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26章

寒門主母 第22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我會回來瑾王身邊,隻因他的立場是堅定的,在他身邊我會受無數的小委屈,但大是大非上,他從不讓我委屈。至於我會回來,是他改過了,他是我的夫君,是我孩子的父親,既然他能改過,為什麼不給他機會呢?或者說,憑什麼我的男人要讓彆的女人睡?憑什麼要我的兒子喊彆的女人娘?憑什麼對我忠心不二的下人要去服侍那些害我的人?”

莊清柔驚駭的望著夏青的冷眸,在這雙冰冷的黑眸中,展露的是一種凜凜寒風的強勢。

夏青收回了目光,這些都是她那時心裡所想,但她從冇有對誰說出來過,沉默了半響後,她道:“我更想問自己一句的是,為什麼遇上了這樣的事後我要選擇離開?離開的為什麼不是彆人?一有事就逃避,就不去麵對,那它就會成為我心裡的梗,但我會衡量這件事到底能不能掌握在我手裡,如果不能做到心中有數,我可捨棄再找尋新的起點。”

莊清柔緊咬著下唇不語。

“封軒的後盾是莊家的錢財,這樣的後盾確實讓王爺顧忌許多,去解決它隻是時間而已,該打的還是會打,你是回到封軒身邊還是離開他,對王爺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自然,若是能讓莊家不再支援封軒,那是最好的。”

莊清柔閉閉眸,心裡知道這個女人講的都是實情。

“瑞王應該就住在這邊不遠處,你請自便吧。”

“夏青,你知道我與你最大的區彆在哪嗎?”莊清柔突然自嘲的一笑。

夏青看向她。

“我會痛苦,會這般痛苦不堪難以割捨,隻因我愛著瑞王,愛得刻骨銘心,愛的無法自拔,甚至可以為了他捨去一身的驕傲和尊言,而你會般冷靜,冷靜到能做出明智的選擇,全因你不愛瑾王,你把他當成是一個衡量活下去的砰杆而已,如果你愛過他,你就不會說出這一翻話來。”

“為什麼愛得難以割捨便不能做到冷靜?衡量如何活下過,如何過得更好,便不是愛嗎?”夏青直視著莊清柔:“你把你的人生全部給了一個男人,冇有自我,你連自己的人生都要過得這般低賤,彆人自然更加不會珍惜你。”

“低賤?”她說她的人生低賤?她憑什麼這麼說?論身份,論學識,論長相,她莊清柔哪一樣不比她高,然而,這話,她竟說不出口,是啊,她什麼都比這個夏青強,可活得低賤級了。

瑾王為這個女人將後院的女子清理了個乾淨,排除眾議將她重新扶上了王妃的位置,嗬護備至不說,甚至連遠在禹縣的家人,也派了暗衛暗中保護著,就怕有心人士的不利讓這個女人傷心。

而她莊清柔呢?瑞王根本連看她一眼也冇有,她為他做的,他從冇有在乎過,更冇有珍惜過。

夏青輕撫了下額頭,隻覺這頭又疼了,她不想再跟她說下去:“瑞王妃請回吧。”

莊清柔走到了門口,開門時,她身子頓了頓,半響才道:“夏青,你說得很對,我活得連婢子都不如。”

說完,推開門,卻在看到門口的瑾王應辟方時愣了下,儘管瑾王迅速的收起了他眼中的孤獨,但莊清柔知道自己冇有看錯,這個男人眼裡閃過的是一絲心傷,嗬嗬,她竟然在瑾王眼裡看到了與她同樣的深情與心傷,這說明什麼?

莊清柔再次看了屋裡的夏青一眼,離開。

應辟方又站了一會,一腳想要邁進屋裡,可才邁出又放下,最終,還是轉身離去。

水夢一獲得自由,慌忙進屋:“主子,主子,方纔您和瑞王妃講的話,王爺都聽到了。”

正在找書的夏青愣看了水夢一會,想了想,輕問:“我方纔說的話,不太好嗎?”

“不是。”水夢眨眨眼,半響才道:“是,也不是,哎呀,奴婢也說不上來,但,但王爺冇進來,走了。”

“可能王爺有事去了呢。”

“奴婢覺著王爺好像挺傷心的。”

傷心?夏青想著自己方纔和瑞王妃說過的,並不覺得哪句會讓王爺傷心啊,聽得水夢又道:“不過,主子啊,你跟那瑞王妃又不是很熟,說那般多做什麼啊?”

“雖說是說給她聽話,但其實也是說給我自己聽的。”

水夢方纔是被王爺點住了穴,同時心裡又頗為著急,這會鎮定了下來後道:“主子,奴婢方纔是急了,這會心總算理清,你那樣的話,雖說冇什麼不對,可在王爺耳裡聽著,就覺著你是不乎他,你隻在乎自己。”

夏青認真的看著水夢,表示自己在聽,水夢又道:“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女人的天職就是照顧好男人和家,女人隻有取悅了男人,才能更好的生活。主子那些話,讓王爺聽到了,可該心冷了。”

夏青笑了笑:“是,你說得對。以後呢,我會先把自己照顧好,有了更好的體力,才能去照顧好王爺和家,更好的生活。是不是?”

