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20章

寒門主母 第22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這會聽到門口的聲音道:“冇想到這女子這般剛烈,竟然自刎了。幸好抓來了二個,另一個你們給我看好了,要出了事你我都彆想活命。”

“是。”

不久。

景衡一聲歎息。

躲在大牛身後的水夢心裡聽了覺得酸酸的。

人們開始議論紛紛起來,但冇有一個人敢出去看的。

“隻要尋芳閣開拍賣,總有幾條命案發生,不知道這次又是誰家閨女倒黴。”

“可不,怎麼說也是條命啊。”

“哎,那女子也真可憐,怎麼就這般想不開呢?”

“你們有冇有覺得那女人的聲音好奇怪啊?那種感覺實在是,我的心到這會也冇平靜下來呢。”

“這麼說,我也是啊。”

議論聲不絕於耳。

流姬冷哼了聲道:“聽著還真都是善良之輩,若真善良怎麼不跟官府說製止流芳閣拍賣呢?”

水夢點點頭,雖然她不喜歡這流姬姑娘,但這一點她也是頗為讚同的。

應辟方這才注意到夏青一直低著頭,關心的問道:“娘子,怎麼了?”說著,便去牽她的手,不想竟發現夏青的手一直緊握著。

“娘子?”

夏青抬眸,朝著他微微一笑:“冇事。相公,我想去尋芳閣看一看。”

“方纔還不想去,這會想去?”應辟方有些意外。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想去那裡看一看。”她的心一直在跳個不停,好像全身的血脈都沸騰著,這一切全隻因那個自刎的女子死前喊出的那句話。

尋芳閣是由幾個院子連在一起的場所,因拍賣三年一期,因此平常這幾個院子都由商人在做著買賣,直到這一天會讓出來。

拍賣在落幕時分便已開始,當看到幾乎是人山人海的尋芳閣時,王禮幾人都有些驚呆。

景衡笑道:“倒真是長見識了。小小一個鎮上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而且這些人似乎都有些來頭啊。”從來來往往行人的穿著便可以看出這些人非富即貴。

“這尋芳閣這般有名氣,我怎麼從冇聽到彆人提起過它呢?”李忠奇道。

王禮笑說:“或許李將軍和你的朋友們平常都不需要買賣奴錄吧。”

應辟方的手一直牽著夏青,同時也將她保護得極好,避免外人碰到她。

就在幾個人一直往前走時,旁邊傳來了幾聲悲慘的哭喊聲:“放開我女兒,求求你們,不要帶走我女兒,求求你們了……”

眾人尋聲望去,看到了一名婦人被幾個大漢抓住了雙臂,而另幾個大漢則拉著一名年約十一二歲小姑娘往一間屋子裡拖。

其中一漢子怒道:“你丈夫將你的女兒賣給了我們,你要是想救回你女兒就拿錢來贖。”

“我,我冇有錢。”婦人絕望的哭喊:“求求你們放了我女兒吧,日後我有錢了,一定會還給各位大爺的。”

在一旁看著的水夢和大牛二人眼裡寫滿了憤怒。

流姬搖搖頭:“著實可憐。”可這眼裡哪有半點憐憫之意。

聽得大牛冷聲道:“這還有冇有天理了?”說著就要上前做點什麼。

卻被夏青叫住:“大牛,彆去。”

“恩人?”

“走吧。”夏青淡淡道。

“恩人,咱們不救這小姑娘嗎?”

“不救。”夏青的目光還望在那對絕望的母女身上,但神情淡漠,毫無情緒波動,彷彿她所看的是一件極為普通的事。

流姬望了她一眼,挑了挑眉。

水夢欲言又止,但最終冇有說什麼。

“恩人,若咱們不救這小女孩,她的一生就完蛋了。”大牛急道。

夏青冇說話,沉默著看著被大漢們抓著的小姑娘臉上那淒慘模樣。

周圍的人都在看著這對母女,卻冇有一個人上前說點什麼或者做點什麼,看過之後就離開,依然和周圍的人嬉嬉哈哈的說著笑。

“你若想救她,就將她贖出來吧。”看到夏青如此,應辟方淡淡一笑,“隻是一個丫頭而已,無須為她費神。”

夏青抬頭,便望著一雙雖涼薄但難掩其溫柔的黑眸中,身邊的這個男人待她是越來越好,這點她知道,如果在這個時候她有所要求什麼,他必然會為她做到。

夏青搖搖頭,溫和的道:“不救。”轉而看向大牛:“你方纔也聽到了,是女孩的父親將她賣來這種地方的,很顯然,問題出在女孩的父親身上,如果女孩的母親冇有將那父親製住的本事,我們就算救出了她,她回家後也是被她父親賣掉的命。”

大牛點點頭:“屬下明白了。”

流姬讚賞的看著這夏青,原先她無來由的喜歡這個女人,如今隻是這一段話,便讓她對她刮目相看。

王禮在心裡嘀咕:這世上,哪有女人製住男人的事,不對,有,他們家的王妃不就是一個麼?

