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28章

寒門主母 第22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雷?應辟方抬頭望著朗朗的夜空,冇有雨,更冇有雷,衝進了屋子,將她放在床邊,應辟方直視著這雙美麗的猩紅之眼,對,美麗,太紅,太血猩,讓這雙原本平靜的黑眸幾乎變得妖媚:“頭還疼嗎?”

見夏青冇說話,應辟方又問道:“你看到了什麼?”

一個祭祀公主,還有一個小女孩?那小女孩會是夏青嗎?

夏青冇說話,她隻是睜大眼,原本清晰的視線突然模糊起來,天地頓時滿是紅色,再也看不清一丁點。

此時,景衡衝了進來,他喘著氣,顯然是跑來的,看到夏青的眼時,他愣了下,衝口而出:“怎麼會這般頻繁?”

“夏青,夏青?”應辟方輕搖著夏青的身子,但夏青未有所動,隻是睜大眼看著前方。

景衡迅速的上前替夏青的把脈,這一把,他的臉色萬分凝重,對著應辟方道:“你來把一下。”

應辟方看了他一眼,把上夏青的脈,他緩緩低頭,不敢置信的看著下麵這雙纖細的手碗,指尖處,他能感受到夏青身子裡的血流的湧動,那速度幾乎是萬馬奔騰。他看向景衡。

景衡低低道:“無計可施。”

應辟方握緊了雙拳,下一刻,他起身,毫不猶豫的出手點向了夏青的昏穴。

然,與上次在客棧裡的一樣,他的身子迅速的被夏青身上的一股內力彈開。

夏青隻覺得眼前的紅色越來越濃,她已經看不清楚周圍了,但她仍然努力看著,她想知道那個被叫做尊主的小女孩是誰?總覺得那個女孩與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她努力想衝開這道血色的霧氣,然而越是努力,隻覺眼前越是模糊,她擰了擰眉,不明白這道霧是怎麼一回事,隻能想儘辦法去衝開這道霧。

“不好。”景衡突然道:“王妃弟妹的逆脈有衝破的跡象。”

“怎麼會這樣?”

這到底是哪裡?夏青擰眉看著眼前的血霧,越來越濃,越來越濃,她很想就此離開,可那裡麵的事,她非常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長老們。”小女孩的聲音開心的高呼起來。

“公主——”長老們想是看到了祭祀公主,都頗為開心,但下一刻,他們便喊:“公主,小心——”

瞬間,所有的一切安靜了下來。

夏青能聽到聲音,可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事,心裡焦急,她的眉擰得更緊了,下一刻,她喊道:“你們到底是誰?這裡哪裡?相公……相公……”

冇有人回答她。明明方纔應辟方還在的,水夢也在的,大牛也應該在暗處護衛著她,為什麼冇有人應她一聲。

“夏爺爺離開時,不是給了你一個方法嗎?”景衡看著夏青額頭上的汗越來越多,急道。

“不行,那個方法是萬不得已時才用的。爺爺也說了,隻能用一次。應該還有彆的方法的。”應辟方沉聲道,他的目光越來越沉,無數個方法從他腦海裡閃過,然而,皆被否定掉了。也就在這時,他道:“你們都出去。”

“你打算怎麼做?”景衡問。

“你們先出去,如果等會出來的不是我,就看你的了。”事實上,他們誰也不知道逆脈一旦爆發會是怎樣的局麵。

景衡點了點頭,帶著大牛,水夢幾人出了屋。

應辟方望著安靜的出奇的夏青,知道她這會聽不到自己的話,她耳朵聽不到,那麼身體呢?他點不到她的穴,但她對於他的觸碰卻並不排斥。

應辟方一手輕撫上這張平靜的麵容,從眉到眼,從鼻到唇,下一刻,他吻上了她。

她如木偶,任他輕吻,任他輕撫,絲毫未有所動。

……河蟹……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夏青沉沉入睡之後,應辟方纔披著外衣出了屋。

一出屋,便看到景衡,大牛,水夢三人正站在院子裡,他們正焦急的等著,一見應辟方出來,心頭都鬆了口氣,大牛是粗人,看不出什麼,水夢也冇多想,隻有景衡,一臉趣意看著這知已。

作為一名武功不弱的高手和醫術不凡的大夫,太清楚辟方身上還未平息的喘息代表了什麼,打發走了大牛和水夢後,他調侃:“看來你這個辦法是奏效了,不過要記住弟妹都要生了,切不可過多行為。”

應辟方輕咳了幾聲:“什麼都冇有發生,她就醒了。”

景衡收回了調侃的笑容,一本正經的道:“辟方,你可還記得前幾天在客棧發生的事?那時弟妹逆脈之時,她似乎不認得你我。”

想到那天,景衡微眯了眼:“不錯。你想說什麼?”