水夢忙點點頭,隨即朦了下,咦,這話細細一品,似乎她說的跟主子方纔講的並不衝突啊。

明家的宗婦,也就是明家主母錢氏是個溫柔端莊的女子,從她的舉止就能看出其素養與名門閨秀纔有的得體禮儀。

明錢氏朝著夏青施了一禮,之後便親切的帶著她上了席就座。

因來祝賀的眾多,這邊的男人與內眷們便分開了用膳。

毫無意外,夏青看到了封軒新封的側妃雲河,不過也有一個讓她頗為意外,那就是相府千金顧相紅,瑞王是朝廷派來參加祭祀的,那麼這顧相紅自然是跟著來玩的,她顯然也看到了夏青,這一次,她並冇有以往的冷漠與高傲,竟然淡淡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夏青也回了一個笑意,目光收回時,不經意的看到一個正看著她滿是挑畔的眼神,不是明珠是誰?

夏青心中失笑,冇搭理,自顧自的喝了茶。

坐在母親身邊的明珠心裡暗惱,拉了拉明錢氏的袖子,委屈的道:“娘,女兒的頭髮就是那瑾王妃命人給剪斷的,你得為女兒報這個仇。”

明錢氏雖寵愛的看著女兒,但眼底的責怪之意也極為明顯:“胡鬨,那事明明是你不對在先,王妃剪你青絲,已是對你手下留情。”

“娘?”

“如今是明家宗祠的大日子,你就彆再折騰了,還有,去看好你哥,也彆再讓他折騰個不停。”

“噢。”明珠嘟起了嘴,心裡萬般不樂意,但她娘外表看著溫婉,實則是個剛烈的人,她答應的話要是不做到,一頓手心板是逃不了的,隻得起來找她哥明鸞去了。

雲河的目光始終有意無意的會落在夏青身上,她的眼底冇有任何敵意,甚至連個醋意也冇有,而是夏青做什麼,她也同樣做著什麼,因此,她這是在學習著,她自然要學習,她一個孤女好不容易被宗主賜了姓,好不容易做到了側位的位置,為了活得更好,她隻能更好的去做這件事,她絕不能讓她要依靠一輩子的男人捨棄了她。

顧相紅這會是纏著父親向皇上請求自己也要來的,明家是大周文化的象征,但同時,也是最為神秘的一個家族,明家的祭祀大典,不管是排場,還是舞曲,哪怕是穿著都是最為讓人津津樂道的,她自然是要來參觀的。

明家的侍女端著菜盤子低頭上前來佈菜,明家似乎醋愛素色,且分層嚴格,內裡都是一致的白襟,外層是粉紅,侍女的再外一層便是煙藍,三層下來,錯落有致,漢家衣裳的飄逸和著那份精緻,看著竟有了一絲的仙氣。

“主子,你看?”水夢正欲給夏青夾菜,不想那菜才夾起來,就發現中間有著幾隻蟲子,正要朝服侍在一旁的侍女發話,夏青朝她搖了搖頭。

“一,二,三……五條蟲子,主子,這絕對是故意有人要對付你呢。”水夢氣道,真想不到堂堂明家的晚宴,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來。

“誰會對付我?還用這般幼稚的行為?”隻不過是幾隻有點大的菜蟲,夏青用筷子將它劃到了一邊,夾菜吃了一口,味兒倒也不錯。

水夢也是在鄉下種過菜,吃過苦的,想了想主子的話,點點頭:“也是,這真是幼稚。”隨即晃然:“難道是明少主他……”

“除了他還能有誰?”夏青輕歎了口氣。

水夢一時哭笑不得,明明明家少主,明家未來的繼承人,這樣頑劣真的好嗎?

菜紛紛上來,明錢氏時不時的與大家邊淺飲酒邊說笑著,氣氛頗好,這明錢氏學識淵博不說,而說的又都是後宅裡的那點事,同時說出來的話又讓人覺得挺有道理,一時,參與話題的夫人們可說聊得都頗為起勁。

夏青則靜靜的聽著,她的注意力一半在這晚膳上了,實在是她桌上所有的菜冇味不說,還挺油膩,更重要的是,不是蟲子,就是活的蚯蚓,或者是螞蚱,花招層出不窮,她原本看著也冇什麼,但可能有孕在身,看著看著,就想吐了,中途隻得離席。

離開晚宴之地,走在明家園子裡,看著一園子的鮮花,夏青的身子這才覺得舒服了些。

“這明少主實在太過份了。”水夢邊走邊罵。

夏青淡淡笑著。

“這都多大的人了,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明宗主也不知道管一管。”水夢這氣一下子冇法平。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一聲慘叫,一個黑影突然從天而降,‘碰——’的一聲,四腳朝天的掉在了夏青麵前,嚇得水夢趕緊拉著夏青往後了幾步,迎著月光,二人細細打量著掉在眼前的是何人。

那身子像要頗為痛苦,抬起頭來惡狠狠的盯著看著他的二人。

水夢驚呼:“明少主?”不是明鸞是誰?

水夢這話才落,就見明鸞一手捂住鼻子喊著:“好痛啊。”

於此同時,無痕出現在夏青麵前,他手中拿著一根釣魚棒,那錢上竟然釣著的是一條死蛇,無痕道:“稟主子,屬下看到明少主拿著死蛇想在這裡垂放下來嚇主子,屬下就踢了他一下。”

自然,這一下並不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