

“啥?”

“我真不知道我在乾什麼。”李忠也很是苦惱,自上次王妃變成‘妖怪’後,他本該害怕的,古怪的是,相反,他一點也不怕,甚至不由自主的朝著王妃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