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29章

寒門主母 第22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夏青的心思早已不在這二個男人身上,她的腦海裡印著二個小女孩的麵容,昨天的事,不是夢,太清晰了,那雨,那血霧,那雷聲,還有那二個小女孩,然而,昨晚入睡之前,她明明還清楚的記得二個小女孩的長相,此刻,她卻怎麼也想像不出來她們長什麼模樣。

她幾次昏倒,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不是爺爺突然前來……

所有的記憶都是冇有的,唯有昨天的事,她清楚的記憶在腦海裡,但這份記憶,竟然一點一點的在消失。

所有的人都冇有注意到,就在離他們不遠處,明鸞正饒有趣味的盯著夏青看,直到一名侍衛走了過來低頭道:“少主,很順利,隻待那王妃喝下下了藥的酒。”

明鸞嘿嘿一笑,一副好看戲的模樣看著不遠處端著酒杯的夏青,不過,那晚看清楚這個女人的眼晴時,著實讓他嚇了一跳,跟守護神姐姐確實有些相像,不,一點也不像,就她這種平庸平凡的女人怎麼能跟他的守護神姐姐相比?

不過嘛,想到自己在瑾王府受的委屈,哼哼,他自然是要回敬她一下羅。

一旁註意著自個兄長的明珠探過了頭:“哥,你們在說什麼呢?”

見到自個同父異母的妹子,明鸞的態度倒不像以往那般冷漠,想到在瑾王府孤獨的日子,覺著朋友還是需要的,這個明珠是自己的妹妹,又一向以他馬首是瞻,這樣一想,明鸞便將自己的整人計劃一一道來。

明珠先是張大了嘴,接而滿臉都是壞笑,邊笑邊點點頭。

“快看,祭祀開始了……”人群已經開始沸騰了。

就見著無數的白衣男子持劍走上了祭祀的階梯,為首者持一柄長劍,劍指蒼天,默唸著什麼。

此時,一道琵琶聲響起,明明是琵琶彈琴出的典,但這調子卻又像是從遠古而來,簡單如流水,卻又如萬馬奔騰,川流不息。

彈奏琵琶之人不是彆人,正是流姬,她的人並冇有出現在場地中,甚至在周圍也找不到她的人,而她的琵琶之音卻能讓所有人都聽得到。

從遠古而來的祭祀之舞開篇。

所有人都被場上宏偉而神秘的舞步吸引,唯獨應辟方冇有,他看著夏青,從琵琶聲彈奏開始,他看到她一手握著那酒杯,目光便一直直直的望著場中央舉著劍的念著祭文的男子,也就是明家宗主,不,是望著明家宗主手中的那杯劍。

冇有鋒芒,甚至還冇劍鋒的一柄劍,全身還生鏽著。

但夏青的目光卻一直看著那柄劍,似乎在想著什麼。

“娘子?”應辟方輕喊了聲。

夏青轉眸看著他,在看到應辟方眼底的擔憂時,溫和一笑:“怎麼了?”

“你很喜歡那柄劍嗎?”

夏青搖搖頭:“冇有,我隻是在奇怪,這麼大的祭祀活動,明宗主為什麼要拿把這樣不起眼的劍出來呢?是不是這劍其實很厲害?”

應辟方:“……”顯然,他想多了,便道:“這個倒也不清楚,想來應該有它特彆的含義吧。”

夏青將手中的酒,其實是水,水夢擔心她的身體,早已事先將酒換成了水喝了下去:“難怪大家對明家的祭祀禮這般有興趣,場麵不僅大,也隆重,而且讓看的人都以為明家的人是仙人降臨呢。”

“確實,白衣飄飄,又個個麵如冠玉,仙人之姿想來也不過如此。”

“可這場麵,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夏青喃喃,哪裡見過呢?她想不出來。

正在這時,場麵一片嘩然,隻見無數閉著眼晴的女子從開而降,她們一個個麵容莊嚴,飛天而來,威嚴而落,廣袖翻飛,落地之時,她們寧靜站立,俯瞰眾人。

就在夏青奇怪為何周圍的人都一副屏氣靜望的模樣時,這些閉著眼晴的女子猛的睜開,赫然是一雙雙的猩紅之眼。

應辟方以及後麵的景衡在看到這些紅眸時,身體一僵,為什麼明家的祭祀舞中會出現逆脈的猩紅之眸?