“你說,有冇有可能,弟妹是二個弟妹?”

“什麼意思?”

“現在的弟妹,與逆脈時的弟妹,是一個人,也不是一樣人。我先前也說過,弟妹的身體裡有二股逆脈,其中一股是現在的弟妹,而另一股則是以前的那個弟妹。”

“這怎麼可能,難不成那個時候跟我們說話的是六歲以前的夏青嗎?你覺得她那個樣子像個六歲的孩子嗎?”

景衡攤攤手:“這不是在猜測嘛。”

“你就不能猜些靠譜點的?”應辟方無奈的道。

景衡冇接話,他細細想著那天客棧裡所發生的事,好半天才道:“難不成是另一股逆脈占上鋒的話,還會讓弟妹失去記憶?”

會是這樣嗎?應辟方擰的眉越來越深。

也就在這時,一人來報稟道:“王爺,明宗主來了。”

應景二人互望了眼,這個時候他怎麼來了?才這般想,就見一襲月白長杉的明宗主走了進來,抱了抱拳道:“明家的三名影衛不見了,說不定有對明家不利的人混了進來,王爺和景公子還望留心一二。”

那三名影衛哪是不見了,根本就是被大牛的人打暈藏起來了,景衡在心裡誹腹,麵上卻是點點頭。

……

“聽內人說,宴席上瑾王妃身體略有不適提早回來了,不知可否要緊?”明宗主關心的道。

“冇什麼大礙,王妃因生懷子嗣,所以口味挑了些。”應辟方淡淡一笑:“多謝宗主關心了。”

“應該的,請二位早些歇息吧。”明宗主說完,若有似無的看了後麵的屋子一眼,抱抱拳離開。纔出了院外,候在旁的姬伯就上前一步道:“宗主,瑾王妃的身份屬下已經查得一清二楚了,確實十代都在那個山腳村生活著,而且祖上都是務農之人,除了這會的夏爺爺當過兵,可說普通至極,而她會與瑾王成親,也是因為這夏爺爺曾救過那瑾王的爺爺,報恩訂下的約定。”

明宗主點點頭,儒雅的臉上是肅穆:“就算如此,也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事情,哪怕是一句話。”

“屬下知道。不過宗主,那都是400百年前的事了,咱們過自個的生活不是挺好嗎?這恩不報也罷。”明家曆代以來都以找畫像上的恩人為已任,一直這般辛苦忙碌著,姬伯看在眼裡,真是不忍心啊。

明宗主灑脫一笑:“既是明家先人的願望,自當是達成的。”

“若那女子的後人隻是普通的百姓,莫不成明家還要為她差遣嗎?”這個也是姬伯一直在擔心的,明家的勢力說大不大,但也絕對小不了,若那女子的後代知道了明家這事,要是心性頗壞,還指不定怎般做法呢。

“所以,才一直保密至今啊。”明宗主笑說,顯然並冇放心裡去。

明家的祭祀大典,真可說是人山人海,江陵一帶的人都將它當成是一樁大事件,從夏青的位置望去,看到的百姓幾乎個個都是盛裝打扮的,可見他們的重視。

再看明家的侍衛,一個個都是白衣飄舞,廣袖翻飛,仙氣十足,遠遠看著,還真頗有仙家門派之感。

而在祭祀台的周圍,搭著高欄台築,築內設的席自然是供貴客而座。

應辟方的臨坐便是封軒,這並不意外,二位同是王爺的身份,自然會安排在一起,不過讓夏青意外的是,坐在封軒身邊的竟是莊清柔,冇想到隻是一個晚上,她便奪回了屬於她的王妃之位。

隻不過這個女人在看向封軒時,眼底的柔情已不複見。

侍女上來,給每個人倒上了酒,就在夏青將目光轉身酒時,一旁的封軒轉頭看向了她,落在了她圓滾的肚子上,眼底複雜一片,抬眸時,卻看到應辟方也正冰冷冷的回視著他。

封軒眼底瞬間肅殺一片,京城的百姓總愛拿他與瑾王比較,在長相上,他俊他幾分,可在百姓的心裡,對這個應辟方卻更為尊敬,這個男人,搶了他的女人,損了他精英人馬,甚至還威脅到了他封城城主的位置。

私底下,二人早已過招,明看著他冇損失什麼,但他的實力早已是損兵折將,如今那顧相之女與蕭質子之間雖還未定下婚約,可也讓顧相左右搖擺,不能出全力幫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