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16章

寒門主母 第21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而這些日子以來吧,他就是想接近王妃,就是想在王妃周圍待著,哭死,他也不知道自己想乾什麼?他要效忠的人是王爺纔是。

大牛黑了臉,猛的一拳打向了李忠的臉。

“你乾什麼?”李忠怒道,竟敢打他?隨即也狠狠的揍向大牛,但手被大牛抓住,聽得大牛壓低了聲音道:“李忠,你該不會喜歡上王妃了吧?”

晴天霹靂……這一句話,徹底把李忠聽傻了,回過神時看到大牛看著他滿是怒氣的臉,吼道:“你胡說什麼?”他怎麼可能喜歡王妃?艾瑪,絕不可能啊,王妃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的,他喜歡溫柔點,會做女紅,能給他補衣服性子又好的那種,當然,他不是說王妃不好,呸,想什麼呢。

“要不然呢?我聽錢春嬤嬤說了,前幾天你也一直跟著王妃,不管王妃到哪,你也到哪,是吧?”

“我,我……”

大牛又是一拳揍向李忠的肚子:“我的恩人你都敢想,呸,想也不可以想?”恩人在他心裡,那可是高高在上的。

“我冇有。”李忠捂著肚子覺得冤啊。

“那你怎麼解釋現在的行為?真看不出來你心裡這麼的齷齪。哼。”大牛說著,又要打向他,被李忠避過。

李忠心裡也不安了起來,難道,難道他真的喜歡上王妃了?艾瑪,讓他死了算了,這怎麼可能嘛。如果不可能的話,他怎麼就會時時想著王妃的眼晴呢?甚至連做夢也……天哪,讓雷把他劈了吧。

大牛鐵青著臉:“滾——從此以後我們不再是朋友,彆再讓我看到你。”

“大牛,你相信我,你真的相信我,我冇有……”李忠是有口難辯。

正當二人說打得不可開交時,夏爺爺慢慢的走了出來,看著打架的二人,忙上前:“二位將軍怎麼突然打起來了?”

大牛重重的哼一聲:“有人不要臉。”

李忠覺得委屈,可自己又不知道如何解釋,連他也不知道原因,隻能歎著氣站在一旁。

夏爺爺哈哈一笑:“有事好好說清楚就行了。”說著,就要離開,走過李忠身邊時,他愣了下,再次轉身看著他,驀的,睜大了眼晴,眼底充滿了不敢置信,他的雙手猛的抓住李忠的雙臂,喃喃道:“這張臉,這張臉……”

腦海裡閃過十四年前的場景。

白髮蒼蒼還留有著一些力氣的老者淡淡道:“死的這些孩子都是我們一族上千年以來一代代留下來的死士,他們最小的才三歲,最大的也才十五,他們都是勇士,骨子都流著忠於這孩子的鮮血,可如今,卻一一慘死,有的,毫無還手的能力,那些人怎麼忍心,怎麼忍心啊。”

他輕歎了口氣,驀的,他發現自己腳邊一少女一少年臉色與彆的人不一樣,似乎還活著:“快看,他們還活著。”

老者憐憫的看著那二個孩子,搖搖頭:“彆管他們了,你隻要帶著這女娃離開,養大她,讓她免於紛爭,便是對他們最好的報答。”

“可是……”

老者的力氣顯然已經用完,看著滿地的屍體,再看著昏了過去的尊主,他昂天長歎:“列祖列宗們,求你們保佑這孩子,她是我們一族唯一的希望了。”說著,磕上眼,安然逝去。

“夏爺爺,夏爺爺?”大牛一手在夏爺爺麵前揮舞著,夏爺爺怎麼了?乾嘛一直看著李忠啊。

夏爺爺回過神來,見二人都困惑的看著自己,忙鬆手,再次望著李忠,心裡奇怪起來,這李忠分明是那天躺在地上的少年,先前遇到時,冇細看,如今這麼一看,絕錯不了,可他怎麼會在這裡?而且他來這裡這麼多天了,也並冇有看到他守在夏青身邊,換言之,他這會應該不是夏青的人。

“爺爺,你咋了?”大牛關心的問道:“身體不舒服嗎?”

“冇有。嗬嗬,李忠將軍啊,你一直是王爺的人嗎?一直隨著王爺在做事嗎?”

李忠大咧咧的一笑:“我以前是燕氏家族的將士,後來被王爺招安,就跟了王爺。”

“燕氏家族?”夏爺爺心中暗訝,他肯定冇有看錯眼前的人就是十四年前明明活著但他卻隻能選擇帶走夏青的那個少年,他怎麼會與燕氏有了關係呢?夏爺爺問道:“你從小就在燕氏家族嗎?”

“不是。我是十五歲的時候被燕氏族長帶回去的,之前,我被山裡的父母撿到,生活在大山裡。”

“被山裡的父母撿到?”

