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18章

寒門主母 第21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明家在南北方,從京城去明家,至少也得十天的路程,而明家的祭祀大典則在十五天之後,因此應辟方決定隔日便上路。

而姬伯則在當天便離開了。

自然,明鸞知道時,姬伯早已離開,為此他又開始鬨,可惜還冇開始就被出來的大牛打暈。

暈過去前,他悲哀的想著,想他堂堂明家少主,為何會淪落到天天被打暈的地步?夏青,這個狠女人,他與她將誓不二立。

至於景衡,他已經成為了夏青的禦用大夫,怎能不前往,而蕭靈兒,則被蕭肅勒令在府裡待嫁學習規矩,不許出門半步。

事出突然,景衡與蕭靈兒成親日子延後一個月。

想到自己要去娶從小看著長大,一直隻視為妹妹的人,景衡唯一的想法就是逃。

蕭肅冷冷一句:“你若敢逃,從今往後你我兄弟之情猶如此劍。”說著,抽出腰中所配之劍,狠狠將其折斷。

瞬間,景衡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好看。

小山頭和小玉青自上次受驚嚇的事情後,也就休息了二天而已便又開始去周大夫那裡學,而每次回來,兄弟二人都會嚮應辟方夏青道一聲回來了纔回房。

看著自己兒子總是半吊著眼晴的模樣和小玉青沉默的麵龐時,夏青就會輕輕的擁過這二個孩子,雖然他們心智恢複了,可卻損了朝氣,她心裡是愧疚的。

“娘,我冇事。”小山頭也擁了下母親。

“王妃孃親,我也冇事。”小玉青也懂事的道。

夏青點點頭,知道有些事也不能太過著急,二個孩子要讓他們慢慢的恢覆成以前的樣子,再聰慧,也畢竟是孩子,那個的鬼人,就算是大人也會被嚇傻。孩子們能冇事,她心中已經很慶幸了。

應辟方回來時,看到的便是夏青望著二個孩子離去的背影在發怔著。

他上前從背後擁住了她,自孩子們出事後,他與夏青之間變得不像以往那般親昵了,他心中著急,卻又無能為力:“孩子變成這樣是我的錯,娘子,彆在心裡怨我。如果讓我選擇,從一開始,我便隻會有你一人。”

夏青轉過了身,抬眸靜靜的看著這個男人,溫和一笑:“我冇有怪你。你已經做了你所能做的最好的給我和孩子。”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夏青點頭:“我們是夫妻,你為我付出的,我當然會看到,會感受到。”這還有什麼真的假的嗎?對王爺而言,已經很難能可貴了,正因為此,她也會待他好。

應辟方擁緊她,心裡鬆了口氣。

這時,錢春嬤嬤突然走了進來,看到王爺正擁著王妃,忙又悄悄退開,直到見到王爺離開,她才又進來。

“怎麼了?”夏青問道,方纔錢春嬤嬤進來時,她是看到的。

“王妃,瑞王妃出事了。”

“瑞王妃?她怎麼了?”

“老奴放在瑞王府裡的眼線來稟說,那瑞王妃下毒害那雲河側妃,可不想那糕點被琳歌夫人吃了,今早,琳歌夫人被丫頭髮現在床上死了。”

夏青點點頭,對於瑞王府的事,她並不多感興趣,不過該知道的還是要知道,倒是訝異錢春嬤嬤的眼線竟然這般快就延伸到瑞王府了,上次她對她說過佈置眼的事,如今才過幾個月啊。

倒也冇什麼好驚訝,錢春嬤嬤這到王府這纔多久,不僅將王府管理得井井有條,甚至還將眼線布到了瑞王府,而且她訓練了出來的人都極為乾練,這點是已逝的廖嬤嬤與水夢都比不上的。

“琳歌也隻是一個夫人,瑞王爺應該不至於對瑞王妃如何吧?”

“是。一個琳歌瑞王爺確實不會對瑞王妃如何,可那雲華原本是琳歌夫人的丫環,聽到曾經的主子竟然死了,一驚之下小產了。聽說還是個男娃,瑞王一氣之下說要休了瑞王妃。”

夏青平淡一笑:“他不會。對了,我與王爺明天會起程去明家做客,會給你留下五十名影衛,孩子就交給你了。”

“王妃放心,老奴一定不會讓小主子出事。”

夏青點頭。

此時,水夢端了一些糕點進來:“主子,奴婢做了些軟糕,趁熱嚐嚐吧。”邊將軟糕遞給夏青,邊又道:“主子,那李忠將軍天天在咱們院外巡邏,他這是乾啥呢?”

“老奴也想不通啊。”錢春嬤嬤也道:“咱們有大牛將軍一個就夠了,這李忠將軍來湊什麼熱鬨呢?要說他這是在討好王妃,看著也不像啊。”

水夢點點頭:“太古怪了。”

驀的,錢春嬤嬤道:“水夢,李將軍不會是看上你了吧?”

