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24章

寒門主母 第22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接過傷藥,莊清柔閉閉眸,剋製著自己眼淚落出來,可那哽咽的聲音怎麼也掩不住:“謝謝。”

夏青沉默,抬眸看到流姬寒著臉坐著一旁,不禁有些莞爾,拿過一個肉饃子遞到了她麵前。

“不要——”流姬彆過臉,一臉的倔強

“都午時了,你不吃是要成仙嗎?”夏青笑說。

流姬冷哼一聲,見夏青並冇有收回去的打算,還一直笑看著自己,嘴角勾了勾,接過肉饃子吃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時不時的有暴雨而來,不過都趕到了鎮上歇息,倒也頗為平靜。

夏青原本以為頭疼的毛病已然好轉,卻不想在一次深夜裡被疼的突然醒來,轉身就看到應辟方睡在自己身邊,為了不吵醒他也隻好忍著,動手輕揉了揉,也在這時,她察覺到腹中的孩子似乎動得頗為厲害,一手不禁輕撫上肚子安撫著。

許是她的氣息有些重了,應辟方睜眼,就看到夏青滿臉的汗,坐起緊張的道:“我去叫景衡。”

“我冇事,隻是額頭有些疼痛。恰好孩子也在這個時候踢我。”夏青看著這個男人勉強微笑。

在看到夏青的眼晴時,應辟方皮光陡凝。

因為是在客棧,因此水夢離開時隻點了一盞燭火做為照明之用,如今這燭火幾乎已燃到底,光亮也黯著,但夏青還是注意到了他這細微的變化:“怎麼了?”

“冇事,”應辟方忙道:“這頭不是不疼了嗎?怎麼又突然間疼起來了呢?你睡著,我去叫景衡。”

“我真冇事,忍一會就好了,再說,這天還下著雨呢。”見王爺緊張的模樣,夏青笑說,也許是這天氣的原因吧,加上笨重的身子,總是很不舒服。

“我不放心。”說著,應辟方披風衣裳就出門。

夏青心中更奇怪了,以往有事,他直接會吩咐影衛,為什麼這次要親自去叫景衡呢?夏青翻被起身去倒茶,可就在走過梳妝檯時,她的身子略僵,停下步伐,緩緩將目光對上了那麵銅鏡。

銅內,是一個有著一雙血猩紅眼的女子,那雙本該是黑白分明的黑眸,這時是滿眼的血猩,除了猩紅便再無其它顏色,哪怕她此刻心是平靜的,安逸的,可這雙猩紅之眼透露著的卻是殺氣。

一道雷聲猛然響起,夏青眨了眨眼,雷聲突然間肆虐起來,震耳欲聾,不絕於耳……

夏青猛的跑到窗邊,想將窗戶關上,卻發現外麵雖然下著雨,但天空烏黑安靜,彆說雷,連絲閃電也冇有,可她腦海裡一直有著巨大的雷聲在響著。

“尊主,快逃,你們帶著尊主快逃啊——”

“這裡由我們來頂著。”

十幾個**歲的男孩從腰中抽出劍,齊齊衝向了前麵的敵人,儘管他們隻有**歲,然而功力已然不弱,可他們麵對的人都是江湖頂尖的高手,不一會落於下風,甚至死傷無數,然而,無數的族人都毫不畏懼這樣的死亡,哪怕明知是死,依然走上,甚至一個二歲纔剛會走動的娃,也從腰間拿出一把匕首,稚聲道:“我不會讓你們傷害尊主的。”

可衝上去麵對的,卻是悲慘的死亡。

婦人們在流淚,看著自已的孩子,至親死在麵前,但她們臉上冇有時間悲傷,而是護著當中的一名白衣小女孩一步步後退。

雨一直在下著,雷聲轟鳴不停,像是要將這世界霹成二半似的。

被護著的小女孩麵色蒼白,那份蒼白帶著一份重傷的死氣,然而,她的身上明顯是冇有受傷的痕跡的,小女孩一直緊閉著眼,像是睡著又像是早已死亡。

雷更響,雨更大。

終於,那些黑衣人追上了他們。

“殺——”

手無還擊之力的婦人一個個死去,當隻剩下揹著那小女孩的婦人時,婦人一步一步後退,邊後退邊淒厲的道:“你們殺我家人,屠我族人,總有一天,尊主會讓你們血債血嘗。”

那黑衣人目光落在婦人背後的小女孩身上,眼底有著驚懼和驚喜,矛盾極了,他似乎頗為恐懼這個孩子,但更多的是一種即將到手的激動,就在他一手刺向婦人的胸口時,另一個穿著白衣的小女孩猛的從一處荊棘叢裡衝了出來,狠狠的咬在了那個黑衣人的手上。

黑衣人發出一聲慘叫喊聲。

被劍刺中胸口的婦人,張嘴想讓那小女孩快跑,可話已喊不出來,隻依稀看嘴型似乎在叫著‘公主,快跑——’

小女孩眼底滿是殺氣,可惜她又哪裡這幾個人的對手,小身子被黑衣人狠狠的甩了出去,就在身子即將要撞上樹木,婦人睜大眼露出驚恐之時,那小女孩子的身子突然緩了下來,並且安穩的落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驚呆的望著這一幕。

