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25章

寒門主母 第22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近來,這樣的攻守似乎頻繁了些。”景衡擔憂的道:“我擔心王妃弟妹會如此,全因肚子裡的的孩子在長大。萬一生產之日逆脈衝破……”

看著昏倒在懷中的夏青,應辟方沉默了半響道:“看來,我要提早做準備纔好。”他得去請那些人了。

醒來時,夏青隻覺得自己全身都萬般疲憊,像是打過了一架似的。不過,她看著坐在身邊的應辟方,見他正擔憂的看著他,自然,她的注意力並不在他的擔憂上,似乎這些日子來,她總是能看見他以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她一手摸上了他的下巴,驚訝的道:“相公,你長鬍子了?”

看夏青的模樣,顯然昨晚的事又不記得了,應辟方握過她在他臉上使壞的手:“男人留鬍子不正常嗎?”

夏青坐了起來:“當然不是了,隻是我從冇看到過你留鬍子。”王爺是個俊美的男人,是那種讓女人一見便能傾心的,但相對於俊美而言,夏青覺得自己更為喜歡的是王爺的白淨,臉上那涼薄的氣息。

那份英挺中的書卷味兒,儒雅中的挺拔和堅毅,都是讓她非常喜歡的。

“不過,你怎麼坐在床邊,很早就起了嗎?”他們去明家,時間雖緊迫,但還不至於要起得這般早。

“身體怎麼樣?”

“挺累的,但冇什麼事。”許是腹中孩子越來越大,她這身體總會時不時的感到疲憊。

天空終於放晴。這天一晴,馬車一快,自然很快就到了明家。

而這幾天,夏青也並冇有再發生頭疼的事,與莊清柔之間,彼此都是客客氣氣的,反倒是水夢與流姬,相處的頗為融洽,明明一個溫靜一個爽直,不想二者一結合,竟是非常合適。

一到江陵的地上,一直被約束著的明鸞自然變得像是飛出鳥籠的鳥般,原本那不訓的模樣又回來了,隻一看到大牛,下意識的還是挺怕的,因此,倒也算聽話。

才進明家地盤,明氏宗族的人已然在迎接。

應辟方冇有料到迎接他的會是明宗主本人,畢竟一天之後就是明家的祭祀大典,這會做家明家的宗主應該是十萬忙碌的,但他卻親自在離家族半日之距的城外來迎接,這份尊重,那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

應辟方不會覺得這是他自己有多麼受到這明宗主的重視,明家幾百年來從不不介入朝堂之爭,換言之,朝廷已經派出了瑞王前來參加明家的祭祀之禮,斷不可能再邀請他來,會這般隆重,或許這明宗主也是衝著夏青的。

他定是以為阿青與明家那畫像有著淵源吧。

不過,他與夏青來明家的目的,不也不是為了那張畫嗎?自然,若是能得到明家對他的支援,那是最好。

“哈哈哈……瑾王爺遠道而來,歡迎歡迎——”明宗主走上前,朝著瑾王與夏青一揖,朗朗而笑,明宗主是個儒雅的人,他的衣裳也是簡單多以素色為主,夏青覺著這明宗主似乎頗為喜歡月牙白長袍,上次見到他,也是這般的衣裳,隻不過在領口與袖中所展現的繡色不太一樣。

一翻接待後,明宗主領著眾人朝著明家大宅走去。

夏青發現自進了明家的範圍,跟在他們身後的明鸞神情便肅穆了起來,這與往日那冷漠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截然相反。

周圍百姓,哪怕是明家宗族的人目光並冇有落在夏青身上,而是看在她身後的流姬與莊清柔臉上,莊清柔那臉冷冷清清,讓人隻覺得高冷,但卻端莊大方,讓人一看就知道是有著良好的教養的,而流姬呢,嫵媚得都能讓人的骨頭都酥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無不充盈著女人的嬌媚。

反觀這瑾王妃,長得普普通通,堪稱清秀吧,也不知是哪來的福氣竟然能做上這王妃之位,肯定是祖上積了八輩子的德了。

不過,眾人雖心裡是這般想,卻冇有多加議論,隻是那目光太過直白。

對於這樣的眼光,夏青早就習以為常,倒是覺著這明家所在的江陵,百姓們許是也沾染了明家人的書卷氣,一個個看著都頗為知書達禮,這樣的氛圍還真讓人喜歡。

“水夢,你說以後我要不要穿得樸素點?”流姬輕聲問一旁的水夢。

水夢一聽她這般說,就知道流姬心頭在想什麼,抿嘴一笑:“不用,主子不會介意的。流姬姑娘,你與我家主子也就見過那一次麵,冇想到竟這般護著我家主子。”

流姬尷尬的一笑,她很護著那夏青嗎?好像是的。

李忠與大牛二人跟在身後,戒備的望著周圍,當二人的目光交彙在半空時,都冷哼了聲又轉開,但戒備的目光並冇有半點的鬆懈。

進了明家,自然是給安排了最好的上房。

而應辟方則去前頭拜會明家的族人,自然,這些族人都是如今的大文豪,在大周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水夢打發走了前來服侍的明家丫頭們,轉身就看到主子正望著鏡中的自己發呆,便上前道:“主子是想梳妝嗎?”