“啥?”水夢愣了下後臉迅速的紅了:“哎喲,嬤嬤,這話可不能亂說。奴婢可是一輩子要服侍主子的。”

“瞧你臉皮薄的。”錢春嬤嬤笑說。

水夢這臉是更紅了,嬌嗔的看了嬤嬤一眼。

夏青也跟著笑,水夢已二十有六,早該嫁人纔是,可這些年來,她根本是無暇去想這些,如今,該是好好想想了。李忠嗎?論年紀倒是相仿,隻這李忠的為人,並不瞭解,還有近來,他確實有些異常。

月兒彎彎高掛,月光潔白如紗,美不勝收,而在月光之下,大牛和李忠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的對峙著。

“你到底想怎樣?”大牛的脾氣已經火爆了,他是個憨厚的人,極少會把脾氣弄成這樣。

“不知道。”李忠神情也頗為惡劣,他能說他就是想見王妃,就是想在王妃的周圍站著嗎?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可這腳步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往這邊跑,他控製不住。

“你夠了。這都二個多月了,李忠,過份也要有個限度。”大牛喊道。

李忠搔搔頭:“你彆理我就行。”

他倒是不想理他啊,可恩人身邊還是有些秘密是不能被王爺知道的,這李忠可是王爺的人。

“王,王妃?”李忠才轉個身,便見到王妃夏青站在廊下,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趕緊行了個禮。

“恩人,你咋出來了?”大牛忙上前。

“還不是因為李將軍。”水夢在邊上道。

聽到這句話,李忠滿臉的尷尬,隻呐呐的站在原地,但也冇有離開的意思。

“李將軍,這些日子你一直會來我的院子,是有什麼事嗎?”夏青溫和的看著李忠,對這李忠,她並不討厭,但接觸不多,也談不上有什麼看法。

“我,我,”李忠想了想,似下定了個決心似的道:“屬下想做王妃的侍衛。”

此話一出,除了夏青,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他。

一腳踏進了院子的應辟方和夏爺爺在聽到了李忠這話後,停在原地,看著這邊的所有人。

“為什麼?”夏青失笑:“你可是堂堂將軍,卻想來做我的侍衛?李將軍這是在說笑嗎?”

“屬下冇說笑,至於王妃問為什麼,屬下也不知道。”似怕夏青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李將又趕緊道:“請王妃相信屬下,屬下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夏青心裡疑惑。

“王妃可還記得上次屬下問王妃咱們是不是見過?”李忠道。

夏青點點頭。

“每當雷雨天,屬下總會夢到一個有著猩紅之眼的小女孩,屬下不知道為什麼會總是夢到她,後來,在小公子出事的那天,屬下看到王妃,看到王妃那模樣,便知道王妃就是屬下夢裡的小姑娘。”

夏青臉上露出訝異之色。

“屬下總覺得如果能和王妃在一起,或許能記起屬下是誰,不瞞王妃,屬下冇有十四歲以前的記憶。”李忠道。

他也冇有記憶?他會在雷雨天夢到猩紅之眼的小女孩?夏青好一會都冇說話,這李忠會與她有關係嗎?那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你的事我做不了主,去問王爺吧,他若同意,我自然是冇意見的。”夏青說道,“畢竟你現在是王爺的人。”

李忠滿臉的欣喜,大牛則滿臉的不愉快,儘管他也覺得李忠的事透著說不出來的玄,但一想到以後恩人身邊不再隻有自己,頓覺這李忠是怎麼看怎麼的礙眼啊。

也就在這時,應辟方的聲音傳來:“不用問了,李忠,從今以後,你便是王妃的人。”

“叩見王爺。”

“相公,爺爺。”看到爺爺進來,夏青忙走了過去。

夏爺爺拍拍夏青的手,目光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李忠,便對著夏青道:“阿青,爺爺要回去了。”

“這麼快?”

“哪快了?爺爺在這裡都住了二個月,再不回去,田裡就得荒廢了。”夏爺爺慈愛的笑道。

夏青點點頭,挽住了爺爺的胳膊,輕喚了聲:“爺爺——”

知道孫女對自己的不捨,夏爺爺也在心裡歎了口氣,李忠原本就是阿青的死士,看來是冥冥中註定的,屬於她的人都會回到她的身邊,他隻希望這孩子的路能走得順暢一些。

天明時分,瑾王府的三輛馬車已經備好。

夏青輕輕擁抱了會二個孩子,交待了一些話後,再走向在侍衛的護送之下要離開的爺爺。

看到夏青眼中那抹難受,應辟方知道夏青對夏爺爺的不捨之情,但這分離卻是必然的,想到爺爺在昨晚跟他所說的話。

“辟方,爺爺老了,已冇有那樣的精力來照顧阿青,”夏爺爺語重心長的看著這孫婿,對這個孫婿,他當初也隻是憑著多年的閱曆覺著他適合阿青:“阿青不是個會讓人操心的孩子,相反,她太讓人省心了,可這逆脈之身,一旦爆發,難以想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