那白衣婦人臨死前,卻露出了一個安心的微笑,緩緩閉上的眼晴望著站在她麵前的,守了一輩子,護了一輩子的小女孩,她的尊主醒了,族人有救了。

被救下來的小女孩,驚呆的望著站在幾米外那個與她年紀差不多,但卻是要用儘她一生來守護的尊主,哭了,跑過去就抱住她大哭:“尊主,我的家人死了,族人都死了,你怎麼現在才醒來啊,嗚嗚嗚——”

“我們的任務就是殺了她。”黑衣人指著那小女孩尊主道。

“她真的是凡人嗎?”幾個黑衣人從一開始就死死的盯在這尊主的臉,這張臉實在……給的感覺難以形容,那應該是不屬於世間的,太過空靈,太過虛幻,美已不是美。

“動手,這個時候若不動手,一旦等她成長,誰也將不是她的對手。”黑衣人說完,突然慘叫了聲,就看到自己的身體突然湧出無數的血,他不敢置信的看向眼前的尊主。

尊主的聲音空洞而平靜:“此刻,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話音一落,十幾個黑衣人的身體瞬間爆血,但冇有死,隻是躺在地上,渾身再無起來的力氣,“你們的血將會流個七天七夜,這段時間裡,相信山裡的野獸們將會很享受,你們將會看到自己的身體是如何被野獸一點一點的吃完。”

黑衣人們動不了,也說不出話,隻是恐懼的看著這個小女孩。

尊主此時又看向了抱著自己的小女娃:“祭祀公主?”

小女娃擦去眼角的淚水,哽咽的點點頭:“我叫媛媛,是新一任的祭祀公主。”

“你很平凡。”

小公主點點頭:“長老們都這麼說,還說我不能讓你失望,所以我平常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學習。”

雷聲繼續,雨勢更大了。

奇怪的是,那雨卻落不到她和祭祀公主的身上,她牽過祭祀公主的手,一步一步朝著走著,直到走到那些七八歲孩子的屍身周圍,尊主的目光落在那二歲的孩子身上。

小公主哭道:“他們是您的死士,都戰死了,”

“幾千年的積累,到如今就隻有這些人嗎?”

“不是。長老們都在前麵戰鬥,讓我們先退回來,可不想到這邊也有人在埋伏著。”

尊主的手抬了起來,五指一收,地上的屍體瞬間變成了粉未,飄散開來。

小公主擦去眼角,雙手在胸前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嘴裡默唸起來,半柱香的時間後,她道:“尊主,我已將他們的靈魂超渡。”

當應辟方和景衡進來時,看到的便是夏青望著鏡中的自己,一身及腰的青絲在半空中飛舞著的模樣。

二人心中同時大驚,景衡喊道:“糟糕,她在衝開逆脈,辟方,快打暈她。”

應辟方迅速上前,一掌便劈在了夏青的後頸上,可不想這一掌剛打下去,隻覺得夏青的身上便有一股力量將他震開,內力之強勁,他的身子迅速的撞在了桌椅上。

夏青緩緩轉過了身子,猩眸望著震驚的看著她的二個男人,冷聲問道:“你們是誰?”說著,他一步一步走嚮應辟方。

景衡此刻是完全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隻能喊道:“夏青,夏青……”

夏青像是毫無所覺有人在叫她。

應辟方緩緩站了起來,看著走向他的這個女人,同一張臉,同一個人,可那孤冷的氣質,仿若世外的空靈,以及那一身仿若置身世外的出塵之氣,與先前的夏青判若兩人。

她停在了他一步之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她是高傲的,孤冷的,同時,也是冇有情感的,那雙猩紅之眼裡已經冇有了嗜殺之氣,但剩下的,是一種讓人可望不可及的高度。

應辟方無法形容出他此刻看到她的那種感覺。

“你是誰?”她問他。

“娘子,你在說什麼?”應辟方訝異的看著她,她是夏青,似乎又不是。

“娘子?你在叫誰?”

任應辟方平日裡是如何的冷靜,此刻他一時也想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隻能看向景衡:“景衡,夏青她怎麼了?”

景衡從原先的驚訝到現在的若有所思,突然,他問了句:“你是誰?”

夏青轉身望向景衡,但下一刻,她的身子突然滑了下去,應辟方見狀,忙上前抱住了她:“夏青,夏青?”

景衡上前的把脈,一會道:“果然,她的體內一定有著二股力量,說不定是二股逆脈。”

“你說什麼?”應辟方震驚的看著他。

“一是守,一是攻,攻者立守,換句話說,她體內一股逆脈一直想衝破另一股逆脈的枷鎖,可每次稍有衝破,另一股逆脈便將它壓製了下去。”景衡神情頗為凝重的道,此刻,他已然能確定自己所說的**不離十。

應辟方已經被震驚的不知道如何形容他此刻的感受,夏青是祭祀家族的人,這點不用置疑,可她到底是什麼身份?年僅六歲的她,那麼小的一個小身軀裡怎麼可能會有二股逆脈呢?說笑著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