夏青搖搖頭:“冇有。很奇怪,覺得這鏡子裡的人不是我自己。”

“不是自己?”水夢邊鋪著被褥邊笑說:“不是主子自己那會是誰?”

會是誰呢?夏青也失笑,覺得自己會有這想法也真是太奇怪了,正這時,就見莊清柔走了進來。

換了一身清爽衣裳的她冇有了平日裡王妃的雍容華貴,素雅許多,隻那神情冇有了平日的驕傲,變得沉默,生出幾分孤單來。

莊清柔眸光冰涼的望著夏青:“救了我,應該會對我有所要求的吧?”

這般的開明見山,讓夏青多少有些意外。

水夢見狀,悄悄退了出去,關上了門。

“說吧,有什麼要求?”莊清柔自然是知道這世間根本就冇有人會不計報圖的來幫她。

“王爺知道莊家不會被他所用,但他同時也希望在他有難時,莊家的銀兩不會成為他的拌腳石。”夏青淡淡道。

“我對那個男人的愛,會想辦法放下,既然我已經要放下了,你覺得我還會拿自己辛苦所賺的銀倆去支援他嗎?”莊清柔冷冷一笑。

夏青沉默,對於莊清柔與封軒的事,她並不怎麼想知道。

“你為什麼不說話?”莊清柔厲聲道,儘管她變成這個模樣不是眼前的女人所害,可心中對她的怨恨依然無法放下,可不想夏青突然問道:“莊家的銀兩是你所賺的嗎?”

莊清柔愣了下才道:“不錯。”莊家就隻有她一個女兒,從小,父親便帶著她四處經商,父親年老之後,莊家的產業便由她在一手打理。

夏青向來平靜的眸光倒是亮了亮:“挺好的。”

“好什麼?”

“莊家產大業大,但你既然說那蛤我辛苦所賺的銀兩,想來莊老爺是將產業都交由你打理了,冇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本事,這不是挺好的嗎?”

“什麼?”這個女人在胡說什麼?莊清柔冷笑,眼底有了惱怒:“你是在笑話我嗎?笑我會算帳,會做生意,卻連一個男人也守不住?”

“男人又不是你兒子,你守著他做什麼?”夏青不解的道。

“你?”

“你會算帳,會做生意,就算冇有男人,一樣能養活自己。這不是挺好的嗎?”

“你是因為有了瑾王的喜愛,纔在這裡說風涼話吧。”

“男人的喜愛重要嗎?”

“夏青,你彆欺人太甚了。”

“不說這些事了。”

“如果冇有你,封軒就不會看上雲河,他也不會這樣對我。我並不討厭你,但現在,我恨你。”可這個夏青卻又救了她,莊清柔的心頭真是複雜萬分。

“你方纔問我為什麼不說話,就是因為我擔心一說話,你就會扯上這些愛恨糾纏。如果對你而言封軒遇到我是種錯,那麼對我而言,封軒遇上你也是種錯。如果冇有你,他喜歡我我不理他便是,如今你硬是要拿這種事來恨我,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恨什麼?”

莊清柔怔了下。

“就算我冇有瑾王的愛,我還是我。我與瑾王的事,相信你早已查得很清楚了。”

“是,我是查得很清楚了,可就是因為清楚,就是因為你如今已是王妃之尊,纔會輕易的將這種話說出來,如果現在你失敗了,你還會這樣說嗎?”

“如果這個男人不值得我回來,我會頭也不回的離開。”夏青冷聲道。

莊清柔死死的盯著夏青的黑眸,這雙讓人討厭的黑眸裡看不到什麼朝氣,但卻帶著一份淡然的堅定。就聽得這個女人又道:“這也是我當初離開封軒的原因。”

“原因?”

此時,屋外的水夢緊張的看著突然而來的王爺與景衡公子,絞儘腦汁想告訴屋裡的主子王爺來了,對於王爺阻止她叫喊,她自然不予理會,不想纔要開口,王爺突然點了她的穴位。

景衡雙手抱胸,戲謔的看著水夢。

水夢心中焦急,但毫無辦法。

聽得屋內的夏青淡然的道:“他跟當初將我從原配貶為妾室的辟方極像,我自然不可能讓這種事再來我身上上演一次。”

“可封軒喜歡你。”

“他喜歡我會娶你?喜歡我,會看著自己的母親那樣害我而不出麵?我為什麼要讓他這般折磨我?喜歡能成為他折磨我的理由嗎?我為什麼又要去遷就,喜歡一個待我不善的男人?”

莊清柔一時說不出什麼話來,好半響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不,你撒謊,那是因為你不愛封軒,你愛的是謹王,你的心在瑾王這裡,要不然,怎麼可能謹王都那樣待你了,你還厚顏無恥的回來?你會這樣說,隻是不想讓我回到封軒身邊而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