應辟方忙看向夏青,見到她正聚精會神的看著,並冇有異樣,心頭舒了口氣。

服侍在旁的侍女拿起酒瓶子給他們倒酒,邊倒邊解釋道:“王爺莫驚,這些祭祀舞者的眼晴,都是喝了獨特的藥水而變成這樣的。”

“是嗎?”應辟方點點頭,暗附著這明家跟祭祀一族到底有何淵源?舞中出現這一幕,不可能是現在才安排的,定是長久以來都有這一個舞。

然而,應辟方不知道的是,就在這些祭祀舞者突然睜開紅眸之時,這些眼晴就像一道流光一樣突然衝進了夏青的雙眸中,達到了意識最深處,就算夏青下意識的想去抵檔,然而,怎麼擋也擋不住。

她望著這些舞,望著這一雙雙猩紅之眸,記憶的大門在一點點的打開。

雷聲,雨聲,血水,參天的古木,隨便一眼,便知道這裡在撕殺。

夏青不知道這是哪裡,但她又看到了昨日見到的那二個小女孩,一個是祭祀媛媛公主,另一個是被公主稱為尊主的小女孩。

“公主,小心——”長老們的聲音透著驚惶。

然而,那些殺手還冇有碰到祭祀公主的身邊,身子一個個便像是撞到了什麼似的飛了去出,猛的撞在樹上,吐血而亡。

長老們的目光震驚的放在公主身邊的小女孩身上。

“尊主?”

“真,真的是尊主嗎?”白鬍須的長老們喃喃著。

這張臉,這容貌,這氣勢……

除了尊主還能是誰?

尊主的目光從殺手們身上收回,望向這一個個她並不認識的長老們,一個個鶴老童顏,雖然白衣上沾滿了血,但倒是挺有精神的幾個老頭。

在接觸到小女孩淡然卻冰冷的目光後,長老們瞬間下跪在地,顫抖的哽咽的聲音道:“見過尊主大人。”

“見過尊主大人。”隨後跑過來的幾十名少年一看到麵前的少女,都激動的下跪喊道,其中還有幾個六至九歲的孩子,雖然跪著但都好奇又崇拜的微抬頭瞄著他們一直所在保護著的尊主。

他們認識尊主很久了,好像從他們長記憶開始,第一個認識的並不是父母,而是尊主。

尊主冇理睬,小身子緩緩走在他們中間,走了一圈又走回到原地,纔開口:“你們的功夫怎麼這般弱?祭祀一族的內功心法都失傳了不成?”

這語氣,哪是一個七歲的孩子該有的?不過,大家心中都在想著,尊主就是尊主,走了這麼一圈而已就知道他們的功夫如何了。

幾名長老正要說什麼,就聽得一道喊聲道:“他們在這裡。”下一刻,就見無數的黑衣人衝了出來。

立即,尊主被族人一圈圈的保護了起來,都戒備的看著這些人。

“殺——”黑衣人大喊。

小身影一個晃動,猛然穿過祭祀族人出現在黑衣人麵前,她抬了抬手,瞬間,二十幾名黑衣人的身子化成粉未,一股血腥氣在空氣中散開。

剩下的幾個黑衣人恐懼的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小女孩,就連祭祀一族的人也都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們在守護的人。

武功好,好高啊。

他們好,好喜歡啊。

特彆是尊主身後一個長相嫵媚,眼底儘是妖饒氣息的少女,簡直眉飛色舞,恨不得立馬上前抱住尊主大飛一圈,隨即朝著這些黑衣人做了一個鄙視的動作。

也就在這時,周圍又迅速的出現了數十名黑衣男子,這一次,他們不敢再上前,隻是滿眼殺氣的望著小女孩。

這個小女孩是誰?

當他們看清這個小女孩的容貌時,都愣在那裡,僅僅是個孩子便長成這模樣,若是長大了……

為什麼上麵從冇有人說過祭祀一族裡還有這樣的小女孩?他們是奉命來殺祭祀一族,特彆是祭祀一族裡還有個厲害的角色,也正因為要殺這個人,所以他們幾乎是傾囊而出。

可冇想到,僅僅是一個小女孩也竟然這麼厲害。

尊主冷冷看著周圍,擰了擰眉:“你們走吧,我不喜歡殺人。”

黑衣人:“……”擦,不喜歡殺了還殺了這麼多人?那幾乎是眨眼間的就殺了他們二十來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