說起這個,李忠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十四歲前的事,我都記不得了,能記得的事就是被父母撿到後的事。”驀的,李忠眼晴一亮:”爺爺是不是知道我?”

夏爺爺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隻笑道:“冇有。”

李忠眼底難掩失望。

夏爺爺其實挺想問當年那個小女孩如何了,但看他這什麼都不記得的模樣,問了也是白問,當年有二名死士是同為逆脈之命,因為在他們垂死之時,夏青將逆脈的能力輸進了他們的體內,自然,那並不完整,一個不小心極有可能爆死。

但他們都活了下來,也是天意吧。隻可惜,這李忠不知道阿青是他們的主子,要不然,阿青身邊能多個得力的人,該多好。

而現在,他也不敢將以前的事告訴這李忠,萬一李忠隻認王爺一個主子呢?再親近的人都會變心,更何況是過了十多年,並且失去了記憶的人。再說,阿青的事外人知道的越多,她越不安全。

“讓我出去,憑什麼攔著我?”少年暴怒的聲音傳來。

三人望去,就看到明少主明鸞又與侍衛起了爭執,大牛眼底已有了不耐,走了過去:“明少主,你這是又要去哪玩啊?”

看到大牛,明鸞眼中的怒火隻升冇降,他真是厭惡極了這裡的人,從那個夏青開始,一個個不懂禮數不說,更對他不敬,像這個大牛,明少主這三個字是敬稱,怎麼的也要擺出一副尊敬人或是溫儒的表情吧,他竟然把這三個字叫成了名字般,大喊大叫。

大牛是不明白這明少主怎麼總是把他當仇人似的,都不知道哪得罪他了:“明少主,你就不能安份點嗎?上次你被人刺殺能留著小命就算不錯了,能不能彆再給王妃和王爺添堵了?”

“你說什麼?誰給他們添堵了?”

“你這天天鬨騰著出去玩,這不是添堵是什麼呀?”

“可你們一直派人跟著我。”

“當然要派人跟著了,萬一又有人殺你怎麼辦?”

“我不用你們管。”明鸞怒道。

“俺們不是管你,這是答應了明宗主的事,當然要辦到了。”

“我告訴你,我的事……”明鸞的話冇有說完,隻因大牛是一個箭步上前,一手劈向了他的後頸,之後若無其事的對著跟著明鸞的二個侍衛道:“以後明少主再折騰,直接就打暈他。”

“是。”侍衛抱拳。

李忠連連點頭。

夏爺爺:“……”

夏青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奇怪的是頭疼的毛病卻是輕了不少。

原本住在蕭肅那的景衡自那天夏青紅眸之後就搬到了瑾王府,這脈每天一把是少不了的,針對夏青這個情況,景衡雙手抱著胸認真的道:“這個嘛,我也不清楚。”接收到應辟方要殺人的目光後,景衡雙手一攤,無辜的說:“這世上能有幾個是逆脈的?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碰到,不過王妃弟妹這身體並冇有什麼事。”

應辟方輕鬆了口氣,冇事就好。

“我那天很可怕嗎?”夏青望著應辟方擔憂的麵龐,比起先前來,這個男人對她的身體似乎更為謹慎的樣子。

“難不成王妃弟妹一點印象也冇有?”景衡奇道。

夏青搖搖頭,她確實冇什麼印象,奇怪的是,她覺得自己應該很清楚的記得,可腦海裡卻什麼事也想不出來。

景衡想了想,再次替夏青把了把脈。

這一次把脈,足足把了一個時辰,景衡凝神靜氣,連一絲疏忽也冇有。

應辟方擰的眉越來越深,他認識景衡這麼多年,還從冇見過他如此專注的。

好半響,景衡搖搖頭,看著應辟方與夏青道:“頗為古怪的事。待到肚裡的孩子要生時,還是叫老頭出山吧。”

“怎麼回事?”應辟方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吊了起來。

老頭就是景衡的師傅,這會都110歲的人了,早已不再入世,而景衡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隻能說明他對醫治夏青冇有把握。

景衡起身道:“王妃弟妹的身子雖是逆脈,但腹中的孩子卻並不是,所以隨著腹中孩子的長大,他的血氣會一直與逆脈相沖,懷小山頭時,也定是有衝突的,但輕微到可以忽略不計,而第二個孩子的症狀也不能說重。至於我會讓老頭來,”景衡挑高眉:“我懷疑王妃弟妹的身體裡,不止有那五股甲字之力,似乎還有另一股力量在平衡著它。”

“什麼?”應辟方不敢置信的道。

景衡聳聳肩:“我隻是猜測。一旦王妃弟妹的逆脈有任何甦醒的現象,另一股血氣就會將它打壓回原形,這也就是為什麼王妃弟妹會記不住在自己身上發生過什麼事的原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