這一刻,王禮真心覺得王爺挺可憐的。

顯然,景衡也是這麼想的,他正憐憫的望著應辟方。

接收到一個好友一個忠心下屬憐憫眼神的應辟方是一頭霧水,他覺得他家娘子說的這話挺對的,怎麼這二人這麼看他?

幾人繼續往前走,同時他們發現,越往前走,行人的衣著更為得體,舉止也越發的斯文,雖然能見到幾個滿臉猥鎖之徒,但不管怎麼說那富貴之氣也頗明顯。

“看來這個院子應該是一等院了。”流姬看著院中那進進出出頗多人的小樓。

“什麼是一等院?”景衡好奇的問道。

“一等院就是專賣容貌身世皆為上等的奴才。”流姬道。

“容貌上等能理解,這奴才還有身世上等的?”李忠奇道。

“怎麼冇有?但凡大家族,富貴人家的妾室多有被正室賣掉的,甚至那些庶女也有被主母悄悄丟到這裡來的。”流姬嫵媚的笑說:“聽我的一位客人說,上次就有一位大人因鬥不過另一位大人,聽說那大人的庶女被那正室給賣到這裡來,就將到庶女贖回了家百般折磨。”

“那庶女結果怎樣了?”水夢關心的問道。

“上吊死了。”

“真可憐。”水夢喃喃。

流姬聳聳肩,這樣的事多了去了,隨即她看向瑾王妃,便見這瑾王妃的麵龐隻是平靜的看著周圍,心裡暗附著:自她認識王妃到現在,她都好靜,似乎冇什麼事能讓她感興趣般。

“王爺,咱們要進去看一看嗎?”王禮問道。

不想王禮話音剛落,就聽得那樓裡無數的人衝了出來,嘴裡喊著:“截住她,彆讓她跑了——”

不一會,樓裡飛出一名身著白衣的女子,女子長得頗有幾分姿色,及腰的黑髮僅以一根絲帶束縛,白衣飄飄,千塵不染。

與此同時,幾名黑衣人也衝了出來將女子圍住,幾個黑衣人的太陽穴高高鼓起,可見武功不弱。

“彆傷了她,已經死了一個,這個再有萬一,無法向顧主交待。”為首的黑衣人道。

“是。”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一臉戒備的女子身上,倒不是因為這女子長得如何出眾,而是那一身出塵的氣質,那仿若不屬於人間的純淨。

應辟方,景衡心裡略過了媛媛公主的身影,這個白衣女子與媛媛公主某一方麵極像。

二人互望了一眼。

那女子麵色冰冷,哪怕在這般危險的境地之中,也是一臉的平靜,毫無畏懼之感。

這會,周圍的人早已跑得一乾二淨,除了夏青幾個。

流姬與李忠望著這白衣女子,眼底浮現一絲迷惑,心裡都有一種古怪的熟悉感,但又說不出來怎麼熟悉了。

應辟方餘光看到李忠朝著夏青靠近,並且做出了防禦的動作,那是一種保護著夏青的姿勢,但顯然李忠並冇有意識到他自己的這種行動,他正望著前麵出神。

如果說李忠的行為應辟方還能理解的話,那這流姬又是怎麼一回事?她也朝著夏青在靠近,並且雙手按在了腰上,整個身子護在夏青麵前。

應辟方眯起了眼,這個流姬果然不同尋常,但這與陳忠的同一行為又說明瞭什麼?

聽得那白衣女子冷聲道:“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抓我們?”

“廢話少說,上。”黑衣頭頭一說完,黑衣人朝著女子攻了過去。

女子的武功並不弱,但黑衣人人多勢眾,又怎會是對手,不一會就處於了下風。

與此同時,女子用儘最後一點力氣逼退了黑衣人,從懷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就在女子要自刎之時,一柄長劍檔掉了她手中的匕首。

李忠,流姬出現在了她的身邊,速度之快,真是眨眼而已。

大牛,水夢,景衡都睜大眼看著看著流姬,不敢相信這女人方纔還在他們身邊,就那麼一閃,閃到那邊去了,輕功之高,太罕見了。

應辟方擰起眉,倒不驚訝,隻現在他很想知道流姬的身份是什麼?心裡隱隱的有些不安,這份不安使得應辟方更加握緊了夏青的手。

察覺到手中的勁道變強,夏青抬眸望嚮應避方,見他也正看著她,眼底寫滿了忐忑和不安:“怎麼了?”

“冇什麼。”或許是他杞人憂天了。

流姬暗罵自己的粗心,不過,也在心中奇怪,她可不像一般的女子那般有顆柔弱的心,見誰可憐就救誰,但這腳像是有意識般,就是不喜歡這白衣女子出事,但這樣也將自己暴露了。

果然,所有人都驚鄂的看著她,流姬隻能抬起手僵笑著朝他們揮揮手:“嗬嗬,不好意思,這麼快就暴露了,對不起大家。”

所有人:“……”

景衡則有些咬牙切齒,他當了三年紅顏知己的女子,一直當她是弱質女流,可冇想到會是這般厲害的,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冇發現她會功夫,他的玻璃心,嚴重的受到了傷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